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9th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214 Reads)

《中評網》的讀者絕大部份都愛國愛港,支持政改,所以毋須我在這裡浪費時間去宣傳政改方案,並呼籲支持。這事情其實很簡單,不外就是通過或不通過這兩個可能性,這裡我們就初步探討一下“政改後”這兩個情景(scenario)。 

我們要心里有數,不管通過與否,反對派都會有人即時抗議鬧事。通過的話,借口就是共產黨收買了他們的叛徒,給市民帶來“袋一世”的“假普選”。反對派必然就此分裂,但是區議會和立法會兩場選舉在即,激進反對派首要之務是趕盡殺絕溫和派,並且侵噬了他們的票。這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吸票手段,所以抗爭一定要升級,並且要更加“勇武”,這才能激起剛成年的“首投族”湧出來投票支持他們。 

反對派綑綁否決的話,同樣會有人即時抗議鬧事,而且表面上同仇敵愾,人數還會很多。只是一鼓作氣之後,馬上發覺氣氛不對,市民普遍不支持他們,剩下來的票源還要力搶,情況跟上述通過了一樣,唯一分別是“民主”貞節牌坊樹立了,而光環不容易被激進派所獨佔,溫和派還多少有險可守。只是這樣一來,矛盾更加內化,未來兩年就是你死我活的選舉鬥爭,表面上是打建制派,實際上是內戰,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好不熱鬧。 

上邊我只談反對派,建制這方,不可能無所作為。事實上,今天政改餐牌上只有兩種選擇,不論反對派挑A餐或B餐,兩者都早有預案,反對派一拍板,這邊馬上便有系列性的回應。同樣道理,因為明知通過與否,都不可能和氣收場,雙方都會全力投入2015年和2016年選舉。但是因為這是建制方,於選舉工程開展的同時,也要搞好管治。要是通過了普選,變數很多,建制派一個不小心,便會輸了選舉,失了管治權,所以要加倍謹慎,宏觀的選舉工程,馬上要起動。否了的話,原地踏步,建制派反而可以十拿九穩的繼續掌權。 

當前建制派異常興奮,認為2015年和2016年兩次選舉都會大勝。因為建制派的選舉工程十分靠“樁腳”,所以今年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對他們特別有意義。反對派的打法較靈活,許多認為建制派的“蛇齋餅粽”式地區工作本大利小,性價比太差,早已放棄太太投入區議會選舉。這裡最大的變數是“首投族”,政改通過與否將直接影響他們會不會出來投票,和投給誰。“蛇齋餅粽”對他們不起作用,本土主義,反政府等議題反而更有市場。 

表面看來,2016年立法會選舉只要多拿四席,建制派便能穩佔立法會三份之二大多數,政府任何法案都不愁通不過。但是從建制派議員長期的表現看來,光看人數沒有用,戰鬥力才是問題。建制派議席越多,反而會越發自滿鬆懈,未必是建制之福和社會之福。 

不管怎樣,這次政改,已經促成了香港政界,不論建制派或者反對派都於2016年作大規模的代際交班,並且影響交班結果。這裡的主導權,也是掌握在反對派,特別是激進反對派手中。如上分析,如通過政改,反對派將是激進派的天下,會多出像黃之鋒之流的政客,否決了政改的話,“泛民”旗幟之下仍然能保留較廣闊的光譜。但是不管如何,建制派也被逼要變陣對應。民建聯剛換了一個最年輕的女主席,顯示它也開始交班。 

政改結果如何,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或者提名委員會都依然扮演十分關鍵的角色。通不過,原地踏步,選舉委員會選舉不說了。即便政改通過,提名委員會就等於美式選舉中的初選,候選人從此產生,所以反對勢力必要去之而後快。這1200個提委憑自己各自的尺度決定哪個參選者是愛國愛港,簡直就是造王者。當中誰只要能掌握三二十票,便可以有很大的討價還價能力,很值錢。從這角度看,特首選舉工程早就已經開始了,當中也包括了反對派人物。 

最後,我們不能不提中央。我沒有某些評論員的能力,能知道中央怎樣想,怎樣做。作常理分析,中央既已定性當前的鬥爭是香港管治權之爭,“雨傘革命”是本來面向全國的“顏色革命”,同時高調重申她在香港有“全面管治權”,並且通過人大“8.31”決定強勢主導政改發展,中央能對“政改後”的局面放之任之嗎? 

最近反對派不斷放風說中央收窄對港政策。正如其一再強調,中央對港政策是一貫的,沒有改變。但強調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的共產黨,對香港這場外國勢力長期經營和主導的大變,除了被動回應之外,任何積極進取的措施都沒有,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大變既已啟動了,雙方頻繁博奕肯定還會進行好一段時間。反對勢力不笨,對此必然的發展是心知肚明的,但心里沒底,所以正在作出各種部署和試探。大家不知道有沒有發現,“學生”這兩個字最近已經不再出現,說明學界已經不是主力部隊。什麼人大將制訂“特首任命法”的傳言,也不是反對勢力無的放矢。 

政改後的發展將有如山陰道上,目不暇給。旁邊看的會很過癮,只苦了我們生活在香港的居民,要被迫跑龍套,經歷多番折騰。


[1]

新浪改版,難以做訪。區選應無疑問,立會難說,港人畢竟現實多,長期投放而無回報自然心淡。


[引用] | 作者 | 30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新浪沒有訂閱功能嗎?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4th May 2015

[2] 民主與基督教的關係

邱吉爾曾說:「民主並不是最好的制度」
他這樣說是基於基督教文化背景的:根據基督教神學/信仰,最好的制度就是基督再臨後建立的制度-因為基督是神不是人,所以不會有錯,也不會不公正。
事實上,按基督教神學/信仰,這個世界不過是暫時的,所以法治有什麼不是,民主有什麼缺點都沒有問題。
但,工業社會先是由西方開始的(而現代化是由以色列開始的.),因此,除非中國不現代化;不然西方走過的路,中國也要走,而西方面對的問題,中國也要面對。
但,中國人沒有基督教神學/信仰背景,因此如何適應實考功夫。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nd May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不敗的魔術師

泛民內戰,在單議席單票制的區議會,容易讓建制乘虛而入;但在比例代表制的立會選舉,卻有催促各自支持者出來投票,從而增加泛民總體得票比例及議席的效果。


[引用] | 作者 EL | 5th May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新朋友,謝謝留言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8th May 2015

[4]

正因為是比例制,政党重視基本盤,忽視中間派取向。


[引用] | 作者 | 5th May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5] 吊詭的局面

正如佔領運動背後的支持者除英美外,還有不滿習近平反貪的內地領導層成員;同樣,不論泛民或所謂建制派內部(包括梁振英和周螎),都有相當多的人想政改被否決(這就是董建華他老人家要親自上陣的理由-他知道梁振英和「左仔」靠不住。)。
但,始終習近平不是鄧小平,更不是毛澤東;在所有大元老都去世之後的今日中共,實在是不能冒一旦政改方案被泛民否決帶來的風險的。
至於主流泛民(「一簽多行」變「一周一行」表面上是激進泛民的勝利,其實剛相反-他們起碼暫時再無理由號召人上街,以撈取政治資本。)
,他們的真正心水方案是:陳方安生的「香港2020」提出的方案。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6th May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6]

一旦公民提名,誰代表泛民出選,只有提委會,主流泛民才可以襲斷,李柱銘早就露底。


[引用] | 作者 | 6th May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