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3rd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111 Reads)

政改方案還未出台,便已經“山雨欲來風滿樓”了。但焦點並非集中於方案的內客,而是特區政府應否“撬票”,反對派議員誰會“轉軑”。這是標準的香港式淺薄反應,不管大體,只看枝節花邊。更要命的是,都順著反對派的角度和觀點看問題。 

我上周已經在這裡指出:“捆綁否決之所以以要不時再四重申,可見他們之間的互信也很弱,這行動本身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了。”所謂“物必先腐,然後蟲生”,反對派小政客們首鼠兩端,之間缺乏互信,這才需要不時重申盟誓。特區政府看透了他們這矛盾,逐個擊破是最自然不過的對策。如不戴任何有色眼鏡,這不叫“撬票”,叫“游說”。特區政府如不游說反對派議員,會被罵沒有誠意,而未被游說的反對派議員也會覺得受冷落,沒面子。如今特區官員公然要給面子,要來游說了,又罵人家搞分化。當然要搞分化囉,難道還要幫你們搞捆綁嗎? 

說到底,小政客就是心虛,墮入了“囚徒兩難”的困境:如果大家捆綁,縱使不勝,大家一起輸也容易過。但是如果當中一個“轉軑”,不“轉軑”的便肯定吃虧,吃虧的事是港式“精仔”所不為。所以與其讓其他人拿“著數”,就不如自己率先起義了。特首政府著力點就在這裡,而反對派小政客心中七上八落也在這裡。所以我完全同意特區政府的判斷,反對派這二十七票要嗎就成功捆綁,不然就會兵敗如山倒地有十多票轉過來。 

雖然是這樣,但我對政改方案能否通過,仍然只能是審慎地樂觀,因為關鍵不是特區政府的說服能力,也不是反對派小政客各自的小算盤,而是美國老板的說服能力。說到底,就是要“講數”。越是激進的政客,其討價還價能力越高。首先是因為他們要轉軑的話,會非常難看,所以到最後,他們都可以成功爭取免役。不光是這樣,於兵敗如山倒的形勢之下,激進政客短期會要承受很大壓力,中長期而言,自己也有可能於選舉中落馬,所以也一定需要補償。而他們的補償數目,也必然影響“轉軑”者的價碼,這需要一籃子解決。這內部討價還價過程只有兩個月左右,最晚也要於七月六日立法會休會之前有結果。香港流行語有雲:“錢能解決的問題不是問題。”區區三數億港元,大叔出得起。所以我雖然審慎,最終還是樂觀。 

為了替反對派政客轉軑鋪下台階,特區政府更要於政改方案出台之後大搞公關宣傳,進一步抬高支持政改的民意,表面上是給小政客們壓力,實際上是讓他們能“華麗轉身”。“我們不是‘轉軑’,只是尊重民意。”政客哭喪著臉說,傳媒幫忙一吹,市民照單全收,普選得以落實,皆大歡喜。 

如果按照這橋段發展,起碼在整個五月份,反對派政客基本上都會表現得好像鐵板一塊的樣子,堅持捆綁否決“爛橙”“假普選”;假戲固然需要真做,更重要的是這番造作可以大漲身價,跟老板討個好價錢。在這期間,市民會表現得十分焦躁不安,線上線下都會出現各種對峙,社會撕裂又再明顯。但我們不會見到“占鐘”之類的大型反對派集會,因為首先大型集會是要講氣勢的,今天反對派的氣勢已經不再存在,“占鐘”結束之後,“元旦大遊行”搞不起來,挪到二月一日,“大遊行”只有幾千人參加,成了“小遊行”,之後又搞什麼“半年祭”,人數再萎縮到幾百。其次,大型集會是要燒鈔票的,如今大老板不高興,加上風聲緊,“錢不是萬能,但無錢卻萬萬不能。”這道理,你懂的。 

以我的估計,即便反對派政客大規模的轉軑,這情況也只會於接近最後一分鐘才會出現,到時哭喪著臉,更有戲劇性效果,得益也更多。奉勸大家少安毋躁,靜心欣賞這一出世紀性的特大型政治活劇。 

作為愛國愛港建設派,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安坐家中,什麼事情都不幹。恰恰相反,反對派政客“扮死狗”的時候,正是我們加倍努力向香港廣大市民宣傳《基本法》和人大“8.31”決定的好時刻。反對派政客最後從善如流,我們是歡迎的,因此也樂得幫助他們“華麗轉身”,保障他們的票源損失得最少,並且讓堅持反對政改方案的政客票債票償,再無議席可以容身。要是這一策略成功,2016年立法會選舉將產生一個遠較今天更理性、持平的議會,進而使整個社會都回復平衡,香港可以繼續按“一國兩制”的正確方向往前發展。 

另一方面,政改是“一國兩制”再啟蒙的最好時機,和最佳事例,讓更多市民知道,道理其實是在我們這一邊的,反對派是無理取鬧。宣傳政改,就是宣傳《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我們要從這個角度來宣傳政改,和反駁反對派的謬論。我們加倍努力向香港廣大市民宣傳《基本法》和人大“8.31”決定更積極的意義,是宣傳中央對香港民主化的善意,以及其權威。愛國愛港的建設派要通過宣傳政改這工程,確立和鞏固胡錦濤提出的“三個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這是十分重要的,即便是“一國兩制”,資本主義這一制雖然毋須實行社會主義,但仍然要尊重這另外一制,不然的話,一定會亂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