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9th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151 Reads)

主要因為反對派綑綁杯葛討論政改,而建制派因為議會內外並無默契,不會互相配合,打不出組合拳,不能主能創設和發酵議題,所以近月來香港的政治氣氛異常平淡。在這樣的氛圍之下,一個民主黨二線前議員黃成智與民主黨內部之間就是否應該對普選“袋住先”有不同的意見竟然也成了不大不小的政治新聞。這也帶出了本月十五日或二十二日出台的普選具體方案,事實上仍是懸在香港每個市民心中的一件大事。大家都在問:究竟會通過?還是將被否決? 

有如我不久之前在這裡分析,這個問題建制方沒有答案,因為主動權操在反對派二十七名議員看中。他們當中,如有四票或以上投贊成票,方案便能通過,2017年便可落實特首普選,2022年落實立法會全部議席普選。不然的話,2017年普選便會落空,之後不知何年何月才有機會重提。 

自從2013年初開始,當普選還未展開諮詢時,反對派議員便被各種不同的名義,一再被綑綁否決一個還不知道是怎麼內容的普選方案。信誓旦旦的說了這麼多次,按道理已經很難改變。但是於選舉民主的中外歷史都證明,政客的話絕不可信,香港的政客也絕不例外。綑綁否決之所以以要不時再四重申,可見他們之間的互信也很弱,這行動本身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了。所以到今天,不光是香港市民,就算是反對派政策所屬的政黨黨員,或者功能組別的選民,都不敢肯定這二十七名議員最後將會怎樣投票。 

一般而言,政治轉軑是很難看的動作,多少會失票。失票導致失去議席,是政客最不想見到的情況,所以不少市民會認為很難說服四票轉向,2017特首普選必被否決無疑。反對派議員之會這樣做,一是因為良心發現,寧可冒失去議席的風險,也要堅持原則。這種情況的轉軑,通常是有徑可稽,很多人都會認為湯家驊可能轉軑,因為他的言論長期都與其他反對派議員不合拍。正正因為如此,要是湯家驊最後轉軑投贊成票的話,他首先不會難看,而且失票也不會多,甚至有可能新得的票會比失去的更多。問題是像湯家驊那麼有原則和政治智慧的政客好像不夠四個。 

另外一種可能性是被指令轉軑。如今美國和英國都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其中某些渠道還是公開或者半公開的)表示支持2017年落實普選,從國際政治的層面看,中國不可能接受美國和英國承諾不落實的任何解釋。按道理美英應該不會讓一些長期受他們好處的愚蠢魯莽政客壞了其部署,失信於中國,甚至損害跟中國的關係的。將來如果有四票或以上投票贊成政府方案,相信這應該是美英強大說服能力的結果。 

如果從這角度看,香港2017年能否落實普選特首,主動權最後其實掌握在美英手上。天真的人會認為這是陰謀理論,只是現實往往比電影的情節更曲折迷離。不然的話,你怎樣解釋一向不很熱衷政治議題,並且於落選之後長期低調的黃成智,為何突然不惜得罪黨內大佬,高調唱反調,支持“袋住先”?而民主黨又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記住,改變主意和行為是可以的,但請給我改變的路由,才會顯得合理和可信。太監知否?今天皇帝比你們還要急。 

從國際政治的層面看香港普選,不少考慮的因素必然遠超普通評論員的思考範圍。這是國家層面的事情,也用不著我等一介草民來操心。但是有一點我們應該很清楚,只是反對派中很多人都被自己的偏見和私利所矇閉,更多市民則被他們所蠱惑而看不到,其實在2017年按照《基本法》和人大“8.31”決議框架進行的特首普選,不但完全符合國際公認的原則,更重要的是,這對美英在港、在華的利益有百利而無一害。美英於搞“雨傘革命”失敗之後,休戰期間賣中國一個人情,給點面子,支持特首普選,何樂而不為?明乎此,我對政改方案將會被通過,向來都抱審慎樂觀的態度,我不愁它通不過,只愁我們沒有為通過之後的各種情況做好足夠準備。 

如今在方案出台的前夕,反對派陣營內部已呈現大小的裂縫,綑綁否決的誓言,越來越顯得空洞無力。古語有雲:“一子錯,滿盤落索。”“雨傘革命”本來想串燒全中國,但結果卻不但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在香港還要挾著尾巴收場,作為前線執行者,反對派休想一點代價都不用付。法院不制裁你們,老板也要犧牲你們來與中國修好,之後還要記住,你們無論如何左閃右避,失票、失席也是必然的。看準了這必然的後果,反對派反而何不藉此換上精壯的新血,自己推三個弱勢政客出來作犧牲品。三數被犧牲者自有安排,我們也不用為他們可惜。 

於此可見,不管政改方案通過與否,“雨傘革命”其實遠沒有完結,餘波最早要影響到2017年特首選舉的結果,及之後香港內部權力和財富的分配和變化。當中自然有人得,也有人失,這正正就是過去好一段時期香港的政治鬥爭鬧得這麼凶的原因。請不要告訴我這是什麼民主之爭,你不妨仔細看看,“雨傘革命”的頭面人物,那個稍為有點像個人的樣子?別來跟我說仁義道德,他們跟本就不配!


[1] 皇帝唔急太監急

目前政改的形勢是一個這樣的遊戲:皇帝唔急太監急。換言之,急的就是太監,唔急的才是皇帝。
明顯,主流泛民,尤其是民主黨一點也不急,反而政府,中央及所謂建制派就非常急。
為什麼呢?理由很簡單:經過17年的發展,民主黨已經成熟,現在你甚至可以說:民主黨已經預備好,隨時上台執政。
民主黨和國民黨一樣,可以失敗,重整,勝利。然後一直循環。
97年後,莫說董建華時代,就是貪曾時代,泛民也不過是「抬轎人」;但由12年開始,主流泛民,尤其是民主黨,已經不再如此。
現在主流泛民已經學會不少激進泛民的絶活:尤其利用比例代表制的特性:除非有証據證明主流泛民的基本盤接受「袋住先」,不然中央只有屈服,政改才有機會通過。
樓主,除非你和市面上的無知之輩一般見識,否則你應該明白:習近平並不是什麼「習大大」-毛澤東都要打過韓戰,鄧小平都要打過中越懲罰戰,甚至載師奶都要打贏了福島戰爭後才去跟鄧小平談判;今習近平不過打了幾個貪官,有何資格稱「大大」,那些人簡直是「殺君馬者道旁兒」。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4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2] 為何會有今天的局面

一切要由去年5月6日說起:當時激進泛民使用類似宮廷政變的手段,擠去所有不含公民提名的方案。
但「6.22」的投票結果,卻是主流泛民的「三軌方案」勝出-這說明主流泛民,尤其是泛民第一大黨的民主黨擁有「慣性收視」。
也因此,泛民再無回頭之路:如果他們接受政府的方案,他們如何向自己的支持者交代。
如果當初是「雙學方案」勝出的話,局面反而沒有現在如此僵-我以前已經講過:如果只全面改變選委會的組成,則真普聯想反對也無藉口。
不過,基於1962年古巴飛彈危機和95-96年台海風雲的經驗,本人相信中共一定會退讓-說到底,共黨只代表一小撮人:只要這一小撮人認為,退讓比鬥爭好,則他們就會退讓。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6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3] 一切已無意義

其實,去年「6.22」後,一切已成定局:三軌方案意味住泛民已無妥協空間-話明三軌,如何有轉彎餘地?
事實上,「雨傘運動」的最大勝利者,就是主流泛民。
老實說:就算否決方案,泛民也不需負政治責任-反正由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主導的國際輿論,一定不會指責他們的-因為他們是自己人。
至於雨傘人物,最好還是等多十餘二十年,待民主黨的基本盤:戰後香港本土第一代中產階級全部退休後才能有所作為,到時才理他們罷。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8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你的看法比較非主流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4th May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