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9th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180 Reads)

愛國愛港網民群組最近針對“警察捉人,法官放人”的不公平現象作抗議行動之後,被稱為公民黨“B黨”的“法政思匯”發表聲明,上綱上領地把這些義憤的表達標籤為“藐視法庭的刑事罪行”,並要求有關人士停止對司法機構作出“無理攻擊”,並促請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鏗鏘有力地發聲喝止”。我上周已經在這裡指出,律政司的檢控態度其實也是問題的一部份,袁國強受到壓力,很快便發表聲明作回應,各打五十大板。他一方面表示司法獨立對香港至為重要,法官只會按與案件有關的證據和適用的法律作出審判結果。同時又指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必須容許就法庭的判決進行恰當和真誠討論,然而,就法庭判決作恰當的討論甚或批評是一回事,但辱罵性的攻擊,或會削弱司法獨立和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的不當行為則完全是另一回事。結論是希望社會人士留意以上立場,並且不要作出任何可能構成藐視法庭、其他刑事罪行或損害司法獨立的行為。有需要時,律政司會毫不猶豫採取適當行動。  

簡而言之,袁司長告訴大家,以往被視為至高無上的法官是可以批評的,但不能作辱罵性的攻擊。至於葛佩帆引述他人意見說“警察捉人,法官放人”,並非表達其個人意見,也應該不算犯藐視法庭罪。有一點“法政思匯”的律師們不知是真糊塗還是徦無知,根據《權力及特權法》,葛佩帆作為立法會議員,她在會上怎樣罵法官都不能入罪。 

客觀上經的網民一鬧,袁國強和毫無政治智慧的律師一回應,香港的法官大老爺們全部都已經被大家從高高的神台搬到地上,袁國強明確無誤的告訴大家,什麼情況之下法官是可以被批評的。我更相信法官是人而不是神,他們也有七情六慾,也怕有人經常在法院門前示威抗議。如今他們日常生產大量明顯不合理的判例,以自己的行為削弱司法獨立和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自毀長城,好戲將陸續有來。 

如今不但袁國強幫不了司法部門,幫不了香港法治的敗壞,除了法官大老爺們努力自救之外,誰也無能為力。而律政司司長作為政治任命官員,任命他的特首也經常性被攻擊,如今市民的怒火還未燒到袁國強身上,主要是看在特首的面上。律政司司長免受攻擊的防火牆遠比法官單薄,律政司今後如不依法從嚴檢控,很快也會自身難保。 

“佔中”至今半年了,反對派沒有一個人坐牢,反而是反“佔中”人士,已有人鐺鐺入獄了。愛國愛港市民對司法不公的怒火,是難以壓下去的。而我們明知這樣下去,會削弱特區政府的威信,正中反對勢力的下懷。特區政府如要硬起來,重新樹立威信,必先從打擊壞人開始,律政司責無旁貸。解鈴還須繫鈴人,律政司作為特區政府的一部份,應帶頭打破惡性循環,投於更多資源,把反對派的種種不法行為,從速從嚴的檢控,並對法院不當的判決,毫不放過的進行上訴,不惜上訴至終審庭。如果終審法院繼續經常性的作不合理的判決,市民自有公論,中央自有反制措施。這是律政司應該做的份內事,只是政府積弱,自己硬不起來而已。 

律政司如放棄了這責任,立竿見影的結果是反對派激進化,辱警和襲警的事件和違法亂紀的事情戲劇性的增加,這現象已經在我們眼前進行中。面對這日趨敗壞的環境,市民只能通過直接參與來面對,於是成立“自衛隊”者有之,與暴民對峙者有之,向法院及政府示威抗議者有之。這不光不會是特區政府所希望發生的事情,事實上這勢將進一步損害其管治能力,香港正慢慢滑進無政府狀態,後果不堪設想。 

事實上,建制派應該是香港法官和法治的最佳盟友,有如他們與警察的關係,如今警民關係如魚得水,法民關係則突然降至冰點,是孰為之?作為建制派,我們最不願意看到法官和律政司司長的威信受到損害,有如我們最不願意看到警察的威信受損一樣。因為我們深知,反對派過去好一段時期,他們的所有言行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要損害香港的整個制度。香港的制度受損,威信下降,直接影響香港社會的有效管治,特首和特區政府都會進退失據,寸步難行。 

大家都明顯感覺得到,今天香港已經陷進了這惡性循環當中而不能自拔。建制派也陷於兩難當中,一方面,我們要支持建制依法治港,要力撐它的威信,但當建制中某些部份愚蠢地自我摧殘的時候,我們又不得不與自殘的力量對抗,努力去挽救它。兩者表面上自相矛盾,很難拿捏。 

根據建制派的論述,“佔中”行動反對勢力大敗,我方大勝。我一早便在這裡說人家沒有敗,我方也沒有勝。我們如把眼光再放宏觀點,如從破壞建制權威,破壞法制秩序的角度看,反對勢力其實已經取得十分可觀的成果,全身而退,不看別的,我們的評論,直到今天都依然被動回應,人家創造議題,我們跟著人家的尾巴轉,我方只佔領了人家戰略性轉移騰出來的空城而沾沾自喜。請問今天我們除了道路暢通之外,還贏得了什麼?


[1] 香港和新加坡的分別

為什麼樓主抱怨的事情會發生在香港呢?這正如香港人為什麼會走水貨一樣:因為香港不是新加坡。
從一開始,新加坡就是個軍港,所以即使是法庭,都不能以「司法獨立」自把自為。
(所以本人相當佩服李光耀的演技:明明一早已和巫統「打龍通」,卻在電視前假裝。)
但香港不同:一開始,香港就個流亡者,遺民居住的地方-所謂新界5大族,其實都是遺民後人。
-凡遺民或遺民後人,都一定憎惡所謂中央政府:因為在他們心中,中央政府即是壓迫者。
後來英國人也把香港定位為商港,加之戰後香港沒有獨立,因為「司法獨立」這個原則仍在香港適用-香港的法官就是以「司法獨立」為理由,加上1999年人大釋法後形成的冇面感覺而這樣判。
「一簽多行」變「一簽一行」,說明習近平既不是鄧小平,更不是毛澤東-他沒有這個權威;所以,類似的事將來一定會繼續發生。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6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2] 補充

首先,前文講了太多題外話,不過,可以指出的是:自羅馬帝國結束後,基督教神學,或基督教信仰就成為西方一切制度背後的建立基礎及運作原則。
由於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而回歸後制度沒有改變;因此香港的制度就和英國等西方世界一樣-都是建基於基督教神學的。
按基督教神學,或基督教信仰,人世的一切審判都不是終極的-只有基督再臨後進行的審判才是終極的,而且是絕對的-因為基督是神不是人。
所以,法官亂來,陪審員無知胡塗,律師捩橫折曲對西方人來說是沒有問題的。
甚至制度毀滅,以致世界末日,以基督教信仰而言是值得興奮的:因為按啓示錄,世界末日後,基督即會再臨,建立一個更美的新世界-所以,無論如何滿口和平與愛;西方的基督教信仰都是極端好戰的-因為唯有世界末日,更美的新世界才會來臨,而這是西方將永遠擁有軍事霸權的理由,而中國人註定永不擁有軍事霸權的理由。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6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那你對軍事霸權是什麼態度?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7th Apr 2015

[3] 「馬太原則」and「凱撒政治」

儘管羅馬帝國早已消失,但西方社會的原則仍舊:西方的原則就是對外建立殖民地,掠奪並剝削殖民地人民,然後用其掠物滿足社會內民眾的需求以換取其支持-即凱撒的「麵包與娛樂」政策。
不過,要貫徹實行這種原則,軍事霸權是免不了的。
說到底,中國人的不幸就是:儒釋道都沒有這種「現在的世界結束後,一個更美的新世界即取而代之。」的觀念,所以面對西方「隨時預備跟你同歸於盡」的態度就非常吃虧。
但凱撒的「麵包與娛樂」政策可以用來抵消西方另一傳統-即「有的還要加給他,而沒有的則連其僅有的都要奪去」的馬太福音原則的壞處。
馬太福音原則必造成「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但若要資源來實行凱撒的「麵包與娛樂」政策的話,除對外掠奪外,對內打有錢人的主意是遲早的事,故此,如果中國也擁有軍事霸權的話,也許可以逼使西方由對外掠奪改為對內實施尼祿政策-即從富人身上下手。
但儒家思想乃軍事霸權的尅星,加上「越富裕的國家/地方越需要外面的資源去滿足內部美好生活的渴求」這中國也要面對的現實,而要保證外面資源的供應不斷,軍事霸權乃必要之物。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9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