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4th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165 Reads)

香港公開大學一名男學生,去年十一月廿六日旺角佔領區清場時被捕,他被控以刑事藐視法庭及阻礙公職人員,惟律政司最終決定不起訴,該學生遂向律政司追討訟費,日前獲高院法官判處可得二千一百元訟費。知悉裁決以後,這名公大學生表示“裁決是給警方一個提醒,讓他們不要隨便濫捕”。律政司一退再退,從“一罪兩檢”變成“一罪零檢”,但息事卻不能寧人,最終被反咬一口,給出了非常壞的示範作用。市民示威抗議“警察拉人,法官放人”,但問題往往根本不在法院,而在律政司。現在被反咬了,著實活該,但到為文之際,我們尚未見律政司有上訴的行動。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一名26歲售貨員被控於去年旺角佔領區清場行動中襲警,裁判官判被告襲警罪不成立,因為他覺得警長供詞受Youtube片段影響,不可信,同時認為“法庭確信被襲警長邱敬文的傷勢,源自與被告的肢體接觸所造成,惟控方未能證明被告有意圖襲警”。有網民說“他一定慶幸自己只是被控襲警,而非被控襲擊貓狗,否則法官怎會輕易讓他脫身?”將警察與貓狗對比看似不敬,然而身在香港,這卻是事實。 

同樣在三月底,警方接獲市民投訴,指上環幹諾道西一間停業多日的酒家,魚缸內八條龍躉及石斑無人照顧,懷疑有虐待成份,案件列作虐待動物處理。稍後,海洋公園人員到達,用工具先後將8條深海魚撈起,但其中一條沙巴龍躉已經反肚身亡。對魚比對人還好,這就是“港式法治”的悲哀,在文明中滲透著野蠻。 

在本港,虐待動物由《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及其相關規例(第169A章)規管。在此條例下,虐待動物的定義廣泛,任何人士如採取或不採取行動而導致動物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即可界定為虐待動物的行為,違例者可被判處監禁3年及罰款20萬元。我們到街市買魚,魚販子把魚敲到硬物之上把它弄暈,多麼的殘忍!為什麼不讓魚兒一邊聽音樂,一邊注射安樂死的藥物? 

香港政府正在侵害法治,但原因和反對派主流論述正好相反。香港最近每週末都有“光復”騷亂,暴民要求驅逐自由行。特區政府把問題定性為“水貨客過多”,回應的方式就是強調繼續打擊水貨活動,拘捕涉嫌從事水貨活動而違反逗留條件的訪客。打擊水貨活動每次聽到政府要“打擊水貨活動”,或有來自內地的水貨客被判入獄的消息,都不禁納悶。香港以自由港聞名於世,什麼時候在港走水貨變成了刑事罪行? 

現時法庭處理走水貨所引用的法例,是《入境條例》第十一條“入境准許及逗留條件”。判以入獄的根據是第四十一條“違反逗留條件”:“任何人違反對他有效的逗留條件,即屬犯罪,經定罪後,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2年”。表面看其來法律很清楚,但實際上它卻解釋不了走水貨是否刑事罪行,是否有判監的必要。 

假如內地旅客利用旅客身份從事非法勞工,這些行為明顯的違反了香港法律中的相關規定,其中涉及刑事行為,在這情況下判處入獄符合法律的精神。但“走水貨”,即旅客到香港大量購物並帶回內地的行為,是違反了香港刑事法的哪一條?要說犯法,該名旅客的行為本身並沒有違反任何法例,除非他把貨物帶回內地是不按大陸稅務程序申報稅務,如此就可以構成走私或瞞稅的罪名,但這不屬於香港的司法和執法部門的管轄範圍。 

2013年的時候,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曾經明確指出,水貨客在香港的活動沒有違法,只能靠內地關口限制帶返內地的貨品價值。香港特區政府後來多次使用“涉嫌從事水貨活動而違反逗留條件”的理由檢控自由行旅客,其實大有問題。 

香港法例《入境規例》(第115A章)第2(1)條的規定,訪客逗留條件規限包括“不得接受有薪或無薪的僱傭工作”、“不得開辦或參與任何業務”、“不得就讀於學校、大學或其他教育機構”。有趣的地方是,根據同一條規定,訪客卻可以“簽訂合約或參加招標、投標”“參加展覽會、交易會(但並不包括向公眾直接出售貨物或直接提供服務,或搭建展覽攤位)”;“應邀從事商務、科技考察活動”。“可以做的”和“不可以做的”事加起來看,訪客逗留條件最希望防範的,還是和本地人搶飯碗的行為。換句話說,打擊水貨不是打擊走水貨的行為本身,而是打擊“內地水貨客”。走水貨不犯法,但它是港人壟斷的行業。 

問題是,水客沒有僱傭合約,警方難以證明內地水客正從事“僱傭工作”。如果沒有走私瞞稅的問題,香港警方如何透過揣測內地人攜帶購物的意圖,來推斷他們是否正在“開辦或參與業務”?在當警長傷勢源自與被告的肢體接觸所造成,但法官仍然覺得“控方未能證明被告有意圖襲警”的情況下,我們的控方為何竟然有能力證明帶幾箱益力多過關的旅客是用來轉售而不是自用?法院對此為何又毫無質疑?香港有很好的法治基礎,但我們雙重標準的趨勢正在侵害它的根基。法官自毀司法公正長城,將噬臍莫及!


[1] 殖民統治的吊詭

為什麼香港有如此多人戀殖?為什麼每次直布羅陀公投,結果都是留在英國,而不是回歸西班牙?為什麼陶傑可以寫文章大讚英國和西方世界,譏笑第三世界國家?
這正是殖民統治的吊詭:殖民主義所以能把他人變成殖民地,是因為他們有比被殖民者優越之處-並非純只是「船堅砲利」;而被殖民者雖然也會進步,但許多時由於殖民者本來就比被殖民者先進,因此在被殖民者演進的同時,殖民者也在演進中.
最吊詭的是:因為殖民者本身已演進了,因此就不能再用未進步之前的手法管治殖民地;結果,被殖民者在宗主國管統下,許多方面反而比自己獨立或回歸所謂宗主國好。
以香港為例,因為英國很早已加入歐盟;因此就必須依照歐盟標準辦事。也因如此,所以英國也必須在香港這個地方實施歐盟標準-樓主和藍絲所訽病的,正是實施歐盟標準的結果。
-正因為歐盟標準,所以香港才會廢除死刑。
至於水貨客問題,這是一種胆怯的表現-明明大家針對和憎恨的,是中國共產黨;卻因為胆怯恐懼而改為針對水貨客:正如一位女法官所言,自己國家的奶粉,自己的人民都不信任,這是一種國耻。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8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你的回應離題萬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0th Apr 2015

[2] 中國人和西方人對法治的根本分歧

其實,西方的法治本來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兩頭蛇-尤其是人大釋法后,本地的法官深感被人「落面」,於是一有機會,就和特區政府抬槓。
但,對西方人來說:西方的法治和民主,是沒有問題的:基督教信仰令西方人相信:現世的法庭的審判並不是終極的-只有基督再臨後的審判才是終極的:因為基督是神不是人,所以不會有錯。
同理,按照基督教信仰,最好的制度,就是基督再臨後建立的制度-理由也是因為基督是神不是人。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0th Ap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