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8th Jan 2015 | 中國評論 | (144 Reads)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去年12月14日在深圳表示,反對派和西方勢力雖然不能奪得香港特區的管治權,但他們對“一國兩制”和香港《基本法》的另類詮釋頗為奏效。一些港人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基本內容的認識,與內地截然不同。解決問題根本的出路在於,進行“一國兩制”再啟蒙,把“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基本法的規定講清楚、弄明白。

所謂一些港人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內容的“認識與內地截然不同”,最根本的分歧還是一個老“爭議”:即一國在兩制之上,還是一國與兩制並排。

近日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在北京一個有關青年和教育問題的座談會上發言,被港媒引述在港引起討論,正是體現這個分歧的最新例子。陳佐洱引述《基本法》第48條和第104條,指出教育局局長如同其他經中央政府任命的主要官員一樣,是隨時接受有實質任命權的中央政府和香港社會監督的,相信當局能正確指導辦學團體、諮詢機構和各級各類教育工作者,忠誠為“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社會培養合格公民繼承人、建設者及創造者。

陳佐洱的發言,尤其在部分港媒渲染之下,引起反對派的強烈反應。根據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葉建源的說法:《基本法》第136及137條已列明教育屬香港自治範疇,港府可自行制定政策。特首要向中央負責,但教育局長是向特首問責,因此局長不用接受中央監督。香港《明報》更找來有關條文,並且加上《一國兩制白皮書》,來證明“香港官員宣誓誓詞,列明官員是效忠香港政府”;有人更指出誓詞還包括要擁護《基本法》,言下之意是跟中央和《憲法》無關。

即使一些一些建制派人士,亦表示陳佐洱講法具“爭議性”,並覺得需要澄清中央以什麼形式監督。他們認為按一貫做法,中央只應該在委任主要官員層面行使監督權。這些建制派人士指,陳佐洱已經不是官員,只是以一個民間團體會長身份說話,屬“智囊式講法”,並非一錘定音,社會不用過份敏感。

事實上,中國是一個單一制國家,香港是中央政府之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這“兩制”是在“一國”之下;《基本法》是在《憲法》之下。兩者並非平起平坐,更加不是互不從屬。沒有國家《憲法》,特別是其中的第31條,就沒有香港《基本法》;沒有中央政府,也就沒有特區政府。因此,官員的誓詞並不表示他們毋須擁護國家《憲法》和效忠中國政府,恰恰相反,擁護國家《憲法》和效忠中國政府是必然之義。今天市民大都有這誤解,不也正正顯示香港的教育和傳媒出現問題了嗎?

因為有上述的基本憲制邏輯,所以《白皮書》才有“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的說法。而“全面管治權”也者,《白皮書》說得很清楚:“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權力,也包括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實行高度自治。對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中央具有監督權力。”

《白皮書》明確表示,愛國者治港具有法律依據。“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就是為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因此,香港《基本法》規定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主席及立法會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議員、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都必須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必須就執行基本法向中央和特別行政區負責。這是體現國家主權的需要,確保治港者主體效忠國家,並使其接受中央政府和香港社會的監督,切實對國家、對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及香港居民負起責任。

《白皮書》所謂“行政長官必須就執行基本法向中央和特別行政區負責”的意思,並不是只有行政長官一個人需要向中央和特別行政區“雙重”負責。事實上,對特別行政區負責,就是對中央負責,這兩者並不存在對立的關係。換句話說,如果對中央沒有負全責,對特區政府負責也不能成立。

對中央對特首的任命既然是“實質性”,對特區主要官員的任命權當然也是“實質性”。“實質性”也者,即中央跟這些官員的關係不只在委任和罷免的時候發生。《白皮書》明確表示,“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這個意思,反對一直還沒有琢磨明白。既然“中央依法履行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賦予的全面管治權和憲制責任,有效管治香港特別行政區”,特區的行政、司法、立法部門根本不存在“效忠香港”的問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即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你不承認這一點,就不應該在特區政府任職。

中評社香港1月18日電


[1]

阿媽是女人!


[引用] | 作者 | 22nd Jan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2] 回歸的代價

以前,即使文革,香港還是相對平靜的。但現在,港澳網告訴大家:回歸後,香港與大陸之間再沒有防火牆隔開,因此,共黨內部權力鬥爭帶來的社會動盪難免會影響到香港。
作為70年代香港時報中國問題專家的紙上學生,本人留意到:這篇報導竟提到李源潮在海外有豪宅這事;叫人懷疑實際上,李源潮想香港政爭再起,以拖習總的後腿。
其實,習近平的處境相當危險:他已同時開罪了江澤民和胡錦濤方面的人,一旦兩面的人合作,他這個總書記真的應付得了嗎?
但事實上,不止王俊杰,就連習近平都認為:中共隨時會倒台,所以才全力反貪。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6th Jan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如何回應挑戰決定你是什麼人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30th Jan 2015

[3]

還可以考慮將香港居民分成中國國籍非中國國籍,兩者的待遇應稍有不同,如非中國國籍的不能投票選特首,這才教人心理上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香港是中國地方,你不是中國人就是次一點。


[引用] | 作者 | 30th Jan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要帶著類似的視角考慮/再次檢視政策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30th Jan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