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nd Jan 2015 | 中國評論 | (102 Reads)

香港年輕反對派的腦袋是由“通識教育”訓練出來的。他們習慣了聚焦於考試題目,只攻一點,不及其餘。所以一談到“佔鐘”,他們就條件反應的說這是警察施放了催淚彈,“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的結果。至於什麼情況之下警察放催淚彈,放了催淚彈是否就等於“鎮壓”,對付的是否“學生”,他們是否“手無寸鐵”等等,就與他們的感受無關,因而無關宏旨。如果我們陷進於他們的語境之中作對應,那就十分被動。

同樣道理,可以想像,對於快要推出的政改第二輪諮詢,一致看緊。反對派會振振有詞的說門檻高,沒有討論空間。我們如果被動地就門檻高低,討論空間寬緊來討論,建制派就會接近無話可說。

於是“開明紳士”們又會跳出來,響應門檻太高,討論空間太窄的說法,什麼“以大事小以仁,以小事大以智”再次派上用場。你中央泱泱大國嘛,怎能跟香港這班小孩子們鬧意氣,如此這般退一步便海闊天空了;至於香港的反對派,你怎麼能跟中央硬碰硬呢?不要堅持得太利害,得些好意須回首,好歹通過了普選,就“袋住先”,這便退一步,進兩步了。如此得體的言論一出,誰與爭鋒?連帶整個建制派,要嗎就無言以對,索性不說話,大部份也就嗡嗡嗡的都表示支持,於是矛盾就直指中央,各方面都要求她作退讓,好使反對派有下台階收貨。

中央遠隔千里,素受香港“報憂不報喜”所誤導,幸有這些開明人士力挽狂瀾,才能擺脫危機,大團圓結局。你看,中央也是開明的,不是鐵板一塊的。下次再鬧,最後一定又有糖派。

要害就在這裡了!鬧事的人,該得到懲罰,他們不合理的要求,要寸步不讓,甚至進一步收緊,這應該是正常合理的結果。政改方案其實無所謂寬緊,從來都有三條指導原則:根據《基本法》,按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我們要是結合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而不是孤立地聚焦於政改方案的某些方面的話,很明顯,經歷過79天鬧事之後,稍為清醒的人都會把政改方案設計得較緊一點,這才符合最新的實際情況。要是政改方案反而放寬了,豈不是說“佔中”有效果,鼓勵反對派以後多多鬧事?

所以,要是反對派對第二輪諮詢的內容有什麼怨言,建制派應該毫不含糊告訴他們,建制派和香港絕大部份市民都極端希望能於2017年落實特首普選,我們對反對派的違法行為十分有意見,反對派越鬧事越弄到政改進一步討論的空間收窄,現在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並非爭取民主的應有手段,更不是有效手段。我們要正告反對派今後不許再胡鬧,希望他們能合作順利通過政改方案,盡快開始實行普選。

因此,建制派於政改第二輪諮詢開始之前,就要形成共識,我們要主動出擊,帶動諮詢的討論,而不能像以前那樣,由反對派創造議題,我們見招拆招。

這共識的第一條是普選本身並非什麼神聖不可侵犯的目標,長治久安才是目標。西方實踐普選,只有數十年的經驗,但已經突顯了不少問題。我們要總結普選正反經驗,擇其善者而從之,不善者而改之,根據香港實際情況,循序漸進把它落實。當中特別要注意的是,世上從未有法治基礎不穩固而普選成功的先例。不顧法治的民主是無政府主義。

有鑑於近年來病態本土主義猖獗,更突出了香港只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2017年的特首選舉只是一次地方性選舉,需要於《基本法》和人大有關決定進行這實際情況。反對派最近鬧事,突顯了香港有些人不願意接受這事實,並且試圖以違法的手段去改變這事實。這妄顧法治的行為,不光是不利落實普選,事實上更是反民主的。因此,我們更要以實際的行動,包括落實普選的具體方案,去彰顯這憲制事實。

我們應該盡最大的努力去爭取更多香港市民支持特區政府提出符合《基本法》和人大決定,符合按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普選方案,形成強大的民意壓力,使到一些較為平和冷靜的反對派議員敢於在立法會中投贊成票,通過普選法案。並且孤立投反對票的議員,讓他們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大敗,“票債票償”。

建制派應該看到,特區政府提出的普選方案,已經是目前符合《基本法》和人大決定,符合按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最佳方案。我們要有心理準備,要是反對派議員冥頑不靈,綑綁否決了普選方案的話,那就寧可索性按照人大決定,原地踏步,也堅決不會對反對派的不合法、不合理、不合情的所謂“真普選”訴求作任何讓步,也不會提出要求反對派委曲地“袋住先”。當然,世上永遠都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將來實際情況有變的話,我們當然要繼續循序漸進。

作為建制派,我們首先要相信中央和特區政府於落實普選的誠意和決心,政改方案是精細的調研和思考的結果。因此,建制派應該有自信,我們的立足點就是道德高地和智慧高地,我們有足夠的底氣,政改方案是對國家好,對香港好,並且是得民心的。建制派要拿出自信與反對派正面交鋒,堅定支持政改方案。這樣的話,政改方案得以通過也好,通不過也好,建制派也必將會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大勝。建制派如果繼續龜縮,或者繼續做東郭先生,只會被廣大愛國愛港市民所唾棄,台灣的國民黨殷鑑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