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1st Dec 2014 | 中國評論 | (188 Reads)

我本來不想撥冷水的。憋了七十九天,好不容易和平清場,讓大家高高興興的過個聖誕和新年,不是很好嗎?但是我看見在過去這近八十天都龜縮了的建制派突然之間都風騷起來了,紛紛又再扮演中央發言人,近乎忘其所以。人家只是戰略撤退而已,而且退得那樣有秩序,能用的資源,包括營幕、發電機、音響設備等,全部回倉庫;資金鏈、物資鏈,全部完整無缺,反對派核心一個都沒有入獄,還天天在大放厥詞。用我一貫的說法,現在只是“佔路”的問題暫時解決了,“佔中”、“佔總”的問題連一丁點都沒有碰,就像大病吃了退燒藥,感覺稍為良好了,就值得自我麻醉了嗎?如不趁機把病徹底的治理好,下一輪復發,很可能會要了你的命!開心什麼?  

目下稍有點危機感的人都擔心壞人會不會得到應得的懲罰。這是一個大問題,而且是對方一早就預料到,並且定了對策的一條堅實戰線。首先,反對派有的是法律人才,他們每一個行動,都很清楚法律的底線在那裡,都刻意的打擦邊球;萬一出了事,都知道懲罰重不到那裡。這些法律信息,經過不同渠道的發佈,以及大小多次的培訓活動,在反對派組織者中間,已經成了基本的常識,應對自如。在此之上,反對派還設有支援熱線,大隊專業人馬隨時出動提供免費貼身服務。所以反對派集體自首,於清場時自動投法,某些人得到特殊照顧,按“分工”故意不出現等,都是既定劇本的情節,背後是胸有成竹的自信。單憑香港現有法例,反對派肇事者絕大部份,特別是核心人員,都會被判無罪,或者極輕的判罪,不傷筋骨元氣。  

其次是建制派中至今仍然充斥著“開明紳士”,東郭先生。壞人還未打痛,便已飛身撲出勸架了。建制派主流意見,是要求對反對派不為已甚,甚至認為反對派代表著香港絕大部份要求民主的民意,因此政改要討好他們,把各種門檻盡可能降低,讓反對派議員能投贊成票通過政改方案。所以,今天特區政府內,和建制派主流,都主張對反對派要網開三面,只有“作死才會死”。 

在以前,我們大概還可以用建制派對中央信心不足,恐怕表態明確之後又再被出賣來為他們開脫。但是發展到了今天,中央的態度再也明顯不過,建制派還存僥倖之心,就只有一個原因,他們心底里底氣嚴重不足,還分不清是非黑白,或者不把原則放在第一位,還想自己當好人,把矛盾上繳,讓中央當醜人。 

不說別的,就看禁制令的申請人,除了中信之外,其它都是中小企。最受影響的巴士和電車公司,它們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就算是成功執行了禁制令的“屠狗輩”,今天有些開始怕麻煩,不願完成整個法律程序。這也難怪,它們沒資格申請法律援助,也沒有反對派的免費包打服務,“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真的打官司打到終審庭的話,這些中小企財力上未必撐得住,打完了,贏了官司也是得不償失。 

建制派的顧慮不是全無根據的,所以特區政府也採拖字訣。警方搜集證據要三個月,之後律政司一個一個的審視,又拖幾個月。這裡下來,這些案件要上庭,大概要到2015年10月的下一個法律年度的事情了。不過這也好,“事緩則圓。”起碼法律程序於未來大半年之內不會成為任何群眾事件的觸發點,特區政府可騰出手來多幹點實事。 

當前更迫切要面對的是明年1月7日開始的第二輪政改諮詢。現在風已經放了出來,一字記之曰“硬”。上回8月31日人大框架性決定啟動了“佔中”行動,一個月之後出現“雨傘革命”。當時建制派好不容易才祭出“框架之內還有很多空間”這緩兵之計,這雖然證明無效,但建制派起碼有險可守,有“袋住先”這話可說。所以今天建制派不少人認為香港市民之所以沒有紛紛出來支持反對派的違法行為,是因為他們期盼於“框架之內還有很多空間”之說,所以暫時抱觀望態度。建制派主流認為,一旦諮詢文件顯示,人大框架之內的空間已經大幅收縮,很少討論餘地時,民意會大幅反彈,到時建制派也不知該怎麼站,怎麼說。 

建制派主流這一分析,我有同意,也有不同意的地方。我同意如果諮詢文件內容一如市面流傳的話,於反對派傳媒煽風點火之下,民意極有可能一哄而起,咬定這是“假普選”。而反對派趁此難得的好環境,必然會大力反撲,全面出擊,真正的對決因而出現,會有更暴力的場面,形勢很可能比今次凶險得多。 

關鍵是我們的建制派到時站在那裡,說什麼話,採取什麼行動。以我對建制派的認識,我可以肯定的說,我們的建制派到時多半會龜縮,這場仗是“阿爺”的,“阿爺”自有辦法。說白了,他們不相信中央一定會打贏。“阿爺”打勝仗,反正建制派就是這幾丁人,他們自然就像今天那麼風騷。“阿爺”擺不平的話,就要“中間人”出來打圓場,到時“各方面都能接受”的“開明紳士”只會更加吃香。 

這裡我想著重重申,香港只是中美較量的戰場之一。大家不妨看看,一如我預測,十二月份世界大亂,美國全面打擊俄羅斯,普京被修理得很慘。連帶所及,人民幣也回軟。中國是不會讓俄羅斯倒下的,俄羅斯只會崩而不潰。中國聯手,新冷戰之局已成。今天只是天下大亂的開始,明年世界不會有好日子過,中、美、俄都沒有好日子過,香港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只有國家好,香港才會好。建制派的唯一選擇是盡力幫“阿爺”打贏香港這一戰役,別再心存僥倖了!


[1] 機關算盡

香港政壇,從來就是機關算盡的污水潭,身在其中的人,為港人謀福祉只是嘴巴說話,心中就是不斷謀算如何獲得最大利益。

反對派的人,個個如是,只不過他們的包裝功夫的確一流,所以可以矇騙不少盲毛。建制派的人,跟對家完全一路,都是嘴巴為港,心中為己。但他們的包裝功夫,還是六十年代貨色,五十年不能變。

這次動亂,可以說是一面超級照妖鏡,還原反對派中人的真面目,那塊畫皮戴得太久也會累。

反觀建制派,同樣令人失望。這次動亂,是香港政府百年難得一遇的大困局。就算是港英時代,67暴動,暴徒保衛港督府抗議,英軍在沙頭角給射殺等情況,那個時代的戴麟趾政府,都比今天的梁振英政府好過得多。

按道理,梁振英來自紅色陣營,更是當年習近平一手欽點,應該有不少傳統愛國陣營人士支持。但,最想梁振英死的人就是這群傳統愛國力量,我們稱之為建制派的陣營。

所以建制派的人,在動亂多天有過什麼說話?頂多是在立法會的時候交功課。他們也在計算,對家跟梁振英開片,鷸蚌相爭,他們這個愚翁,如何從中得利。

動亂結束,首先我們看到搞事者不斷計算如何脫身。但另一邊廂,建制派中人,就擺出和事佬的姿態,呼籲大和解。目的是打出好好先生的招牌,收編對家的資源。同時也在警告梁振英,不要趕盡殺絕。三方平衡是建制派計算出來,他們最大好處的結果。

樓主說他們有僥倖心態,可能是心地善良的看法。對建制派,蝦餃從來都不寄以厚望。今天香港搞到這樣田地,他們難辭其咎。他們有豐厚資源,最後因為太肥,所以不願動,到處挨打,看什麼時候人家將他們的肥羔打乾淨?還未掌權的建制派,昔日的左派,他們的理論基礎非常厚。如今連一句像樣的話也說不出口。癡肥的人,不但不會動,甚至連說話都無力。

他們不想動,不想冒險,只在等待。一等其他雙方廝殺,讓他們收拾殘局,另外就是讓阿爺出手,之後他們就可以趁機會收割阿爺留下來的勝利果實。

從習近平多次高度讚揚梁振英的動作來看,建制派中人現在彷若豬八戒照鏡,內外不是人。反對派從來不會重視他們,跟梁振英的團隊,只能越行越遠,現在連阿爺也開始說話責難。看看建制派的肥羔,什麼時候給打出來。

北京在香港有這些政治盟友,還需要什麼反對派?梁振英有這些朋友,還需要什麼敵人?

此外,蝦餃也不同意樓主說法,說反對派人是戰略撤退。這次動亂,他們元氣大傷,內部分歧浮現,光是自己打自己也打餐死,我們等著看大戲。警方說用三個月時間去調查這次動亂的幕後黑手,不到一星期,就將這次動亂的糾察大隊長拘捕,提控的罪名是組織非法集會,最高可以判幾年徒刑的重罪。相信日後警方還會有動作,一個一個的抓,之後提控。看看戴耀廷如何將這戰場延伸到法庭去吧。

就算他們有多少金牌律師坐鎮,但鐵證如山,如果提控得法,許仕仁肯定會多幾個友伴。香江大戲,應該在農曆年時候上演,不容錯過。

蝦餃
[引用] | 作者 蝦餃 | 25th Dec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2] 佔領運動事後檢討

佔領運動最大的得益者是誰?主流泛民-尤其是民主黨。
在此之前,主流泛民的抗爭方式一直被譏為「和理非非」,甚至被譏為「建制派」. 但佔領一役,證明「和理非非」以外的方式,一樣勞而無功:事實上,除最後之時外,佔領運動-尤其是在旺角,絕不「和理非非」,和67年比較,只是沒有放炸彈耳。
佔領運動同期,泛民在其控制的工務小組中打了兩場勝仗-尤其是大嶼山人工島一役。
當年曾蔭權被胡錦濤立為特首,其中一個理由,就是他在做「清潔大隊長」時表現受讚賞。
最後,蝦餃非常天真:香港的司法體系是英國人建立的,而泛民是英國人揀選的代理人;用英國人設立的司法系統對付英國人的代理人,行嗎?
正如樓主不能怪責出席英國國會聽證會的香港大學生要求重啓各不平等條約:根本由鄧小平跟英國人談判開始,中共就已經踩入英國人設下的陷阱-你跟英國人談判,即是承認當年跟英國人簽的條約有效。
所以直到現在,阿根廷都不和英國談判-如果不承認當年和英國人簽的條約,就應該像阿根廷處理福島一樣。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6th Dec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佔中是沒成功,但卻開拓新局面,我看泛民建制要大執位,結局難料,誰勝誰負,當然是中央贏面大,但香港日後如何?司法機關著實是真假鬼子的堡壘,但翻起檯來?大律師公會的表現就是一例。當年中英談判,中方從來不承認三條不平等條約有效,所以才有聲明,而不是條約。


[引用] | 作者 | 26th Dec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4] 佔領運動事後檢討(2)

佔領運動的第一個失敗者,就是激進泛民:他們本來想藉此一役,取代主流泛民的地位的,但現已失敗。
佔領運動的第二個失敗者,就是國民黨:今次「9合1」選舉,國民黨幾乎全軍覆沒,基本上和「太陽花學運」無關-政治一天都嫌長,何況幾個月;「雨傘運動」挑起了台灣人的反共/恐共情結,於是他們把票投給泛綠陣營-現在青山文哲已經說不能用廿二年前的「九二共識」,要用新的共識了-而所謂新的共識,相信就是李登輝後來提出的「一邊一國」。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7th Dec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