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6th Dec 2014 | 中國評論 | (90 Reads)

過去六十多天“佔領”行動之所以淪為政治僵局的最基本原因,是特區政府不敢謬然採取行動清場,免被國際傳媒坐實為“六四”重演,香港民意反彈,同情“佔領者”,十分被動。政府按兵不動,是希望“佔領者”失控,出現了打、砸、搶、燒的情況,使用警方清場出師有名。同樣道理,“佔領者”成立了多個糾察隊,盡量降低暴力出現的可能,但卻千方百計提出語言暴力,無所不用其極地挑釁警察,希望對方先使用暴力。雙方都不作任何行動,盡量避免犯錯,期望對方犯錯,僵局出現了之後,更希望對方沉不住氣要打破僵局,從而犯錯。

因此,特區政府放棄了它手中的權力,面對連參與者都清楚知道是違法的佔路行動,警方不但不清場(清人),甚至不清除路障(清物),把球踢給法院,讓司法部門作醜人,出面打破僵局。為此,不惜出現法官治港,行政部門聽命於司法部門這絕對不正常、不合理的局面。

香港的法律界於感情上和價值觀上其實都同情“佔領者”,但從律師和法官的本位利益出發,法治受損,他們的專業地位亦將隨而不保。行政部門踢過來的球不能不接,而兩害相權,法院和它的“朋友”都選擇捍衛本位利益,被逼站在政府這一邊。香港市民向來都以崇尚法治自居,把法院置於至高無尚的地位,如今行政部門成功拉到司法部門聯手,傳媒也不敢胡說八道,連《蘋果》在這方面都不敢做次。反對派政客們一方面在過去兩個月來被“佔領者”搶盡鋒頭,心有不甘,加上他們中間不少人很快便會因“黑金門”惹上官司,不敢在此刻得罪將會審自己的法官大人,所以也樂得與“佔領”行動割切。

這樣一來,香港的行政、立法、司法、傳媒這四大公權都罕有地站在一起,而民意也明顯一天比一天反對“佔領”行動。我早在這裡指出,現在“佔領者”一踏出他們幾個正在凋零中的“佔領區”,便會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果然,上周他們試圖突破落區,結果區區都出現對恃,甚至出現肢體碰撞,看來這些“社區行動”只可能一次過,及此而終。“佔領者”已經宣之於口的了,只盼警察清場,他們很多便以此為下台階,稍作抵抗便收場。

“佔領者”和他們的同路人、同情者當然會希望當局不為已甚,到此為止,和氣收場。因為要是這樣的話,這將會是最壞的結果,開了先例,今後各種野貓式“佔領”和不合作行動將會此起彼落,只須於警方到場之後,不作反抗離開,便啥事都沒有。所以,即便是為了重修被損壞得十分利害的法治核心,特區政府也不得不作“秋後算賬”,起訴這次“佔領”行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包括“黑金”鏈起碼在港部份。

我家兩代搞學運,對學生有天然的同情。但是對不起,你既然作為領袖,帶錯了路就得要為此負責。“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你認為社會不公,就得殺出條血路,跳倒了,爬起來,走錯了,掉個方向再闖。法律是嚴厲的,但社會是公平的,當年李祿流亡到美國,他看透了所謂“民運”分子的無恥,毅然跳出這圈子,不吃政治飯,倒成了巴斐特的繼承人。更遠一點,“文革”鬧事的“幹將”們,不少後來都事業有成。記憶中因交白卷成為“英雄”,鼎鼎大名的張鐵生,入獄十五年,出獄後成為千萬富翁。不是在金錢上成功的前“革命小將”更不計其數。

至於長期蠱惑年青人,並把他們推上火線,自己躲在背後煽風點火的,除了應該得到法律的懲罰之外,更應該受到社會的道德譴責,以及制裁。這方面,最賤的是第一個帶頭鼓吹和組織“佔中”的戴耀廷。他同時也是第一個公開退場的人,日前看到他的一段視頻,笑咪咪的說現在已經不是“佔中”了,所以法律也管不到他。他那股慶幸自己夠聰明,能解套置身法外,洋洋自得的表情,真令人作嘔!這樣的東西,竟然還在大學繼續為人師表,簡直不可思議!

另外一個不能不受天譴的是黎智英。對於給了與今天的亂局有莫大關係的神棍和政客數千萬元的“黑金門”,他已經直認不諱,只是堅稱這是他自己的錢,他愛給誰便給誰。問題是黎智英身為傳媒老板,出錢收買神棍和政客,無論如何,都是不道德的行為,於某些情況之下,更已經屬於犯法。再加上《壹傳媒》體系最近天天都在煽動各種違法行為,這在任何所謂“自由社會”,都是不可能容許的事。但他不但繼續天天的幹,還公然在金鐘“佔領區”內設帳蓬,坐班,接見各路人馬,當中包括黑社會大佬,儼然是“佔領”行動的編指揮。此人如不受懲罰和制裁,更加不可思議。

香港的不可思議怪事還多著呢,該受懲處的起碼還要包括香港電台。單從專業的要求作評估,這裡吃公糧的的評論員和評論節目主持人全部都不能過關。他們天天在大氣中罵政府,多年來已經習以為常了,近月來更變本加厲,天天宣傳和煽動違法“佔領”行動,還要調過頭來壓制不同的聲音。若把香港電台關閉,便不用計劃撥款六十四億修比政府總部還要昂貴的新大樓,並且每年節省七億多的經常性支出,足夠多開兩家大學有餘。最起碼,大氣將回復平淨。

對於當下的種種荒謬事物,身邊的朋友都很鼓噪,我告訴他們,我們中國人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不管怎樣,我們都已經忍受了這麼多年了,眼看撥亂反正已經開始,就多忍它一回吧。“且將冷眼看螃蟹,看你橫行到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