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8th Dec 2014 | 中國評論 | (97 Reads)

金鐘“佔領區”還未清場,但這已經無關重要了。最近連《蘋果日報》都經常不以“佔領”為頭條,便知“佔領者”已經大勢已去,清場與否,已經無關重要,反正越遲清場,“佔領者”和他們背後的老板只會輸得越多。所以毋須蓋棺,這場鬧劇也已可以論定了。

把1989年的北京風波加在一起,這是中國第二次擊敗美國“顏色革命”的嘗試。回顧一下,能成功擊敗美國“顏色革命”攻勢的,世間已經少有,除了中國之外,好像只有伊朗。但是前後兩次成功的,暫時只有中國享有此世界紀錄。過去六十多年,中美之間的多次不同形式的較量,美國都是多輸少贏,大輸小贏。經過最近習近平與奧巴馬在APEC和G20的兩周持續對拆,這一回合的博弈,美國輸得好慘!於此可見,中國人不是好惹的。美國若想再吃眼前虧,儘管放馬過來。

香港的反對勢力既昧於國際大勢,又不懂國情,貪字當頭,受人錢財,只好往前死衝鋒。如今他們的成年人都認輸投降了,連立法會中都大有收斂,反對派傳媒除了《蘋果日報》和《香港電台》之外,近日來都開始老實點,只有“學聯”和“學民思潮”這兩撥小孩子,被激進的光環套住,包圍政總失敗,“學民思潮”只能祭起最後的殺手鐧,絕食。很可惜,這老得掉牙的一招首先就沒有公信力。“佔領”期間,旺角有人搞絕食,被人拍攝到吃粥,他堅持絕食四十多天,創下了最長絕食而維持健康和絕食增肥這兩項健力士紀錄之後,宣佈停止絕食抗爭。而黃之鋒自己於絕食數十小時之後,被發現唱葡萄糖水,跟他一起絕食的兩個女孩,也被發現喝營養水,一個宣佈退出了,使到這次絕食的公信力進一步下降,行文之際,黃之鋒自己也退出其發起的闢穀行動,徹底鬧劇告終。世上所有“顏色革命”,要害在於煽動群眾支持,如今“佔領者”已成了過街老鼠,失了民心,再激進的行動都不會起效用,徒惹笑話而已。

經歷過群眾運動的習近平最明白這道理,他以宏觀的視野,在北京運籌帷幄,採用拖字訣。對此,許多人開始時都不理解,市面有各種不同的闡釋。事後看來,如於十月三日清場是可以成功的,但是當時香港市民普遍還未醒覺,不知內情,未能明辨是非,他們先天性地支持“民主”,在這情況之下清場,香港民心不歸附,內地民意不支持,後患無窮。而即時清場行動便會被外媒渲染為暴力鎮壓,美國組織譴責制裁,於APEC和G20會議上圍攻中國,作為APEC東道主,中國會大失面子。之後中央在港威信全無,硬不成,軟又不是,特區的管治權最終還是會旁落於反對勢力手中。

習近平用的不光是拖字訣,與此同時,“黑金門”等證據確鑿的材料陸續出現,外部勢力介入這說法慢慢深人人心,而處理香港政改問題和“佔領”行動,從一開始便堅持依法辦事。要知道,折騰到了今天,如果還有什麼所謂“香港核心價值”的話,也已所餘無幾。但是大家都知道,法治是大家的最後防線,香港市民百有九十九都珍惜。如果說香港市民大部愛國,這不免有點誇大,但他們絕大部份都熱愛香港,堅持法治,那是事實。持續兩個多月的“佔領”行動,“佔領者”的醜惡真實嘴臉天天呈現於螢光幕上,對香港和內地廣大同胞來說,都是一場重大的政治教育,為美國對我國的“非暴力革命”打了十分有效的防疫針。

不是我事後孔明,我一早就預告這場“雨傘革命”必然會慘淡收科。如今我們看到,美國人為了這場“顏色革命”,經營了少說也有十年八載,無疑佔有先手的戰略優勢。但是我們習大大也不是省油的燈,梁振英代替唐英年出線,已經把美國人多年的部署打亂,所以反對派對梁振英絲毫不客氣,他在特首的位置還未坐穩,便連番發起進攻,務求去之而後快。梁振英上任五個月之後,張曉明於2012年12月中以絕不尋常的倉促被任命為香港中聯辦主任,半天之內全面交接;一個月之後,戴耀廷發表“佔中”文章,戰事正式開始。於此可見,中央對於今天這場仗,絕對不是完全無備而戰的。

於戰略上,中美雙方,一個沉重應戰,一個深謀遠慮,算是打過平手。於戰術上,反對勢力下了多手壞棋。一開始時,反對勢力在香港佈了過百名外國記者,包括一些闖字當頭的戰地記者,加上本來已佔了絕對優勢的香港主流傳媒,滿以為可以壟斷輿論,呼風喚雨。9月28晚,反對派組織上萬群眾沖擊警方只有二百來人的防線,警方被逼放了催淚彈,這國際通用,殺傷力最低的驅散群眾手法,於反對勢力圖文並茂的包裝之下,被渲染為對“手無寸鐵學生”暴力鎮壓,“佔領”行動馬上展開,國際傳媒眾口一詞的稱之為“雨傘革命”。這同時也為“佔領”行動掘了墳墓。

很清楚,“佔領”行動對於他們聲稱要針對的大財團基本上絲毫無損,卻為廣大升鬥市民帶來諸多不便,更使“佔領區”一帶中小商販蒙受重大損失。對此,如果反對派心底裡還真有點人文的關懷的話,大可做一些利民措施,起碼做個樣子紓緩一下商戶的困境。發展到最近,旺角於清場之後出現的喪屍式“鳩嗚團”,晚晚擾人清夢,更惹人討厭。很可惜,這些反對派自以為是救世主,所以做什麼都是正確和高尚的,而市民為他們的理想作出犧牲是應該的。這些傢夥自稱“民主”,其實他們的眼中根本就沒有“民”,搞群眾運動一開始就撇開群眾,注定要失敗。他們根本就不是“民主派”,是徹頭徹尾的法西斯!

這樣一子錯,便滿盤落索。官方的忍讓,越發暴露“佔領者”的狂妄獨裁,同情者只會越來越少,是他們把自己置於過街老鼠這死地而走不出來。只是這些從小便被慣壞了的小孩子們,還以為可以重複他們對待父母的手法,繼續死纏、死冤,最後一定會得其所哉。小朋友,這個社會沒欠你們什麼,我們也不怕你死纏爛打,你要下台,自己走好。要糖果?就是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