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9th Sep 2014 | 大公報 | (134 Reads)

本來已經寫好了一篇稿於今天發表,但周日凌晨戴耀廷提前「佔中」,只好馬上另寫一篇,評估「佔中」提前的局勢走向。事態發展非常快,繼周日下午警方使用催淚彈以後,晚上我們已經從電視畫面上看到手持長槍的警員。周一凌晨警方和示威者的行動,將是整個前哨戰的關鍵。本文希望跳出不斷湧現的消息片段,對整體局勢作一個初步分析。

於周日凌晨一時四十分,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宣布提前正式啟動所謂「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並就政改提出兩點訴求,即「撤回決定」和「重啟政改」。根據「佔中」秘書處聲明, 「佔中運動會承接目前的佔領行動,以佔領政府總部作為起點」。

這個發展,大體上在我們的意料之內,但也有明顯的新變化。本欄曾經指出,戴耀廷最近聲稱將挑選破壞力最低的十月一日啟動「佔中」,和他一年多前第一次提出「佔中」,把它稱作核彈,並不是同一回事。事態發展證明,戴耀廷等要不就是做不了主,只能隨着民粹起舞,要不之前很多的話都是煙幕,目的只是為了迷惑大家,讓政府鬆懈。

「佔中」秘書處的聲明表示「佔中」以「佔領政府總部作為起點」,但事實上「佔中」已經變成「佔總」(佔領政府總部),而整個行動亦因此變質,變得更為危險。

所謂行動將變得更危險,不是因為示威者已經使用了暴力,這些都是既有的風險。「佔中」和「佔總」,表面上只是地點不一樣,但事實上代表着整個「佔領」行動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佔領中環」,整個論述和邏輯是港人願意犧牲香港的經濟繁榮,希望以此作感召,讓其他人知道他們的執著。「佔領中環」要贏得主流港人支持並不容易,因為受害的主要是中環的地主和商業機構。一方面,它會形成「人民鬥人民」的狀態,讓更多港人失望;另一方面,警察可以試圖保護受影響一方,但即使失敗、或行動得比較慢,大家也不能深責。

「佔總」則回到反對派最駕輕就熟的「人民鬥政府」那老一套,針對的還是公權力,但這次押注前所未有地高。佔領了政府總部跟革命造反無異,組織者可有想過如何收場?在這場革命中,警方沒有選擇,只能堅守。對特區和中央政府來說,反對派製造了一個沒有退路、沒有迴旋餘地的局面。政府可以讓反對派佔領中環某個大廈或某條街,不需要急着處理,但政府總部一分鐘也不可以失守。

這是一個一觸即發的局面,非常危險。從學生罷課當前鋒,要求「對話」,到現在「佔中」呼籲罷工和罷市,整個劇本都在完全抄襲1989,沒有半點創意。按這樣走下去, 「佔中」目標也很簡單,就是讓香港警方不能控制局面,中央政府沒有辦法,只好讓解放軍「進城」。這樣,香港的反對派又能找到一個新的圖騰,供他們未來二十年消費。

我們必須注意,從周五晚上開始,警方其實已經採取了一種全新的態度。從拘捕黃之鋒以及何俊仁等,到多次使用催淚彈,警方展現了前所未有的堅決和強硬。反對派對此會表現「憤慨」,但我和大部分港人一樣,完全支持警方處理手法,認為在當時情況下這些手段屬非常合理。事實上,香港的司法體系過去對示威者過於寬鬆,助長了反對派的氣焰,才導致今天幾近失控的局面。

警方使用催淚彈以後,示威者仍然沒有撤退的跡象,很多示威者裝備精良,戴着防毒面具,不受催淚彈影響。同時,警方除了使用催淚彈外,也未能作出進一步行動以根本性地阻止示威者集結。對峙如果持續下去,示威者車輪戰跟有限的警力周旋,很有可能會累垮警方。到了那個時候,解放軍出動,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反對派求仁得仁,需要承擔歷史責任。

根據最新報道,法院否定了警方拘留黃之鋒的做法,讓其獲保釋。這顯示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法院未能和警方合作,一起維持香港局面的穩定。反對派看到法院和警方貌合神離,肯定會備受鼓舞,並充分利用其中的空間。

「佔中」要求人大撤回8月31日的決定,並不惜佔領政府總部要挾,這種行為,按照「國際標準」,就是革命或政變。如果形勢惡化下去,按照「國際標準」,就要出動軍隊,在我國即人民解放軍,甚至戒嚴。和1989年不一樣的是,今天的媒體發達,市民目睹警方專業執法、示威者暴力衝擊,必然會支持政府、支持穩定。

「佔中」說一套做一套,到頭來一點也不和平。示威者戴着面具和眼罩,包着保鮮紙,看起來活脫就是恐怖分子。如果解放軍出動,香港管治全面失效,外國勢力縱使表示「同情」,也肯定會抽離資金避險。香港的反對派走到了這一步,正好讓中央能夠下定決心,好好整頓香港的深層次問題。所謂大亂才有大治,我們就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