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9th Sep 2014 | 中國評論 | (581 Reads)

當美國公然花數以千萬的大錢收買教會和政客對抗中央,表面證據已經昭然若揭,政改明顯不是真正議題。反對派成年人自己不敢直接與中央及特區政府對抗,也不會推自己的子女上前線,卻千方百計推大學生和未成年的中學生出來罷課、“佔中”。這是什麼人?這算是學者嗎?配當教師嗎?在市民的眼中,這些納稅人養著的妖魔鬼怪全部現形!  

我們幾家每年花費數以億計的公帑的大學,它們的校長,在關鍵著國家安全、社會法治與安寧、學生的正確做人價值觀,以至他們將來的事業前途等大是大非問題的面前,竟然都幾乎一致地態度曖昧,對一些剛走上歧途的學生不單不作正確的勸導、紀律,還曲意逢迎地討好他們。只有自食其力的兩家大學:公開大學和樹仁大學,還保留著風骨和氣節(好嘢!)。於此可見,我們的政府何等軟弱!教育系統是何等墮落!下一代受的是什麼教育啊? 

發展到今天,連日本都跳出來對政改說三道四,整件事情的真實性質已經最清楚不過了,我們的主流傳媒到今天還天天一窩蜂恬不知恥地吹捧這些賤人、醜事,滿嘴大糞,其臭無比。而一些市民還能忍受,甚至擔憂,希望中央作出退讓,我們知道香港真的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有一點我們要十分清楚,全國人大作為我國最高權力機構,就普選的框架已經作了明確的決定。這決定是至高無尚的,也是終極的、不可改變的。如要人大出爾反爾,權威將蕩然無存,只有全面崩潰的後果。如今人大已經作出了決定,反對派竟然還妖言惑眾,煽動學生作激烈回應,企圖要人大收回決定,簡直是痴人說夢。 

說白了,反對派和受他們蠱惑的年青學生們真正的意圖已經不再是落實普選,甚至不再是要人大改變主意,而是赤裸裸的要人大出來認錯,鞠躬下台,共產黨結束它的執政地位。 

從這個角度回頭看,事實上從一開始,反對派整個態勢的要害,就是要造反,除了在香港奪權之外,還要顛覆國家政權。對此,反對派也從未諱言,他們的論述,不管是“溫和派”也好,“激進派”也好,都建基於反共反華,向中央叫板。這是陽謀,不是陰謀。任何一個政權,如果放棄了捍衛自己的地位和權力,她就不可能存在。事實上,從8月31晚戴耀廷他們宣佈啟動“抗爭”開始,焦點已從政改轉移到政權,特區政府和反對派雙方都已經被封了退路,往後是再不能躲避,也不可拖延的直接對抗。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認為這是“顏色革命”,“佔領中環和有關活動都是由西方國家推動,有人利用受過訓練的民眾,進行公民抗民,等待政府執法時,再製造流血事件,幕後策劃人便可站在道德高地批評政府,推翻政權。” 

事已至此,兩陣對圓,中間是射擊區,這裡是無人地帶,再沒有中立的空間,中間派只會兩邊都不討好。各騎牆的大學校長將會很快吃盡苦頭,於他們默許和支援底下,學生一個一個的被抓,他們到那裡都不是人。法院一方面樂於擴權,只要走到她的面前,便來者不拒,什麼都管。法院抓政治,貌似公正,其實絲毫不作掩飾的是殖民地遺留下來的傲慢與偏見,平白浪費了以千億計算的公帑,以及不少的錯案和痛苦。很快被抓的學生一個接一個送到大老爺面前,他們怎樣判都不是。 

學生是無辜的“革命”犧牲者。先說那些未成年的中學生。我不怕得罪這些發育還未完成的小孩子們,你見過幾個共產黨員?他們對你做過什麼壞事?民主你懂個屁!你堅持的“公民提名”究竟是什麼意思?操作起來,公民提名不就是政黨提名! 

你要管政治,我第一個贊成。有志氣!你要革命,也可以,該革的,就得革嘛!你們有的是機會,先好好讀書,多留心各方面的新聞報道和評論。你要承繼“五四”,首先要了解“五四”,中國歷史你選修了嗎?再認真的看看今天,“賽先生”應該很開心了吧?你關心“德先生”,不妨去了解他的現況,從鄉村看起,再看看他在世界各地的親戚,便知道他在我們中國也活得不錯。你要是還對理論和事物不求甚解,天天靠吃“懶人包”去了解家事、國事、天下事,你憑什麼要人家聽你的? 

至於大學生,我以前搞過學運,到今天都經常跟大學生接觸,我很有信心絕大部份都不會參加罷課。他們都已經步入成年,多少都有自己的主見,不會盲從。 

大學生首先會問:罷什麼課?為什麼罷課?在大學,不上課是常態,天天都有學生在“罷課”,算什麼?如果對政改有這個那個不滿,要表達的話過去兩年有的是機會,該表達的已經表達了。如今諮詢期已過,人大決定已經作出,罷課能起什麼作用?能改變人大的決定嗎?而且不管反對派怎樣說,也說不出人大決定的框架,如何限制了“泛民”政客的被提名權。要說門檻高,建制派政客參選,門檻也是同樣的高,你自己沒有信心拿到足夠的提名票,便罵人家“假普選”,要人家改低門檻來遷就你,“茅唔茅的呀!”而憑這枝節問題,竟然要把我的投票權也剝奪,我都好想抗議你,你還要我出來“佔中”、罷課?你當我是傻瓜?我讀不好書,找不到好工作,將來你賠償給我嗎? 

但是大學生當中,始終會有一小撮人出來鬧事的。我太明白了,當學運領袖的壽命就基本上只有一年,在這“歷史時刻”,不可能完全龜縮。無所作為的話,同輩的壓力首先就受不了,將來學運史上,也不會留下好名平白浪費了起碼一年的青春。更要命的是,在自己不參加,也不讓自己子女參加罷課和“佔中”的黑心教師們長期煽動之下,一些學生領袖們真的以為他們是替天行道,罷課和“佔中”是“熱血”和“潮”的行為。當他們走在大街上,不但沒有期望中的掌聲,而只有噓聲和怒視時,熱血是會很快冷下來的。 

年青人就是這樣從實踐中學習的。我們那一代如此,這一代如此,未來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1] 網中死魚

大學生,用什麼角度來看都是成年人,當然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人。他們喜歡當人家的炮灰,我們也沒法勉強。

人大決定之後還要出來鬧,已經跟選舉規則無關,是存心要推翻整個建制。好吧!就讓我們看看魚死網中的場景。美國佬精人出口出錢,香港笨人出手出命,想不到港人的命那麼不值錢。

騎劫他人意志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這種行為非常卑鄙可恥,也是這屆學聯幹事會做的骯髒勾當。為了自身利益,有獨立思想,清醒的大學生應該站出來,跟學聯劃清界線。起碼說明,香港的大學生跟這屆學聯幹事會不一樣。他們只是代表自己-無知幼稚的一群。但今天香港,有多少學生會有這份勇氣與擔當?

沒有勇氣說不,就只能做網中的死魚。

蝦餃
[引用] | 作者 蝦餃 | 11th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也不只是這一屆學聯的問題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2th Sep 2014

[2]

實際投入的不到兩成人,其他的都不作聲!


[引用] | 作者 | 11th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兩成已經太多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2th Sep 2014

[3] 目前形勢

如果照這趨勢繼續下去,一旦香港人的「六,四」情意結被挑起,則25年前北京出的情勢將會再現在香港。而不同於89年的是:所有大元老都已去世-尤其江澤民病重的現在:因為江澤民是中共最後一個擁有職位以外影響力的領導人-大家已忘了劉少奇的結局,也忘了胡耀邦和趙紫陽的遭遇了。
中共能改革開放,是因為她的體制在文革時被衝散,正因如此,所以她非常倚賴擁有職位以外影響力的領導人。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4th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4] 由蘇格蘭獨立說起

蘇格蘭獨立公投令不少港人憧憬:希望香港也能如此。
本來,令歐洲獨立運動風起雲湧的是歐盟:過往,在歐洲列強爭霸之時;弱小民族為求生存,往往依附在強大民族下;但歐盟成立後,這些民族發現:只要獨立,她們在歐盟內的發言權就和從前的強大民族相等。
至於香港,最佳就是用馬克思的下層建築和上層建築理論:從下層建築,即生產方式來看:香港正走向新工業時代(即訂造生產時代)-80年代普及教育實行後,香港一般工人都有中三程度,可以從事高級生產了(20年前美國已經如此-如波音公司為阿拉伯人生產的客機的座位是可以轉動的:方便他們定時向麥加朝拜。)。
反之,現在的中國大陸,就如40年前的香港:正面臨由初級工業社會轉向初級服務業社會。
由於兩者在生產方式方面相差40年,所以衝突難免。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5th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5] 學生炮灰

根據最新網上資料,當然也是反對派內部內鬨,所以這些機密資料才會放出街(一如肥佬黎案件)。反對派(這裡特別註明,公民黨)確實勾結英美勢力,利用學生當炮灰。美方也準備給這些學生日後保護,或移居美國的方便。

更離譜的是其中一位,甚至揚言會發動在香港的中東難民,搞伊斯蘭極端組織。總之,任何可以破壞香港的手法,他們都考慮。

相信是時候我們要立法23條,就算全香港人反對,中央都要指定立法,或由中央全權處理,這已經不能再拖。

有興趣朋友,可以瀏覽這個網誌:

http://brothersdemocracy.blogspot.hk

民主真兄弟今天更將當日的會議錄音放上網,大家聽真啲。


[引用] | 作者 蝦餃 | 18th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分享。聽了三條各15分鐘的錄音,沒有聽到Dan Garrett的發言,或其他特別有傷害性的言論。你找到了嗎?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0th Sep 2014

[6] Re: 劉廼強
劉廼強 :

謝謝分享。聽了三條各15分鐘的錄音,沒有聽到Dan Garrett的發言,或其他特別有傷害性的言論。你找到了嗎?


我只是大約聽了一次,且是一面上網下棋一面聽,也沒法根據網上流傳的會議記錄來聽。

要從頭翻聽這些錄音對話,並默寫翻聽記錄,需要相當時間與耐性及專業要求,或者就是找專業人士處理。大家都是業餘性質,誰能花得起那麼多資源做這事?

特區政府有這些資源去了解這些細節,他們更是責無旁貸地要跟蹤這事態發展,所以他們理應做這工作。

另外一個有資格又有資源去跟蹤這事態發展的組織,就是民建聯或其他建制派。這是了解對家行動部署的天賜良機,花多少錢都不一定做得到。如今天上掉下餡餅,就看他們怎樣咬。如果連咬餡餅的功夫都懶,我們有什麼話說?

以民建聯的資源,找一個專業秘書從頭默寫錄音對話,之後整理出來,再核對流傳的會議記錄。就可以非常了解對家的未來動向。這是對於任何從政人士,都不應該放過的機會。他們會否這樣做?

一個專業的政黨,早就會採取行動;一個業餘的政黨,就會用諸多藉口推搪;一個不知所謂的政黨,就不會當它什麼回事。看看建制派中人,他們是屬於那一類?

我不會花時間與心機重聽,這不是我的工作或責任。公開這消息渠道,讓那些所謂從政人士跟蹤,已經算盡了自己本分。

大約聽一回,也聽到不少突破消息。例如:周庭提出通過公投去修訂《基本法》,她對《基本法》用的名稱頗為特別,是公共契約。與會人士如獲至寶,可能日後反對派就會針對如何廢除或修改這個公共契約大造文章。與會人士不少是外國人,這是鐵的事實。一個外國人在人家地頭談論如何推翻人家的憲法,按照任何國際標準,都可以將他們遞解出境。外交部及國家安全部應該出面處理。對與會的外國人採取國際標準,國際做法,驅逐出境!要這樣做,當然要特區政府提出錄音報告。

當然我們的《基本法》可以給一個小女孩這樣隨意玩弄,真是情何以堪?

另外,就是周庭談到學敏思潮的未來去向,就是她跟黃之鋒雖然已經升大學,但還會繼續把持這個中學生組織,或者就是學敏思潮升 le 論。

兩年前張秀賢跟黃之鋒鬥,雖然內部支持比黃之鋒還高,最終因為是當了大學生就要跟中學生組織拜拜。根據周庭的最新講話,學敏思潮升 le,當年張秀賢不是白白給犧牲掉?人細鬼大,中學生的鬥爭招數,原來比成年人更狠更絕,厲害。

此外,也聽到可能是張政賢的仇恨政府論,就是通過佔中活動,讓市民仇恨政府。這思維就是《夏普兵書》提出的概念,《夏普兵書》就是顏色革命的天書。

這幾組錄音聲帶非常重要也難得,是很多組織與機構一定要研究的課題。但他們會否這樣做,關我家事?!


[引用] | 作者 蝦餃 | 21st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可否在大公報下篇文章中借用你的觀點?會作出鳴謝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6th Sep 2014

[7]

政治鬥爭有所謂無理子,今次爆料的是否無問道未知?但如建制不採取應有行動,即是示人以弱,牆倒眾人推!不要以為爆料對人家傷害很大。


[引用] | 作者 | 22nd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8] 由蘇格蘭獨立說起(2)

獨立,是先天人心和後天形勢的結果:如無先天人心,獨立根本無基礎;但無後天形勢配合,則只有等後天形勢發展到適合的條件來臨,獨立才能成事。
越有錢的地方,越難獨立:因為獨立不是「唔使本」的,而越有錢的地方,一旦獨立要付出的代價就越大;反之越窮的地方,獨立的成本就越低。
所以,港獨台獨的成事機會相當難-因為成本高;但疆獨藏獨成事的可能卻很高-尤其新疆,IS會支持他們的。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2nd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9] 民主回歸派的不幸

到底民主回歸派的不幸是什麼呢?事實證明:中共和前蘇聯一樣,最終進入布里茲尼夫時代-不同的,只是前蘇聯的布里茲尼夫時代是完全的:政治不變,經濟也不變-最多只作少修少補;而中國的布里茲尼夫時代只是個一半的布里茲尼夫時代:即政治不變,而政治以外則大變特變。
不過,正所謂「善泳者溺於水」,看來作為另類戈爾巴喬夫的習近平,將一如戈爾巴喬夫因波羅的海三小國獨立運動而最終引發政變一樣,將會在香港政改抗爭一役輸光。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2nd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10]

連做炮灰資格都沒有,今天走剩幾十人!


[引用] | 作者 | 26th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