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5th Aug 2014 | 中國評論 | (151 Reads)

現在越來越多人明白普選沒有“國際標準”,根據《基本法》框架,完全符合國際上普遍承認的普及而平等的選舉要求,因而什麼“真普選”也者,是實上是子虛烏有的偽命題。  

普選無所謂真假,但有好壞之分。好的普選有十分清晰的客觀標準,那就是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的繁榮和穩定”。而這清晰的標準,同時也是香港廣大市民的普遍共識。如果鍾庭耀敢問市民要不要一個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的繁榮和穩定”的好普選,我可以肯定,起碼有八成以上的市民有肯定的回應。 

很明顯,一個有誠意、有決心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的繁榮和穩定”的特首,一定要愛國愛港。一個一輩子都與中央對抗的人,除非以行為證明其已經洗心革面,不然的話,絕對不符合這要求。反對派鬧了這麼久,又“公民提名”,又“國際標準”的,其真正目的不外是要有他們一貫反中亂港的人“出閘”當特首候選人,通過普選奪權而已。要是反對派還堅持這路線,他們是不會同意好普選,要把它否掉的。 

現在是要不要一個有利國家和香港生存和發展的好普選問題,是容不容許一個有外國勢力介入的管治權爭奪問題。在這問題之上,沒有調和的空間,也不能迴避。 

所以人大常委會毋須理會香港這些噪音,於批覆中應一如既往一樣,為好普選畫出一個清晰的框架,讓特區政府根據這框架,擬定普選方案,供市民討論,最後由立法會通過,完成“五部曲”的第二和第三部份。 

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是條高壓線,絕對抵觸不得。反對派要嗎就接受一個好普選方案,如果不高興的話,有種的就否決了它,拉倒,並且負起特首選舉原地踏步的政治責任。要是反對勢力繼續鬧下去要搞“佔中”的話,對不起,特區政府依法辦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該怎樣著就怎麼著。 

香港的紀律部隊,特別是二萬多的警察,足以應付一般示威遊行。但是如果一旦出現什麼動亂之類,我們有強大的祖國做靠山,特首可依法請求各種支援,包括駐港部隊的各種支援。我在不同場合都說過,解放軍未必一定要出營作支援,提供營房設施也是支援。“佔中”搞手不是聲言要“逼爆”香港監獄嗎?解放軍騰出營房侍候“佔中”者如何?如果還不夠,深圳也有後勤設施。 

最近我在不同場合都聽到有人提及1982年9月鄧小平對當時的英國首相撒切爾(港譯戴卓爾)夫人的一番話:“如果說宣佈要收回香港就會像夫人說的‘帶來災難性的影響’,那我們要勇敢地面對這個災難,做出決策。”同樣姓戴的“佔中”發起人不是同樣用了“大規模殺傷武器”、“核彈”、“災難”等字眼嗎?要是“佔中”真的越搞越大,香港警察應付不了,到最後大不了就是根據《基本法》第18條進入緊急狀態,“一國兩制”暫時失效。是的,我們國家和社會都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為了國家的尊嚴,安全,和香港的長治久安,一切後果,我們咬緊牙關,勇敢面對。但很清楚,這完全是外部勢力操控的香港反對勢力帶來惡果,他們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有人擔心社會撕裂,香港將無法管治。我們要清楚,社會撕裂、管治危機等已經客觀存在,而且也是反對勢力故意造成的。其實這正正就是他們的策略,想藉此脅威中央就範,退讓妥協。因為種種原因,中央自回歸以來一直想息事寧人,愛國愛港人士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個一個被屈辱、被犧牲,弄到今天再沒有人敢出來說話、做事,萬馬齊瘖,香港的形勢只一步一步變壞,社會更加撕裂,更難管治。這在在證明,綏靖政策徹底破產。 

如果發展下去的普選不是一個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的繁榮和穩定的好普選,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受損,香港長期的繁榮和穩定沒有憑藉。試想想,當香港的失業率高企至20%,到時將沒有良好管治可言,並且將很容易爆發“顏色革命”。這恰恰就是外部勢力所希望出現的情況。繼續遷就討好反對勢力,和稀泥只會壞事,堅持要一個好普選,才是扭轉局面,進入良性循環的必要策略。只有好普選才有良好管治,才能達致社會和諧。 

我們為什麼不要爭取一個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的繁榮和穩定的好普選?我想不出任何理由。我們不要任何形狀的損害國家社會利益“爛蘋果”,我們要堅持拒絕“袋住先”。 

因此,於人大常委會為好普選畫出一個清晰的框架之後,我們希望特區政府認真諮詢社情民意,拋出一個在香港當前的實際情況,和我們集體智慧所能得到的最好普選方案,供市民討論,立法會通過。


[1]

何來會有好普選,當政府不理會你說的社情民意?

社會上不只是泛民議員、學者提出意見,包括其他意見真正民意,政府一律敷衍不聽。而商界只是照單全收政府現有方案。

不過,以劉生過往紀錄來看,小妹也難期望博主持平,或者真心為港人。


[引用] | 作者 Cream | 5th Sep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