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1th Aug 2014 | 中國評論 | (190 Reads)

自“佔中”“公投”之後,出現了反“佔中”的“大聯盟”,他們繼反對派之後,又搞簽名,又組織大遊行,近日社會上出現一種言論,呼籲不要“兩極化”。 

這就奇怪了!為何於反對派肆無忌憚的一面倒宣傳“佔中”的時候,我們見不到這些自稱“中立”、“開明”的人士出來喝止?當然,像2012年那樣,反對派把荒謬無倫的“反國教”論點無限上綱,於成功擱置了國民教育課程,關閉了兩個國民教育中心之後,還要逐家學校、逐個社區中心作清洗,把所有他們認為是“洗腦”的圖書全部下架,消滅,壟斷了整個社會話語權,萬馬齊瘖,當然不會出現他們所謂的“撕裂”。今天我們向“佔中”舉手投降,肯定不會出現“撕裂”,如果竟然有人不甘乖乖就範,發出抗議的噪音,那自然就是“撕裂”無疑。 

對於“佔中”行動步步進逼,梁振英終於公開表態支持“大聯盟”簽名行動之後,問責官員袁國強因為將來可能出現身份衝突而不參加,我未必認同,起碼還能理解。但是包括召集人在內的兩位行政會議成員竟然公然拒絕參與表態反對明顯違法的行動,已經奇怪,而特首竟然還能容忍,廣東話有雲,真的是“阿奇生阿奇”了。行政會議成員只向特首負責,政治上無中立可言,在這大是大非問題之前,如果出於種種原因不能與特首保持一致的話,只有一條出路:辭職引退。即便他們不這樣做,特首也有責任去提醒他們。 

至於警察,首先他們本身也是市民,也有與你和我同樣的政治權利,包括自由表達政治意見的權利。就算以執法者身份,他們的職責就是維持社會治安,表態反對“佔中”這破壞治安的違法行動,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反對派通過傳媒打壓警察簽名“反佔中”,是剝削警察的表達自由,明顯雙重標準。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黎智英再次被揭近期捐款四千萬元給一眾神棍、政客,有名有姓,黎智英承認獻金,神棍、政客等起初否認、迴避,出現了有捐款者無收款人的荒謬情況。結果證據越爆越多,不認還須認,神棍、政客各自不得不拋出不同藉口作辯解。李卓人在收取捐款證據確鑿之後,才把捐款過戶至工黨戶口,還振振有詞的指是代黨收取,“長毛”更省事,自己說了算。事實上,除了梁家傑能較有表面證據支持代收之外,誰都說不清楚為什麼錢要進個人戶口。 

類似的事情,如果落在建制派中間,早就開始了權力及特權調查,而廉署也會已經出動搜集證據了,類似的程介南事件大可作為參照。奇怪的是這牽涉面從未有那麼廣、款項從未有那麼大的特大非法利益授受案,在社會中已經掀起巨浪,但在立法會中還只停留在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這層次,連建制方也至今只有王國興溫和地表示:先觀乎委員會的調查能否令公眾釋疑,如未能做到,不排除會提出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再調查事件。 

“阿奇生阿奇”的是,部分收款者更反咬這是幕後有人精心策劃,是“抹黑”、是“打壓”、是“白色恐怖”。揭露使當事人不安的事實,竟然成了“屈”,是“抹黑”,暗地拿了不該拿的錢的神棍、政客,還可以振振有詞指人家政治逼害。攻擊建制派的是“新聞自由”,對付反對派的,就是“白色恐佈”。 

有兩點現在已經很清楚。首先,反對派對輿論的壟斷已經被打破,如今市民開始陸續醒覺,越來越多人知道黎智英與神棍、政客不神聖同盟,和這不神聖同盟背後美國勢力的存在,真有外國勢力介入;因此越來越多人理解政改問題牽涉國家安全,因而接受特首選舉要把政客和他們背後的外國勢力排除出去的必要性。社會撕裂與否是次要的問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才是更重要的考慮。要是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受到損害,除非我們舉手投降,否則社會根本不可能安寧,一定會出現撕裂。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短期香港可能會出現社會撕裂,管治困難,這是必要付出的代價,我們不能因小失大,因噎廢食。 

其次,中美大國博弈是當下無可迴避,也不能調和的矛盾,只能通過我國提出的新型大國關係和平解決。面對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這大是大非問題,社會各界,特別是建制派,唯一能把香港和國家可能損失降到最低的選擇,是站穩國家民族立場,盡量與中央保持一致。這裡沒有“開明紳士”、和稀泥、南郭先生等投降主義的空間。放棄原則作妥協,換來的只會是更大的損失,和更長的痛苦。 

因此,這裡敬告“開明紳士”們,你們的矛頭應該指向賣國禍港的反對派。2017年落實特首普選,既有時間表,又有路線圖,本來一切都會按部就班地進行得好好的,技術性的枝節,大可通過討論和協商解決。今天香港大部份紛爭,和社會出現的撕裂,都是由去年一月反對派綑綁起來,以“佔中”作要脅所挑起的。“解鈴還須繫鈴人。”“開明紳士”們如真心要做和事老,應該多花力氣去說服反對派放棄“佔中”,通過政改方案。如不滿2017年的普選安排,大可“袋住先”,先打開了普選的大門再說,以後不斷修改,而不是現在那樣貌似中立,其實是偏幫反對派,挾著根本不能自完其說的所謂“民意”來向中央施壓,幻想中央會妥協。如今民意日漸不利反對派,“開明紳士”們又來假中立地呼籲不要兩極化,目標不變,仍然是要求中央妥協。你們這樣做,除了誤導市民單方面對中央抱不切實際的妥協幻想之外,是不會有效果的。


[1] 中國人可以反西方嗎?

為何我會這樣問呢?ISIS及之前的阿蓋達及塔利班告訴大家:不可以。ISIS及阿蓋達/塔利班所倚恃的,是可蘭經。但中國有類似的東西嗎?答案是沒有-中國人好講「盡信書不如無書」,結果中國人就連四書五經都沒絕對權威。西方骨子裡的絕對權威是聖經,而伊斯蘭人的絕對權威是可蘭經,中國人呢?根本就沒有自己的一套,結果,中國人除鸚鵡學舌外,面對西方根本別無選擇-信報上有人指以色列霸權,無視國際法,卻忽視了國際法本身就是霸權主義的產物.所以,如果閣下痛恨以色列,就只有一個辦法-學以前西班牙內戰時期的歐洲知識份子,組織志願軍去打以色列。用國家主義反西方更是愚昧之致:李敖早講過,中國文化中無民族主義,只有西方文學才有這東西。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4th Aug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2]

仲問?咪你這類人囉。


[引用] | 作者 新浪女 | 14th Aug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哈!照樓主所言,反對派佔領中環是走對了!不是投鼠忌器,反對派憑甚麼教人有信心和中央對撼?


[引用] | 作者 | 14th Aug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沒有人是笨蛋。他們肯定打著自己的算盤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6th Aug 2014

[4] 《教父》忠告

相信大家都看過《教父》這電影。電影中,老教父傳位給兒子當新黑幫教父。老教父跟兒子說,誰提出跟對方談和,誰就是內鬼奸細。兒子聽從老父的忠告,終於將潛伏在自己幫派中的內鬼清除掉。

電影情節,想不到在現實社會中出現。

另,謝謝樓主文章給我靈感,根據樓主文章,我寫了一個特別故事。故事太長,不方便在這裡留言,可能要勞動樓主或其他朋友,稍移玉步到流浪狗的世界看看吧。文章打算星期一發表。


[引用] | 作者 蝦餃 | 16th Aug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這個觀點好!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3rd Aug 2014

[5]

人家地頭又如何?有機會當然要上,對家硬要保,一鍋端!鬥爭就是這樣的!


[引用] | 作者 | 16th Aug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6] 反西方是個嚴肅問題

首先,西方並不承認什麼「新型大國關係」:這正是當年前蘇聯肯慷慨地支援毛澤東革命及幫助中國搞工業建設的理由-站在西方立場,你和她們不同,她們就要聯合起來圍堵你,攻擊你-不管你的實質。於是,第二個問題就來了:在香港問題上,只要稍有差池;西方輕則讉責重則制裁,試問沒有維穩機制的香港又如何經得起這種衝擊。樓主和王岸然雖然立場不同,但都是左仔;而左仔基本上都是反西方的。於是現在就要問一個問題:蘇聯解體後,沒有律法-注意律法和法律雖然英文都是law,但本質不同:律法是處理人神關係的,而法律則是用來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基本上,法律源於律法,但另一方面,律法又可以用來抗衡法律。由於中國人,是沒有律法的民族;所以中國人並沒有抗衡法律的工具,因此,到底中國人如何可以和西方抗衡,實在是一件難事。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7th Aug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