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3rd Jun 2014 | 中國評論 | (223 Reads)

每年到了這個時節,必有各路人馬分別來港“攞料”,問的也都是大同小異的問題,香港的各路英雄也都準備好了一些標準答案,大家高高興興的吃幾頓飯,喝幾輪咖啡,皆大歡喜。我近年來對於這些北方來客都不客氣的告訴他們,你們這樣做對大局沒有好處,對我只有壞處,你們此行肯定不會有什麼實質收獲,完全是瞎忙。但我同時告訴他們,這不是他們這些前線小官的錯,是他們的領導永遠沒有學乖,樂此不疲,敷衍交差。 


香港這本書很難讀得懂,這是公認的事實。正在因為如此,香港是需要研究的,需要扎扎實實的研究,有系統、深入的研究。這應該是剛成立不久的港澳研究會同仁的工作,而不是蜻蜓點水式的不時找幾個對香港本來也不甚了解,人脈也不深的人過來香港幾天,跟幾個不熟的人挖點信息。事實上,過百人每年定期來港密集收風,這規模和規律性的行動本身,已經形成對局面的一種介入,多少不其然地影響了事態的發展而不自知。

我只知道反對派對此不單已經提升了防疫系統,而且更進一步藉此散播一些特別炮製的假消息作為反制。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民主黨上次接班,接班前夕引來大批北方來客,他們得到的信息都不約而同的將會交棒給年青人如胡志偉、黃碧雲等。有名有姓,言之鑿鑿,但結果呢?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是老人劉惠卿。栽了這樣一個大跟鬥還不總結教訓,改變做法,都是吃飯的嗎? 

今年有循例的“七一”遊行,還有“佔中”,那還得了!當然更加重視。 

自回歸以來,“七一”遊行年年有,並且已形成了一種特定的模式,就是招攪各種訴求的人一起遊行,以擴大人數,之後主辦單位便將參加人數乘大兩三倍,並聲稱他們都是要爭取民主。“七一”遊行已經成了一年一度的嘉年華活動,對此,特區政府和香港市民都見怪不怪。一些市民推著嬰兒車,老師也帶學生去長長他們的“通識”,大家一起去湊熱鬧,並美其名為“快樂抗爭”,可見風險不高,意見表達而已。只是主流傳媒還是每年都循例大造文章,有些更藉此大力煽動市民上街。生活在香港以外的人通過傳媒,很容易感覺到好像每年此月都有山雨欲來的聲勢,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 

“七一”遊行規模的決定性因素是當時的社會氣氛,一般人被反對派矇了,會叫它作“民意”,這籠統的叫法其實只方便他們的評論員隨意闡釋而已。具體一點,“七一”遊行規模由當時社會的怨氣所決定,誰也調動不了。每年“七一”遊行的規模,是一個主辦者不能掌握的變數,視乎當時市民中間有多少可以組織起來的怨憤,往往就算《蘋果》喊得聲嘶力竭,也催不出多少人上街。 

反對派其實也明白這道理,並且已經進化了。他們通常就一早在五月開始便發酵議題,免得臨時周張。他們今年當然也努力交差,其中一個當然的議題就是政改,並且聚焦於6月22日的“全民公投”,和乘“七一”提早“佔中”。但是搞來搞去,文章寫了,入校做了,商討日搞了,記招開了,狠話說了,連分裂和悲情也都表演過了,氣氛就是搞不起來。 

所以還是那句老話,別搞錯了,今天我們工作的主要對象不是反對派,是廣大的香港市民。沒有市民的支持,“七一”遊行規模大不了;沒有市民的支持,“佔中”更不成氣候。如果只有一千數百人堅持於遊行結束之後不解散,要“佔領中環”,能堅持到零晨四點鐘的,恐怕不會超過三百。這樣的規模首先阻塞不了什麼交通,而且警察清場也輕而易舉。 

要是“佔中”人數是一萬幾千人,那又是另外一回事,第二天堅持下來的人會有數千,麻煩就大了,清場也不那麼容易。要是天公造美,風和日麗,而特區政府稍一遲疑,第二天不清場,生力軍便會出現,第三天早上“佔中”的規模很可能會維持數千。突然之間,營幕會很整齊的出現,舞台、大螢幕和音響會從天而降,反對派議員紛紛到場“抽水”,一些好事的“藝能界”人士也會突然關心普選,到場勞軍,吃喝拉撒睡娛醫一應俱全,顯示幕後的莊家看準了形勢,開始下注了。於是人群會蜂湧到“佔中”現場看熱鬧,facebook的專頁訂閱者(like)會升至數十萬,不少人會到這裡“打卡”、自拍,然後上載到社交媒體中,成為潮人時尚。到了第四天,人數很有可能就會快速膨脹至不可收拾。 

有些朋友與特區政府配合,多番提醒學生及家長參與“佔中”是違法行為,後果嚴重。及早對市民做期望管理工作很有必要,但是以建制方目前的能量,不管我們怎樣做,“佔中”看來早晚必然會出現,而且發展會如上述,這一時之間,誰也改變不了。 

換句話說,期望管理只可能影響一些開始時的條件(initial conditions),例如少些教師帶學生參加“七一”遊行之類。但這不能影響決定性的社會怨氣這一條;而一旦讓形勢發展到像2012年反國教那樣,就會尾大不掉。一到這情景,對一些甚至還未成年的青少年來說,犯法與否早已經拋到雲霄之外了。 

這裡我們不妨學點中醫:遊行和“佔中”人數只是病癥,病原是社會怨氣,五行不和。辨證論治,此刻香港五行大抵尚算和順,社會怨氣不嚴重,看來遊行和“佔中”人數多不到那裡。為政之道,要追求固本培元,治其未病。身正邪難入,短期只要少說錯話,少做錯事(要依此次序,因為在香港說錯話遠比做錯事大罪),當會逢凶化吉,大人們宜提早放假。梁振英上台以來,反國教是反對派一鼓作氣,似模似樣,卻輸了選舉。這回重整旗鼓,“七一”一過,如果還是搞不起來,反對派的分裂會更加嚴重,再衰之勢已成。到政改之日,便難以鼓其餘勇,必然三竭。以此觀之,反對力量必然出死力催人“七一”上街,然後“佔中”為政改造勢。但是氣氛沒有,就是硬不起來,誰也沒法的。


[1] 90後第2戰

香港,每一代人都有一次機會出來一戰:56年雙十節是40後,67年是50後,金禧是60後,89民運-03.7.1是70後,菜園村是80後,而反國教到佔中就是90後了.(00後應該未出場)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4th Ju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這句好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6th Jun 2014

[2]

投鼠忌器,當然可怕,放開來打,有何可怕


[引用] | 作者 | 6th Ju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可能就是投鼠忌器呢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6th Jun 2014

[3]

作為在野或馬克思主義者,對樓主的法治演譯,不能不留一手,我反為認同陳文鴻,問題是成本太輕。


[引用] | 作者 | 13th Ju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陳文鴻兄哪篇文章?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3th Jun 2014

[4] 下次怎樣?

今次發展新界東北示威出到防暴警察,難道下次出解放軍嗎?
我記起1984年的士大暴動要由保安司和警務處長一起上電視宣布戒嚴。現在呢?
政府犯了一個大錯:新界東北涉及幾十條菜園村,要「大石砸死蟹」的結局分分鐘會變成「蟹把大石搶過來反砸死你」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4th Ju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5]

是六一三東方:尊宣公民抗命,嚴格執法,公民抗命要付代儐的。


[引用] | 作者 | 17th Ju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3rd Jun 2014

[6] 君有大過則諫,不聽則易

為何丟這種古老書包?因為習近平越來越表現得好大喜功:以白皮書為例,你這樣說沒問題,但如去到失控階段,你真的敢出動解放軍嗎-89年北京出兵,就東歐變天,蘇聯解體;試問香港出兵會有何效果?
(所以,星期五晚立法會的會議令人担心。)
另外,在海上衝突如此表現,真的想打仗嗎?
老實說,今時今日共產黨已經不是不可取代的:
正如葉利欽在推翻共黨統治並解散蘇聯後,就把俄羅斯帶回克倫斯基時代。同樣,由蔣介石下野到毛澤東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間,有一個由李宗仁做代總統的時代,若共產黨下台,回到這個時代,由8個民主黨派輪流執政並不是不可以的。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8th Ju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我和你對歷史、對現狀,基本判斷都不一樣。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3rd Jun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