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8th Apr 2014 | 中國評論 | (181 Reads)

內地遊客兩歲小孩當街尿尿事件,弄到滿天神佛,大大傷害兩地同胞感情。不過大家有沒有覺得奇怪,突然之間冒出來拍照的,圍著遊客不讓人家離開的,在網上把事件放大的,到再在傳統傳媒上發酵的,全都是傳媒人,特別是某種傾向的傳媒人。我甚至懷疑,把視頻上網的,也是傳媒人。這裡何等巧合,天衣無縫的,我不想以陰謀理論作推測,但是當代傳媒人那種無風起浪製造議題,和唯恐天下不亂的作風,於此顯露無遺。 

 

那位公知大記者閭丘露薇自己長期生活在香港,她也是說普通話的,從她的親身感受應該知道,香港人普遍並不歧視內地同胞,而香港人自己也有許多不很文明的習慣,毋須小題大造。因此“小便門”其實只是一個一小撮人故意製造以擴大兩地之間矛盾的事件,甚至從一個有專業操守的傳媒人角度去衡量,也不宜大造文章的小事。更何況閭丘露薇不知有意或疏忽,竟然不提父母主動帶小孩去廁所排隊並且在小孩小便時母親專門用紙尿布接住的細節,以及港人拉扯斥喝且拍了小孩私處的畫面。這事件平白造就大V又一次曝光,太值得了!這案例大可進入教科書,“屎片醫生”(spin doctor)學徒必讀!只是小孩無辜,傳媒何忍! 

網絡世界使任何人都有機會做十五分鐘的名人,懂得利用網絡傳媒的,更能輕易操控議題,小能化大,大能變小,黑能漂白,白能抹黑,在一片民粹的氣氛底下,傳媒只有權利,沒有責任,早已成了不受任何監督制衡,並且自生光環的“第四權”。這裡事實可以不同的包裝來表達,圖片可以剪輯改造,視頻可以只公佈能達到預期效果的片斷,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比歷史上任何時代都容易。感受管理已成為病態的當代顯學。 

“五一黃金周”馬上到來,香港既然被定格為不歡迎內地遊客,網上議論紛紛,花錢買難受的事情誰也不幹,香港的旅遊有關行業必然會立竿見影地受到一定的影響。鬧事者目的已達,大V也從此再次證明她的影響力,事實真相是第一個犧牲者,兩地之間的感情傷口止血包扎,香港數十萬人的生計等,並非生事者的的關注和責任。 

但是這爛攤子總要有人去收拾的。雖然即時的受害者是香港,但對不起,香港是一個多元的自由社會,奉行大市場,小政府。市民和內地遊客的各種互動,是他們的個人自由;市場如因而受打擊,各企業和個人要自行適應。政府管不了,也不應該管。至於對陸港兩地之間的感情和關係的損害,特區政府內部早已把有關問題界定為“意識型態問題”,並且敬而遠之。中央政府如有興趣,你來抓。 

站在中央政府的立場,她當然對這現象不滿,對發展趨向擔憂,但於一國兩制之下,早已聲明共產黨都可以罵,等而下者,“蝗蟲”、“支那”等某些香港市民的意見表達方式,更不應“干預”。而事實上,除了領導人不時公開呼籲一下,並即時被香港主流傳媒回罵一頓之外,中央政府縱使想介入,在香港也無從入手。 

從某角度看,這其實正正就是一國兩制的精要所在。在很長時期,中央領導人反覆宣佈,香港和大陸是河水井水兩不相犯,我不管你,你也別來惹我。給全世界的印象就是只要你承認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之後就實際上跟中國沒有關係,不用你納稅,不用你服兵役,連軍費都全免,兩地之間設“邊界”和關卡,“出入境”要憑證。換句話說,就是換了國旗、國徽,其它保持現狀,一切不變。 

我們不妨仔細的看看,這跟病態本土主義者的訴求何其相似!這小眾的主流也經常說:我們不要獨立,只要你履行自治的承諾,什麼都不要干預。對他們來說,現在是中央不守承諾,干預越來越多。他們特別反對融合,對病態本土主義者來說,香港的意思就是“非大陸”,融合之後香港就再沒有其獨特性和存在意義。 

一國兩制吊詭的地方,就在這裡。現在是越來越清楚,要是“兩制”之下的香港市民,於各方面都跟“一國”沒有關係,又何來國民歸屬感,那有一國情懷?事實上,台灣也是這樣,主流的訴求並非獨立,而是保持現狀。台灣就是“非大陸”,“一邊一國”,你不管我,我也不惹你。而很長時期,中央的宣傳對台的政策只會比香港更寬鬆。朝這方向走,結果台灣病態本土主義只會更甚。這路線又要面子,又有里子,既有肉吃,又能罵娘,何樂而不為! 

眼看香港快要落實普選,民粹更加當道。台灣則早已有普選,而政治談判早晚要展開。如今台港兩地病態本土主義者已經合流,互相呼應。發展到了今天,兩岸三地關係正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面對許多嶄新的問題,加上一國兩制吸收了實行了十多年的經驗,小修小補已經證實邊際效益在急速下降,也需要升級版,新思維,以堵塞舊版本的漏弊,和增加新的元素和功能。 

在過去一年多的政改討論中,反映中央政府已在從新檢視整個一國兩制的思路,從新排列她的輕重緩急,並且嘗試厘定底線。“小便門”更從另外一個角度提醒中央這個問題的迫切性。陸港關係如不整體地從頂層設計好好理順,必將後患無窮。


[1] 真相

首先,現在的香港人已經改變-麥兜時代阿Q精神的香港人已成過去。
其次,大陸人亦已經改變:馬航事件中大馬方面以為宣佈客機失事後事情即已成為過去,但事實上不是這樣-大陸人固然不再就此算數,解放軍更視此為show qualy的機會。
「小便門」正是大陸和香港方面的新一代都講尊嚴的結果-反而政務官們根本無尊嚴觀念,只懂玩老把戲:在cepa和自由行打破舊日「大陸人是來香港攞綜援的窮人(順便醜化綜援人士)」的神話後,政務官們馬上不懂做事.
此事證明:自1967年後從英國人手上接過治港權力的政務官們,已到交出權力的時候。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30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非常同意。請進一步解釋“現在的香港人已經改變-麥兜時代阿Q精神的香港人已成過去”這句話的意思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nd May 2014

[2] 從香港到突厥斯坦

無論是香港小便門,台灣學潮,還是烏魯木齊案,在在顯示:老一套已行不通了。
3件事背後都針對著1種東西:中國共產黨在蘇聯解體後高舉的民族主義旗幟,及這旗幟下的舊共產主義體制。
如果真的是民族主義體制的話,是可以民主化的,因為民族主義的本意就是:作為該民族的成員之一,是擁有包括發言權,選舉權及被選權等基本上屬於成員應有的權利的.
但共產主義體制就和天主教教廷的體制一樣,是向先知負責而不是向人民負責的:按照共產主義的理論,共產主義體制的存在意義就是,解放全世界的無產階級;根據一種類似白馬非馬的理論,俄羅斯民眾,或中國民眾不等於全世界的無產階級,因此沒有任何權利。
撇開共產黨官僚從不去實踐革命不說,現在中國共產黨高舉民族主義,但體制卻和從前一樣:除極少數外,所有人連最基本的人權都無保障,而偏偏新一代不吃這一套-所以香港人反蝗,台灣人反服貿,而突厥人時不時發動自殺式襲擊。
如中國不改革,不民主化的話,則越高舉民族主義旗幟,反抗者及對立者就越多-更何況,新一代大陸人也不再認同江澤民的「吃飯就是人權」了。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nd May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兩地交流勢所必然,中央不承認靠錯人,脫不了困。


[引用] | 作者 | 2nd May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4]

李敖早前有文章提過,只顧上層,忽視基層,是年輕一代傾向臺獨要因。


[引用] | 作者 | 2nd May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最近內地很多分析文章也把陸港矛盾中的階級因素講的很透徹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9th May 2014

[5] 由「幾分鐘的約會」說起

有一次,我無意中在荃灣聽到新版的「幾分鐘的約會」,發現它和原版陳百強的有很大分別。
在陳百強的舊版中,當主角發現心中的女神不出現後,只懂喊苦喊忽。
正如麥兜系列,永遠只懂喊。
但新版「幾分鐘的約會」則否:儘管心中的女神沒有出現,但唱者卻很積極地,甚至在想女神出現後會有多開心。
這就是兩代人的分別:上一代人(包括所謂泛民/反對派在內),都是一群面對逆境時除哭,除嘆息及逆來順受就甚麼也不懂的人:這也是麥兜系列及影音使團大受歡迎的理由。
然而,新一代就正如狂舞派的slogun所言:「為理想,你可以去到幾盡」.
正如麥兜,要crossover楊學德,不能再作為1個獨立品牌一般。.
就好像剛結束的政改諮詢一樣:不再鐵板一塊,尤其新界人們,懂得為自己爭取利益,不再以為做乖乖牌就行一般。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4th May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有意思!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9th May 2014

[6]

這幾十年,新界都是投機!


[引用] | 作者 | 4th May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7]

騙人不能過份,否則就穿崩。


[引用] | 作者 | 4th May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8] 高鐵背後的問題

高鐵事件弄到今日這種田地,政務官們又一次被證明能力不足固然是一個理由,但港官和大陸之間的差異,才是問題的真正根源。
80年代,孫隆基在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中說中國是超穩定體系,其實是語亂天下的大錯誤:根本英國的幾百年民主制度,及日本的萬世一系天皇體制,才是真正的超穩定體系;中國只是直到鴉片戰爭門戶開放之前,都沒有能取代傳統君主制的制定,才造成超穩定體系的錯覺。
由於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政務官也習慣了英式的超穏定模式。但中國卻是「共產黨像太陽,照到那裡那麼亮;共產黨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的,因此當港官要追隨大陸的政策時,就會出現大問題。
以高鐵為例,08年港官們眼見大陸高鐵火熱,就要搞港深高鐵接軌,誰不知自溫州動車事故及劉志軍案後,大陸高鐵熱已冷下來,但香港已是「洗濕個頭」,不隨不行了。
現在可以預言:
1. 高鐵通車後的客流量,肯定比現在的西鐵還疏。
2. 唯一得益的,只有在廣州深圳養老的長者們。
現在的中國大陸,就如20年前的日本一般,面臨大轉形期;而且由於中國的體積比日本大,人口比日本多;因此轉形也必比日本長,且情況比日本嚴重。
換言之,香港不能指望高鐵對香港經濟有任何裨益,只能期望「輸少當贏」。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6th May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你對高鐵政策的發展認識太淺薄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9th May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