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1st Apr 2014 | 中國評論 | (200 Reads)

王振民來港參加我主持的一個《基本法》論壇,提出了《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提名委員會要有“廣泛代表性”,意思是以各界別選出來的的“精英”來平衡選舉時的“民粹”。於上世紀80年代《基本法》草擬期間,商界確有這樣的訴求,害怕將來在民主化的過程中,人數幾佔香港人口一半的“公屋黨”會橫掃政壇,嚴重傷害有錢人的利益,也因而損害資本主義和“一國兩制”。 

事實上,現代社會於設計政制的時候,都需要於“精英”和“民粹”之間取得平衡,兼顧各界利益。簡單的追求“一人一票一等值”,必然以慘劇收場。選舉如是,管治亦如是。施政的決策者當然要以人為本,但天天看著民意上落來作決策,也必然避重就輕,捨長就短。曾蔭權在位的七年,就是如此光景,今天我們就承受著這苦果。治港的精英,就是能以社會和國家的長遠利益來考慮,於有需要作不受大眾歡迎的決策時,能知難而上的人物。 

今天我們談精英,好像他們很神秘,天賦英才,高人一等。於殖民地年代,香港的“精英”也者,第一等是白皮膚的英國人。同樣白皮膚、說英語,但不是英國藉的,是二等“精英”。再其次,是能說英語,但不是白種人的“高等華人”。內地知識分子稱他們為“洋奴買辦”。這些今天我們所謂的中產階級“專業人士”,就是處於真正“精英”與蟻民之間,協助港英管治香港的本地“精英”。 

今天不少市民受了反對派媒體的洗腦,認為梁振英的班子不是“精英”。如果以個人能力來界定“精英”,梁振英用人之道的確有問題,只是這班子的能力還有待考驗;不過一般說法是這些人在社會中都沒有地位,這是倒果為因的論述。港英用人,從來都並非在社會中挑選已經事業有成的精英,而是“說你行,你就行”,把你委任到立法局、行政局,你的事業和社會地位就自然急速上升。李鵬飛如是、鄧蓮如亦如是,不勝枚舉。 

只是港英的“造神”工程十分成功,副作用之一是造就了另一個神話:中方沒有人才。直至今天,有些人依然堅持愛國愛港陣營中,只有曾鈺成懂英文。這個神話成功到連中央都相信了,不少人都直接或間接聽過領導人抱怨說:“唉!只是我們沒有人才。”於是一個怪圈便慢慢形成了,真正有能力的港式“叻仔”都跑到反對派的陣營去加入“精英俱樂部”。愛國愛港這邊因而便更加買少見少,變得更像沒有人才了。 

這方面共產黨不是第一次上當,於革命成功,取得江山之後,同樣覺得自己缺乏治國人才,大量起用民國遺臣。有學者認為,這是後來“三反、五反”的導火線之一,所爭的是,究竟什麼才是治理共和國的精英。 

馬英九剛上台的時候,想做“全民總統”,結果吃大虧。梁振英要搞“大和解”,要建設“香港營”,同一結局。 

莫說在政府,即便於商界,共同理念也是成功的團隊第一要素。美國“管理之神”,前GE總裁積奇.韋爾殊(JackWelch)認為一般團隊中有四類人:有共同理念,並有良好業績的必留;沒有共同理念,沒有良好業績的必棄。這不在話下。於有共同理念,但沒有良好業績的,以及沒有共同理念,但有良好業績的,兩者之間,他寧願留下有共同理念的,而捨棄只有良好業績的隊員。於此可見志同道合的重要性,但於過去十七年,我們偏偏卻忽略了這最重要的考慮。 

對於什麼才是治理香港的精英,鄧小平一早便有深刻的體會,所以他才作出“治港班子要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指示。換句話說,愛國愛港是治港精英的必要條件。特首一定要愛國愛港,中央這回一早便亮出這一清晰的底線,是吃過虧之後,痛定思痛後才下的決心,再次回歸到鄧小平的堅持。我們不要忘記,鄧小平很清楚,光是特首一個人愛國愛港是絕對不足夠的,所以才有“治港班子要以愛國者為主體”的訓示。對於治港班子的愛國愛港要求大可較寬鬆一些,也不要求人人過關,搞“清一色”,但愛國者必須是主體。 

澳門於回歸之後之所以政通人和,固然有其客觀的幸運因素,但治澳班子是以愛國者為主體這一條也不能忽略。澳門人口只有數十萬,之前沒有一家大學,人才多極有限。它的政治人才大部分來自暨南大學,即便在內地也不是什麼名校。但是治澳班子理念一致,就毋須天才也能平穩地幹出成果來。最起碼,澳門不致像香港那樣,事事都議不能決、決不能行、行不能果,成為全球最反共反華,平均每天有7.5次示威的“示威之都”。來港看示威,竟然成了香港在國際上的旅遊賣點! 

香港的政制設計是行政主導,但是從一開始行政便不能主導。因為從回歸的第一天,特區便承繼了前朝所有官員過渡,“精英”的標準已經定了調,也就是殖民地時代那一套。一子錯,滿盤落索。回到今天的現實,治港班子最少要包括行政會議和問責官員。他們要向特首問責,特首再向中央和香港市民問責。我們對特首有愛國愛港的要求,間接也要求治港班子要愛國愛港。愛國愛港的程度或有參差,但總不能反共反華、贊成國愛分裂,敵視內地同胞;也不能經常性的洩密,於有爭議性的問題跟特首公開抬摃。如今行政會議和問責官員“早禱會”內容不能保密,行政會議召集人、財政司司長及一些局長都不時公開跟特首持公開相反意見,甚至公然批評某些決策,大失政治倫理,大損特區穩定和繁榮。很多論者都指出,原因就是與特首沒有共同理念,歸根到底,就是班子並非“以愛國者為主體”。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班子中大都不是我們建設特區所需要的治港精英。 

治港精英以愛國愛港劃線,反對者會批評這是“用人唯親”,把不少精英人才排除於班子之外。但是回歸以來三個特首用人都沒有符合“治港班子要以愛國者為主體”的要求,結果團隊不但仍然普遍庸碌無能,一無建樹,更造成今天香港內部撕裂,以及與內地關係緊張的不良效果。於此可見,以共同政治理念組班,是有效管治的必要條件,志同道合跟用人唯親不能混為一談。用人於德才不能兼備時,寧可捨才用德。尤其是在惡劣的環境中,只有理念相同、團結一致的團隊才有機會殺出血路。 

經過從回歸過渡期至今的犧牲、損耗,加上“近者不悅,遠者不來”,新血不多,愛國愛港陣營的人才庫已經所餘無幾。如今如果以籌備未來治港班子而豎起招賢大旗,短期只會招來一大批理念蕪雜,但自稱“愛國愛港”的雇傭兵。我們暫時有需要捨棄那些醉心於政治,誇誇而談之輩,要從愛國愛港本身已經是目標和意義,而非追名逐利的廣大群眾中著眼。 

生活在香港的中國人愛國愛港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在過去一百多年的現代香港歷史中,愛國愛港從來都不是什麼稀有情操。“十室之內,必有忠信。”雖然經過港英百多年的經營,以及回歸之後十多年的自我摧殘,所有民意調查都依然顯示,自稱“愛國愛港”的市民,長期維持於約四分之一左右。怎麼說這裡都有一百多萬人,香港有的是愛國者治港精英。“誰謂我方無人?” 

(全文刊載於《中國評論》月刊2014年3月號,總第195期)


[1] 由Betty Wong說起

最近Betty Wong引發一連串爭議。
不知樓主會否認為這人是人才呢-這人用樓主一代人的方式進入港大,但其實她是人大釋法的受害人。
坦白講,用司馬光在資治通鑑中提出的模式來看,回歸後除董建華是德勝於才的君子外,其餘兩任特首都是才勝於德的小人(至於唐英年,則是德才俱亡的庸人),這是建制中人應該反省的事。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4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你的思維跳躍太快了,從Betty Wong一下就跳到唐英年,我怎麼回應呢?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6th Apr 2014

[2]

新中國成立時,培養自己人材己經有政治審查,只是沒有文革那麼嚴重。我看回歸是過份自信做成輕敵,又老好人思維,犯了對敵鬥爭之大忌。那些精英王光亞倒說得對,不懂做波士。就好像漫畫匠只能寫畫不能作故事。


[引用] | 作者 | 24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對美國不能掉以輕心,他搞到雞毛鴨血,大可拍拍屁股走人,成本低,日前裕元燒起的火頭,還有蒼南,當年共產黨如何上台?靠蘇聯紅軍?


[引用] | 作者 | 24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4] 為何談資治通鑑

無疑,共產黨最大的問題(不論是香港還是中國大陸),就是不單沒有德才兼具的聖人,就連德勝於才的君子都很少,甚至沒有。馬英九再差,都是1個德勝於才的君子;但陳水扁,則是才勝於德,甚至有才無德的小人。
至於大陸,不談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不過是一個典型的上海白相人,而「河蟹大帝」胡錦濤,根本就是一個鄉愿,正所謂「鄉愿,德之賊也」,「鄉愿雖不殺人,而仲尼厭之」
-習近平上台不久,暫不談之。
而最近審計處發出的報告,令人感到,民建聯何只「小人窮斯濫矣」,簡直是「貪得無厭」,「人心不足蛇吞象」呀.
而泛民,則暫時總算做到「君子固窮」。
請眾建制中人好好反省。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5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泛民」的人一點都不窮!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6th Apr 2014

[5]

泛民現在的頭面人物,用他們自己宣揚的一套標準來量度,我吥!支聯會放棄爱國愛民,商討日大部分都是受邀的自己人,提出的方案還要國際專家審批,又要踢開現有條文,又不敢提出修訂,明明可以五區補選公投,又怕輸搞個電子公投,成年未成年,承担不承担,前后矛盾,又怕痕又怕痛!


[引用] | 作者 | 26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絕食不傷身也很難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6th Apr 2014

[6] 時局動盪,思維也動盪

先說一句對不起:活在資訊社會,何只一天百變.尤其世界又回到冷戰時代的今天-中俄兩個大國,聯合起來對抗美國這個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時局有多動盪可想而知。
最重要的是:一旦美國失敗,世界又將回到我等小時候的光景-戰國時代,面對這種局勢,人如何不思維動盪呢?
處於民國狀態的香港,呼一口氣即可引發一場風暴,一粒沙掉在地上即引發一場地震,一滴水滴下來就會引起一場海嘯,人活在其間,會如何呢?
一個親身實踐獅子山下精神的人,搞成咁,未知樓主有何感覺。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6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所謂獅子山下精神,不過也是用來忽悠人的神話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nd May 2014

[7] 治港困境與出路

很久沒有在這裏留言。蝦餃沒有離去,一直在看這裏的文章,只是在旁觀看而不說話。蝦餃有關港事討論的話,已經講了很多。立論,如果有留意蝦餃文章的人,都非常清楚。這裏也不厭其煩再說一次,就是站在一個生在香港的中國人立場說話,從不理會什麼黨派。人家喜歡怎樣標簽我,隨便。

因為對國家熱愛,當然會從中國現實利益大局着想,對目前還沒法有人代替的執政黨多說話,但不等於蝦餃愛黨。蝦餃是愛國愛港但絕不愛黨。

回到樓主這篇文章,主線我是贊成但也有不少可以討論的地方。

一個執政團隊,首要的要求:是否有共同理念?沒有共同理念,個人能力越高,只會給團隊帶來無窮麻煩。為了團隊,為了要服務的大眾,這些有能力而理念差異太大的人只能離隊。這樣做法不但在政府,甚至在商業機構也如是。

基於這大原則,那些仍喜歡在愛國愛港這理念中糾纏不清的反對派,根本沒有資格參加特首選舉,因為他們跟執政集團理念不合,日後怎樣工作?目前中國的執政團隊就是中國共產黨。

除非香港變作一獨立實體,獨立於中國之外自成一國,反對派再來爭拗什麼是愛港標準吧。

反對派搞那麼多小動作,用上那麼漂亮包裝,目標非常清楚,就是曲線港獨,且這個目標有山姆大叔在背後支持。

美國並不關心香港的所謂民主進程,對於死路一條的港獨,也心中有數。但可以通過這些玩意來騷擾中國,他們就會樂意支持。如何阻止中國繼續向前已經是美國說不出口的國策,但美國今天能力大不如前。現在有港人投懷送抱,自甘作阻礙中國前進列車的一塊攔路小石頭,山姆大叔怎不高興?這塊攔路石頭最後給壓得變成粉末,又關他什麼事?

香港回歸中國十六年多,期間發生的事,真的比任何劇本或電視劇更精彩。只能用港人非常通俗的一句話來概括,就是鑊鑊新奇鑊鑊甘。從開始反共,到如今反華,甚至在本土領域之內揪出他們看不順眼,或者有可能跟神州大地沾上邊的人。這是公然挑起小小的香港跟神州大地十三億人民對抗。軟弱的梁振英政府,沒有阻止這發展趨勢,確是要負上相當的責任。

那位新來港的小妹,通過自身努力進入港大醫學院,竟然會受到如斯刻薄對待。抹黑造謠,說她是賊,說她來港搶用香港資源,什麼髒水都可以往她身上潑。因為她來自大陸,八歲的時候自己偷渡來香港,所以要一生承受這原罪?香港有多少傳媒輿論會對這事站出來說一句正常人話?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開端,她今天的遭遇,日後會隨時隨地發生在任何一個港人身上。

香港回歸與及之後的一國兩制,對中國人及共產黨都是新興事物。因為沒有前例,大家都在摸着石頭過河。因為是摸石頭,當然也會有濕身的情況。看一下共產黨在香港回歸之後犯的那些錯誤?

共產黨在港犯的錯誤,就如他們經常說的估計錯誤,太高估了多年跟隨共產黨步伐的香港代理能力。這些代理,就是今天我們說的建制派。十多年來,我們看到這群昔日理想掛口邊的共產黨在港重點培訓對象,是怎生狀態?他們都是劉備的後裔,扶不起的阿斗。

假設北京是一家生產精良設備的工廠,產品就是愛國愛港。他們在香港委託的代理,完全不知道怎樣將北京的產品推銷或擴大市場份額。自己辦事不力,就不斷向廠家投訴,說廠家的產品不成。廠家的產品,已經通銷全國,受到廣大用戶愛戴,如果產品有問題,會有那麼多熱誠客戶?

面對如斯局面,要嘛廠家收回代理權,從新找過更合適的代理,或者積極配合無能的代理,自己跑進市場促銷。看來中國人保守性格是不會炒代理的魷魚,只能自己落手落腳到市場打開局面了。

也是基於這看法,蝦餃在很多場合都說明,如果明天阿爺說收回一國兩制的承諾,首批下崗的人,就是這群廢柴建制派。

無能是他們的一面,起碼我們也期望他們有共同理念。但這也讓很多人失望,包括支持這群廢柴代理的北京工廠。理念堅持是需要考驗,也要經得起考驗。這群從回歸之後就過慣好日子的北京代理,已經不知理念是何物。最突出的地方就是兩年前梁振英宣布出選特首。梁振英能出選,最後勝出並當上特區的第三任特首,簡單不過,說明他的理念得到中央支持。

北京工廠也希望他們多年培養的地區代理會支持跟自己理念相同的地區辦事處主任。想不到商場上經常發生的事,在政壇上也出現。就是多年地區代理跟總廠指派的地區辦事處頭頭不合,甚至多方扯後腿。看今天建制派的言行,比反對派更反對派,最想梁振英下台的就是他們。反而反對派更喜歡這個軟弱的領導人,可以讓他們為所欲為。

地區市場出現這樣的混亂情況,總廠負責該市場的頭頭難辭其咎。共產黨多年來沒法收編及統一香港的愛國力量,是香港今天諸多亂狀的其中原因。

今天香港的困境,共產黨錯誤估計香港形勢是其中一原因。有些問題,我們也不能全怪他們,因為這是中華文化基因的問題。就算是國民黨執政,也會出現同樣問題。這問題就是中國人不懂民主遊戲的真諦:雙重標準。我們沒有民主傳統,過往帝王決定一切。朝廷是不可能出現雙重標準,中國人自然也沒有跟雙重標準打交道的經驗。

今天香港的反對派,玩得最熟練的是西方那一套雙重標準。如果不明這遊戲,就會非常被動。

要玩這遊戲,說難不難,但也不容易。首先就是要控制傳媒輿論。共產黨當年控制全國傳媒輿論,但他們沒有雙重標準,所以他們玩不慣這新遊戲。他們還奢望用昔日的方式來玩今天的遊戲,太過不與時並進。看一下共產黨的文宣,或者他們在港的代理喉舌,除了教條主義就是教條主義。這也是共產黨的罩門,一切政治正確,但市場不正確。他們有否根據新形勢,用時下年輕人喜歡的話語,他們的方式來推廣北京總廠的產品?沒有,還是老皇曆那一套。這樣的市場推廣,對蝦餃這等老餅是沒問題,也特別受落,但對新客戶又如何,總廠有考慮到沒有?

我不同意樓主說法,說特區開始時候承受力前朝官員,就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承受前朝政治遺產是任何改朝換代情況都要接受的事,是怎樣也不能改變。就算共產黨六十年前打江山,他們也要繼承國民黨留下來的政治遺產。唯一不同是後來怎樣消化這些遺產。當年共產黨在大陸是消化並改造這些遺產,今天香港,十多年來出現嚴重消化不良毛病。

共產黨的消化能力非常強,小小一個香港算什麼?他們只是給自己玩死,所以多年來那麼被動。玩死他們的就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等虛無口號。因為這是老鄧當年定下來的規條,之後共產黨人誰也不敢輕易吃消化餅。也是這樣,蝦餃文章不知多少次提出,將那些假大空口號全扔到垃圾桶,香港從新上路。

這些都是今天香港困擾局面的回顧,明瞭這些,也可以根據不同情況作政策修訂。政治是一個非常dynamic 的過程,從來沒有一成不變的公式。希望北京總廠能聽到香港客戶的忠告。

蝦餃多次文章指出,今天北京對港的政策,肯定跟兩年前有很大不同,因為北京有了新當家。很多蝦餃同鄉看不懂今天這當家跟前任有什麼分別,包括香港那些所謂時事評論員。

最大的分別,就是從老鄧以來一直到老胡,北京當家都不斷向西方透露一個訊息(不知是真情還是假意),西方先進的那一套是中國學習的對象。但習老闆上場之後,這句話好像很久沒有聽過了。這說明什麼?國策的轉變,香港這小地方,能不跟隨?

蝦餃
[引用] | 作者 蝦餃 | 26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很久不見。謝謝你的留言!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nd May 2014

[8]

建制不行,源頭在中央,老本再厚也會吃光,長期倫理賞罰顛倒,好的也學壞。


[引用] | 作者 | 28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9]

老生常談,互相尊重諒解,自律,内地網民我見不成熟,反以香港拿出老外的來指斥有人别有用心,專挑内地,用手机拍人家的私處更不是。


[引用] | 作者 | 28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10] 形勢

由奧巴馬宣佈日美安保條約適用於釣魚台開始,就連香港政改都變得無關重要了:現在中國只有兩個選擇-要麽退回周恩來,鄧小平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 否則只有跟美國硬碰了。
最初看楊慕琦計劃非常平凡,但想一想:50年代,台灣的動員戡亂時期剛開始,如果當時這計劃能在香港推行的話,香港馬上擁有50年代時亞洲最先進的政制,則今日香港就不致常常被台灣冷嘲熱諷了。
由於楊慕琦計劃是因第一次韓戰而中止的,因此本人常常希望第二次韓戰爆發。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8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