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5th Apr 2014 | 中國評論 | (157 Reads)

李柱銘和陳方安生兩個政治舊電池,本來像失蹤馬航黑匣子的電池一樣快油盡燈枯,最近突然“鹹魚翻生”,於後者拋出其“香港2020”政改方案之後,突然訪問美加多天,還要與美國副總統拜登遇上,談了好一回。據報李柱銘向美國國會提議重新啟“香港政策法”,這建議一下子便被接受,幾天之後便傳出明年會重啟《美國—香港政策法》,並在短期內重組已解散的香港工作組。愛國愛港陣營因而大嘩,紛紛罵他們“漢奸”、“賣港”。

雖然是我於2004年踢爆李柱銘聘用美國極右智庫PNAC前總裁,屈就為其議員助理,但我從未用“漢奸”兩字去形容他,因為他還未有“賣國”、“賣港”的資格。就看這次李陳美加之旅,“被邀”的痕跡多於一切。副總統“路過”,竟然一談就幾十分鐘,明眼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而美國國會不會為兩個外國老人的來訪,要特別開一個聽證會,而於聽證幾天之後,便能一下子決定明年重啟《美國—香港政策法》,並在短期內重組已解散的香港工作組。這樣特高的決策效率,就算在大商業機構中也不可能出現。

很明顯,這一連串事件,是美國要系統介入香港事務,特別是馬上要進行的政改和普選所精心設計的一個局,而李柱銘和陳方安生兩人,只不過是美國人局中的“棋子”而已。美國這樣做,是在香港問題之上撕破了臉皮,赤膊上陣,直接向中國叫板。我從來都認為香港問題和台灣問題都是中美大國博弈的磨心,這是又一明證。今日台灣,明天香港,已經呼之欲出。

只是老板要從幕後走出台前,這行動本身就反映了香港反對派近期表現不濟。在香港,除了《蘋果》循例吹噓之外,市面對李陳美加之旅和以上一連串事件,都沒有很大反應,連反對派也一般不敢明目張膽的鼓掌附和。附美賣港畢竟不是一件光采的事,還要做得窩囊,怎能抬得起頭。只有像李柱銘和陳方安生這些“沉底卒”,逼不得已粉墨登場,扮演醜角,連最後一點滴的作用都被擠乾才“死而後已”。做美國人的棋子,往往就是如此下場!

至此,當前的政改之爭,已經明顯不是為了什麼“民主”和“普選”,而是香港是誰家天下的爭奪,此外都是枝節、文飾、甚至像這次事件一樣,是騙人的偽裝。進入這政治旋渦里的人,如不清楚這一點,要不是像黃之鋒一樣的“小學雞”,就是赤裸裸的裝傻逼。

遺憾的是,這正正就是我們絕大部份“尊貴的”立法會議員們的寫照。不看別的,就只看他們在這次訪滬之行前後的各種不同反應和自覺和不自覺的小動作中,已可見一斑了。

明白了香港問題是中美博弈的磨心,政改是香港管治權的爭奪這兩條基本事實,香港市民便很容易知道該如何自處。我們建制派也好,建設派尤其是,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首先自己站穩為國家好、為社會好的基本愛國愛港立場,同時要理直氣壯地與以美國為首的外部力量在港代理人作針鋒相對抗爭,並以此喚醒廣大市民,讓他們明白當前的形勢和他們的抉擇。

經過接近兩個世紀的歐風美雨洗禮,美國人說的就是“普世價值”,而從此引伸的,也就是“香港核心價值”這文化霸權已經深入人心。香港市民對美國明目張膽的介入香港事務不表關注,主要是他們大多已經習慣了自我封閉,根本不醒覺已被侵犯了。這才是港人最可悲、可憐的地方!

什麼“民族大義”,在香港是沒有很大的市場的。因此,以下這幾點,是我們急須要廣大香港市民清楚了解的:

1,香港的利益,我們每個市民的生計、事業、以至一般福祉,都與內地的發展息息相關。香港絕大部份問題,如果沒有內地的合作和支援,是不可能自行解決的。

2,香港與大陸唇齒相依,榮辱與共,香港無可選擇地跟大陸是一個利益共同體。三十五年前美國是香港工業產品的最大市場,今天香港不但已經沒有工業,而經濟已經跟內地緊密連結。香港跟美國不可能是利益共同體。

3,香港不可能自我封閉。自開埠以來,香港的發展就是靠全面開放。香港未來的發展,也不可能長期只對其它所有人開放,單獨對內地不開放。不說別的,香港人口老化和下降,人才嚴重不足,如沒有內地同胞的量和質的補充,經濟會很快下降;而沒有內地市場的吸引,別想白種外國人會來香港。

4,香港對內地不可能長期呼之則來,揮之則去,輸打贏要的。不說別的,香港和內地的經濟實力早已經今非昔比:三十五年前,香港的GDP超過整個中國的四分之一,今天則只占3%左右!香港已無涯岸自高的本錢!

5,怕什麼內地同胞來這裡爭資源?我們不是認為香港人“好威”的嗎?“冇衰”的嗎?香港既然是我們港人的“主場”,今天連在這裡我們都心怯的話,搞抗議有用嗎?乾脆投降認命算了!

6,國家的富強是港人的福氣,我們是“強國”的一部份,不要自外於“強國”。“強國”有什麼不好?難道“弱國”才好嗎?

7,中國這麼大,機遇有的是,有種就過深圳河去搶他們的資源去。

8,到今天香港人還是有一定的優勢的:我們習慣守法、有專業精神、不貪小錢、“轉數快”、執行力強…還保持很強的競爭力。

9,所以關鍵是我們不要讓美國勢力和在港代理的反對派得逞,弄到我們自亂陣腳,自絕於民族復興的“中國夢”之外。只要香港內部不亂,跟內地的關係良好,香港自然就能分享這“中國夢”的巨大紅利。

今天香港不少人眼看內地同胞暴富,心理不平衡,這心理狀態跟美國見到中國突然在她眼前崛起的反應是很接近的。美國人心理很矛盾,港人何嘗不如是?如何調動矛盾向有利方向轉化,主要看我們領導人的功力。


[1]

原來楊是指你,其實就算制度沒有,泛民也會發動投廢票,到時中央不知任不任命好,有制度,反而令有些人警惕,須防人家翻檯,泥水佬做門,過得自己過得人。大家對政改不能期望過高,法律問題其次,政治現實第一,最終很可能大家都不理想但願意接受。香港和澳門都規定票數不過半流選,澳門甚至得一個人選也要投票,外國總統提名不獲國會通過,須要另覓人選也時有發生,否則選舉豈不只是走過場?再說平衡政治,你握提名權,我也要有否決權,其實香港很多人都是烏坎村民,只反利益集團,不反中央,只是話語權都被一些人掌握,賣豬肉搭骨頭。


[引用] | 作者 | 18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2] 台灣和香港的分別

台灣的太陽花學潮,暫時告一段落了;在美國表明不接受加上王金平出面下,起碼學生們已撤出立法院。
很明顯,就算蔡英文能成為總統,以後台灣仍然由兩個極有影響力的人(無正式職位)支配-一個是連戰,另一個就是王金平:他們剛好等於以前大陸的鄧小平及陳雲。
回看香港,由於缺少一個相當於王金平的人物,加上美國支持;很明顯,如果佔中發生,恐怕除接受他們的要求外,中央別無選擇。
但現在畢竟不是戰後初期的世界,美國也好,中國也好,都不能絕對支配局面-卡達菲倒後,利比亞幾乎變成另一個伊拉克或阿富汗,這說明美國並不見得有什麼了不起。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9th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