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7th Mar 2014 | 中國評論 | (108 Reads)

世上是否有客觀的現實是一個無法驗證的哲學命題,因而至今也沒有結論。我們的存在,以及周邊的一切,也許真的是電腦裡面的一堆程式,要是真的這樣,我們更不可能認識這現實,更不說突破和改造它。  

即便如此,我們怎麼樣也不能單憑李慧玲個人“100%感覺”和“我就是證據”來建立事實。但如此無稽的論點,在香港的媒體手中,竟然也可興波作浪,而從來都不公正持平的記者協會,還可以此為藉口,組織他們聲稱的“反滅聲”示威。而愛國愛港網民一早已經申請了在政總廣場監察傳媒操守的集會,反而成了“愛字頭組織”對他們的狙擊,並乘機煽動情緒。記協一開始申請時估計會有八千人參加示威,之後一降再降,到最後申請的人數是一千五百人,與警方公佈高峰期的人數相若。於此可見,事實是不可以完全憑空構建,互為主觀構成了集體感覺,公道自在人心。由反對派壟斷的主流媒體靠人多聲大炮製出來的所謂“輿論”,終於蓋不過真正的民意。 

但這也清楚的顯示了,反對勢力今天不是跟我們講道理,他們是不惜顛倒黑白來搞政治鬥爭。對於這最基本的判斷,愛國愛港陣營應該有清晰的共識,放棄幻想,準備鬥爭。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要被鬥爭紅了我們的眼睛,矇了我們的頭腦,更不能以其人之道,跟反對派鬥人多,鬥聲大。 

要知道,道理從來都在我們這一邊,只是被反對勢力壓著發不出聲而已。反對勢力駕馭著一個龐大而運作順滑的輿論系統,人多、聲大,我們不論怎樣嘗試,短期都不可能突破這困局。我們只能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新的戰法,打開新的戰局。 

現在形勢已經很清楚,廣大市民已經開始清醒,慢慢脫離反對勢力魔咒的力量,獨立觀察周邊發生的事物,理性思考它們的來龍去脈,和彼此之間的關係。這一發展對反對勢力是非常不利的。 

我們此刻要認識清楚,愛國愛港陣營努力工作的對象並非反對派,而是廣大香港市民。我們即時工作的目標不是打倒反對勢力,而是爭取廣大市民。反對勢力不是那麼容易一下子就被打倒的,今天的反對派被打倒了,外部的反共反華力量也會培植另外一批新的反對派出來,長打長有,沒完沒了。但是如果我們能成功的爭取更多的市民獨立觀察,理性思考,今天的反對派不打自倒,明天的反對派也不會有土壤可供滋生,外部勢力徒呼荷荷。

很明顯,反對勢力在香港經營了二十多年的反共反華沉默旋渦,今天已經被打破了。醒覺了的先行者不怕勢孤力弱,敢於自覺地站出來與反對派在具體事件之上針鋒相對,公開唱反調。你數萬人反國教包圍政總,在攝影機面前表演絕食,我幾個人不理媒體有沒有曝光,就在你旁邊搞絕食支持國教。你粗口老師公然辱罵執行任務的警察,我網民就有旺角行人專用區收集簽名支持警方依法執行任務。發展到了今天,我先手監察傳媒操守,你要被動組織示威以人多勢眾來壓我的聲音。我人不在多,但數量在不斷增加,你則買少見少,捉襟見肘。有理不由於聲大,得勢不在乎人多。 

而這些,廣大市民都看在眼裡,他們暗自的觀察和思考,已經證實“吾道不孤”,雖然不會上街參與,但紛紛以日常行動來表達他的抉擇和依歸。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反對派不管如何力竭聲嘶,他們的遊行隊伍繼續縮水,反對派街上派傳單不但沒人拿,行人明顯有意識地避開他們的攤位。反對派今天的處境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任何參與過競選活動的人都知道,人心背向是可以通過這些街頭感受得到的,這絕對不騙人。 

這便說到政改了。現在反對派很清楚感受到,形勢不大好。發展到今天,政改要根據《基本法》框架和人大的決定和解釋進行、特首必須愛國愛港,這兩條底線已經深入人心,反對派知道無論怎樣翻跟斗,也翻不出這個五指山。他們又喊“佔中”、又要“公民提名”,全都得不到市民的支持,到最後,只想威脅中央好歹作出退讓,給他們一個體面的下台階。 

我在這裡提出,我們要拿出最大的誠意,盡最大的努力,爭取於2017年落實普選。我這呼籲,行動對象已經不是針對反對派和他們背後的老板,我們要爭取廣大市民的支持。現在框架已經定了,底線之上,可說得上是海闊天空,中央也無所謂退不退讓,下台階到處都是,歡迎反對派議員們隨便去找。 

反對勢力幻想他們手上有一把殺手鐗,那就是反對派議員握有對政改方案的否決權。他們可以把心一橫把方案否了,一拍兩散,2017年的特首選舉原地踏步,中央也不好看。不說什麼,本地和國際輿論都在反對勢力手中,再弄一個動亂出來,你不得不鎮壓,那就把你罵得無地自容,國際制裁等等一齊來,要你付出極大代價,所以看扁你老共最後也是要妥協退讓的。 

反對勢力因為沒有讀懂《基本法》,不知道這是一本授權法。政制改革,權在中央,這不是虛的。普選本來就是中央給予香港的,連時間表都已經決定了,具體的方式,中央授權立法會通過。立法會不通過,並不等於中央不可能乾脆就頒佈一套普選辦法出來。只要廣大市民能接受這套普選方式,動亂能搞得起來嗎?外國勢力能興波作浪嗎?所以還是那一句:我們即時工作的目標不是打倒反對勢力,而是爭取廣大市民。我們要讓市民知道,於必要時,有沒有反對派議員的支持,政改都是可以向前走的。

中評社香港3月7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