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3rd Mar 2014 | 中國評論 | (226 Reads)
《明報》前總編劉進圖遇襲,反對派乘機抽水,說這是政治事件,香港新聞自由受逼害又一明證云云。把這事件朝這方面具體地解讀的第一人,是已被內地定了間諜罪,如今在香港的身份狀況是“保外就醫”的程翔。他煞有介事地宣稱,劉進圖之被斬,是因為他公佈了內地某些高官家族貪腐資料,得罪了當局之故。這一捕風捉影的陰謀理論不但風靡全港,還傳到全世界,弄到自命掌握這些資料的當事人國際記聯也要出來公開澄清,凶案與此無關。  

香港究竟有沒有新聞和言論自由,這些自由近年有沒有收窄,上周《信報》林行止和《明報》阮紀宏的文章都作出比較持平的分析,證實今天香港的新聞及言論自由只會比回歸之前更加寬鬆。我們不說其它,香港有兩條新聞及言論自由,是舉世無雙,並且在回歸之前是沒有的:一是天天造謠誣衊政府和建制派公眾人物的自由;二是宣傳仇恨的自由。後者在美歐等國家,叫做“仇恨言論”(hate speech),立例嚴禁,犯者要坐牢的。於此可見,說香港新聞和言論收窄,這本身就是有計劃、有步署地系統造謠誣衊政府和建制派公眾人物行動的一部份。反對派之能賊喊捉賊地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反共反華,宣傳仇恨,岐視同胞,足見香港自由得很。自由得過份了! 

無論如何,暴力是應該被譴責的,同時事件是不容香港記協等外部勢力工具騎劫抽水的。事件發生次日,《文匯》、《大公》等齊聲譴責,3月2日的遊行,是香港新聞界的不同組織,加上工聯會等聯合舉辦的,主題聚焦於反暴力而不借題發揮。 

因為反對勢力長期濫用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弄到以前如要證明事實的真假,我們會說:“你看,報紙都賣了。”但是今天我們卻經常聽到:“報紙講你都信?”香港傳媒公信力大跌,長期處於30%左右的低水平。市民再難通過媒體來搞清楚事實真相,辨別是非黑白,這一不良的結果在客觀上,已經嚴重損害了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弄到自由與否已經沒有意義了。在光是報紙的總發生量都已經幾乎超過總人口的香港,新聞和言論自由淪落至此,罪魁禍首就是壟斷了輿論的反對勢力和他們控制了的各種媒體。如果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出現了什麼問題,那是這些新聞敗類自毀長城的結果。 

這一因素,再加上網絡文化和的智能手機的高速普及,香港市民首先普遍拒絕付款購買資訊和意見,其次也不會經常主動看電視新聞,或者上網看時事資訊,越來越依靠友儕之間轉過來碎片化和片面化的信息。這樣發展下去,市民只會接收到他選擇要接收的信息,自己只會越來越偏頗、固執,並且會越來越焦躁。如果你是傾向於反對梁振英的,你會天天從四方八面都收到反梁的信息,不停地向你證實梁有多無能、多壞。到了最後,就會像黃秋生所說,香港發生地震的話,也是因為梁振英。而梁振英這個壞人、庸人今天還坐在特首這個位置,眼看香港的局面一天比一天壞下去,我們毫無辦法,就只有上街去轟他下台,去爭取“真普選”,去爭取“自決”… 

我們得承認,這是一個全新的局面,而自90後開始,社會出現了認識和思維模式跟以前完全不同的新人類。傳統的所謂新聞和言論自由已經完全不可控制,雖然內地建立了基本上與西方分隔的防火牆,並成功打造了另外一個封閉的獨立系統,但是只要上“百度”搜一下,翻牆的軟件便隨便有超過十個可供選擇。系統之內,謠言、謾罵到處都是,針對共產黨的也不少。 

問題是當下的主流社會,主要的構成還是舊人類,主管的都是“網絡異族”(internet alien),大部份跟網絡文化格格不入,更拿新人類沒辦法。今天只要有一個博客、微博、微訊、面書等網絡媒體的免費賬號,每個人都可以是“自媒體”,每個智能手機都是相機、錄象機和錄音機,都是街頭記者,都享有幾乎毫無限制的新聞和言論自由。這種自由跟以前的完全是兩碼事,還談什麼記者和協會,根本是牛頭搭馬嘴。 

在這嶄新的網絡環境,因為政治原因而擺平一個人,已經無際於事,牛刀事實上連雞都殺不了。市民不笨,所以反對勢力使勁抽水,也沒有很大回應。說白了,周日的示威遊行同樣無用,只不過是人人有份的共同抽水,應一下故事而已。 

美國政府自恃掌握系統關鍵部份,炮製出一個到最後連她自己也失控的怪物。當今之世,每個政府都嘗試以不同的方法去馴服它,但都沒有成功,看來我們舊人類沒有處理它的辦法,暫時只能與這怪物同存,互相適應而已,於這新環境中成長的新人類,將來應該較有能力去應付。 

至於我們這一代適應的辦法,還是老掉牙的舊手段,不外是擴闊我們的信息源,並且冷靜和理性地思考,不要輕信,也不要隨便下結論。還記得Y2K“千年蟲”嗎?我知道你也信了,那你相信“比特幣”嗎?“9/11”呢?小心,別丟了你的腦袋!

(中評社香港3月3日電)


[1] 謠言之都

很多人有一誤解,就是謠傳跟教育水平成反比。某地方教育水平越高,哪裏的人也會有相對高的分析能力,所以謠傳或謠言在這些地方沒有多大市場。

我們也有一句話:謠言止於智者。這句話,似乎跟香港距離太遠。

港人平均教育水平比鄰近地區高,但每天我們都有不少謠言流傳。且相信謠傳的人,更堅信自己找到的是光是路是真理。面對那些對謠傳有質疑的人,輕則網絡謾罵,重則人身攻擊。

那些謠傳,我們不需要什麼智者來阻止它們散播,只需要在分析過程中,多點邏輯推敲,那些謠言就可不攻自破。偏偏港人平均教育水平比較高,但邏輯思維卻不成比例的薄弱。

一星期前,香江最轟動的新聞莫如一位過氣報紙總編輯在街頭被襲。在沒有抓到兇徒之前,誰也不明他們襲擊事主的動機。

但我們不需要警察,也不需要法官,因為一眾香港報紙佬,已經將它定性爲跟新聞自由有關。甚至萬人空巷上街,打出煽動口號:“They can’t kill us all!”

誰要殺光你?為甚麼?

這次街頭襲擊,明顯是職業殺手行為,但兇徒目的不是要那個報紙佬的命,只是傷其筋骨,損其體膚。刀從背砍,遠離血管。一個職業殺手,難道不知道那一刀可以致命?

那位過氣總編輯,猶如一塊用過的電池,哪來能量?縱使有,也微不足道。會因為他曾經報導過的新聞而動刀?若果是,是昔日,不是今天。傷人動機千百種,用專業殺手教訓一個過氣編輯,就算萬貫家財,也不會那麼傻瓜吧?

可以說這案件跟那些謠傳毫無關連,偏偏有那麼多人相信謠傳,甚至將自己的夢幻合理化。港人的理性與邏輯哪裡去了?

類似的謠傳醜劇,回歸以來難道我們看得少?謠言之都,不是一天打造。

蝦餃
[引用] | 作者 蝦餃 | 6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說得好!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7th Mar 2014

[2]

上次山西早就應該如此,高回報當然高風險,否则存款入銀行的都是傻子,以前的做法不就是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無論香港的廢青,內地的盲毛,最好的教育就是令他们知痛,不要怕亂,做好準備就是,越遲損失越大。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打仔是想仔好,不是想仔死,人家以为你教仔當然鼓掌,但知道你是要仔死,當然喊打。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4]

上次山西有和人谈過,除了维穩外,還怕不迅速摆平,有人被問責,及影响相關产品日后銷售,照說市场参与者必须對自己的決定承担損失才能作出明智決定。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5] 忍無可忍的時候

剛剛看到新聞,香港那群吃喝殖民地奶水長大的終身法官老爺,又有新搞作。

一個在網絡論壇上揚言要炸掉中聯辦的八十後,竟然給這群港英餘孽通過一些咬文嚼字功夫就放過。

在網絡上散佈仇恨言論的人,無論在什麼地方,甚至在海洋法的美國,都要受制裁。在網絡上煽動人家去炸掉美國白宮或其他美國政府建築,FBI 不追蹤到底才怪,散佈類似言論的人,肯定要收監。

就算在英國,這樣的暴力煽動,不管對象是誰,都不可能出現香港的怪現象。

看到這樣的判決,香港的所謂法治社會,如果仍然給這些港英餘孽把持我們的法院,我們對它還有什麼希望?

這是忍無可忍的時候,是時候我們要行動起來,割掉這萬惡殖民地制度遺留下來的腫瘤。首先要做的事,就是炸掉香港終審法院!

起來吧,莫遲疑!

馬道立,這明確是網絡散佈的暴力煽動。究竟這回你會判我有罪還是根據你剛剛的判案,讓我輕鬆度過?


[引用] | 作者 蝦餃 | 8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6] 民國就是如此

樓主本來就不應投訴記協:香港這個第三民國和88年前台灣的第二民國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只要你是共產黨,你就死有餘辜,甚至萬死不足以贖其罪-現在香港人只是還未敢叫出「萬惡的共匪」這句口號而已。
至於仇恨言論,閣下相信未看過70年代的「南海血書」-當年香港時報都有刊登過其內容:70年代它和「蔣總統秘錄」一樣流行。
何俊仁在立法會看艷照也是民國風氣:正所謂「中華民國,名士風流」-魯迅和他的學生許廣平結合,徐志摩跟張幼儀,林徽因和陸小曼3人之情,也是一樣-之前的清朝是不會發生這種事的。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8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7]

那時候誰主香港?換作是英女皇,早就坐花厅,有權不用,該遭人侮


[引用] | 作者 | 8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8] 時代在變,潮流在變,環境亦在變

標題的那句話是蔣經國對其屬下要求「法」辦民進黨時的回答。
但是,這句話今天仍然有效:雖然今日香港的近乎絕對自由是英國人立心不良的結果;但諗深一層,就算香港今天仍然是英國人管治的,難道又真的可以繼續使用舊日的手段鎮壓嗎?答案是-不行。
不要說由1967年到現在那樣遙遠了,即使只從1990年代計起,整個世界已經有很大的轉變。換言之,前internet時代的手段已不能在現在社會中使用。
故此,即使現在香港仍是由英國人管治,恐怕亦不會有多大分別。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9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9] 納粹思維的香港八十後

最近網絡流行一短片,它有非常驚人的點擊率,在短短數天,點擊率已經由數萬增至幾十萬。

這裡蝦餃抄下這片段的連接,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瀏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YzCXjm2yOU

因為要討論這片段,蝦餃也上網看過幾次,盡量捕捉導演想放出來的訊息。評論文章雖然已經發表,但自己也一直在反思與消化這小製作的訊息,越想越不安。

開始的時候也在替這群八十後辯論,可能是父母教導無方甚至錯誤教導,讓他們出現今天我們看到的種種問題,例如自我中心膨脹,盲目崇洋等。因為這些素質,我們看部分五十後都有。但五十後無論如何自我中心與崇洋,他們都不會有仇恨,他們頂多是埋怨。

新一代港人,他們心中充滿仇恨,這才是一個大問題。因為有這仇恨之心,他們可以不理會他人死活。反正他人的存在,就是自己發展的阻力。

這電影製作非常準確地帶出這訊息。一個地方的人口消失三分之二,究竟是什麼狀態?光是從這個角度去考量,就已經非常可怖。但拍電影的那群年輕人,對這可以非常不經意,若無其事。因為三分之二人口消失,才會給他們發展的空間與機會,可以讓今天的八十後擁有兩個單位。

他們追求的,就是怎樣掠奪他人的勞動成果。港人辛勞所得的成果,就是他們自己的物業,但這些都是不能帶走的不動產。所以這群八十後就期望香港來場大災難,大部份人要離開,留下他們多年辛勞所得。

這樣的思維邏輯,讓我聯想到希特勒那書《我的奮鬥》的主調,就是生存空間。為了日耳曼人的生存空間,其他民族都可以被犧牲掉。也是這樣的思維邏輯,讓當時的德國人變作一頭野獸一樣,充滿仇恨,到處殺戮。

今天的八十後,充滿納粹思維,這是一個我們不能忽視的大隱憂。

蝦餃
[引用] | 作者 蝦餃 | 11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10]

.現在的建制派;很多叫人噴飯!試過有人惡搞天安門,將五星旗换上青天白曰,有建制派區議員竟然認為無分國共,統一就是好。


[引用] | 作者 | 11th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