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9th Feb 2014 | 中國評論 | (269 Reads)

香港愛國愛港的前線工作者經常都被一個基本的問題困擾:我們長期缺乏有關愛國愛港的理論建設,因而沒有一個能針對時下局勢和上世界70年代之後出生數代人的愛國愛港論述。  

在五十歲以上的香港市民來說,即便他是在香港土生土長,愛國愛港是與生俱來的,天經地義的情操。他們年青的時候,市民中間縱有親台的右派和親大陸的左派於政治取向的分別,但生為中國人這身份認同是絕無問題的;而且因為種種原因生活在香港,對絕大部份人來說,這裡是他們當時唯一安身立命的地方,自然要同舟共濟,對香港不愛也得愛。 

但是自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香港出現了徹底的改變。首先,自從1967年左派“反英抗暴”被港英鎮壓告終之後,每年十月份的兩次旗海突然沒有了。這每年一次提醒大家是中國人的象徵性民間儀式長期消失,影響無比深遠。與此同時,香港經濟起飛,成為當時亞洲“四小龍”的大阿哥,港人出外,都是大爺,大香港中心主義悠然而生。而內部自麥理浩上任港督之後,大搞福利懷柔,市民感覺幸福。(最近解密資料顯示,這些懷柔措施,原來是為了十年之後英國跟中國談判續約作鋪排。)今天香港嚴重並且扭曲了的本土主義,根源就在這時候種下。  

另一方面,自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香港整個社會都去政治化。“左派”、“右派”這些名稱已經很快沒有人用。左派力量於暴動之後被徹底摧毀,於艱苦重建的過程中默默耕耘,對外不談政治。而左派內部於林彪墮機之後,已覺得無所適從,到“四人幫”被捕,他們以前所信的一套更完全幻滅。跟著填補這真空的,是實用主義的“黑貓白貓”、“不爭論”。對香港的愛國愛港陣營來說,這就是繼續不用思考,“齊齊搵銀”,大家發財,皆大歡喜。這樣數十年來,相安無事,大家都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相安無事的原因,是在這段期間,我們是處於董建華所說的“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這良性循環中。而政治上,內地長期對香港千依百順,對港人沒有任何要求,港英殖民地政府在撤退的前夕,也對港人大送秋波;“萬千寵愛在一身”的幸福中人,向來都不會刻意用腦的。 

反共論述與病態本土主義論述沖斥市場 

恰恰相反,失意的一方,就開始思考,使心眼。首先,美英戰後在香港經營這麼多年,如意算盤最初是於1997年之後還賴著不走,之後期望於上世紀90年代初靜待中國崩潰,乘亂不走。這些期望全部落空了,就加強福利收買人心,並且削弱管治機器讓特區政府頭頭碰黑。與之同時,趁全球政治新保守主義、經濟新自由主義當道,更加強意識形態的灌輸,一套環繞著“六四”迷執而編織的反共論述逐漸成形,並在回歸之後比以前更加寬鬆的環境中得以鞏固。加上於回歸之後出現的60個月長期通縮,到GDP回復97水平時,分配已經大大惡化,成了一個“M型社會”,不少人都處於比回歸之前更差的處境,感覺今不如昔。 

回歸十多年之後的今天,上文所說的“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良性循環中,香港的主導性已不復存在,更惡化為“國家好,香港不好”的感覺。從80後開始,年青人覺得少機遇、沒前途,內地城市逐個超越香港,內地人來港學習、工作是對港人擠壓,到最近連旅客來港都覺得是來侵占資源。對許多反共抗共意識長期被壓抑的香港市民來說,中國成了有威脅性的“強國”,內地同胞是來搶資源的“蝗蟲”。有了這些現實感性基礎,各種病態本土主義的論述自發地沖斥市場,對此,數十年都懶於動腦筋的愛國愛港這一邊毫無準備,當然更無還擊的能力。 

“建設派”應有理論內涵和明確的路線 

近年香港社會越來越反智,愛國愛港陣營基於多年成功經驗,更認為地區工作就是為居民服務,就是大搞便民福利,大派“蛇齋飯粽”,這樣就能團結居民。於近十年選舉至上這指導思想底下,動用不成比例的資源之後,這些工作的確能換來區議會大部份議席,而通過區議員作為樁腳,贏得一定數目的立法會席位,在立法會中維持微弱的多數,和脆弱的執政聯盟,勉強撐住特區政府。但是因為長期缺乏論述,建制派在輿論上便處於劣勢,議員不知道為何而戰,於是支持特區政府便成了“保皇黨”。由於“保皇黨”會失票,於是今天連建制派的議員都人人搶著扮“開明”、扮“民主派”,特區政府在議會中被左右夾擊,更加舉步維艱。 

另一方面,相對於愛國愛港陣營在理也說不清的劣勢,反對勢力因為壟斷了輿論,因而能創造議題,發酵議題,並藉此通過網絡傳播,動員大量群組上街示威抗議。對此惡劣形勢,愛國愛港陣營幾乎無還手之力。他們也曾嘗試組織大型集會,但是無論規模上、氣氛上,都遠遠不如反對派,更不時被揭派錢示威的醜聞。 

說到底,中國有什麼好?特區政府為什麼要支持?類似的問題,愛國愛港只會做點點滴滴的小事、實事,卻說不出個大道理來,結果是事倍而功半,甚至廢時失事。  

我於近年來開始把愛國愛港人士跟建制派在概念上分別起來,並且提出“建設派”這新名詞。這只能算是在最基本的概念上做點撥亂反正的功夫,可喜的是愛國愛港陣營中,越來越多人開始慢慢接受這些新思路,而“建設派”這名稱,也陸續開始廣泛流傳和使用。 

但這不過是愛國愛港陣營理論建設的開始。建設派跟建制派,以及反對派有什麼具體的分別?為何愛國愛港才是建設派?建設派跟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應維持什麼的關係?誰是建設派?誰是建制派?…這裡有無數的問題需要一一解答。 

再下來,落實到具體的政策層面,建設派需要有明確的路線和政綱。我以前曾多次指出,建制派也好,建設派也好,共同綱領應該是中央再三要求的:“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切實有效改善民生、循序漸進推進民主、包容共濟促進和諧。”這就是愛港的政策目標。從愛港上升到愛國,就是“十八大”報告中提出的“國家主權、安全、發展需要”。 

有人會問,建設派的路線和政綱,為什麼一定要扯上中央?目標要與中央保持一致,這是建設派的基本理念。這一理念並非源於什麼奴隸性之類的自由派說法,而是從利益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這最基礎的信念出發,香港特區跟中央的利益是一致的,命運是共同的,因而路線和政綱和中央保持一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正如一個人的手腳要與大腦及整個身體協調一樣。用另外一個講法,是“國家好,香港好;香港好,國家更好。”建設派要努力建設香港,就是要乘我國民族偉大復興的大好勢頭,努力建設香港,貢獻國家發展,從而建立一個新的良性循環。 

(全文刊載於《中國評論》月刊2014年1月號,總第193期)


[1]

根本現在建制派大部份都是僱傭兵!大好形勢甚至被人所棄上車,中央態度又含糊,老愛國不如新愛國,真愛國不如假愛國,似被人統多過統人!本身理論又陳舊僵化。最後連愛國都搞到被負面標簽!建制派思想很有問題!首先在中國人要愛中國一定要硬,其次在新聞自由…等方面,不否定,也不跟人盲吹,樓主看看日前陳文鴻和荻盧的文章。


[引用] | 作者 | 19th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陳文鴻和荻盧的什麼文章?你不說清楚很難找?陳每天都至少又一篇文章。你同意他們的觀點還是反對?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2nd Feb 2014

[2] 回到80年代

最近尖沙咀發生的驅蝗行動,驟眼看來,令人想起歐洲的新納粹,但其實,一切早在30多年前已經發生過。
30多年前,即80-84年間,經常爆發騷動。為什麼呢?當時中英前途談判未有結果,整個社會在動盪中。
越年輕的人,對環境的變化越敏感,而騷動,就是他們對環境變化的回應。
今天,自文革後,特別是蘇聯解體後,左派變得無話可說。同樣,非左派也一樣:於是,原教旨主義大盛。
回歸後,因為英國人早在撤走時已拆去全部專政機器,於是,香港政府變得無計可施:面對反對者,既不能鎮壓,又欠缺權威,故政治不能安定。
政治不安定,經濟就不能發展;如是者,就形成惡性循環。
另一方面,不只香港,就連中國大陸,其實都面對同一問題:薄熙來聞二審維持原判時竟面露微笑,可知此人另有後着,既然如此,則暫時除台灣及澳門外,其他中國地方政治都未安定.
於是,一切回到30多年前:年輕人以騷動等回應環境的變化。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0th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樓主所言大致認同,但凡事有理有利有節,先退一步是和人好相處之道,亦可爭取中立中間多數,暴露一小撮人的真面目,但要切記!不能一退再退,要有底線,不能盲目附和人家的高調,核心價值觀。


[引用] | 作者 | 21st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4] 為什麼現在香港需要蘇恩佩的突破

為什麼我會這樣說話呢?因為我發覺:現在香港不論是建制派還是泛民/反對派,都把全部注意力和資源集中在政治上。
而自蘇恩佩死後,突破機構似乎亦失去了以往的特質,變成一個在蔡元雲領導下的平凡教會團體。
老實說,現在從烏克蘭到敍利亞到香港到泰國,政爭(甚至內戰)已經相當激烈,但平民百姓(尤其年輕人)的需要卻完全沒有人關心,如此,就算勝出,又有何意義?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1st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同意「平民百姓(尤其年輕人)的需要卻完全沒有人關心,如此,就算勝出也沒有意義」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2nd Feb 2014

[5]

陳是前幾天在東方文章,主要是從來就沒有绝对的新闻自由,亦沒可能没有政治打压,建制根本就不應跟人盲目搶佔道德高地。荻是批评程翔和老美一样,說人打压,但你又要禁制人家。從來政治鬥爭掌握話語權很重要,所以任何一方都會压制对方的,這是現實。在情在理沒理由給對方子彈打自己!建制派越是逃避越被動。


[引用] | 作者 | 24th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我找來看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8th Feb 2014

[6]

回歸前,很多這類財政法案,都是先訂立,后審議,這有其必要性,破壞法治,建制派在這方面的論述反擊能力,弱得令人摇頭。


[引用] | 作者 | 24th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我在大公有反擊這一點,你有沒有看到?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8th Feb 2014

[7]

欧洲的左翼看得透,香港的左膠大多盲撑,既然右翼法西斯取得主場,無謂替人枉作嫁衣裳。


[引用] | 作者 | 24th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8]

一般人怎會看得到,建制派甚至張炳良都有問題,回歸前最多例子就是煙稅。這是老例,維護法治?笑話!


[引用] | 作者 | 3rd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9]

從馬克思主义的觀點看問题,在資本主义社會,只有資產階级的新闻自由,沒有無產階級的新闻自由,因为媒體都是由资本財团擁有,無論樓主和李惠玲的情况,在资本主義社會是经常發生的,就像工人被資本家剝削一樣,就算推翻資本主义又如何,人民一樣可以罢免,有政治對抗,就有打压,只有傻瓜才會打不還手!期望人家打不還手。有压迫就有反抗,就有鬥爭,压迫越大,反抗就越大,小小压力,就退縮那表示甚麽?是懦夫,還是這個政權沒有甚么不好,只是無聊得很,出来娱乐下。


[引用] | 作者 | 3rd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10] 反暴力 ● 反佔中

在現階段不能作出打壓新聞或私人恩怨的結論。
但我依然參與反暴力遊行,和反佔中集會。因為邏輯是一致的,就是對暴力說不。

如有空,歡迎到來一看。


[引用] | 作者 Quality Alchemist | 3rd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