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7th Feb 2014 | 中國評論 | (131 Reads)

2014/15年度財政預算案將於本月26日於立法會上發表。自1月15日梁振英發表了他的施政報告以來,曾俊華已經通過不同的渠道,表達了他有異於特首的財政理念。本屆政府的主要官員跟特首公開表示不同政見,似乎已經成了慣例,但財政司長卻是這樣做的最高官階和權力最大的一個。(另一個雖然不算是問責官員,但同樣是特首任命,而地位同樣重要的是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財政司長掌管公共資源的配置,影響特首具體政策的落實,甚而改變特首的施政方向。《基本法》第50條規定,如立法會拒絕通過政府提出的財政預算案,行政長官可解散立法會,但在解散立法會前,須徵詢行政會議的意見。 

在目前微妙的政治局勢,這一次財政預算必將成為各方政治角力的聚焦點。一方面,反對派要在這場合玩小動作已經是一年一度的招牌節目,他們早已揚言要“拉布”,阻延預算案的通過。今年的變奏是財政司長與特首政見不同已是公開的秘密,反對派議員將如何藉此挑動政府內部矛盾,進一步打擊特首。另一方面,在這複雜的局面中,建制派議員會作出什麼反應。主席曾鈺成早已揚言“罷剪”,放任讓反對派無限期地拖延。這裡也可以有兩種完全相反的解讀:從好的方面看,拖延通過財政預算,會即時讓很多經常性的支出要馬上停止,使反對派很不得人心。從壞的方面看,這也可視為是曾鈺成公開跟特首叫板的行動。至於自由黨這建制派中的“異見份子”,他們的表現也很值得關注。一言以蔽之:縱橫稗闔,撲朔迷離。

這是一個明顯失序、失控的局面。所謂“禮崩樂壞”,時下所有約成俗成的遊戲規則基本上都已經失效,大家愛怎樣做便怎樣做,好像誰也拿這些官員政客們沒轍。在政改這場管治權爭奪戰決戰的前夕,出現了這樣的混亂局面,明顯是對特區政府不利,向中央的權威叫板。這才是今次財政預算案事件的真正潛在主題,這是對中央和特區政府駕馭香港這複雜環境,統攝建制力量能力的一次重大火力測試。 

因為這只是一次火力測試,所以我們可以在此預測,反對勢力必定不會出盡奶力,在這裡跟中央決一死戰。反對勢力志不在此,而且通不過財政預算只會犯眾怒,而且會觸動解散立法會的機制,有些政客於重選中未必能勝出,平白損失了一份利名雙收,薪高糧準的好工,劃不來。因此這裡可以斷言:不管中間發生什麼周折,財政預算最終一定會通過。因為通過財政預算案只要求簡單大多數,反對派議員本身並沒有否決的能力,只可以拖延,財政預算案能否快速和順利通過,主要是由建制方的意志所決定。 

在這場火力測試的演練中,相互都可以探測到對方的弱點和矛盾,於未來決戰中的勝負得失,端視乎誰看得夠透,檢討得夠徹底,調整改進得夠快、夠足。我們要把這場戰役放在更大的視野中,既要重視它,要把它打好,但也毋須過份緊張,反正通過是必然的結果,中間讓反對派拉拉布,自曝其醜;同時也讓建制派各方的意圖、作風等更徹底的浮現,也未必是壞事。 

這裡,我想特別再次點出上述主要官員和行政會議成員的問題。 

要知道,《基本法》的行政主導設計,司局級主要官員是由特首“提名並報請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並由特首“建議中央人民政府免除上述官員職務”(《基本法》第48條)。嚴格來說,這些官員都是中央任命和免除職務的,只是中央慣例尊重特首的意見,這才於香港社會中造成一個錯誤的印象,認為這些主要官員都是特首任命的,因而對官員到北京述職有大驚小怪的反應。 

另一方面,根據《基本法》第55條,行政會議成員的任免,則由“行政長官決定”。 

因此,把行政會議成員委任好、管好,把表現不佳的免除職位,特首責無旁貸。梁振英如連行政會議都管不好,繼續任由成員向外洩密,對外發表各種反對他政策的言論,這不但會嚴重妨礙特區政府有效施政,而到最後,是他個人要向中央和香港市民問責的。 

至於一些主要官員的不良言行,作為特首,梁振英當然要嚴加管理,但是由於最終的任免權在中央,因此中央不能不負最終的責任。眾所周知,當年董建華跟陳方安生合不來,一早就想免了她當政務司長,只是中央不同意,這才勉強多共事了幾年,使香港多了不少折騰。如今有些主要官員庸碌無能、履犯錯誤,有些更囂張拔扈,不把特首放在眼內,公然抬槓。對此,中央不能再坐視,即便梁振英不提出換人,中央也應主動責成他改組。只有提升管治隊伍的水平和向心力,與特首同心同德,形成合力,特區政府才會少犯錯誤,有效施政。我們需要向市民大眾說清楚,這並非什麼中央“干預”,而是《基本法》中明確規定的中央權力,這是中央依法介入,只是以往中央長期自我約束,有權不用而已。 

現在看來,改組特區管治團隊已經是勢所必行的事情,市上也談論了很久了,問題只在政改之前還是政改之後進行而已。我主張宜早不宜遲,要是一早改組了,即將到臨的這場預算風波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也必會有助政改的發展。回歸已經17年了,每況越下,香港的發展等不了。

中評社香港2月17日電


[1] 小心

董建華引入高官問責制的目的,就是要踢走政務官;但是,他所倚仗的香港左派卻有三大害:
1. 67年後,左仔一直活在香港的主流建制外,以致不懂它如何運作。
2. 左仔既擺脫不了文革心態:即自命根正苗紅,瞧不起他人;又充滿了被迫害情緒:整天想搞報怨復仇。
而最重要的是:90年代起,左仔走上7.80年代右派的舊路-腐敗散漫。
結果,23條一役,左派和董建華一起失敗;而胡錦濤則委任曾蔭權做特首,政務官重掌香港。
所以,在主張改組官員前,請左派們先自我檢討。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5th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