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7th Jan 2014 | 中國評論 | (127 Reads)

回歸之後,出現了反對派所標籤的“建制派”,難得的是這批“新新愛國”的組合竟然以身居建制,或者依附建制為榮。慢慢下來,整個建制派核心基本上都是以各種資源推砌起來的,外圍則是外種趨炎赴勢之輩,並不怎樣好看。坐在轎上的少數,一方面不可一世,另一方面又不想放棄這風光。權力的確會使人腐化,更何況在香港這個極端商業社會中,人各為己是應該的,而貪婪更是光榮的,這才是“成功人士”。營商如是,從政亦如是。反對派罵建制派如此,反對派自己也一樣如此。自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政治倫理道德已經陸續在香港消失,我們只剩下商業的邏輯。 

=========

我不是傳統愛國人士。我於1967年香港左派“反英抗暴”之後進入香港大學,眾所周知,當時我是跟曾鈺成打對台的。儘管政見不同,互相攻擊,但心底裡,我們對於這些“左仔”始終還有一種尊敬,知道他們有理想,有堅持。我畢業之後,學界分為“國粹派”和“社會派”,彼此對罵得不可開交,但相互尊敬之情還是十分明顯。 

到了上世紀80年代,所謂“香港前途問題”出現之後,傳統愛國人士,“國粹派”一蹶不振,要“社會派”的組織匯點站出來支持國家收回主權,“港人民主治港”,幾乎獨力與主流媒體周旋,批判“主權換治權”謬論。 

我是在1988年參加了全國政協,才逐步與新的愛國愛港人士合流,算是“新愛國”吧。第七屆政協的“港澳組”,與人大的廣東組中港人代表加起來,也只得數十個。我們是在與港英作孤單而艱苦的鬥爭中慢慢走在一起的,憑著共同的理念,不怕處於香港主流的邊緣,被港英逼害、跟蹤。在內地,我們代表著先進,以敢言著稱。 

回歸之後,出現了反對派所標籤的“建制派”,難得的是這批“新新愛國”的組合竟然以身居建制,或者依附建制為榮。慢慢下來,整個建制派核心基本上都是以各種資源推砌起來的,外圍則是外種趨炎赴勢之輩,並不怎樣好看。坐在轎上的少數,一方面不可一世,另一方面又不想放棄這風光。權力的確會使人腐化,更何況在香港這個極端商業社會中,人各為己是應該的,而貪婪更是光榮的,這才是“成功人士”。營商如是,從政亦如是。反對派罵建制派如此,反對派自己也一樣如此。自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政治倫理道德已經陸續在香港消失,我們只剩下商業的邏輯。 

過去30年,是港式“叻仔”的全盛時代。今天看來,當中最表表者是曾蔭權。一個英國爵爺當上香港特首,毋須作為,還要他連任,還差點兒登上了國家領導人的位置。他無災無難地“軟著陸”離任之後,遺下一個既爛且臭的攤子,人家罵的,反而是今天忙著替他擦屁股的梁振英。 

香港是非黑白之顛倒,到今天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行政部門這第一權,本屆行政長官患上了“斯德歌爾摩症候群”,這我很難怪他;但他一手組成的行政會議,以及一群問責官員,有多少個為他籌謀,多少人向他問責?建制派什麼都不是,只是三個字:“做官的”。那些公務員,長期躲在“政治中立”、“謹慎理財”和“程序公義”三個擋箭牌的後面不作為,成了全港最大的反動力量,不時更做錯事、壞事,於回歸之後客觀上鞏固了殖民地的影響,並且有效地去中國化。香港十多年整體停滯不前,年青市民更加自我封閉,更加反共反華,行政部門應負第一責任。 

立法這第二權,於回歸之後逐步民主化,在香港這商業社會中基本上只是小政客化。每個議員都只盯著他們自己這一畝三分地,選舉也者,對他們來說就只是“保住這份好工”的續約行動。加上日趨嘩眾取寵的媒體生態,這些小政客們理所當然地走民粹路線,以罵政府為主要任務。建制派跟上述不知所謂的政府打過幾次交道,吃過虧之後,便根據商業邏輯氣直理壯地以“有辱無榮”為理由,堅拒做“保皇黨”。自由黨更進一步,赤裸裸的來個“鋪鋪清”。在這些建制派小政客的心目中,市民只是一紙選票。市民的福祉、香港和國家的利益,如果短期不能以個人的利益來計算的話,小政客全都聽不進。反對派政客如此表現,我還可理解,如今從主席開始,個個議員都如此,我不能接受,廣大市民也都不能接受。所以儘管議員們天天都在爭取曝光,但他們的民望,從來都比庸碌沒有建樹的政府官員還要低。 

第三權的司法部門,這裡一向沒有愛國愛港人士,甚至沒有“建制派”。這些大老爺們以承繼英國人的法統為己任,他們的評價是在香港之外,跟香港無關,更與中國無關。更使人痛心的,是在整個法律界當中,愛國愛港的已經是鳳毛麟角,有擔當的,就更加稀有。此無他,回歸以來,愛國愛港在這裡不但是“有辱無榮”,而犧牲了也於大局無補。形勢比人強,能怪得誰? 

最後,到所謂“第四權”的媒體界。單看數字,香港七百萬人,每天都看發行量超過人口數字的報紙,再不說多個電台、電視台,以及數不清的網絡媒體。這些媒體的老板,大多都是“建制派”中人,不少還是政協,甚至常委。奇怪的是“建制派”在輿論上竟然是絕對弱勢!說穿了,首先,香港辦媒體的老板們,不管傾向於哪一派,絕大部份都不是為了藉此賺錢的,他們各有目的,但都是為了自己那一畝三分地,而不管什麼事實、道理、社會和國家利益,更扯不上什麼理想。而特區和中央政府也不但長期容忍,更要拉攏他們。“周瑜打黃蓋”,活該! 

今天我們天天都直面政改的挑戰,但是世上任何制度,都需要人來操作。如今四權都一塌糊塗,單獨搞普選根本無濟於事。不說別的,2017的特首候選人,不管那一派,你能看得上誰?香港真正的改變,要由從政的人改變開始,特別要由“建制派”開始。 

我現在敬告那些長期霸著毛坑的“建制派”議員們,不論你們喜歡與否,世代交替必然要進行。於離開歷史舞台之前,你們需要積點德,別弄砸了愛國愛港這個招牌,要接替的年青人邊罵娘邊為你們收拾殘局。 

兩年多之前,我提出“建設派”的有關論述。“建設派”這提法,已經開始在年青的區議員之間慢慢沉澱。傳說中的九品芝麻官也懂得“做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種番薯”這道理。我們愛國愛港青年人投身公共事務,如不是要建設香港更美好的明天,所為何事?“非誠勿擾”,要追名逐利,途徑多的是,別在政治動腦筋了。

中評社香港1月27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