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1st Jan 2014 | 中國評論 | (188 Reads)

我一早便在這裡分析過,政改這一役,桌面上是輿論上的吵鬧造勢,但幕後最關鍵的,只是民主黨在立法會中那六票的去向。這六票中的五票,就足以決定政改方案能否通過。為此,反對派就特別為民主黨度身訂造了“真普選聯盟”。“真普聯”成立的唯一目的和功能,就是把民主黨綁上激進反對派駕駛的賊船。對此,民主黨內部其實都心知肚明,但是因為缺乏領導和策略,只好半推半就的上了賊船,今天更不知不覺的處於茫茫大海當中,呼天不應,叫地不聞。最近激進反對派終於露出了猙獰的面目,說好拋出公民提名、政黨提名、提委會提名“三軌制”,到開記者招待會時,便突然變為三者“缺一不可”,在記者面前民主黨即時不知所措而被“屈機”,事後只有劉惠卿出來“解畫”,但卻始終不敢跟“真普聯”正式破裂。 

民主黨其實是一個“山頭聯盟”,每一個支部都是一個半獨立的山頭,新界東因為吸收了劉惠卿的前線,更加複雜。每個山頭都各有頭頭,也各有盤算。民主黨這六票,特區政府既不可能個別爭取,特別是如今因為有“真普聯”的關係,六票一窩端也難度極大。民主黨動不了,公民黨便不會動,湯家驊等便不敢動,反對勢力的綑綁便成功,政改方案無論如何,只要不按照他們的意志作準,便休想獲得通過。 

 

過去二十多年,以民主黨為首的反對派之壯大,主要是揮動手中的“民主”大旗,並以此占據了道德高地。其他人稍有不同的意見,便被打為“反民主”,一旦被逐出“民主派”,便斷了政治前途。但是所謂的“民主派”當中,從來都有其它小黨派,再加上民主黨陸續有人分裂出來,於是“民主派”便慢慢蛻變為“泛民主派”。在這過程中,民主黨不斷削弱,它的領導地位也慢慢因為論述的貧乏而不斷流失,“民主”大旗和道德高地也續漸旁落到激進的小黨派手中,自己反而要害怕被打為“反民主”、被逐出“泛民”陣營。 

 

這一種莫名的恐懼,是今天民主黨的最大心魔。淪落至今,究竟什麼是民主,已經不再由民主黨來界定;反而由一些沒有群眾基礎,只有一兩個議席、主要憑論述能力和野貓式行動組織能力的人來作領導,反個頭來要騎劫爛船始終還有三斤釘的民主黨。而缺乏領導和策略的民主黨,對此竟然促手無策。如今“真普聯”步步進迫,非要民主黨表態支持缺一不可的“三軌提名”方案不可,而建制方的媒體公然為劉惠卿搖旗吶喊,一派招降納叛的架勢,客觀的效果只會是通過這“死亡之吻”把民主黨一早便推向激進反對派的懷抱,乖乖就範。 

 

我雖然再三的說民主黨缺乏領導,但它的議員都是在政治圈子中打滾了數十年的老油條,缺乏火氣,成事不足,但卻也不是那麼容易欺負的。民主黨的處境,以及被綑綁作為激進反對派的棋子,無論成功爭取到他們所謂的“真普選”或者聯合把政府的政改方案否決,對他們都同樣不利這後果,他們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清楚。事實上,民主黨比誰都想擺脫目前被綁、被屈、被動的困境,和與中央再次達成妥協,只是形格勢禁,他們暫時做不到而已。 

 

民主黨更知道,這麼早掙脫綑綁不但困難,而且更沒有必要。今天的口水戰其實無關宏旨,反正到法案在立法會審議之日,才是民主黨發威的時刻。這時刻距離今天還有一年左右,中間這段時間民主黨越被激進反對派打壓,他們越委曲,身價反而越高,與中央討價還價的能力也越大。因此,從權謀的角度看,目前的形勢,和激進反對派的手段,其實對民主黨最有利。 

 

民主黨此刻除了不時要一方面向市民表示它並沒有出賣民主,同時又要與激進反對派們周旋戰之餘,有大半年的時間可以冷靜的規劃如何應對政改和之後的局面。民主黨並不喜歡被綑綁騎劫,這是最明顯不過的事情,因為無論對民主黨本身,或者旗下的政客議員,與中央對抗成功,功勞和勝利品只會全歸既沒有實質力量,也沒有風險和損失的激進反對派;一旦失敗,卻可能被拖累,全軍覆沒;在公在私,都沒有好處,只有壞處。另一方面,要是通過民主黨手中的六票讓政改通過,而公民黨等不共同進退的話,它便會自絕於“泛民”,被貶為“反民主”,很可能大失選票,大失議席,從此湮沒。 

 

以上是民主黨無所作為地算小賬的必然兩難結論,對策很可能就是與激進反對派共進退。反正中央是不會,事實上也不可能把整個反對勢力陣營連根拔起,或者公然逼害的。民主黨這樣應對,縱然失議席,起碼能保住“民主”這貞節牌坊,可以穩住基本盤和“泛民”龍頭地位,只要留得青山在,外邊的老板們勢將大力支持,那怕沒有再起的機會?民主黨如最後作出這一個抉擇,對既懶又蠢的小政客來說,這無疑“叻仔”和理智的。 

 

但是我們如從一個較宏觀和動態的角度出發,當會有完全不同的結論。試想一下,於上世紀80年代大家剛出茅廬的時候,抱的是什麼理想?到了今天,卻只為有名有利的一份工打拼!今天要騎劫你們的激進反對派,還不是你們惡劣基因的變種?在你們將要退出歷史舞台的時候,啟動普選將是你們最後一次自我救贖的機會,也是你們遺留給民主黨、你們的子女和親友,以及整體社會唯一的政治資產。錯過了,你們的餘生必極度遺憾,死後也必遺臭萬年。 

 

不論這回政改成功或失敗,我們誰都不可能確知後事如何,但一點可以肯定,2015年跟之前,必將是截然不同的決裂(discontinuity)。換句話說,之前的老黃曆一定不再適用,因為要是還適用的話,對雙方來說,當前這場仗都是白打。民主黨如用一切不變的假設來做分析,必然謬誤百出,所作出的決策,也一定有害無益。於這混沌的環境中,民主黨如能有所作為,揮智劍斬斷從前種種,把自己從新定位為唯一能與中央溝通的忠誠反對派,走更多市民接受的新愛國愛港路線,路很可能會越走越寬。民主黨應從要追求一個怎麼樣的世界、怎麼樣的中國、怎麼樣的香港、怎應樣的政黨、老人家如何名留青史、年青人如何發展等基礎問題作深入思考。“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這傳統智慧,值得民主黨上下都好好細味。“事緩則圓”,慢慢來,不用急,你們還有大半年的機遇期。

 

中評社香港1月21日電

留言(3) | 引用(0) | 話題(時事)

[1] 北伐為何會成功

為什麼要提到北伐呢?現在回望,其實國民革命軍並不比北洋軍優越,但1926年倫敦股票市場崩潰,令北洋軍閥們的後台-列強失去能力,就使北洋軍失敗了:本質上,北洋軍閥們只不過是列強在中國的代理人,一旦列強失去力量,北洋軍和北洋政府就只有倒台。
所以,民主黨的將來會如何,就看外圍因素會有怎樣的改變了。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24th Ja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2]

建國初期,中共即著意培養自己的人才,一時間就只能用舊人,反而回歸就有這個毛病。


[引用] | 作者 | 26th Ja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人家老美也是一人一票普選的又如何?香港的是太不濟還是太貪婪!中央若如此定位不是引火焚身!


[引用] | 作者 | 26th Ja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