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8th Oct 2013 | 中國評論 | (289 Reads)

讀者大概會留意到,我是有意識地迴避香港的土地和房屋問題的。首先,這是一個十分複雜和技術性的問題,不是誰都可以謬然置喙的。其次,這是一個牽涉到千萬億財富利益的問題,我們不知就裡的輕悉說些風涼話,對某些人來說就是千百萬的得失上落。這既不是什麼大是大非問題,而只是“鄭人失之,鄭人得之”的內在分配,自己既無關痛癢,也不敢肯定掌握真理,何苦淌這混水呢?

大概七、八年前,於曾蔭權連任之前,我曾提出開發香港大西北,這建議沒有被接納。梁振英提倡發展大東北,跟我的建設走相反的方向。整個深圳的發展都偏向西部,我們卻偏偏要朝東走。我不知道這是誰的鬼主意,起碼明顯就是跟深圳對著幹,互不兼容。這裡完全沒有發展第二個都市中心,促進香港經濟未來發展的元素,大不了只可能像反對派的指責,作深圳的“後花園”,有錢人貪它偏遠清靜也。

但是如果我公開反對開發東北區,肯定會被當地的人士罵死。香港第一條天條是:“逼人搵食,罪大惡極。”人家等了一百多年才好不容易等到可以高價把祖上遺留下來的土地套現,我又何苦要斷人家財路呢?

這回我談土地,主要是針對郊野公園所引發的爭論。這爭論發展到今天,正反相方基本上都沒到題。

我們要清楚認識,這場討論不管結果如何,都絕對不可能影響到本屆政府和下屆政府的土地供應。因此即便梁振英有意連任,甚至成功連任,開發部份郊野公園供發展也幫不了他,對他一無好事。我們只能說,單從自私的政治考慮,梁振英也毋須淌這混水,他這樣做,純粹是對今後香港發展負責任的行為。

正正因為郊野公園土地能開發與否,與未來十年八載的土地供參無關,所以市面上認為他應先用盡其它各種土地來源之後,才能考慮郊野公園的論點,這根本就是兩碼事,牛頭不搭馬嘴。但是如果今天我們不開始認真討論,形成共識,之後開始規劃,走各種官僚程序的話,到將來真要用郊野公園土地時,將會無法動用。只是論者越說越覺得道理,政府也沒有正面把這最基本、最簡單的道理說清楚,平白浪費了不少口水,而政府的威信又被削薄一層。香港的評論水平,和官員們的表達能力,於此可見一斑!

凱恩斯有名言:“長遠而言,我們全都死掉。”毛澤東積極點,認為“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2017年的特首選舉,梁振英會否參選,能否連任,都是未知之數;之後香港土地供應問題,對今天的香港市民而言,更加虛無飄渺。他們最關心的是當下。因此,土地和房屋問題,是本屆特區政府施政重中之重,但是梁振英自上任以來,加上林鄭月娥、陳茂波、張炳良,四龍治水,治了一年多,還是個鳥樣。只憑兩“辣招”,死按住樓價,誰也知道不是辦法。出路是下大力勁,殺出一條血路,而不是拋出救不得近火的遠水的可能性。這劃餅充饑,不著邊際的章法,只能招罵,這是活該!

現在貧窮線已經劃了,市民有合理預期特區政府會有相應的政策措施。因此不管自願或被逼,梁振英下一份施政報告,扶貧必然是主題,而明年也一定是扶貧年。只是扶貧是一回事,土地和房屋問題不解決,或者不能讓市民看到有解決的曙光,年青人還是普遍覺得他們這一輩子也不可能有能力置業的話,社會的怨氣還會存在,不可能消減,特區政府的日子還會繼續不好過。而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之下搞政改,只會困難重重,派錢扶貧,也會遭罵。土地房屋這一關,還是繞不過的。

無論如何,特區政府需要提供一些立竿見影的短期解決方案,方能際事。最起碼,特區政府領導層應該讓市民見到,他們正在千萬百計地努力中。這方面,反對派和一些扮反對派的建制派議員建議雖然有種種問題,但也不無參考價值,特區政府不應什麼事情都不幹便斷言說不可行。你說工廈應該改為劏房出租,政府應該煞有介事的作研究,做出指引,招標做一兩個試點看看。你說要在天橋底修臨時屋,政府規劃一下,修幾十個單位又如何?那個公務員敢公開說不行的,就讓幾個憤青問候一下他們的家人,包管會即時改變主意。所謂民主政治,就是這樣一回事,感覺就是真實,聲大就是真理,政府不敢讓香港市民面對這現實,只會自己吃虧,但大家都沒有好處,是雙輸的殘局。

所以,我之終於寫這篇有關土地和房屋問題的文章,是想告訴特首和他的班子們,土地和房屋問題歸根到底是個政治問題,而不是個技術和專業問題。四龍治水一年多,依我的觀察,是把政治問題作技術問題處理,完全捉錯用神,沒有對症下藥。這裡想提醒一下特首和特區政府,趕快改轅易轍,把土地和房屋問題作系統處理,頭痛既然醫頭,同時更要醫腳,並且把身體調理好,才會即時止痛,並且藥到病除。首先和最重要的,是作出正確的診斷,認定地和房屋問題是一個政治問題。更具體的說,是一個資源爭奪、財富分配問題。國手臨床,有可能出現雙贏的結果,庸醫操刀,筋疲力盡之後,會是個零和之局,甚至還把病人弄死,醫生要被追究責任。

回頭說郊野公園。全世界有那一個上千萬人口的城市,會自綁四成土地永遠不能開發的?有一小撮人會堅持他們的行山權,但有一大群人在爭取居住權。政府不引導一大群人振振有詞的為自己的基本權益抗衡,自己卻伸出頭來給這小撮人打,你說犯賤不犯賤?活該!

(中評社香港10月8日電)


[1] 一匹布咁長

有關香港土地的問題,要說的確可以說很長,甚至可以寫博士論文;不過,大家忘了一件事--1949年之前,香港的土地是一文不值的,箇中原因,大家應該心知肚明。
老實說,20世紀資本主義世界與共產主義世界之間的對峙與劃界,其實是19世紀殖民統治者間的戰爭及劃界的延續,但從21世紀開始的趨勢是:世界回到十字軍東征前的形態,即邊界由民族,文化及宗教決定;對香港來說,這代表香港的地價及樓價,很快就會…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0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最近可能就要開始跌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3th Oct 2013

[2]

任何民生問題處理得不好,都會引發政治問題,如何找土地?各有各打算,撇開別有用心的不論,各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如何擺平?這又是政治問題,土地問題解決了,土地收益少了!財政收入減少了,如何填補又是政治問題。


[引用] | 作者 | 13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土地問題最後總是政治問題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3th Oct 2013

[3] RE第三民國人

土地價值依附所屬地區經濟,正如雷說的,香港經濟如有差池,樓價可跌九成,內地那些鬼城就是是最好的例証。為甚麼四九年後香港的土地升才值錢?這說明香港的經濟奇蹟不是那些英國法制,而是歷史機遇!


[引用] | 作者 | 13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內地不同城市房地產走勢都不一樣,觀察是切記留意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3th Oct 2013

[4]

不獨是土地!為政者不能太宅心仁厚,你對他們太好,他們會以為老憑!看人家英國佬!


[引用] | 作者 | 13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現在我們的政客不是宅心仁厚,是投降主義!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13th Oct 2013

[5]

真正的問題是:我們是要製造財富,按生產價值的持份分配成果,還是極左式的不問貢獻,人人保障,甚至人人均等? 如果是後者,香港會不會在「解決」土地問題的同時,「解決」了自己的經濟命脈? 如果是前者,則香港的土地問題是否要解決,又要如果解決?(苦笑)


[引用] | 作者 三十九減一 | 14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劉廼強
劉廼強 :

內地不同城市房地產走勢都不一樣,觀察是切記留意


其實內地鬼城問題,主要還是產業發展和住房發展的脫勾問題,所以只要政府有計畫地將新發展產業移動到已有的鬼城上去,則很快就會解決問題 - 反正上海,北京和深圳等市實際上一早就到了其住房飽和極限,房價一直滯漲,任何發展都事倍功半。反之,將新興產業直接帶到已建房屋,卻缺乏收入的鬼市上去,讓當地早已崩潰的房價幫助投入新發展的人迅速致富。

反過來,香港一旦加入鬼市行列,香港還有甚麼條件,誰有甚麼原因要把甚麼產業送來香港重新發展? 內地二三四五線都市死多少次都可以無限復活,唯獨香港一死就是一鋪清袋,永不超生。


[引用] | 作者 三十九減一 | 14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三事九減一

將新發展產業移動到鬼城上去?這不是鼓勵更多人只顧自己私利盲目冒進!看來你應是右翼的,應該重視個人責件承擔,不能要大家會鈔!


[引用] | 作者 | 14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8]

那個葉劉真混賬!謝志堅不但人格、頭腦也值得讚!我看梁也學乖了,為政者很多時都要懂得卸,我不表態,看你們鬼打鬼又好!等你們找不到箭耙又好!


[引用] | 作者 | 14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9]

共和國是打出來的!反對派是有不少可以爭取的,要過來難點,中立就不難,但如果中央不硬,人家很難不趟混水,政治很多時都是計算風險,當然各人有自己的賬。


[引用] | 作者 | 14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10] 新式農民

有一點是很多人忽略,但必須要正視的:由菜園村事件開始,有一群人正在冒頭-我姑且叫這群人做新式農民。
其實,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區成立Kibbutz開始(注意,現代以色列國的基礎就建立在這上面.),新式農民就開始在世界上出現,新式農民和舊式農民的分別,在於舊式農民(現在中國大陸仍然只有舊式農民,未有新式農民.)-香港就是以前的新界原居民,一般目不識丁,耕田只為生計;因此,只要賠償足夠,他們就會交出土地.
但新式農民不同:新式農民是普及教育的產物,一般而言,他們不需倚賴務農維生,耕田只為興趣;因此,單靠賠償不足以滿足他們. 又因為他們本是城市人,有學識之餘又擅長用法律保障自己,因此,對付起上來比舊式農民難。
現在新式農民正在新界東北發展規劃中展示力量,將來他們對香港社會的社政經發展會起著什麼作用呢,且拭目以待。


[引用] | 作者 住在第三民國中人 | 15th Oct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