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按:以下為記協遲來的回覆以及我的回信。事情背景請看這裡

From: hkja@hkja.org.hk
To: (NK Lau)
Subject: RE: ??珂汜噹
Date: Fri, 4 May 2012 17:12:33 +0800

劉迺強先生,

謝謝你的查詢,因記協辦公室近期極忙碌,未能及時處理積壓的電郵,請劉先生多多包涵。

記協關注新聞及表達自由的空間,所以也關注《成報》擅改劉銳紹的文章。

我們需要先了解,文章引起爭議是否專欄被抽起的主要或直接原因,以及爭議本身的性質,然後才可以決定投訴是否有足夠資料。

請給我們一些時間先了解,謝謝。

莊XX
記協
(電話)

========================================
From: (NK Lau)
Sent: Friday, May 04, 2012 9:47:25 PM
To: hkja@hkja.org.hk

《信報》給我的那封電郵不是已經把原因說得很清楚了嗎?

引起我向記協投訴(請注意:並非「查詢」)的原因,並非記協關注《成報》擅改劉銳紹的文章,而是對劉銳紹的專欄因版面調動而被取消,記協即時公開表示「憤怒」。

至於《成報》擅改劉銳紹的文章,你們在表態之前,又曾否花了幾個星期「先了解」?

為何記協對我的待遇不同到令你們對簡單的中文都弄不清楚呢?

劉廼強


[1] 香港記協選擇性公義引起的漫談

劉廼強先生:

你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只是近日在你的專欄網誌看文章留言,經過一段時間網上碰頭,算是一點認識吧。

這是一特別的回應文章,對蝦餃來說也是特別。蝦餃在此文章會改變以往風格。以前文章,在討論到有關人等,都會隱名埋姓;因為蝦餃深信,罵人留一線,這一線,就是在文章中替他們隱名。 如今此回應文章是以書信方式進行,公開發表,且收件人確實存在,為了對收件人尊重,此文中討論到的任何人物機構,都是真名上陣。

有關閣下近日遭遇,特別給前東家《信報》無理解約之事,深表同情與氣忿。蝦餃多年來,會花錢買的報紙,就是《信報》,是欣賞它的老闆林山木先生的胸襟情懷,能在香港搞一份這樣多元化的報紙。多元化,不是指它的報紙新聞或財經新聞,是指它的副刊。不同觀點,甚麼種類文章都有,討論從索羅思到馬克思。沒有一個有胸襟的辦報人,一份報紙不能有這樣的多元發展。

雖然蝦餃離港時日稍為久遠,但也真的不敢相信林先生會做這樣的事。當然,這不是他的正常做法。他,一如他的師父查良鏞,年輕之時眼光獨到,胸襟寬博。但晚年眼光就真的不敢恭維。《明報》當年轉手給于品海(此君後來聽說因為某些經濟原因曾進出牢獄),很多愛護《明報》的人士非常痛心。如今《信報》轉手給李澤楷,也是讓愛護《信報》人士非常痛心疾首。果不其然,看到《信報》臆測的小說新聞創作,誇張的標題,這是走《蘋果日報》的路線,他要辦一份高級《蘋果》。我不知道林先生,看見自己的報紙走向《蘋果》化,會有甚麼感想。

全港報紙都爭著當《蘋果》第二,甚麼時候會讓位給高級《蘋果》?

這種《蘋果》化的發展,肯定對原來支持報紙的撰稿人有影響,特別是那些言論比較開明及對中方較為客觀友善的那一類。

先生犯忌的文章,是通過一起新政府大樓事故而強力提出23條立法。這是對所有香港報紙的大忌,不但香港報紙,包括不少政黨都是。誰敢提出23條立法,就是他們的敵人。打擊敵人,不應該手軟吧。他們懂得這個道理。

回到這篇文章標題討論到的香港記者協會。

首先說明,我不認識這機構或文章中提到的任何人,一切說法都是根據網絡搜查結果及根據以往發生的事態,再依自己的記憶與分析而成。

我對此機構不認識,只感覺它在某些特定場合就會出來聲明一番,如果看他們的聲明,立場非常明顯,跟先生或跟蝦餃的想法,非常迴異,南轅北轍。 無所謂,香港的特點是多元化,不同觀點共存,是我們這塊彈丸之地能以求生發展的主要原因。

此機構成立于1968年,之前的事態印象模糊,開始有印象,是拜他們的前出席劉惠卿所賜。因為劉的成名,且相關她的報導不時帶出是前記協主席,我才知道有這樣的機構存在。但知道此機構之後,再看他們的所謂聲明,就大為失望。這是一群標榜中立記者的言行?都是一切為了利益驅動的行為。這樣的記協,這樣的記者,當然也是這樣的香港報紙。

香港記者,在採訪大陸新聞之時給拘押,甚至坐牢的,蝦餃印象中只有一位,就是前《文匯報》與及《亞洲週刊》的特約記者姜維平。除了他之外,還有一位跟香港有淵源的記者在大陸被扣,他是程翔。但香港記協大力聲援程翔,立場似乎有懷疑之處。因為程翔被捕的時候,是新加坡籍,且當時他是代表一份新加坡報紙,不是港報。

如果香港記協也代表星洲同業出聲出力,或者他們要改名作亞洲記協或國際記協。但印象之中,亞洲其他同行,他們卻懶理。這是否選擇性的公義?

姜維平是全港第一位記者觀察薄熙來的腐敗,也是因為揭發那些腐敗行為而在遼寧蒙受冤獄。當時我是看《亞洲週刊》才知道此事。他的身份應該是大陸往港的新移民,通過自己在大陸的網絡來發佈相關新聞。他是在2000年被捕,2006年獲釋,2009年獲加拿大難民身份被收留。

我不知道那口口聲聲說為香港記者爭取權益的記協,在姜維平事件中做了甚麼工作。看他們的網站,只有至2002年痛罵董建華的聲明,在之前就找不到。如果他們真的做過工作,發過聲明,可否將那些歷史文獻呈現?如果沒有,這是甚麼協會?解散吧!不要再欺騙港人!

有關他們發的所謂保護記者聲明,最多的是兩位,一位是前面提到的程翔,另外一位,就是劉銳紹。後者因為《成報》版面改動而將它的專欄刪掉,於是引來記協口誅筆伐。同一位姓劉的作家,在《信報》給炒的事,記協就連屁都不放一下。在群情洶湧之下,找一位嘍囉出來拖場面。這是甚麼態度,甚麼公義?選擇性的公義,只有更醜惡卑污而絕無公義。說它是卑污,因為有強烈的欺騙成份。

為甚麼記協要這樣的“大細超”?非常簡單,程翔,劉銳紹都曾經在《文匯報》工作過,且都曾經是該報的資深記者,兩位都跟昔日東家翻臉。曹將歸漢罵曹營,自然廣受歡迎。這樣的故事,多看一下中國的古典,類似的例子多著呢。

劉銳紹的專欄給人換掉,這在香港報紙生態,經常發生。很多人都不以為然,更不會像記協上升到政治層次。畢竟那是作者跟東家的勞資糾紛,除非他們主動找勞工處,外面的人又有甚麼資格干涉?是否某天某家公司解僱某員工,也要記協出面?

我不知道劉銳紹目前的身份,或他還是否記協會員。如果不是,記協有甚麼資格出頭?

有關程翔,就更加離譜,可以說關香港記協甚麼事?程翔的問題,發生在他為星加坡報紙工作的時候。如果這樣也可以,記協是代表香港記者還是全球記者協會?

記協不斷說大陸打壓程翔,但他們有否做過最簡單的調查?沒有。他給控的罪名是間諜罪,他服務的台灣機構,在2009年,事後也出面證實程翔是替他們當間諜。現在香港記協說他無辜,他們憑甚麼?一個最簡單的問題,也想記協回答。記協有那麼多的記者,都是靠賣文為生,請問他們的同行,有那一位的文章,可以一篇賣過百萬?這些對程翔的指控,在大陸已經流傳很廣。但經常要人交待問題的記協,為甚麼不找程翔交待這些指控?為甚麼程翔多年來對這問題都那麼沈默?如果他真如記協說的那麼清高,為甚麼不出來澄清,這是關乎自己的信譽問題。為甚麼要默認?

種種跡象,包括台灣東家後來的爆料,此君的人格問題,確實非常嚴重。對於這種人,我們廣東人有句話,叫作食碗面反腕底。用較為文雅的說法,忘恩負義。一個有嚴重人格問題的人,他的公信力何在?

一個正式的香港記者,大陸給抓,記協連屁都不敢放一下;兩位跟記協無關的人,卻大肆出頭,這樣的記者協會,究竟是甚麼邏輯?

根據記協網站資料,他們是隸屬總部在比利時的國際記協,也跟國際言論自由交流會有關係。國際記協,可以上網查到他們的資料,有關後者,連維基也沒有消息連接。

香港記協的經費,根據他們網站,是靠會員費與捐款維持。香港有多少記者?他們的會員費有多少能支持這樣一個龐大組織?但任何社團,捐款渠道都不會公開,大家可以開始猜謎遊戲。

無論他們打著甚麼漂亮口號,標榜動人理念,作為記者,首要是中立,就是只報事實,不報立場。但通過記協多年的操作方向,跟這個目標差太遠了。為了立場,臆測事實。為甚麼一個機構日後發展會跟自己原來的目標相差那麼遠?關鍵因素是捐款來源,或機構賴以生存的水源。

看他們的政治取態,非常接近總部在法國的那個臭名昭彰的無國界記者組織。都是針對中國,報憂不報喜。這也無所謂,任何西方國家的媒體,在報導中國的時候都是這樣。但無國界組織會更為突出,甚至不少靠臆測等手段來達致攻擊目標的目的 。說那組織臭名昭彰,是因為它公開承認接受美國民主基金的捐款。

這個美國機構,是美國中情局的一個分支。任何CIA不方便的工作,會由他們出頭。前幾年在世界風頭非常勁的顏色革命,就是這個基金會的傑作。一個標榜中立的記者組織,會接受CIA 的援助,是不是有很多想像空間?

雖然從風格上,法國機構跟香港機構很相似,但從網站資料,看不出兩者有甚麼關連。唯一的共同點,大家都是那個維基找不到資料的國際言論自由交流會的成員。真的希望記協的捐款渠道,沒有無國界,也沒有民主基金會。

這樣的願望,可能是單方面的良好意願。

記協的宗旨,說他們有為市民知情權奮鬥的崇高目標。但一如他們的選擇性公義,連知情權都是有選擇性。前段時間,舉世譁然的維基揭密,爆出美國民主基金有捐款給香港的民主黨,且這個操作都是通過一位曾經服務過美國國務院的一位官員,在《蘋果日報》中執行。收到捐款的人,幾乎囊括香港所有反對派。這樣的爆炸性新聞,非常抱歉,香港記協的所謂知情權,不作跟進,也讓這條新聞大魚,隨時光水流而流失。

新聞大魚可以溜走,但民眾看了這條大魚,看見有責任要捕捉這條大魚的人,如何失職,如何辜負市民讀者的期望。記協對這樣的事,也是連屁都不敢放一下。

根據香港記者的臆測作新聞手法,我也可以這樣臆測,記協是收了民主基金會的錢,所以他們將這條大魚放歸大海。

記協不是經常靠自我臆測然後要人家根據自己的臆測作交待?這樣的文革手法,不是記協的專利!

好吧,請接招! 坦白告知市民,你們收了民主基金多少錢,收了多少年!為甚麼你們那麼痛恨23條立法?你們反對23 條,不是為了甚麼言論自由,而是保障你們收受外國政治捐款的權利!

選擇性的公義,選擇性的知情權,記協這個怪胎組織,請告知你們有何繼續存在的必要。

兩位姓劉的作者,都受到原來東家同等對待,都給原來東家因為種種原因而終止合作關係。但怪胎組織,只會即時高喊聲援一個對自己捐款利益有幫助的作者;對於另外一位,就實行拖字訣,打死也不說話。

劉先生,你明知他們是這樣的貨色,還公開跟那個怪胎組織的往來郵件,不是讓他們更痛恨你?何必呢?

順祝春安

蝦餃

2012-05-12


[引用] | 作者 蝦餃 | 12th May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讓他們自暴其真面目,讓市民都清楚看到他們的雙重標準和偽善,不是很有價值嗎?

我才不管他們高興與否。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5th May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Phillip Talbot

Crisp them steroids transformation lop sock! Drank whip steroids joint pain span junk?! Die ceiling steroids pain management bleed onto. Siren owe buy testosterone sustanon 250 laugh snack.


[引用] | 作者 1steroids.net legit | 20th Feb 201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