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拿了博士並且當了副教授是不同的,沈旭暉長長的「萬言書」不但可以於「公信力」報紙一次過刊登,而且還不讓反駁的文章出現!更加不同的是拿了博士並且當了副教授的還有權指黑為白,沈旭暉振振有詞的認為「阿爺」把遊戲規則由「制度A」的「小圈子選舉」改變為「制度B」的「民調主導式小圈子選舉」,所以梁振英才會勝出。他竟然忘記了他於同一篇文章中也指出,「他(梁振英)十多年來持續民望偏低,在社會有其認受危機,9 個月前的支持度只有5%」,看來只有梁振英能未卜先知「阿爺」會改制,所以才竟然還敢於唐英年的支持度高達四成以上,而他則處於單位數範圍中的劣勢,在「制度A」據說是「欽點」的環境中抗命起跑。拿了博士並且當了副教授的確是不同的,沈旭暉也自知難以自圓其說,但「地產霸權」還要硬挺,功課還是要交,在舊媒體發表時索性把自相矛盾的說法刪去了!幸虧香港還有fb,和《明報》,不然的話,我們怎知道博士學位值錢!

笑話說完,文歸主題:今天我們談談民意調查和民意。

香港的民意調查最近已經進化到神奇的地步。先不說「香港討論區」和「UWants」兩個網上民調長期幾乎一模一樣,是梁振英領先,並且於最後的關鍵時刻突然大變,並且都變得跟鍾庭耀的「3.23」「全民投票選特首」的結果也是幾乎一模一樣。你說神奇不神奇?更神奇的是,鍾庭耀的「3.23」「全民投票選特首」,因為自稱網站被炸,於是遊戲規則便可以一改再改,出來市民參與率奇低,絕不客觀的結果竟然還被反梁人士奉為權威,用來證明香港市民絕大部份投白票,支持流選。

別再繼續侮辱香港市民的智慧了。這根本就不科學,與「學術」和「學術自由」扯不上絲毫關係。這不是「全民投票選特首」,甚至連「民意調查」都說不上,只可能是赤裸裸的「(強姦)民意(偽)調查」。鍾庭耀這自命公正和維護公義的另一位拿了博士人士,竟然同樣甘心為「地產霸權」作馬前卒,不惜作這下三流的行當,我於看得目定口呆之餘,只能讚嘆某些人真有「超人」的力量。只是經此役之後,所謂「民意調查」已經大失公信力,而鍾庭耀博士的所謂「民意調查」更徹底破產,淪為另一個笑話。

我們不妨觀察一下,民意調查也者,跟心理分析一樣,雖說是全世界都有,但基本上是一種美國現象。究其原因,多少跟美式選舉有關。美式選舉,尤其是總統選舉,各方投入天文數字的資源去影響和監控民意,因而催生了龐大的民調產業。經歷過今次類直選的洗禮,市民都知道「政治一天都太長」這道理,選舉更是爭分奪秒的事情。競選者的一言一行,對方都在注視和評估其對選票得失的即時影響,並以此為根據,設計並落實對應的策略。選舉期間持續不斷的各種民意調查,系統地扮演這一功能。所以嚴格來說,這本質和功能上根本不是民意調查,而是「選意調查」。

為了維持某些專門做政治民調的公司於非選舉期間的生存,日常也有各種政治民調。而隨着西方民主,尤其是美式民主發展為「日日都是選舉日」的「永恆選舉工程」(perpetual campaign),各門派的「屎片醫生」(spin doctor)成了造皇者和掌權後的國師,以「感覺管理」(perception management)為管治的顯學,造就了好幾代形像討好,能言善道的政治領袖。他們天天盯住民調的上落,面對問題只懂得避重就輕,繞開爭議,維持高民望,以達致連任的目標。眼前的例子是馬英九和奧巴馬,他們都是「銀樣臘槍頭型領袖」。

當今特首曾蔭權非常信奉這一套,以「心戰室」治港,好事高調邀功,壞事快閃躲避,處處做好人,尤其討好大商家,凡有爭議的事情便擱置,見到領導人刻意表示謙恭,回到香港便敷衍塞責,唯一的目標便是維持較高民望,保住他的位置。

他這瞞上欺下的策略曾經收效一時,但因為矛盾長期得不到疏導和解決,不斷累積,民調的高支持度不但不能維持,終於一瀉千里,他只能驚嘆「民意如浮雲」。我曾多番預言曾蔭權於六月三十交班之前將出亂子,今天他和麾下兩個前後任的政務司司長都被調查,預言已經開始實現,估計情況在未來三個月內必將惡化…

沒有錯,民意是飄忽的,難以捉摸,更難以維持。所以在我們傳統文化中,根本就沒有「民意」這個詞。從來我們都只講「民心」,並且把它放在「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個最高的地位。跟民意不一樣,民心,或者人心,是十分穩定,而且只要我們能客觀地觀察,是十分容易掌握,因而不但一說就明,更一唱百和。

我於2007年中,還堅持香港人心思定,但到2010年初反對派搞「公投起義」前後,我就指出人心從思定轉為思變,但並非思亂。「人心思變」這一判斷,一直維持至今。梁振英也作出了「人心思變」這正確判斷,並且從中得出「穩中求變」這出路來回應香港市民人心的訴求。反對派卻不能掌握民心,以為人心正在思亂,結果他們的過激行為雖然經常鋪天蓋地的佔領着傳媒空間,表面風光;但說到底都只能吸引社會中極少數,從他們搞的集會遊行人數不斷下降,選舉投票中青年人未見特別踴躍看來,反對派整體的能量正在下降中。

反對集團因為對人心的判斷錯誤,所以他們的論述和預測,近年來鮮有準確的,從而衍生的反共反華,和鼓吹本土意識等策略也同樣不可能正確。反對集團當前只能靠市民會傾向於選反對派政客來制衡政府的「鐘擺理論」去求立法會選舉產生較多的議席。於六個月之後的立法會選舉中,這個反對派多年來從不質疑的對香港市民人心的判斷,將會受到前所未有的嚴峻考驗。

而另一方面,只要梁振英能繼續掌握民心,並且努力作出正確的回應,不管反對集團在外邊如何興波作浪,他都已經站穩於不敗之地,而香港的形勢只會一天一天地好起來。


[1]

現在的時評員,和狀棍沒有甚麼分別!民調不同的人問,會有不同的結果,多少都會迎合機構的意圖,免受打擾,你問人家贊不贊成廿三條立法,和如果中央要求先就廿三條立法,然後才可有普選,你贊不贊成廿三條立法,都有不同的結果,為政者當然要爭取民心,順應民意,但如果代價太大的話,就無謂!如甚麼要支持平反六四,才可以推行國民教育,有腦都知是刻意為難,港英殖民統治者對此理會到家,不作過份要求,過關就行。


[引用] | 作者 | 3rd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掌握民意,不能假手于入因為人家可能出于私心曲解民意,梁日後恐難有再接觸反高鐵青年了解實際情況等事,不能靠公務員,顧問公司,政黨,公開諮詢也會遇到搶咪的情況,如何掌握真正民意?一定要有自己的班子,繞過政客,搞手和群眾真正直接接觸才行,不要簡單問問題,要多個假如,交換條件又如何?


[引用] | 作者 | 3rd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地產黨的香港政變

今天香港面對的問題,其實在回歸之後就馬上醞釀,但總體爆發決鬥卻是在2003年的7月1日。一場港式政變,就在當天上演。五十萬人,響應地產霸權的號召,上街示威。那位多年來敢於向地產霸權叫板的香港話事人,我們的前董事長,就因為腳痛回家。

那次政變之後,改變了整個香港的政治生態,因為我們從此多了一個皇上皇政府,就是特區政府為他們服務的地產政權。

有關那次政變的論述,我一年多前已經寫過文章,或者這裡介紹連接,讓諸位再看。

http://blog.yahoo.com/hargawswiss/articles/55716/date/201101

看一下那位貪僧部下,很多在沒有上班之前已經面試將來老闆,說好日後上班條件。算一算貪僧幹部,有多少是後來替地產霸權打工?整個港府高層,都是替地產霸權打工,我們還有將來?

今天的甚麼報紙,甚麼傳媒,甚麼社論,甚麼民調,還有甚麼公信力?他們也是不同程度的替地產霸權打工。

為甚麼山東怒漢會有那麼多人討厭(那些所謂民調數字),但他又有那麼多的支持者?如果你看一下那些80後或90後,跟他們討論,他們的想法可跟那些香港“老革命”不一樣。大家都知道香港面臨一個不改革就難以為繼的局面。

看一下那些“老革命”在公開場合給小子呼喝收聲;看一下那些“老革命”到最後時刻還要質疑其中選手是地下黨員。但他們的聲音能量有多大?“革命小子”會聽他們的?

現在誰也不在乎甚麼共產黨,反正他們不是地產黨,就會得到支持,且是廣泛支持。

改革甚麼,就是將地產黨的影響力,趕出我們的政治視野。我們的政府,是為我們服務而不是為他們服務。這是改革的首要目標。相信山東怒漢對這非常清楚,地產黨也是。所以之前的話事人遊戲,是拳拳到肉,針針見血,一點都不君子作風。為甚麼?地產黨連政變都可以搞出來,有甚麼他們不敢?也不會手軟。
下一步要做的改革方向,就是要我們的媒體為我們服務而不是為了廣告贊助商說話。二階段的改革,難度更大,但我們不氣餒。當網絡討論越來的普遍,報紙佬壟斷話語權的局面就會給打破。地產黨還會給錢他們?

我們今天的行為,網絡投文,就是二階段的改革,針對只懂收錢,無良違心的報紙霸權。當人們開始明白,他們每天花錢買的報紙,原來是地產黨的喉舌或廣告,他們會想,究竟會否那麼傻瓜,繼續花錢買報紙。我已經十多年來沒有花個一分錢買香港的報紙。自己辛苦賺來的錢,不要隨便浪費。


[引用] | 作者 蝦餃 | 3rd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難得你清醒,去年年初便把情況看透了!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3rd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獨看透有何用?

一個人看透有甚麼用?人微言輕,根本沒有人聽我胡言,寫的文章,現在還算有點人看一下。

不過我不是靠賣文吃飯,我可以繼續發聲,人家不聽無所謂,人家不看我的文章,更無所謂,寫文章不是給人看,或給現在的人看。

人家不理會我的廢話,我可以瀟灑應對,但很多人就是為此吃透苦頭。唉,又關我甚麼事?


[引用] | 作者 蝦餃 | 4th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蝦餃

掌握民意,不能假手于入因為人家可能出于私心曲解民意,梁日後恐難有再接觸反高鐵青年了解實際情況等事


[引用] | 作者 buy steroids | 4th May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7]

說得好,我希望CY仍能堅持直接接觸群眾這習慣。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4th May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