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自2月16日晚,唐英年聯同太太出來供認僭建地下「唐宮」之後,唐營在短短不到一個月之內,經歷了放棄唐英年、推出曾鈺成和葉劉淑儀作替代、鼓吹投白票,搞流選,最後回歸擁唐並且大力抹黑梁振英。唐營目標已經十分清楚,已經不求勝選,但求眾敗俱傷,梁振英縱然當選,也要讓他灰頭土臉。

梁振英灰頭土臉與否,本來跟你我無關,但作為我們的特首,我們就不可能讓他一開頭便灰頭土臉,不然的話,他如何能於未來五年的任期之內,有效管治香港,推行必要的政策措施,維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這關乎你我的福祉,我們可不能不關心了。

首先,西九問題,這說到底並非唐營作說的200億項目利益輸送,而只是一個只牽涉到數百萬元的設計比賽,這小數目的項目怎有可能扯到什麼延後利益?而梁振英只不過是其中一個評委,就算他每次都有意識地選中某個作品,也沒有決定性的作用。因為根本沒有利益,整個比賽都沒有要求評委要申報利益,梁振英沒有申報,怎能成為罪名?我相信,一旦全部資料公佈,事情必將大白。這一招,干擾了梁振英的情緒、混淆了市民的視線,因而微降其民望幾個百份點,和於選舉衝線之際分散了他的精力,只能達到滋擾性的效果。

至於梁振英的選舉團隊跟鄉事選委吃飯時有黑人物在場的事件,小小一場飯局,還要於大庭廣眾中進行,連小房間都沒有,無論怎樣看,也扯不上「黑金政治」。至於鄉事選委見到有黑人物在場,感覺受到威嚇等,任何對新界事務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這些人天天都跟黑白道打交道,因而會覺得這是天大笑話。

這事件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現在警方已經高調介入,相信最後一定會水落石出。但是我們可以想像,當時梁振英正到處求人提名,劉夢熊說約了包括劉皇發在內的一些選委飯局,梁競選辦當然空群而出赴會。到了那裡,見到一大班陌生人,而黑社會又沒有制服,臉上又沒有鑿字,誰知到某人是不是黑社會人物?大家同枱吃飯,各自修行,有人以此小題大造,無限上綱,這裡我們看不到有什麼問題。「黑金政治」看來很難入罪,於是有反對派的法律教授又在一千幾百元的飯錢上造文章。這次飯局,既非梁競選辦主催,又不是他們請客拉票,「賄選」的罪名怎樣也落不到梁振英團隊頭上。作為梁振英的競選辦人員,自己付了飯錢,已經合符法例的要求,至於其他人有沒有付飯錢,則是主催者林偉強的事情。林偉強和他的女兒跟唐英年有說不清的關係,起碼他沒有動機要幫梁振英賄選吧。八個提名給唐英年選委的私人飯局,竟然外露並且成了「黑金政治」,並且引致唐英年要大張旗鼓報警的風波,大家都心知肚明,這究竟是什麼一回事了。

由此觀之,這次事件同樣是莫須有的插贓嫁禍,因此同樣只能達到滋擾性的效果,到最後一定無損梁振英、羅范椒芬等的清白。但是一連串的事件於投票日之前密集的出現,市民於「三人成虎」的效應底下,短期一定會受到來自四方八面的中傷所影響而有所混亂,一時三刻分不出是非黑白,因而梁振英的民望必然會受到一層又一層的侵蝕。桃色醜聞許多人都會淡然處之,對唐英年的扣分不多,但是對於「利益輸送」和「黑金政治」,香港絕大多數人都會感覺深惡痛絕。受這兩條虛假罪名的困擾,短期之內梁振英的民望必將大跌,最終會影響到選委們的投票。

所以客觀的評估,這一策略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功,這兩着陰招於短短一兩星期之內,是具有殺傷力的。過去好幾個月,香港大部份市民都抱着看戲的心態,天天都有精采新劇情,好不過癮。但是經過這兩周飽和式的轟炸之後,普遍的反應是厭煩。誰管你真真假假,你們三個候選人,加上當今特首,都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反正我沒有份去投票,而政治就是骯髒醜惡。

這樣下來,到了三月二十五日投票日,雖然不可能流選,甚至毋須第二輪投票便會產生下屆特首。現在看來,因為距離投票日只有不到兩周的日子,不管機關如何算盡,眾望所歸的梁振英最終將會勝出,只是剛選出來的特首從第一分鐘開始就已經灰頭土臉。這不就是反對派一直想要達到的效果嗎?現在終於達到了。而反對派又可以藉此大造文章,說「小圈子選舉」如何不義了。

香港不能再這樣下去!此刻,我們即便從小市民的個人利益出發,更加要堅定決心,支持新特首和下屆特區政府,幫助他們認真作勢在必行的改革。


[1] 插贓嫁禍

插贓嫁禍,手段卑污,但我們要相信香港市民會漸趨精明,不為所動。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香港!


[引用] | 作者 Peterchan | 15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在香港生活日子久的人都心裡有數,不過要大家支持梁振英就難了!這麼多年來都是會哭的孩子有糖吃,乖的孩子勒肚皮,雖然大家都憧憬梁振英上台會有所改變,但這會兒誰會出來表態支持?唔怕有辱無榮?


[引用] | 作者 | 15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劉

我發覺你好像仍停留七十年代那套過時的觀念,九十年代的左派論述,沒有以前的那麼浪漫了,對人性普遍自利都不予否定,因此而採取相應對策,現在一般都用囚徒處境來作論述。最後提你一句公平和效率都要兼顧。


[引用] | 作者 | 15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願聞其詳

劉廼強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現代的新左派對社會分析己經接受資本主義經濟學的人性利己假設,但用囚徒論述來肯定社會團結合作,這當中具體政策就必然要考慮人性奸詐這個可能性,如綜緩制度寬鬆,濫用欺詐的可能性很高,具體數字少,是因為絕大部份都查不出,好像雞蛋伯呃綜緩幾年,如果不是另一件事上新聞,誰知?如醫療教育要接受經濟審查,一些經濟環境較好的人被排除出外,到頭來辛苦得來的代價就變得白費,好像公屋就有人寧願少賺幾千,以求獲得入住資格,我聽青年自由黨的朋友提過,要求取消公屋富戶政策,與民生息,這很好,你不覺得眼下很多人自甘下流,或者如唐說的那樣,領綜緩的人最幸褔,不要和我說甚麼慘情,我們當年是如何長大的,不要走太遠,拿粵北和我們的綜緩戶比,我們的綜緩戶教人流口水,我們的堅尼指數去到零點五,但我們的綜緩水平竟達中位數六成,這平衡嗎?所以我為甚麼提出不設資產審查給低收入人士補助,現代社會主義早已放棄平等終點,改為平等起點,但實踐中又發覺問題,撇開人的優劣不計,誰的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不用心裁培,要求平等起點政府要承擔的實在太多了!亦損害不少人的積極性,事實就是錢不會從樹上生出來的,只懂向大財團抽稅,結果我們的政府就不能不賣大財團怕,打倒地產霸權,地產霸權完了,那些收入如何填補,要打倒地產霸權,首先就要擴闊稅基,現實就是政府的政策只能中間偏左或偏右,長期偏右結果就是全民造反,長期偏左結果就是齊齊乞米。回說要公平就要取消一切考試,就算交白卷只要是香港居民都可以入大學,否則就人人都不可以入大學。文革政治正確,只是後來發展下去失去理性。今天一些大學生出現的問題,是高等教育普及的必然現像,如果放在我們的年代,這些人怕中學都完成不了,現在香港確實有不少人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子,其實是籮底橙!


[引用] | 作者 | 1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6]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就以雙非和單非為例,你唐豬單雙不分,雙非當然說你好,你狼英單雙分開單非當然說你好,不要和我說甚麼一條船了,回歸己經十五年,五十年不變即是還有三十五年,廿年後甚麼環境又如何?你反共產黨我反貪官各有訴求,你要過三關我一鋪就可以行人,廿三條立法我一定反對,一隻手反對,一隻手和中央討價還價,不要怨人家無義,零四年你們又有沒有去馬呀!甚麼和解甚麼不是要和中央搞對抗,要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不是和中央搞對抗是甚麼?人大常委否決香港民主進程,偏袒維護資產階級利益,我們香港人為甚麼不可以和中央對抗,不要和我說你們都是混飯吃的,有普選你們就沒法混下去。


[引用] | 作者 | 1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7]

今天東方勞永樂說得好,你民主黨當年又何嘗不是支持八萬五,現在要求復建居屋又如何?政客縮骨抽水正常很很。


[引用] | 作者 | 19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8]

當前香港的最大問題,是貧富縣殊,中下階層生活日益惡化,為政者不應重空談,要做實事,明白民之所想,這才能與民為善,消除民怨。


[引用] | 作者 | 19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9]

安得廣廈千萬間…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9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10] 神祕人與香港神風

因工作需要要跳進火牆一個多星期。在那裡,想看港台報紙新聞網?莫問。但通過手機那小屏幕,在地鐵上或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原來防火牆是罩不住 3G 網,善哉,妙哉。

雖然可以看,但不能回應,誰有這個心思敲那手機鍵盤發表文章?我肯定沒有。結果就是我們以前廣告中聽到的一句,“有嘢睇,不過冇聲出。”

火牆之內,最精彩莫如看到戲子相國粉墨登場,發揮神祕人出第三招且最厲害一招。香港的話事人遊戲,可以說基本玩完。根據共產黨的守則,他們會照顧到你每一個生活小節,所以那些僭建圖紙,僭生育計畫,有誰比北京更清楚?那位山東怒漢,閒時就只懂種花,這樣無聊悶蛋,有甚麼利用價值?或者神州的口頭禪,有甚麼好玩?

政治這遊戲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沒有事先寫好的劇本,太多臨場發揮因素。連最偉大的編劇家共產黨,對這場戲也是沒戲。因為中間殺出了一個香港神風特攻隊。面對這個香港神風,我也要打破多年行文的慣例,這次要直點其名。

我們在看《粵語長片》的時候,經常聽見吳楚帆用帶著生病的語調,罵某人“卑鄙無恥下流賤格”。這句話,原來對著我要點名的人,非常恰當。一位二世祖,原來是港人敗類。

看見唐英年的神風表現,真的讓無知的港人開竅,甚至讓深明政治遊戲操作的共產黨,都要從新上課。日後我們日後罵人無恥賤格,可以運用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叫他人不要太唐英年了。

想唐家三代積累的政治淵源與人脈關係,就這樣給這個唐神風一鋪清袋。唉!

生仔莫生唐英年
祖宗基業一朝喪

他以為這樣的神風動作就可以跟人家攬住死。共產黨真的太走眼了。根據共產黨的作風,推薦人都要承擔部份責任,老江反正離開八寶山不遠,老胡之後日子怎過?

北京因為這次唐神風而引發日後的權力鬥爭與清算,我們少理。那個唐神風當時發噏風的精神狀態,我們也不需要考量。但他提出的兩個所謂驚人內幕,真的是得啖笑。港人對這些幼兒班材料都大驚小怪,真的說明,港人政治水平實在太低,不宜自我照顧自己。

首先唐英年已經犯了天條,泄露行政會的談話內容或疑似談話內容。香港行政會的保密協議,我不知道有否法律效應或只是君子協定。如果有法律規條,我們一定要起訴唐英年,送他入赤柱。如果沒有,日後一定要修法,將違反保密法當作刑事罪行處理。

另外這次的所謂爆料事件,政府與那個英國學生,為甚麼連最起碼的表示都沒有?香港的所謂法治精神,就是給一條瘋唐狗,一個偽君子破壞殆盡。所以他們都是港人敗類。我們有兩個敗類當政府的頭二把手。香港究竟出了甚麼毛病?

況且這不是甚麼會議記錄,只是唐英年的夢幻。事後除了他之外,誰也記不起他要攬住死的對手有否說過他指控的話。就算在會議中說過,那有如何?要不要共產黨在唐英年的睡房中安裝偷聽器。偷聽他發開口夢時說的甚麼話,然後再無限上綱?這是甚麼年代?唐英年,你都幾歲大啦,還那麼無知?

我不想偏幫任何人, 誰坐那個位,都會非常頭大,沒有好處。因為香港這個社會真的很非理性,一切感情用事。且每人都認為自己的認知無比權威。因為每人都感覺自己是權威,就對某人上幼稚園說過的話,認真看待。也不考慮說話的場合,背景與及這些話對社會的實則影響。

唯一解決之道,真的只有35年之後。

在神州一週多,看了一本書,書中有一小段落談到香港普選的時間表那排,是2017,不是更早。原來北京從多方面前英國殖民地研究,得出一個概念。那些地方,在脫殖20年之後,才慢慢有一種獨立的感覺。但北京計算錯誤。那些地方是脫殖成為獨立國家,每個人都有國家的歸屬感。這點剛巧香港獨缺,所以需要一代人的時間去清洗那些餘毒。一代人的時間,說40年可以,50年也差不多少。

飛出火牆首作


[引用] | 作者 蝦餃 | 21st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