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西九門」是應該和必要的。因為現在看來,梁振英最後能當選下一屆特首的機會仍然較高,這事件如不清楚了斷,而只是含含糊糊,這個特首便要背着一個他自己永遠解不了的包袱,來從容面對腦袋中不時帶着問號的七百萬市民,也很難有足夠的威望和信心來對這個國際城市實行有效的管治。所以,於梁振英上台一開始就還他一個清白,無論對他個人或對香港來說,都是絕對重要和必須的動作。所以梁振英的積極回應,是應該和合理的。

問題是,除非「西九醜聞」牽涉到對整體社會或者某些個人有即時性的傷害,不得不立即制止之外;不然的話,按照慣例,有關選舉的投訴一般都會延後到選舉之後才採取高調的調查;如果發現真的有事,作出適當的懲處。因為只有這樣做,才不會影響選舉的公正。

這裡有兩個方面:首先是調查本身就是一個負面訊息,對當事人的選情不利;其次是這將耗費當事人大量精力,有礙選舉工程。這回立法會於特首選舉衝線期間,對一件已經發生了十多年,而且一直相安無事,不可能造成即時性損害的事件作出介入,於時間掌握方面,十分不恰當,開始了一個十分不好的先例。

這個不恰當的決定既然已經做了,作為補救,這裡建議立法會應考慮對當事人、對選舉和對社會的影響,把調查押後於三月二十五日特首選舉後才開始進行,以示公正和公平。

無論如何,前後相差只不過二十天左右而已,梁振英跑得龍王跑不得廟,立法會急什麼?

同樣,謝偉俊引用《基本法》動議彈劾特首,我認為也是過早的行動,沒有人和議是合理的,這一點不少人已經指出了。我想在這裡指出的是,雖然《基本法》第73條第9項中規定立法會有此權力,但是事實上,在本地法例中卻沒有具體的規範,除非立法會就此進行緊急立法,不然的話,一落到實處便完全無法可依,寸步難行。尤其是主持調查委員會的是終審庭大法官,他在這問題上是絕對不會作任何將就妥協的,因而在曾蔭權餘下的四個月任期內成功把他彈劾是幾乎不可能的。

只是作為香港行政首長,曾蔭權竟然不知檢點的跟一些三山五嶽的人混在一起,還出席人家的春茗,被記者現場拍照,「捉姦在床」,證據確鑿,對絕大部份香港市民來說,這已經是不可接受的行為,不可能「無愧於心」。其他的不說,光是這一條,曾蔭權稍有點良知,或者還有點政治智慧,都首先要公開引咎道歉。只是曾蔭權在立法會上作出道歉和讓步的,只是另外一個更加實在和難以推卸的深圳廉價租樓事件,可見,他並沒有明白真正問題的所在及其嚴重性。

至於隨着是否要曾蔭權下台,則有比較複雜的考慮。於一般情況之下,基於目前揭露的一些「表面證據」,在法律上很難給他定罪。現在,廉署雖然已經介入調查,但是,由於被調查的對象既是它的上司,也是香港最高的行政長官,它不但身份有衝突,實際上也正處於一片灰色地帶,有很多措施如監聽之類,是難以使用的。因此,廉署的調查有很大的局限性,我們很難期望它查得徹底,能把問題弄個水落石出。

所以,《權力及特權法》的調查還是要搞的,因為對議員來說,在公在私,不能不搞。這是一場標準的「囚犯兩難題」,誰都不提,不然的話,自己不提,人家提了,吃了甜頭之餘,自己還不得不投票支持,白益了人家,倒不如自己搶先提出好了。而在目前的政治環境和氣氛下,有可能在立法會中六十個議員誰都不提出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成立調查委員會嗎?但是同樣道理,我主張調查應於六月三十日之後才開始。

跟香港許多市民一樣,我傾向於要求曾蔭權下台。但是,許多政治人物於形勢所逼辭職,也不是即時行動,比如於進行大選後下台之類,這並非戀棧權位,而是一種對社會有利的負責任行為。不管怎樣,曾蔭權的任期只有四個月左右而已,如要問責,他於今天下台和120天後才下台,是分別不大的。

反正這段期間「十目所視」,他帶領的看守政府是「跛腳鴨」,要做壞事也難有作為,其他人也不會跟他合作。但是,對香港來說,他幹到六月三十日是順利移交,中間如發生什麼事情,起碼還有一個頭頭作主。要是曾蔭權明天突然下台,林瑞麟出任署理特首,他會有很多事情不知首尾,一旦遇上突發危機,要從頭掌握情況,反應必將會較為緩慢,香港很可能因而蒙受較大的損失。

大家都知道,當前歐美經濟危機隨時爆發,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有可能隨時遇襲。這一個可能性,曾蔭權最近在香港和在一些國際場合,都已經再三強調,而萬一出事,除非他惡意破壞,不然的話,有曾蔭權在是會比沒有他在好得多的。

所以,反正他餘下的任期才只有120天,而立法會要搞彈劾的話,在未來這120天之內是來不及走完包括要緊急立法等的所有必要程序的,就不要作什麼彈劾了,即便是作為政治交換,讓他幹到任滿,順利移交下台算了。立法會可與曾蔭權達成默契,讓他知道立法會不會彈劾他,但要求他好頭好尾,辦好順利移交。

如尊貴的議員們認為對曾蔭權值得追究到底的話,就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於他下台之後才進行調查,只要他真的做了壞事,下了台之後也可繼續追究的;即便最後的結論只是作出衍責,起碼也表明了態度,以警後效。而曾蔭權如真的問心無愧的話,也應坦然應訊,在歷史中留一個清白。

這樣做唯一的風險是曾蔭權於六月三十日之後有可能突然離開香港,拒絕回來面對立法會的調查。他如選擇這樣做,我們在很多情況之下是拿他沒有辦法的,而沒有他的合作,包括作供、對質和提供材料等,很多事情會難以弄得清楚,更加難以把他定罪和繩之於法,最後只好不了了之。

只是這樣一來,曾蔭權在市民心目中,已經等於畏罪潛逃,而立法會的調查報告,也不會對他客氣,將來的歷史也會這樣看待他。以我看來,這將是最可能的結果。這樣的結果,我們市民會很無奈,但是世事往往如此,我們只能坦然接受。之後亡羊補牢,一方面充實行政會議監督制衡的功能和中央於處理報備會議紀錄中所扮演的監管角色;另一方面,為彈劾特首這萬一會發生的可能性,就大法官主持的調查委員會的運作進行必要的立法,填補法律真空。


[1]

昨天梁就沒有出席法律界的論壇,類似情況日後必然更多,現在的情況有人是死豬燙開水,梁是白恤衫!說實話,站在一般市民角度,就算這件事梁有問題又如何?這個比賽和十大勁歌金曲有甚麼分別?梁就算賣人情,令某人名次推高一點又如何?不要和我說甚麼核心價值,我們在香港幾十年,對很多事情都清楚,正如王岸然說的,你民主派有資格說人家不是,甘乃威、涂謹申,匯標、唯景,彭楚盈、包姪女……,民主派不是全部面皮三尺厚捱過,曾未做特首還是政務司?財政司時期,就弄權謀私用官箋給醫學會給他兒子說項。當年他出任特首,又不見有人提出來?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當年尼克松辭職後,福特就他的偽証罪給予特赦,這種情況在外國政壇並非少見,理由是給對方一條生路,避免曠日持久,魚死網破,這可以說是公眾利益,所以我雖然贊成對曾早就應該了斷,但如果現在落手有問題,日後下台後即使不追究也是可以理解,我不知道中央會否和他說你要好好處理餘下日子,日後會給你一條生路?我想可能性很大,緊急立法?法不究既往,其實就表面証據可以用公職人員失當罪名起訴,定罪機會有幾大就要深入調查才知,法庭裁決和議會彈劾是兩回事,放諸外國議會這完全可以構成彈劾罷免的理由,至于會否被罷免往往受其政積影響,事實上議會處理這問題往往是政治考慮,當事人缺乏政治觸覺或判斷能力不為公眾認同就已經構成免職的理由。最後都是那句,甚麼人都信不過包括梁振英,我們還是完善制度好過。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就以西九為例,梁就算作弊,大不了將有關人等的名次推高一點,有甚麼大不了,但如果傳聞屬實,有人將被技術否決的方案,重申加入考慮之列,那問題就大了,就以悉尼歌劇院為例,結果超支幾倍,還有就是不考慮技術因素,自然容易發揮,再來就是會影響日後招標取向,是整體招標還是斬件,這才是肥肉,最後還想問一句,評審員有甚麼理由會知道有這份方案?誰會相信評審員和那設計者沒有關連,有利益關係的何止客戶,還有波友,校友,如果一一報上,排除在外,恐怕沒有甚麼人有資格參賽。所以都是那句,水太清則無魚!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香港僭文化

不同地方的中國人,近日訪港,肯定給一個古字難倒。香港這個地方,雖然表面很西化,但骨子裡頭,還是很古雅。

我們看得最早的一個跟這個古字有關的特別名詞,叫作僭建。曾經鬧得滿城風波,且還會繼續。

這個香港製造的新名詞,真的難倒《新華辭典》,因為上網輸進此詞肯定找不到。外地同胞只能將這兩個子拆開來解釋。僭就是超越本份的意思,建是建築。兩字合起來就是超越本份的建築,或非法建築。

北方人肯定不會喜歡這樣的詞組,兩個字,同音同調放在一塊,讀起來真的有點拗口。廣東發音,則順耳很多,因為兩字不同音也不同調。這亦是南北對名詞選用考量的其中一個因素。讀來拗口的詞,盡量少用。

有了這個古字的從新開發,我們看到整個香港,都充滿僭細胞。

看一下我們的話事人,他可以來個僭享受:坐遊艇,搭專機,住豪宅,進賭場。這些完全不是他這個位置應該得到的享受,他得到了,且大條道理。法例沒有說不容許,當然就是可以。

從他對僭享受引出來的解釋謬論,讓我們看到僭自視或僭自信。一位曾經的優秀公務員,薪高糧準,最後也承受不了僭誘惑。他真的處在高位時間太長,不知民間疾苦,也不知民間的聲音,對這樣的僭行為多麼痛恨。

今年的話事人遊戲,相當熱鬧,高手過招,招招封喉。也是跟這個“僭”字有關。

唐宮報曉,就是僭建,大家明瞭。跟著山東怒漢給人遞著,十年前一起誰也不會在意的小事,在僭時候推出。就算當時他有犯錯,或者作僭,但對後來結果沒有影響。誰不知,本應對話事人遊戲置身事外的政府突然出現僭中立,將那些陳年小事擺出來。本以為可以讓怒漢受困,誰不知這樣的僭行為,反而讓他加分。政府的僭中立食相太難看,民眾突然給他僭支持。

不喜歡他出來的人,除了行政層面,立法層面的夥計,也是一樣,來個僭規則辦事。堅持在話事人決定日之前作特權調查。情況清楚不過,是想通過這樣的僭調查來打擊怒漢出線的機會。記得以前他們曾經說過,立法會的調查工作不應該影響任何進行中的選舉工程。這是不是僭信諾?

話事人遊戲吸引人的一個原因,是每天都有新題材,足夠我們討論或腦細胞運動,身心健康。除了上面提到的不同僭字解釋,原來還有僭感情或僭生育,當然最終還是大家關心的那個僭誠信。也是在一個僭時刻,出來一個僭消息。說它是僭消息,就是它的殺傷性,超越普通新聞。高人出手,招招要命。唐宮僭建,誰有資料,誰在放料,誰在僭出手,多日來都沒有人討論,只是在看戲。如今一招僭生育,且在三八婦女節之前爆出,真的是僭計算。這位選手多年來塑造的形象,是非常討好女性民眾。現在一招僭出手,還原他的僭形象。現在只是苦了他的身邊人,要做些僭主婦的事,公開表白不計較老公的僭生育計畫。太過僭感受了!

究竟是誰在這樣招招封喉?怒漢不可能掌握那麼多的消息資源,如果有,就不會為了十年前的小事那麼被動。我們只能通過僭思維,才能有機會嘗試解這個謎,但不一定能做到。因為仙人指路的路數,我等凡人又怎能僭解或僭猜? 這是我們能明白的?

舞台看戲,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蝦餃不是內行,但多年看不少高手過招,也大概抓到一點門道。只能說對於這場僭秀,嘆為觀止。

這是否一篇僭回應,留待諸位評價。


[引用] | 作者 蝦餃 | 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蝦餃兄好!對!用普通話發聲和粵語發聲確實有很大分別,所以很多名詞落筆都有不同,你在台下看戲多,行內都知道這個是世界仔,擦鞋仔,又記仇。只有傻瓜才信那個香港人會有這麼大的本事?資源,立會調查最大的好處就是証明功能組別靠不住,從民主的角度來看,這未嘗不是好事,當然北大人不是這樣想,外國干預形式很多,說不定下屆特首選舉,那些和外國不打好關係的候選人三歲時候偷看阿媽沖涼的事也會被人挖出來。平心而論,唐僭建有甚麼大不了!梁00年也僭建過,這是根據梁競選辦的資料,問題是唐處理危機的表現能力,和在選前有沒有處理好,坦白講,唐令人的感覺就是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競選,坐等欽點勸退,這種態度才是令人最不滿的。你沒有見過那場面,當日往昔和梁有過對立的人都叫梁千萬千萬不要退選。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國家利益

我不認內國家利益這種講法,這令人聯想到個人利益服從國家利益,我反而認為國家意識或慨念會較好,國家意識和本土意識是可以共容的,相斥是因為有人用這個否定那個,就以香港人這個慨念來說,這是我們和上海人、北京人而言,對英國人、美國人來說,我們是中國人,現在一些人所說的本土意識,就是將香港人和國家對立或分割,將中國人和其他國家的人等同看待,這種慨念必然導致香港人如果和中央對立或有矛盾,和外國勢力串連勾結並無不可,和中國聯甲國制乙沒有分別,梁早前在一個場合,不管台下大部份人不滿,也堅持要推行國民教育,好!有種!推行國民教育最大目的,不是洗腦,而是確立政治倫理秩序,早前有人問我烏炊村的村民為甚麼如此相信中央,我說不到他們不信,如果他們說不信就是造反,坦克車速速到,說信中央就表示他們只反貪官,不反共產黨,你的合法政權說法也好,可以迴避一些爭議,我臥軌可能是對或是錯,但肯定犯法,要坐牢,我臥軌之前是不是要三思,那會聽人亂說,我有表達意見自由。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7]

要建立國家意識,除了推行國民教育外,還有其他辦法或需要做的,如我們是否應該限制有外國國籍或居留權的人有投票權,招聘公務員是否應該有限制,再以褔利方面又如何,這些在外國都是常有的,我們香港沒有才奇怪,回說國民教育節數不能多,一週一節就好了!太多的話會引起反彈,這無疑給人家輸送彈藥。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青年問題

要知道現在的青年人和我們相比是驕生慣養,抗逆能力低,處理人際關係能力差,將來他們的就業機會是會高,但相對他們要負擔的老人家比我們多,隨著社會人口結構老化,社會、家庭的負擔肯定會加重,到時他們的稅負會否加重?這幾年全球思潮是往左轉,但我始終覺得左派善于提出問題和批判、思考,但真正解決問題的能力就…!你知道劉宇凡是誰?他早前提出一個短期內可行的解決方案?就被人斥為叛徒,在他們心目中,以為革命是一件很美麗浪漫的事。也不想想當年共產黨死上千萬人才革命成功。


[引用] | 作者 | 7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9] 貪僧戀棧

任何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如果話事人出現那位“貪僧”的情況,不給彈劾下台才怪。

報紙上能看到的頂多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是天不知地不知你我不知唯他知。水底下的冰山我們也不好追究,但露出水面的也這樣給他狡脫,我們這裡多年打造的廉潔招牌就這樣一朝喪,一鋪清袋。如果他都可以沒事,日後我們還有甚麼道德號召力去打擊比它低層的貪官?原來為官當高就可貪?

版主為他開脫的理由不能成立。甚麼可能發生的金融危機威脅論,都是狡辯之詞。他就經常吹噓自己當年功績,提高自己身價。其實他當時做過甚麼?如果沒有中央的支持,給他方向,他有甚麼能量?他懂個屁?之後就認屎認屁!

如果香港再出現以前發生的事,也不是他或甚麼特區官員去解決。這樣的的事情,他們有啥本事?最大本事,是聽好電話中的指示,聽清楚不同地方口音普通話通過電話轉來的指示,不要聽錯。

唯一保他不下台的原因,只有一個,心照不宣。不管是6月30日還是7月1日,他要做個交接儀式,屆時肯定是新老闆來湊熱鬧。“貪僧”不在場,真的非常尷尬。留下他,不是為了甚麼政府工作順利交接,是作為一個舞台的道具,有需要他而已。

為了一場秀,犧牲了我們的法治廉潔精神,值得嗎?


[引用] | 作者 蝦餃 | 8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10] 清算貪僧

就算因為一場大秀,我們今天沒法動他,難道日後不能根據他在任的行為來清算他?

陳水扁是甚麼時候被判刑?是他離任之後,調查人員再搜集他當時在任的行為證據,提控成功。

同樣情況,也可用在貪僧身上。反正他曾經做過,一輩子跑不掉。他不入獄,我們聲稱的法治廉潔社會,就要入地獄。

這樣的問題,絕對不能姑息,不管他是誰,對香港曾經做過他們口頭上說過的甚麼貢獻。

唯一可以讓他安然渡過,就是曾經是他的老二升老大。如果日後的老大不開動行政資源追究,他真的是安寢無憂。

這亦可解讀,為甚麼政府再這屆話事人遊戲,會出現僭中立的情況。


[引用] | 作者 蝦餃 | 8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