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官商勾結」這說法,於最近幾年才出現,而且直至最近,主要還是屬於「激進」的語詞。但是最近《東方》連續三天的揭發醜聞,當今特首被「捉奸在床」,百詞莫辯,而且在其他傳媒跟進,立法會窮追猛打,連他直屬的廉署都要被逼尷尬介入,將要暴露於世的醜聞和細節將會越來越多。最起碼在目前的表面證據之前,「官商勾結」的指控在絕大多數市民心目中,已經坐實,不再是一種推測。

香港市民向來都以官員廉潔自豪,而我們除了還未有全面普選之外,立法會已經有過半議員由直選或半直選產生,大都以監督政府為己任,加上有同樣使命的傳媒和司法獨立,以及市民動不動就開動手機攝錄、上街示威抗議,你說得出反貪防腐的機制,香港都應有盡有;按道理說,「官商勾結」不具生存的土壤。但是這回醜聞竟然出現於最高領導人身上,而且還那麼多姿多彩,相信絕大部份市民都大跌眼鏡。

我相信問題出於兩方面。首先,問題出於香港的地產財團實在太財鴻勢大了。香港這個人口才七百萬的蕞爾小島,竟然出了這麼多個世界級的富豪,光是房地產有關的稅費和賣地收入,已經佔了政府財政收入的近四成,如再加上財團的其他業務所產生的稅費,它們根本上已經成了整個政府體系的衣食父母。我經常說香港地產財閥騎劫了政府,就是這個道理。

政府在財政上如此依靠地產財閥,當然小心翼翼,侍候唯恐不周,表現出來的政策措施,就是我們說的「官商勾結」。加上地產利益集團駕馭政府的工具,還不單獨是金錢,還加上它們直接和間接控制的傳媒、政客、壓力團體,和它們廣泛聯繫的國際政經關係。特區政府和地產利益集團,事實上已經形成了一種詭異的共生關係,如果硬要以通用的「戰策夥伴關係」來形容,地產財閥是出錢的高級夥伴,而政府只不過是提供服務的夥計而已。

這一個複雜和隱蔽的組合,就是我所說的「財外聯盟」。「官商勾結」和「財外聯盟」是互為表裡的。這一概念於我上個月提出來的時候,頗有一些人在開始時認為我過「左」,但於細想之下,發現我提出的入員和論點等都是有公開的材料為依據,經得起驗證的;再加上「財外聯盟」和「官商勾結」於唐營競選工程中不斷自我暴露,我的觀點已經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同,甚至公開發表支持。愛國愛港陣營中的「開明派」頭頭吳康文最近的文章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以行政長官為首的政府高級官員和財團中人存在着千絲萬縷關係,公和私的區隔便會很自然的鬆懈。你要旅行渡假,你的好友陪同,當然會乘搭他的私人飛機,吃的住的,人家一早安排好,並且早就由隨員簽了單,那會有機會由你付錢。

慢慢下來,這已成了一種政壇中見怪不怪的傳統習慣,不但特首和高官能享受到。而據自由黨的議員為撐曾蔭權而自爆,他們也享受過有錢朋友的豪華招待。公私區隔鬆懈之後,利益授受的界線亦隨之模糊。公務員手上其實都有不少合法的酌情權,運用之妙,存乎一心而已。梁展文事件,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只是他做得過份了些,而且不知隱蔽,才出事而已。但出事之後,他唯一的損失只不過是丟了一份他本來就不應該打的工而已,誰也奈他不何。現在看來,我們一般市民知道的大概連「官商勾結」的冰山一角都不夠,實在太少。我們香港人一向自以為香港經商環境清廉,並以此自豪,也實在是太天真了。

這便帶到一個很多人都會問的問題:這是否回歸之後才如此?

我在香港土生土長,見過的貪污總督也有好幾個,檢視一下香港殖民地史,貪官污吏多的是。香港有廉署,是從麥理浩開始的。香港的開埠,完全是為了方便英商貿易,是赤裸裸的「官商勾結」。香港的「官商勾結」和官員貪污,是有很長的歷史的。但是像今天的明目張膽政府讓財團不顧市民的反感大事巧取豪奪,也着實少見。其中有一點,是總督雖然權傾一地,但在制度上還是有皇管的,但是回歸之後,特首雖云要向中央負責,但除了每年兩次禮節性的回京述職之外,他事實上卻是「冇皇管」。

香港總督是英女皇在港代表,有指導香港一切政務的最高權力,擔任著行政和立法兩局的主席,獨攬立法和行政大權,以及人事任免權。

香港行政局是由港督根據英國《皇室制誥》規定而建立的最高行政機構,凡制定重要政策,總督均須諮詢該局。行政局除每年八月暑假之外,每星期開會一次。立法局通過的任何條例,經總督批准後才能成為法律。所有的重要法案提交立法局討論審議前,均由行政局討論,公佈時以「港督會同行政局」的名義頒布,貫徹落實。

只有以下三種情況,總督才可以繞過行政局的諮詢程序:
1. 諮詢後可能影響政府施政,「令皇室蒙受不利」。
2. 明顯屬於無關重要,毋須諮詢的事項。
3. 時間緊迫,來不及諮詢。
4. 人事任免、紀律制裁等有關總督的專責權力事項。

但事後規定港督要盡快向行政局通報和解釋。

行政局議員需遵守和英國內閣相同的「保密制」及「集體負責制」:即政策未決定前所有議員均要保密,和政策決定後各議員對外均須支持該政策。

如果行政局成員書面提出把事項列入議程而被拒絕,議員有權要求把提議、意見和港督的答覆,以及否決理由紀錄在案,呈報皇室。港督否決行政局大多數人決議時,他需要把原因交往英國外交部備案。

《基本法》中大體維持這個制度,但是實制上卻被掏空了。特首事實上可以獨攬大權,特首否決行政會議成員提出的議程事項,或者否決行政會議的大多數成員的決議,形式上依然要紀錄在案。問題是這些紀錄再毋須交往中央備案,除了他自己和將來的歷史學者參考之外,中央連最起碼的監督制衡機制都沒有。這樣下來,行政會議成員既由特首隨意委任和辭退,意見也任由特首決定採納與否,成了純粹的諮詢機構,特首則成了完全可以獨斷獨行的一方之首,內部缺乏監督制衡,結果由外部的傳媒和政客來負擔連功能。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利使人絕對腐化。」一個完全「冇皇管」的特首,處於一個徹底「官商勾結」的管治環境之中,有如主人離家,讓貓看管着魚,它如不偷吃,那才是曠世的奇跡。香港一旦出事,後果可大可小,不能輕視,而且到了最後,還不是要中央出來收拾殘局?鄧小平當年堅持對香港特區不可能不干預,是具深透的洞察力的決策。中央對港的「不干預」政策證實失敗,二零零三年改為「不干預,但有所作為」。經此一役,中央要仔細研究如何才能實質性的「有作為」。英國如何通過「總督會同行政局」機制管殖民地,值得我們參考。


[1]

年前聽葉和東的官商當然勾結論,很不高興,但聽了他的解釋,著實感到無奈!水太清則無魚,打倒地產霸權?!沒有相關財政收入,政府財政不出現危機才怪,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靠阿爺買特區政府公債呀!但現時情況何止尾大不掉,簡直到了太阿倒持,問題是到了非解決不行,陣痛是難免的,但也不能太急,除非決心搞革命,大可以拉那些富豪污吏出來揪鬥。我不同意香港官員一直以廉潔自豪,只是受到監督制衡,不能不規距吧!你看梁展文事件,涉事的何止梁展文,批他的俞宗怡難道沒問題?


[引用] | 作者 | 2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建制盲點

這肯定是港人之恥,我們多年花不少心血建立的廉潔制度與聲譽,給這位前殖民地狗官一鋪清袋,徹底破壞。

這是一個建制的盲點。剛好在中英雙方制度之間出了空隙,給他找到他尋租的地方。這樣的漏洞,如果不是像他這樣多年在官場打滾,且熟識雙方的做法,是發現不出來。當然也事這類人的品格,才會做出次等劣行。

回歸之前,香港在英國的建制之下屬於殖民地部,後來外交部。即是說,以前香港的話事人,在英國是有人看著,有人會“查數”。

如果按英國政府跟中國政府制度平排論來說,即英國的外交部對應中國的外交部,回歸之後,香港的地位是上升了很多。之前香港下屬於英國外交部。如今我們跟很多省級平排。就算以中國部級稍為高於省級,香港的地位在回歸之後明顯有了很大的上升。

以往我們有英國外交部“查數”,現在是冇皇管。總不能要國務院特派專人來香港“查數”,或專責審視我們行政會的會議記錄。如果這樣,就違反了中方對港及對世界的承諾,不插手香港事務。派人“查數”,就是“關懷”。

要中國改變這做法,根本不可能,等於向全世界宣布,自己食言。到時全球反華的力量,不會理會中國對香港的好意,防止貪腐的問題,而是針對中國插手香港事務,違反自己承諾。

面對這兩難局面,我們絕對不能再找阿爺處理,我們要自己清理門戶。這樣的事我們都不能處理,香港還有存在的價值?


[引用] | 作者 蝦餃 | 29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講得好。我們的問題應該首先盡力自己解決。但同時我們也無須敵視害怕中央。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9th Feb 2012

[3] Re蝦餃

早晨!蝦餃兄!你說今天香港情況比內地和六十年代香港好很多,這個我認同,但你若然如一些人所吹捧的那樣,我就不認同,就以俞宗怡批梁展文而論,俞無利益衝突嗎?再舉陳祖澤和施祖祥,大亞灣和青馬為例,難道當中不無問題?中外莫不如是,所以我昨天才說水太清則無魚,只要大家利益分沾,食相好看,大家就得過且過,如果曾施政不是被市民認為他偏幫地產大財團,那他和相關富豪遊船河,市民大眾會這麼憤怒嗎?


[引用] | 作者 | 29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當年美國總統甘乃迪提名他的弟弟擔任一個公職,議論嘩然,甘乃迪表示,他是我的弟弟,所以給他一個機會,與論即時靜下來,美國的駐外大使,很多都是政治酬庸,那些人很多都是在總統競選時為相關人士出過力的,不過人家可以說是輪流執政,所以在野黨對這方面也是處之泰然,反正他朝我上台都是這樣的,只要不過份就不說了。


[引用] | 作者 | 29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當年港督就職宣誓,第一效忠就是英國皇室(政府),英國外交部對他有不滿或懷疑即時可將他解職,無須多言,說他不貪是假的,但不會太難看,也不會泱及英國,當然他來香港不是為港人服務的,而是照顧英國利益的,但為了照顧英國利益,維持殖民統治,總不能不理殖民地人民感受,你不滿意是一回事,起來造反又是一回事,現在的情況,只要特首一經中央委任,就大可為所欲為,大有我拉矢,你抹矢的情況,我覺得基本法固然有問題,中央觀念也有需要改變。希望不至于要到烏炊村的地步。


[引用] | 作者 | 29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同意。但民意也是有用的,不能說是為所欲為。董先生不就下臺了嗎。曾先生形勢也不大妙。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劉廼強 | 29th Feb 2012

[6]

就以年前五區公投為例,如果建制否決財政預算案,政府大可以用財政為理由,一區設一個投票站,建制派否決財政預算案有甚麼後果,後果就是政府要和議員商討,議員要求刪除公投用的撥款,政府無法取得立法會同意下,就只能用有限的資源進行。連這個也不敢做,只好任人(曾)魚肉了!


[引用] | 作者 | 29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7]

曾和董的心態有很大不同,董可說是有報效朝廷之心,當朝廷認為他是負累時,他也樂得清閒,但曾從他當年的選舉口號我會造好這份工,他的心態就是造官抓銀,即是中央示意,怨聲載道,他也會貪盡最後一粒鐘。


[引用] | 作者 | 1st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8]

聽說他甚至要求人家給他的經濟客位免費升級,才不過千多元,這太侮辱我們香港人,你作為香港特首,要貪也應該貪大筆的,這麼少的便宜也貪,簡直是我們香港人的恥辱,也可以看到我們一些香港人的貪婪食相太難看,你有一百萬,再貪二百萬,我還可原諒你,你有一百萬,還貪那十萬八萬,這豈可原諒!回到現實社會,你己經佔了大份,還要佔那一小份,人家吃風?越窮越革命!最可恨那毒蛇猛獸,吃光了我們的血肉,一旦把他們消滅乾淨,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


[引用] | 作者 | 1st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9] 心寒的推測

這裡不敢說甚麼陰謀理論,但越想越是心驚,都是連繫多日來的事態發展。

首先對那位話事人,蟻民都沒有說話權,一切靠那些小圈子人說話算數。或者我們多等5年再說。

這次那位英國爵士,開始的時候還有點紳士風度,最後,甚麼表面公正的遮羞布工序都不理,連內褲都要脫掉,赤裸上陣。十年前政府的檔案,會在這非常巧合的時間出籠,且大家都知,矛頭是誰。典型的英國虛偽,這位英國學生,確實學得不錯。

但我們除了看那英國學生交功課,我們更要問為甚麼?

正如版主文章說明,因為行政會保密的原則,內面開會的情況,外面不能知曉。現在也沒有人查數。也是保密誓約的關係,就算日後,昔日行政會的成員,也不可能將資料出街。唯一有機會去糾正以前過錯或推翻以前行政會決定的,就是當話事人。新的話事人對昔日很多做法,不甚了了,除非有很大的矛盾或利益衝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肯定會佔上風。這樣,昔日話事人的問題,就會過段時間慢慢消逝。

如果明天的話事人又是昔日的行政會成員且是行政會的話事人,很多工作上的痛腳,都會給他抓到。

如果我是今天的話事人,我會用甚麼方法來自保呢?最明顯的做法,就是想辦法將他打沈。

如果連接到這個英國學生近日的醜聞,這些推論,非常合理。

如果這個推論能成立,我們真的心寒。公子跟英國爵士,有某種默契,打沈怒漢,爵士過關。

這個還是我們心中的美好家鄉?唉,為甚麼?


[引用] | 作者 蝦餃 | 3rd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10]

這幾天勞永樂在東方的文章,很值得一看,勞如果不是年前對某件事看不過眼,被人踢出局,今天應是立會議員,所以我常說水太清則無魚。


[引用] | 作者 | 4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