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傳統智慧認為香港市民普遍反共,所以從政者被標籤為「親中」,便犯了「原罪」,會失了不少票。不少論者認為民建聯等建制派政黨在不少方面的表現都比反對派好,但自回歸以來,始終都脫離不了於立法會選舉中得票六與四比例的宿命,就是因為建制派被「原罪」拖累所致。

所以當梁振英剛開始擺出將要參選特首的態勢,馬上就被標籤為「土共」,「原罪」更重。因為梁振英早在三十五歲左右,便當上了「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這重任,之後扶搖直上,市上一早猜他是中央重點培養的對象,終有一天會當上特首,即便他不如傳說所說般是共產黨員,他跟共產黨的關係非常密切,並且為共產黨所倚重,則是毫無疑問的事。因此標籤他為「土共」,梁振英無論怎樣否認,不少市民仍會心懷一個問號。唐營以為這招一出,梁振英必敗無疑。

但是奇怪的現象出現了:在過去六個月的所有民調中,梁振英的支持度都遙遙領先唐英年,絲毫不為其「土共」這標籤所影響,中間有一段短暫時期唐英年曾把支持度拉近,但明顯與梁振英是否「土共」無關,最近這距離又拉開了。

另外一個例子是我一篇沒有發表的文章,落在支持唐英年的沈旭輝手上,並把它「瘋傳」,唐營更如獲至寶的破例把這篇接近三千字的長文全文刊登於發行量近八十萬的《星島》系免費報紙《頭條日報》中,以為這樣做不但可以把我弄左,同時更可將梁振英進一步染紅。只是我在文章中提到的「財外聯盟」已經是大家都已經知道的事實,這一組合十分不得人心,經我把它系統的組織成文,搔正他們的癢處,他們的強力反彈,把我去之而後快,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市上卻丁點兒反應都沒有,唐營平白為我和我的文章作宣傳。

發展到了今天,我們不知道選委們的最終的提名和投票取向,但是單從民意於拉近之後再度拉開,而唐英年的麻煩不盡,今後梁唐之間的民望只可能越拉越開。對於這新生現象,我還在觀察和思考。暫時只能認為我們還不能簡單的認為港人已經不再反共,或者可以接受共產黨員治港。我只能很直接的引伸解讀為,香港市民普遍認為下一屆香港的特首是不是共產黨員,或者會不會聽命中央,已經不是他們考慮是否支持他的重要因素。或者再往前推一步: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為者他是否聽共產黨話,對於他是否適宜當來屆特首,已經無關宏旨。

這一現象跟我在過去一段時期反覆申述香港市民「人心思變」這心理狀態是一脈相承的。市民已經不管你是黑貓白貓,共產黨或者共和黨,總之來屆特首需要有指出方向的視野,和帶領市民求變,殺出血路的能力。從過去半年的梁唐天天公開較勁,越來越多市民看得很清楚,並且日趨傾向於認為梁振英比較唐英年更符合要求。這一傾向於歷次民調中清楚無誤的表達出來,尤其難得的是市民同時普遍相信最後還是唐英年會於選委會選舉中當選勝出,還有意志作這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表達。

這新情況的出現,除了「人心思變」心切為外,我相信「維基解密」和黎子英秘密政治捐獻曝光也起了關鍵性的作用。在以前,我們如提到「外國勢力介入」,香港市民一般傾向於不相信,正如至今仍有不少人不相信香港有恐怖襲擊的可能性一樣。如今鐵證如山,「外國勢力介入」在香港市民心目中,已經不再是忖測性的陰謀理論,而是大家接受的共識。既然真有外國勢力的介入,中央的干預便顯得合理,甚至應該。

這不能說香港市民一下子變得「愛國愛黨」了,他們所愛的,只是切身利益。反對派無事生非的不斷搞事,弄到香港永無寧日,財團巧取豪奪,損害了香港的發展和市民的褔祉,近年來大家也都看得很清楚,並且開始表示不耐煩,普遍要求改變。香港市民新的態度是,從他們對香港於未來五年要面對的問題的判斷和對他們自身的利益的影響出發,不管選委會「小圈子選舉」的結果如何,市民寧願選擇一個甚至可能是共產黨員,但較有能力正確了解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梁振英,而不取明顯與社情民意脫節,並且明顯無能的唐英年。

唐營和他們背後的推手們對香港的政治形勢嚴重錯判了,「一子錯,滿盤落索。」結果自然頭頭碰黑。形勢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浸會民調「早洩事件」正在發酵,而市面傳聞已久的「酒花事件」終於捂不住爆發,「唐營C隊」此際一方面不惜違背政治中立和保密原則撐唐,同時拋出無事生非的「西九龍事件」來針對梁振英。

很可惜,唐營又誤判了。許多市民的反應十分簡單:好了,要是指責屬實,梁振英真有「誠信」和「利益」問題,而當年董建華偏袒梁振英,不追究他。但是你曾蔭權上位之後,明知他有此「嚴重過失」,為甚麼不但繼續不予追究,還連續兩次委任他當行政會議召集人?你自己有沒有責任?又為什麼偏偏要在超過十年後的此刻於同一天撐唐毀梁?

只可惜這回唐營A、B、C加上應聲上場的自由黨D隊反梁大合唱,對梁振英的民望不但一無影響,而且在鍾庭耀最近的民調中,他的支持度更首次突破50%,相差拉開至24個百分點。這更顯得唐營手上已經再沒有任何不利梁振英的黑材料,連投擲出去的「原子彈」都沒有殺傷力,招數已經用盡。往後的發展,只可能江河日下,只有挨打,而再無還擊的能力。

縱使唐英年自己看不清楚這絕對不利的形勢,背後比他聰明和有經驗十倍的推手應該已經對此了然於胸,最近出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大家會慢慢感受得到。而長期生長於溫室的唐家少爺,壓力底下疲態畢現,竟然在嚴肅的公眾場合中,於台上好像不能自制地連番猥褻脫鞋露臭襪,而這醜態已經曝露於市民面前,(有朋友看了忍不住搖頭說:「就只差沒有公然挖鼻屎而已。」)唐英年在市民中間已經完全喪失了當特首的資格。

我們不難想像唐英年一旦當了特首,於APEC等國際場合,也會再次當着眾多攝影機面前,表演其脫襪騷的。這不但會丟盡香港的面子,連帶整個中國也會蒙羞。而選委竟然選出這樣的人當特首的話,市民會怎樣反應?中央如何任命得下去?如何向內地同胞解釋?國際社會會怎樣說?我可以十分肯定,絕大部份不會在唐英年當選中直接得益的人都會同意:「土共」又怎樣?一定比唐英年強。


[1]

事情可能有多個解釋,首先你唐坐等中央(共產黨)欽點,現在你說人家是共產黨,明顯有矛盾,再來是有成份論,不唯成份論,重在表現,還有政治上將自己搏死沒有好處,最後自己骨子裡真正目的,如果我不是和甲對敵,只是和乙對敵,甲支持乙所以我和丙聯手對甲和乙,那隨著甲和乙關係的變化,自然有不同的考慮。還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先找一個敢于和中央對抗的人幫我,到頭來還是得過空,我會否有一種想法,找個懂得和中央打交道的人幫我。


[引用] | 作者 | 15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左派原罪,很多程度上和左派本身處理這個問題有關,當年陳婉嫻對麥海華,是六四後幾年的事,當時麥提及六七暴動,要陳和左派就此事道歉,陳當時表示是非功過自有公論,他不認同麥的看法,亦不想就此事糾纏,麥還想追擊,結果台下群情洶湧,好像是李鵬飛當時就插口當年有個林彬就衰多口被燒死,落選後麥也表示後悔?否認刻意?找這點狙擊陳,你越畏縮,人家就越是得勢不饒人,對這些事情還是各有說法,大家無謂多說,多說就傷感情,再來就是打大架。


[引用] | 作者 | 16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以我親身經歷,有傳媒是會刻意把你的說話扭曲,讓你被人圍毆的。所以也難怪陳婉嫻們含糊其詞。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6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我也有類似經驗,不過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有很多時他們早以設定答案,問這問那就想你說一句合乎他的答案。不過迴避就只能將話語權拱送給人。


[引用] | 作者 | 17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