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近香港和內地同胞的矛盾全面爆發,已經到了連事實都不顧的不理性地步。新聞公佈今年三月開始,香港市民可以自駕行到廣州。一些市民看都不看,便把這理解為內地旅客可以自駕行到香港,在網上大罵,並且慣常的號召示威遊行。

對於這場地區性的摩擦,香港的建制派的反應基本上只有兩種:第一種是和稀泥,完全不提是非對錯等,只呼籲香港市民與內地同胞要互相包容,是「家和萬事興」的變調。第二種是加入港人隊伍,一起大罵內地同胞,尤其是那個站在風口的孔慶東,以示自己開明講道理。說到底,這反映了他們心底裡的原罪感,生怕人家罵他們不愛香港。

但是這兩種反應其實都解決不了矛盾,甚至不能和緩實在的矛盾,大不了是不讓矛盾升溫,給當局一個迴旋空間,盡力謀求解決。問題是正當香港和內地政府都在換屆前夕,本屆政府極少誘因作任何大動作,問題要解決,起碼也在半年之後的事,期間矛盾在繼續發酵,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加上煽風點火,隨時可以爆發。

無疑,面對怒火沖昏了頭腦的群眾,大概也只可能有上述的兩種方法。但是任何了解香港情況的人,都會清楚,香港絕大部份市民的利益還是沒有直接觸動,因此他們基本上還是冷靜和理性的。時至今天,在反內地旅客的狂潮中,香港沒有任何人提出過要禁止內地旅客「自由行」到港。我們的決策者,尤其是遠在千里之遙的中央,千萬不要被媒體放大了的網上少數偏頗聲音所誤導,而作出有偏差的判斷。

因此,整個情況中的是非黑白,還是要算一下的。此舉不但不會激化矛盾,而且更有助更多人保持清醒,知道真正的問題所在,反而有所降溫。這是作為評論員所必要盡的言責,香港絕大部份評論員在這問題上缺位,甚至加入煽風點火的行列,是使人遺憾的事情。

這次排外狂潮,有兩條主線,一虛一實。虛的一條由D&G禁拍開始,之後有內地小孩地鐵飲食事件,再由孔慶東罵港人帶出高潮。這三個事件,我都仔細的觀察,結論是港人不對多,外地人不對少。

D&G禁拍,是該店的問題,沒有任何資料指向這是內地旅客的要求。「冤有頭,債有主」,向D&G抗議,要求這歉,是對的,但是這與遊客無關。遷怒於旅客,只是反映香港某些人心理不平衡,「憎人富貴厭人窮」。之後的地鐵沖突,我看過網上的錄像,一開始動氣罵人的是港人,於內地旅客小孩已經停止飲食之後,衝動的港人竟然按紐煞停列車。如說違規,這一危險的行動,遠比在車廂內飲食嚴重,而且會妨礙整列地鐵乘客的安全。客觀的說,我們能偏幫這幾個港人嗎?在地鐵內飲食,幾乎無日無之,犯者也未必都是內地人,有如看見有人不排隊,好言好語的提醒便是,何必為這一小事起爭執,更何必煞停列車?更不該的是網上的反應,不顧事實的一面倒罵人,已經到了蠻不講理的地步。

對此,內地同胞們當然有氣,於是便出現孔慶東罵人事件。他的原話是這樣的:「很多香港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張口就我們香港啦,你們中國啦…這種人就是給人家英國殖民者當走狗當慣了」。他所提的現象是不容否認的事實,站在民族主義立場,他認為這些人是「狗」,這在內地很有市場。但在香港,這被斷章取義的歪曲為「罵香港人是狗」,這種把局部變全部的手法,本身就不對,而香港這邊就此「一犬吠形,百犬吠聲」的謾罵,更顯得港人無知和情緒化。

我們不想想,一早稱呼人家為「阿燦」,最近罵人家是「蝗蟲」的,是我們港人,而人家也沒有情緒化反應。而最近那「大香港主義」的「蝗蟲」廣告,在內地被「惡搞」,不斷「進化」,最近已經到了滑稽的地步,我相信香港的一些「憤青」們看了也會哭笑不得。所謂「化干戈為玉帛」,這才是我們中國人的包容文化,是值得我們香港人學習的。

下來再談實的一面,導火線是「雙非」孕婦。我得承認,要是我要生孩子,竟然連床位都被人家佔了,我也會憤怒。同樣道理,「冤有頭,債有主」,問題的出現和長期存在,根源在香港,不在內地。香港的法例出現漏洞,人家就會來鑽空子,你不去堵塞,自然就會成行成市。我們的孕婦也曾千方百計到美國生孩子,今天仍有中介從事這業務,將心比己,五十步能笑一百步嗎?我們要注意,「雙非」孕婦是合法的,香港市民如有不滿,不應向她們發洩,要示威抗議,請到政府合署,或者終審庭。

從這角度觀察,香港市民和內地同胞絕大部份的實質性正面沖突,根源都在政府於資源分配上出現問題。香港要吸引內地高材生,卻不投資增加宿舍,要不是中間喝停,本地與內地學生之間的矛盾只會有加無減。一下子批了兩百多間酒店,又鼓勵內地人來港置業,但住宅用地卻沒有相對的增加,樓市高企,市民怎會不憤怒。我們甚至可以這樣指出,今天香港市民和內地同胞的矛盾,很大部份是特區政府長期施政失誤的結果,從而讓大家明白,罵大陸人是沒有用的,解鈴還須繫鈴人,特區政府需要採取系統的果斷措施,才能扭轉局面。

甚至簡單到奶粉斷市,表面上這是市場的事情;而按道理,多了內地人來港搶購奶粉,商店多做生意,有什麼不好?而如果有鴻圖大志,把香港發展為全國的奶粉集散中心,總比什麼紅酒中心來得實惠。問題出於毒奶粉出現之後,內地人一下子湧來,短期內把奶粉搶光了而已。政府如能採取緊急措施,一方面短期限購,同時加強市場訊息的流通和透明,並且協助進口商加速添貨,場面便不會那麼混亂,矛盾沖突也會降低。政府這樣做未必有很大的效果,只是表示政府關心,市民就自然會安心。

總結下來,香港和內地的融合是潮流的所在,誰也阻擋不了。中間出現了一些摩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實質性的問題,還是要面對的。曾蔭權政府已在屆末,民望已經低到再也無所謂了,這反而好,他可以不計較目前,只顧千秋萬世,把一些難題自己解決了,不把包袱留給下屆政府。

「雙非」孕婦問題,曾蔭權怎麼說也難辭其咎。他應該盡快主動向人大提請釋法,回復《基本法》的立法完意不再受終審庭的歪曲。他只須起動了程序,問題便已經解決了一半,市民的怨氣也會消一大截。曾蔭權於卸任之前為香港市民,尤其是孕婦們做一件大好事,歷史是會記他一功的。


[1]

我很辛苦才看完陳雲的文章,他的用詞一向偏頗,教不是他杯茶的人很難看,他的社會資源公平論述,根本就不適用雙非孕婦,照他這樣論述,應該港人,單非、雙非一體看待,其實一個地方社會資源應屬當地人公共財產,應該由當地人優先享有。他的公共醫療不足,要送紅包,對病人呼呼喝喝更加混賬!應該是按需、或輪候、或降低供應水平,如綜緩人數太多,就降低綜緩金。長毛正確,文學家談社會問題很有問題。


[引用] | 作者 | 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這又帶出一個問題,就是早前我提出的言論自由應否包括語言暴力,教人不快的偏激言語。另外我留意到有反對者提出的維護自己利益的行為有甚麼不對?為甚麼一定要為人著想?對呀!反過來看那些雙非也是如此,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要求特區政府做事,而不是怪責人家,將責任推在中央身上,自己就空談高調?


[引用] | 作者 | 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丟掉幻想,準備鬥爭,要靠港人選票的政黨要港人放棄利益是否強人所難?兩軍對峙,傷亡有限,但一旦衝峰陷陣,定必傷亡慘重,不攻則矣,攻必求克,否則為帥者可誅,為兵者四散。


[引用] | 作者 | 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有人說陳是為了彭案而結連民主派,其實看陳在港英官場走勢就不意外,人就算退休,還有馬房,更何況還有些我知你知,大家不知!


[引用] | 作者 | 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我看孔和長毛有很多相似,除了似瘋非瘋,還有他說的香港一些人的表現和內地一些大城市的人表現也是這樣,就是看不起一些水平比自己低的人,總以為我水平比你高,我對你錯就踐踏、不饒人家,缺乏對弱者要有多些關懷體諒包容態度,這和殖民主義,霸權主義的潛意識相近。


[引用] | 作者 | 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6]

現在的評論員,很多連紅衛兵也不如,和為求升官發財欺下瞞上,話之死人塌樓的官僚沒有分別。


[引用] | 作者 | 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7] 北京與香港的騙子

北京那位喜歡狗的教授,跟小島那位喜歡棺材的政治騙子是不同檔次,雖然雙方都是共產黨。一個是打正招牌的中國共產黨。另外一個則偷偷摸摸,崇拜外國和尚的似真似假共產黨。

那位阿根廷先烈(不是古巴人)的理論,如果用K仔與海洛英,或針筒注射那種來比較。神州大地多年都是索K而已,那位先烈的,才是針筒注射海洛英。當年他往北京拜會毛主席,連毛都怕怕,因為實在太厲害。

也是因為毒癮太深,剛有革命成果的古巴已經不好玩,於是跑到玻利維亞去玩,結果當了烈士。CIA傻瓜不明,以為通過散佈他的死訊可以領功,結果他的的死相,拍得有點像耶穌受難的樣子,一時之間,這個圖騰舉世知名。香港那位革命騙子,也經常帶著這個受難圖騰,到處招搖。

那位自命孔和尚的愛狗教授,在神州爭議性非常大,喜歡跟討厭都有且很多,甚至互相對立。

他的言論非常的左,也是說非常的煽動性,當然也是通過這樣來博出位。當下神州,成名就是錢。

這次給他捕捉到一個讓他更出名的地方,現在連小島人士也認識他。他的書,他的電視節目,肯定又漲價了。

小島那位革命家,唯一欠缺的是革命群眾,可以聽從他的似是而非的革命理論。不事生產,招搖撞騙幾十年,終於給他上了位。這也是一小島的特式矛盾,一群恐懼共產黨到非理性的群眾,會用選票去支持另外一個毒癮更深的共產黨,或者打著旗號招搖的騙子當議員。

兩人另一相同之處是煽動性很強,對社會的破壞力很大,但實則貢獻,都是一樣的不足提。這也是多年來左的路線給人拋棄其中一原因。但左的市場永遠都在,只是沒有以前那麼輝煌,但騙子伎倆都是一樣。


[引用] | 作者 蝦餃 | 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8] 地鐵事件爆發點

我也看過那片段。當時是有位女士用普通話跟她們說在地鐵上吃東西是不應該。

問題的爆發點不是那位青年,而是跟隨那家庭的其中一位神州女士,高聲呼喊這沒有甚麼大不了。這樣犯錯而高傲的態度,應該是整件事情的爆發點。所以那位青年按停火車,找地鐵人員來處理。那片段他說過(大意),跟他們多說沒用,他們就是這樣。這個多說沒用,就是回應之前一位用普通話勸喻她們的女士。

北大那位愛狗教授,不明情況就罵不說普通話的人不是中國人(大意),這是非常的離譜與混淆是非,或偷換概念,轉移目標。這也是左佬最喜歡玩的手段。


[引用] | 作者 蝦餃 | 8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蝦餃

你連甚麼是左也搞不清,你所說的不是左獨有的,搞政治要搧動人心,混餞視聽,制造事端,不論左好右好,都會用到的。


[引用] | 作者 | 9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10]

我說建制或中央最錯的地方是沒有確立國家意識,將政權和國家混餚,從而矮化國家意識,香港人應有三重身份或層次,一香港人,二中國人,三地球人,香港最大危機是欠缺中國人身份認同。


[引用] | 作者 | 9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