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網上評論更加自由奔放

上周我正面處理了國家安全立法的問題,結果引來沈旭輝和鄭經翰率眾圍毆,而《信報》則第一時間通過一個我不認識的「評論版編輯」給我發電郵,以「自閣下近期專欄文章刊出後,均引起各方熱議,甚或掀起一點風波。經編輯部連日開會商議,建議先生暫時擱筆」這與其聲稱的辦報原則相距十萬八千里、毫不專業、不知所謂的藉口,即時終止了我跟《信報》自創報第一天以來三十多年的關係,封了我的嘴。連我跟讀者說聲再見的機會都沒有!

只是自有互聯網以來,每個人都可以是一個獨立媒體,除非他們在網下把我關起來,或者消滅了,不然的話,沒有人能封我的嘴,不讓我發聲。這裡鄭重宣佈,各位支持我或者反對我的人,我不會被封嘴的,在網上我的言論只會更加自由奔放!

沈旭輝罵我的工架並不比鄭經翰好,半篇「文抄公」,還不如《頭條日報》把我沒有發表的文章全文發表。數十萬人看過我的文章,大家心裡有數。我聽到的反應總體是:「文字稍為偏激,但說的卻是事實。」人民眼睛雪亮,公道自在人心,這是恆常的真理。我這裡的文章也歡迎他繼續「瘋傳」。

沈旭輝委婉地承認香港有受襲的風險,對於國家安全立法,他竟然採取特首候選人的迂迴態度,發出既不似狼,又不像豬的怪聲,總之就不是人話。之後的半篇文章更加可笑,他既不能指出事實或論點的謬誤,竟然想出一個中學生水平的「鬧交」手法:「你個死肥仔,我認識你D friend,他們都話你不對。」這是「學術」的論證手法?我還以為自己在看齊秀峰和李八方呢。

鄭經翰同樣可笑,他站穩加拿大人的立場,毋須理由,正面反對香港要為國家安全立法。至於他自己提出的「香港出現生化襲擊的機會等於零」,原來意思是不等於零,亦即是廢噏。

以拖待變

國家安全問題關係到香港七百萬市民和全國十三億同胞身家、性命和財產的安危,絕非小事。但是香港卻偏有些人為了反共而置此大事不顧,一拖再拖,以為可以拖到永遠。這是一廂情願:到了2047年,我們不立法,全國性的「國家安全法」也會自動應用於香港。

所以你說我急嗎?我才不急,反正現行從殖民地承繼過來的法律,一點都並不比二十三條立法寬鬆,只是暫時不嚴格落實而已。而且到2017年,香港如尚未能為國家安全立法,你且看全面普選如何能展開?因此我才苦口婆心的建議由反對派草擬法案。於此可見,我才是數十年一貫的民主派,而鄭經翰和沈旭輝之流,都是山寨版,即偽民主派。

說白了,反對派的策略就是以拖待變,說不定未到2047,你共產黨垮了台,到時就像陳方安生所說:「一國一制,就是香港那一制。」好了,就算反對派的美夢成真,中國成了像美國那樣的國家,還是有《國家安全法》的。那麼就以人家的《愛國法》作藍本吧,這只會遠比董建華於2003年收回的版本嚴得多!當然,美國有「民主」,政府可以為所欲為,甚至在中學校園廣佈警察,小女孩被欺負,自灑香水抗議也被抓 。

出於對廿三條立法的抗拒,不少長期受新愚民政策薰淘的網民便不加思索地接受「香港出現生化襲擊的機會等於零」這自我麻痹的謬論。這謬論首先認為沒有人會襲擊香港,其次認為退伍軍人桿菌殺傷力低。

香港受襲機會極高

我們先從殺傷力說起。一些沒有調查的人,基於無知認為退伍軍人桿菌死亡率約在20%左右,並不足以構成生化危機。這死亡率其實一點也不低,恐怖主義行為的目標通常並非把敵人殺光,弄到人心惶惶便已足夠。雖然不是生化襲擊,但作為比較,SARS的死亡率只在11%上下,廣州更只得3.6%而已,便已經把香港鬧得滿城風雨,一段時期成為疫埠和死城。

說到發生的機率,如果天天都會發生的話,那已經不屬於恐怖主義,是另外一些範疇。我一早已經提及,國家安全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的事情。「九一一」事件匪異所思,如果在出現之前有人以這橋段寫成電影劇本,也沒有人會開拍,但卻它發生了;之後美國還受到炭疽菌的襲擊,而且來源還不是「基地」組織。峇里島與世無爭,卻一再受襲。泰國沒有明顯仇家,並且也與伊斯蘭教扯不上關係,最近卻突然出現兩個恐怖分子…我國一向都受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等三股勢力的威脅,香港作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並且是國家安全最薄弱的環節,大家動動腦筋吧:我們受各類襲擊的風險其實是很高的,而且因為人口密度高,一旦受襲,死亡人數會極多,警方也透露香港過去曾經受到恐怖主義襲擊的威脅。鄭經翰和沈旭輝之流應該是有腦袋的,而且一個還是什麼博士、教授,怎能扮作愚昧,睜著眼睛說謊話!

如今已經有報導說因為「門常開」隔壁解放軍總部干擾的影響,建築群內的電訊接收大大減弱,可見我提建築群所在和佈局的潛在危機是真實存在的。換個角度看,如有外來的電訊干擾,我們的行政、立法、部隊、警察都會一起被波及。如果外來的是炭疽菌或毒氣,後果又會怎樣?還有,請問你們如何解釋退伍軍人桿菌為何同時出現於不應存在的新建築物中超過十二處地點,而至今還找不到共同源頭。這些真正的風險,不是硬說「機會等於零」便能把它變為零的。而從安全的角度,是不可能不認真面對的。即便在未有國家安全立法之前,也有大量工作應該做,和可以做,而不是裝作沒事,淡然處之。

反對派不可能承認有安全威脅

反對派的難處是一旦承認有安全威脅存在的可能性,便不可能反對要為國家安全立法作保障。為了反對立法,鄭經翰和沈旭輝之流就只能張着眼睛說大話,指鹿為馬了。因為對某些人來說,香港跟中國是兩碼事,他們是香港人,只要能通過各種愚民手段讓大家相信香港沒有安全問題,國家安全就管他娘,也就可以堅拒立法了。

問題是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等三股勢力都沒有鄭經翰和沈旭輝之流這種狗屁不通的邏輯的。對他們來說,管得你自認是香港人,跟大陸人分開,香港就是中國國土之內最容易搞的地方。而鄭經翰和沈旭輝之流如此高調的對內外表示自我麻痹和拒絕設防,最終只會進一步增加被襲的風險;你我香港市民,將會首當其沖,成為第一線受害者。

所以,我還得要堅持,生化襲擊,以及其他恐怖襲擊的風險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機率還不低。而在我發表文章之後,機率客觀上是被鄭經翰和沈旭輝之流反對派的輕佻反應抬高了。我在這裡正面下戰書,要認真駁斥我的,請不要再躲在幾個假名的背後於網上散佈謠言,不妨正面站出來,以實名公開跟我作理據性的辯論。


[1]

當年曾德成還坐了兩年牢,但你不要忘記現在有人權法。


[引用] | 作者 | 31st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一時記不起名字,有個教授說得對,孔的言論再教人討厭,也不應到中聯辦抗議,叫中共要他收聲,授人以柄。


[引用] | 作者 | 31st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盡力支持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想不到信報如此立場,取消先生的文章,關讀者入黑房,真是無品無德﹗請先生繼續發表,本人及朋友盡力支持。


[引用] | 作者 Peterchan | 31st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Peterchan
Peterchan :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想不到信報如此立場,取消先生的文章,關讀者入黑房,真是無品無德﹗請先生繼續發表,本人及朋友盡力支持。

謝!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31st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看到你的文章,真的不敢相信。這樣的事竟然會發生在那份自視甚高的報紙。他們口口聲聲說的保障言論自有,原來有特別註解,是保障(自己喜歡的)言論自由。

立論不同,可以通過文章討論來說服對方。就算沒法說服,也在討論過程知道對方想法。現在是不喜歡的言論不給發聲,這就是他們天天叫嚷,夢寐追求的核心價值?

這是甚麼時候,還可以容許報紙佬橫行霸道?他們可以隻手遮天,掩蓋不同聲音?

網絡世界,天空海闊,一樣任君飛翔,只要翅膀硬。

請繼續發你不同的聲音,你的讀者會一樣支持。


[引用] | 作者 蝦餃 | 2nd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6]

看過先生那篇文章,也看過網絡上不同人對那篇文章的評論。

首先,我是全力支持23條立法,或國家安全法,這是任何一個國家的公民義務。在這方面,香港雖然是特區,但沒有特權!

雖然我極力支持要從速立法,但對於先生文章提出的邏輯理據,不敢苟同。

你是全港唯一一位用不同角度看新政府大樓事故的人,不能說無道理,但是有點牽強。今天我們也沒法證實那些菌的來源,政府也作多方面的調查。因為大樓牽涉到中央機構,肯定中央的調查人員也會加入工作。到今天,他們也沒有特別聲明。除非他們有意隱瞞這事,我們只能說那次的疑似恐怖襲擊是虛報。

如果市民都用這個虛報心態看那事件,就會對先生原來的立論產生懷疑,更會對原意造成反效果。

看到處鋪天蓋地的謾罵,在這種情況之下,先生苦口婆心提出的勸喻,又有誰會聽?

國家安全這個概念,是大勢所趨,絕對不是幾位唱人家國歌的人所能變動。只是時間越是拖後,我們越吃虧。當然,那些吃老外口軟,拿人家手短的反對派,自然會千方百計去阻擋。受人錢財,替人擋災,受了外國老闆的錢,肯定要做點事。23條如果立法,他們跟外國老闆都有大問題。

這條關鍵國家安全的法例不立,甚麼普選都是廢話。誰敢保證外面勢力不插手?天真的港人!


[引用] | 作者 蝦餃 | 2nd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7]

蝦餃兄好!首先我不認同孔的言論,但他的言論卻令不少港人露底,所謂你玩得人,人家亦可以玩得你,即是你問候人家娘親只不過是口頭禪,人家問候你娘親你就不能說人家不是,孔某說得好!香港不是強調言論自由嗎?


[引用] | 作者 | 3rd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8]

正因為來源不明,更有理由懷疑事件涉及人為,或者有關部門己經掌握初步線索,為免打草驚蛇,所以沒有公報,本人並非消息人士,只是對相關工作有點認識。


[引用] | 作者 | 3rd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9]

普選和國家安全立法是兩碼事,,理論上是否普選是港人內部自治事宜,就像是否興建居屋一樣,在這裡要說一點,興建居屋的好處大家清楚,但對政府的財政收入的負面影響少有人提,政府每年建一萬套居屋,涉及賣地的收入,最少也少一百億,這當中利弊,應該港人自己衡量承擔決定。普選也應該是這樣,但國家安全立法就不同,這是港人的責任,就好像納稅,不是你不喜歡就可以不納。如果掛勾,我為了反對普選,豈不是要阻止國家安全立法?


[引用] | 作者 | 3rd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10]

說到外部勢力介入,現在有不少選民都是有外國國籍和居留權的,這很有問題,首先這些人思維沒有國家觀念,有,但不是中國是人家外國,在涉及中港矛盾方面就會很偏執,甚至有類似港獨傾向,因為他們腳長,所以他們很有可能去盡,好像我們這些腳短的,雖然不滿意,但還是得些好處須罷手,這不是對不對,而是彼此條件不同,要求不同。更不要說受有關國家指使,搞風搞雨!


[引用] | 作者 | 3rd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