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當大家都只聚焦於「唐梁之爭」時,我上網看了有關反對派搞的所謂特首「初選」鬧劇。這裡,我見到已丟了電話號碼的四十年老友甄燊港兄,和他的反共老調。但我最欣賞的還是黃洋達,他明顯是在享受他自己相信的表演,板起面孔告訴人家「這是真的假投票」。但是除了這干擾性的行動,「憤青」們還能做什麼?王岸然兄對此很失望,希望他們能搞革命。只是香港的基調至今還是「人心思變」,而不是「人心思亂」,大形群眾運動搞不起來,這個政府倒不了。更重要的是,反對派幕後的外國大老板也不想此刻在香港跟中國撕破臉皮作直接衝突,孤軍作戰,幾個憤青除了搞干擾之外,還能搞什麼?

這說明了一個十分重要,但經常被忽視的關鍵:近數十年世上所有什麼和平「革命」,包括「六四」,背後都有美國的白手套在;香港的政治,說到底就是中美大國博弈。這已經不是猜測和陰謀理論,如果還有什麼懷疑,請看看《維基解密》中香港美國總領事館向華盛頓發的近三百件密電。此刻中國不會讓香港亂,美國不敢真的搞亂香港,香港能亂到那裡?到最後,還不是表演式的隔靴搔癢一番。

這一點,反對派的大佬們全懂,王岸然兄也只是一廂情願而已。可憐的是單純的青年人!這裡只想說,這場混濁的成年人遊戲是不適宜你們入世未深的年青人玩的,你們還是多讀點書吧。若說不公,最終的源頭在那裡?若談環保,幾個世紀的污染累積,是誰造的孽?大家不妨研究一下戈爾(Al Gore)這個人,他根本不是什麼環保份子,只是想藉此名利雙收。而從「地球暖化」引伸到「低碳經濟」,是西方官、商、學聯手的大騙局,已經有不少國際頂尖科學家不只一次聯名踢爆。你們說的什麼人權、民主、自由等,全都是資產階級的那一套話語;若不反帝、反殖,而單獨反共,是形左實右。這是那一門的「激進」、「基進」?簡直就是帝國主義、霸權主義的幫兇。

香港不可能搞革命,只能搞改革。革命是「一窩端」,全盤推倒,從頭來過。改革是針對具體問題,修修補補。香港的所謂「社運」,很多人都認為很激進,其實只是改革而已。它的祖師爺是美國著名社區工作者阿連斯基(Saul Alinsky),香港的始作俑者是「社區組織協會」,由馮可立兄、馮檢基兄、何喜華兄等一脈相承。早在港英時代政府便已停止資助社區工作,因此除了這裡,還剩下賴錦璋兄「聖雅各福群會」的一支小隊而已。

社區工作的家數是於具體事件介入爭取,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成功提升維權意識,和促進市民的團結互助。但以灣仔市區重建為例,事件完了,居民滿足了,也就分散了,因而事件過程中顯得轟轟烈烈,但難以為繼,最終成不了革命。菜園村事件因為介入者不是傳統的社工,而是受文化批判理論影響的「老鬼」,手法有點蕪雜,結果除了凝聚和鞏固了一小撮「憤青」,和擴大了某些論述的傳播之外,這事件本身也就及此而終。不管怎樣,這結果是改革而不是革命。

歐洲左派中的改革派認為,世上不平之事那麼多,事件性的介入有如杯水車薪,不但事倍功半,而且沒完沒了。更加「基進」的辦法是從社會政策層面入手,這才一了百了。放眼過去,國際上的大NGO,尤其是一些所謂「鼓吹性團體」(advocacy group),如「綠色和平」等,都走這樣的路線,由專業人員做調查研究、遊說、示威;而於條件適合的時候,也會與政府和大企業合作。在北京奧運的一些環保問題上,「綠色和平」與當局通力合作,是一個很成功的例子。要注意,它們連示威也是由員工做的,很少動員群眾。群眾的參與,基本上是經常性的捐款,表示支持。跟政治上的間接民主代議制一樣,這可以稱之為社運「代革制」,不但成不了革命,事實上是脫離群眾,並且推動政府在政策層面上解決了很多問題,大大降低革命的需要,有助社會穩定。

香港因為長期有大量上述的協調官民關係的中間機構,以不同的切入點,紓緩了各種社會矛盾,這才出現了我經常強調的「人心思變」情況。而這樣的社會組織,單從內在的力量,是很難出現革命的。從這裡我們可以理解到,為什麼儘管美國社會嚴重不公,人民過去幾年生活於水深火熱中,聲稱代表99%的「佔領華爾街運動」於全國數以百計的城市中冒現,但至今仍難成氣候。

而內地正正是因為公民社會不發達,中間機構太少和太弱,矛盾一出現,馬上就只能是官民對峙,缺乏迴旋的空間。而執政的共產黨對NGO的了解實在太少和太淺,因而不敢讓它們發展,尤其是不讓它們面向社會籌款。這樣一來,國際上各種背景的NGO,主要經過香港作跳板進入內地,通過資助內地的NGO工作。別有用心的那些先不說了,即便是一些良好意願的機構,因為議題的設定是在國外,並非從我國本土的需要出發,這便出了很多問題,包括輕重緩急倒置、水土不服、好心做壞事等等。

當前我國內部矛盾正日趨尖銳和表面化,群體事件多發。下屆政府有需要重新檢視其對NGO的看法,並大力調整有關政策。發達國家的經驗證明,公民社會於健康的土地中成長的話,它越發達,社會就越穩定,維穩的成本就越低。但是像今天的中國,一方面本土NGO既少而弱,另一方面大量外來財鴻勢大的NGO卻以空降、潛入等方式大肆活動,局面失控,十分危險。如何發展中國特色公民社會,是下一屆中央政府的重要課題。

回頭再談香港。是的,香港社會十分不公,而且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要它繼續扭曲下去。作為青年人,會覺得很憤怒,要改變這狀態。這我很支持,而事實上,要改變已經是市民中間的共識。「穩中求勝」,與「親疏無間」一樣,不知所謂,而「穩中求變」,也很可能是和稀泥的一廂情願而已。天要落雨,娘要嫁人,客觀事物是不以主觀意志而轉移的,內外形勢已經如此,加上下屆特首上任兩個月便是立法會選舉,他連密月期都沒有,如處理不好,革命雖不會成功,但是社會不但不會和諧,只會動盪加劇,而社會上所有矛盾不公,都會歸咎於特區和中央政府。

現在全世界都出現此起彼落的示威遊行,英國的對付手法已經十分不文明,而美國現在也開始出現校園警察,對青少年學生稍為越軌的行為動不動就使用武力。今天的八十後大有我們當年的反叛氣勢,也應有我們那些年的聰明才智吧。繼續無奈地做一些無意義的干擾性表演,是不是「憤青」們最具成本效益的選擇,或者香港社運唯一的出路呢?


[1]

和我們當年比,這些年輕人算甚麼!吃得虧多就會學乖,正義不是必勝,得道不是多助,青山常在,綠水長流!


[引用] | 作者 | 31st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認同你的NGO對政權有正面作用的看法,過去也聽人說過葉錫恩對港英是小罵大幫忙。希望閣下能用你的政協身份令當局明白,不過你要留意的是和外國的關連外,還要限制這些人日後的動向,好像梁展文事件在國內不知幾許,有句詞語容後交收,你認為艾未未賣的是藝術還是政治?


[引用] | 作者 | 31st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襄
[引用] | 作者 | 2nd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