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7th Jan 2012 | 信報 | (1140 Reads)

鄭經翰上周五花了近三千字來罵我,大部分是做「文抄公」,沒有一個字搔正癢處——「香港出現生化襲擊的機會委實太過背離事實,機會等於零」——真箇是「膠」人「膠」語,噏得就噏,你這話有什麼根據?你懂得多少生化襲擊?我的分析「背離」了什麼「事實」?請拿出證據來,告訴大家為何生化襲擊的機會等於零!只是根據鄭經翰竟然毫無常識認為「退伍軍人桿菌」是要「預先埋下」的來推斷,可見他是徹頭徹尾的無知,純粹「膠」噏。

二十三條終須立法

大班護主心切,甚至神經過敏到連我的文章都沒有看清楚。我白紙黑字告訴讀者「毋須問責曾蔭權或者唐英年」;而且二十三條立法,曾蔭權已經拖了七年,無論如何也不會於他剩餘幾個月的任期內要他落實的,大班不用過慮、神經質地亂放屁。

不過,事實還是要弄清楚的。沒錯,在天馬艦原址建新政府合署是董建華早就於2002年拍板的,但是之後卻擱置了,長期用作臨時停車場,是曾蔭權於2006 年重新把它復活——設計、投標等,全是曾蔭權和唐英年搞的。大班把所有責任都推給董建華,大概是患上了選擇性失憶,又或者欺讀者們全都失憶,讓你指鹿為馬,為曾蔭權和唐英年開脫。

說我「全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為二十三條立法翻案,製造輿論,營造聲勢,催迫特區政府尤其是下屆特首盡快立法,以確保所謂國家安全」。《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特區政府須要為國家安全立法,這是在「一國兩制」底下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也是任何一個國家天經地義要做的事情,國家安全就是國家安全,什麼叫「所謂」?又何須「翻案」。這不知所謂的亂噴才是「荒誕可笑,不值一哂」的「膠文」。

回歸十五年至今還未落實這憲制責任,就是特區政府不對,法始終要立,躲也躲不了,拖也拖不來。現在我把你顛倒了的黑白再顛倒過來,回敬給你: 「全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為遲遲未為二十三條立法翻案,製造輿論,營造聲勢,拖延特區政府尤其是下屆特首立法,置國家安全、人身安全於不顧」。不論鄭經翰也好、沈旭暉也好,請不要再兜兜轉轉,有種的就不要遮遮掩掩,反對為國家安全立法就得站出來說清楚。

對於這個敏感問題,梁振英和唐英年都有意迴避,兩人都一方面承認立法是香港的憲制責任,但同時指出大前提是社會大多數人都支持,已形成共識;要害是唐英年還加上一句「但相信不容易達到」。

疽菌襲擊美國曾現

因為立法保障國家安全這天經地義的憲制責任是誰都不能正面否定的,除了那一小撮明顯反共,自己就想進行一些破壞國家行為,如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聯同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等例外。

因此,向來反對派都不持這個徹底站不住腳的態度,他們的一般共同口徑是:「我們並不反對立法,只反對當中損害自由的條款」。

很清楚,要為國家安全立法就是回歸以來香港社會的共識,這共識一早已經存在,毋須建立,更加不用「翻案」。鐵案如山,就算反對派,又或鄭經翰、沈旭暉之流想翻,也翻不了,大班這才鬼鬼祟祟地含沙射影,無厘頭的硬指什麼中央干預。特區政府須要尋求社會大多數人支持的,不是立法與否,而是立法的具體內容。

法是要立的,這大家都同意;有分歧的,只是裏邊的條文。

集體利益和個人權利如何平衡,這是許多法例於制訂時都要面對的問題,古今中外已經積累了不少經驗,是完全可以和平合理地解決的,沒有什麼大不了。於制訂《基本法》的時候,已經考慮到港人的種種顧慮,這才於第二十三條中把在全世界都是中央立法的權力,下放予特區政府和立法會。

於中央來說,這是最寬鬆不過的做法,但是一些人對2003 年推出來的法案條文表示強烈不滿意,特區政府便把它收回。收回的意思並非放棄,只是從長計議,慢慢就具體的條文凝聚共識而已。我在前文甚至提出讓反對派自己去草擬法案給社會討論和特區政府參考,這不管怎樣看也夠合情合理了吧。事實上我這建議已經提出了很多年,只是反對派除了反對之外,還是只懂得反對,根本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

現在已經事隔九年,要求下屆政府再推出新的法案,絕不過分。事實上,如它不再嘗試推出,繼續逃避責任,這不單有礙香港七百萬人的安全,同時長期危害十三億同胞的安全,這才是認真過分。試想想,期間一旦因此出了什麼問題,又如這回不是退伍軍人桿菌,而是更加致命的炭疽菌,損失的人命,誰來負責?是你鄭經翰,還是沈旭暉?你敢說機會等於零嗎?美國本土也曾受炭疽菌襲擊,可見機會絕對不等於零。

加上我們的行政、立法、部隊、警察總部全部擠在一起,一下疏忽,就很容易被人一窩端。而香港市區人口異常稠密,一發便會不可收拾,絕對不能輕視。正如我前文所說,鄭經翰、沈旭暉之流「不知大小輕重的反應,事實上已經向全世界發出一個十分壞的訊息:香港上下都沒有危機感、戒備鬆懈,容易下手。這樣一來,必然會招惹世上各種壞人垂涎,都打香港的主意,以後真假恐襲事件會陸續有來,我們將不勝其煩,損失慘重」。

保障國家人人有責

經過「維基解密」揭露了反對派許多核心成員跟美國駐港領事館千絲萬縷的關係,有些還不明所以地受其「嚴格保護」。而黎智英對樞機主教和各反對派政黨持續和巨額捐款的神秘面紗還未揭開,爆料的網站卻又同樣神秘地被關閉了。

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條文: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試想想,沒有二十三條立法在先,香港能落實全面普選嗎?你們不是自命為民主派嗎?

你們是否真的想要普選?因此,所有真民主派都要支持立法,而且還要爭取於2017 年之前立法。

保障國家安全就是保障國家每個公民的安全,這不單是我們身為中國人的義務,事實上更是我們的權利。一個持加拿大護照的外國人,中國特區包容你,不但容許你胡說八道,還容許你有選舉和被選舉權,這優待你到哪裏找?你憑什麼罵人?

憑什麼去麻痹這個社會的憂患意識?憑什麼妨礙我們尋求自我和集體安全的法律保障?我這篇文,歡迎你們繼續「瘋傳」,讓更多人看到,公道自在人心,歷史自有公論。


[1]

生化襲擊和廿三條立法應該分開處理,對生化襲擊法律上可以用公安條例,工作上由保安局和警務處設置相關組別,制訂應急方案,配置人手,裝備,廿三條立法,皇帝不急,太監又何必急?


[引用] | 作者 | 17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Simple logic

Put HK's future in hands of people holding other countries's passport is totally unreasonable. They just fly away leaving HK a mess. Who will suffer? Only HK Chinese will!


[引用] | 作者 Peterchan | 17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襄
:
生化襲擊和廿三條立法應該分開處理,對生化襲擊法律上可以用公安條例,工作上由保安局和警務處設置相關組別,制訂應急方案,配置人手,裝備,廿三條立法,皇帝不急,太監又何必急?

國家安全,人人有責,而且一旦出事,直接受損失的是你我市民,所以無所謂皇帝、太監。

站在人民的立場,我們就是皇帝,而連才是真正民主派的主人翁心態。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9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當年簡大姐將自己物業都賣掉,結果如何?到頭來還是救不了敦煌!落得自己一無所有!說得好聽,甚麼民主、愛國都是騙人的,有自己利益就一套說法,沒自己利益就一套說法,你如果認真,到頭來只會傷害自己好人,益了人家敗類!要大家愛國!叫中央管好自己的身邊人、家人吧!還有賣掉美債,管好稀土出口!正如陳群所言,一會兒就說要和國際接軌,一會兒就說中國特有國情,這不是忽悠大家嗎?當大家沒記憶沒思想嗎?


[引用] | 作者 | 19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現在的人確實是少了以往那種個人利益服從集體利益的觀念,這當然不好,但事實如此,就不能不如此,這好像囚徒對奕一樣,人家出賣我,我怎能不出賣人家?其次現在的人思想復雜了,或者不是過去那種黨說幹啥就幹啥!再說人家毛澤東當年可以讓兒子上戰場出生入死,現在的領導人又如何,無德無才,如何教人信服?我既然質疑現在的領導,就不能不考慮到有一天我都可能要推翻現在的領導,這就不能不有所考慮。


[引用] | 作者 | 19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6]

想當年廿三條立法,中央那些領導簡直不知所謂,甚麼只是特區政府的事,我還記得當年楊尚昆說過,前線感到被出賣了,那個甚麼律政官員簡直混賬!說甚麼廿三條立法後,還可以鼓吹台獨,莫非台灣不是中國領土?如果只是鼓吹不犯法,為甚麼不可以引入約翰耐斯堡準則?要知道就算引入這個準則,一旦構成後果都可以入罪。


[引用] | 作者 | 19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7]

連你自己都迴避這個問題,特區就廿三條立法,中央干預是理所當然的事,無論從中央立場,基本法或香港本身的政治位置來說,不是特區政府可以不立就不立,不是特區政府草草了事就可以,這是中央與特區政府關係和國家利益行為。看來閣下都持有港獨心態!


[引用] | 作者 | 19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襄
:
連你自己都迴避這個問題,特區就廿三條立法,中央干預是理所當然的事,無論從中央立場,基本法或香港本身的政治位置來說,不是特區政府可以不立就不立,不是特區政府草草了事就可以,這是中央與特區政府關係和國家利益行為。看來閣下都持有港獨心態!

對,這正正就是「憲制責任」的意思。

不用氣,任何政府都是暫時的,但國家民族利益卻是永遠的。

我們人民是皇帝,一切都並非為某政黨服務。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9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9]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襄
[引用] | 作者 | 20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10]

熱烈慶賀閣下o係信報o既專欄
壽終正寢
宣告打柴

唔該你擦鞋都用下腦啦,成舊飯咁,CY應該炒埋你


[引用] | 作者 學棍係你 | 21st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