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3rd Jan 2012 | 信報 | (176 Reads)

今天我想談談我們下一屆需要一個怎樣的特首。這裏我頗同意周八駿兄最近在本報反覆強調「繼往」與「開來」的提法。

回歸已經十五年,不管怎樣,「繼往」這一階段應該告一段落,從下屆政府開始,應該從「開來」着眼。這跟我「人心思變」的提法有類似的地方:都排除蕭規曹隨,要求新思維、新方法;分別之處,在於我從民心出發,他則從發展規律入手。

「開來」「求變」港人共識兩者其實都很清晰,從發展的角度看,現時香港的政治、經濟、社會走勢是不合理的,因而是不可持續的;這一點,市民普遍都親身感受,因此得到要變這一共識。我們要相信人民的智慧,最近一連串的民意調查,都明確顯示市民傾向於選擇代表「開來」和「變」這路線的梁振英,但是他們卻預測選委會選舉的結果會是代表「繼往」和「延續」路線的唐英年。

我有理由相信,不管唐梁兩人如何展開他們各自的選舉工程,如無意外,這裏表達希望「開來」但「知道」仍會「繼往」這相對穩定的民心,折射出無比的無能和無奈,將會維持到3月25日投票日。

換句話說,香港市民普遍認為雖然他們選擇「開來」和「變」,但選委卻會選出代表「繼往」和「延續」路線的候選人當下屆特首。要是當日的結果真的如此,這便馬上引申一系列的問題,包括: 「民意」和「委意」之間的反差有多大,才是在大家可接受的範圍、短期和中期的影響、外部影響等。

這裏的後果可大可小,包括市民對整個制度的認受、即時的可能反應和特區的「可管治性」(governability)、未來政制發展的衝擊、尤其是對2017 年開始落實普選,以及之前2015 區議會、2016 年立法會選舉的衝擊等等,更不說外國勢力可能藉此推波助瀾,以及溢出對經濟和社會的幅蓋了。

這些問題,中央要考慮,而我們身為香港市民,不論有沒有直接參與投票的機會,也一定會首當其衝,直接受影響,因此也不能不考慮。簡單地說,這回特首選舉,是一次從北京中南海到香港街頭,影響深遠的「繼往」與「開來」之間的路線博弈,只是公開通過某種間接選舉形式來表現而已。

市面上什麼「梁唐之爭」,已經把複雜的問題過分的簡單化,再進一步的描繪為「豬狼之爭」,更把嚴肅的問題漫畫化和個人化,這樣下去,只會拉我們愈來愈偏離主題,一丁點意思都沒有。至於何俊仁和馮檢基的行為,只能以莫名其妙來形容;而何俊仁主動成為「唐營B隊」的動作,更加不知所謂。「泛民」墮落如斯,值得給王岸然兄臭罵。

政治智慧中央更高

從建制內的角度看,施政須有延續性,如非必要,只能微調,毋須大改,培養一個人不容易,前功不能盡廢;從「繼往」轉往「開來」,很容易被意味過去的政策措施有失誤,建制中人抗拒轉變是他們的通性和習慣。存在只能說它起碼曾經有合理的基礎,但是客觀形勢不斷發展,條件變了之後,以往的合理,會是今天的荒謬;昨天的正確,恰恰就是今天的錯誤。今天香港的發展不可持續,這是當下不能以主觀意志來轉移的客觀形勢,人心思變,既有政策措施不對頭的因素,更決定性的,是老黃曆已經不再靈光了。

中央的決策層,明顯接受這一道理,所以一方面支持競爭性選舉,對唐梁參選都同樣肯定,不作傾向性表示。另一方面,又廣派人員來港訪尋社情民意,供其作決策參考。可笑的是,中央想聽取香港市民的意見才作決策,但我們有些人卻期望中央早日拍板,一錘定音,表面的說法是避免建制分裂,事實上只是害怕自己押錯寶。看來,中央的政治智慧和民主素養都比我們一些朋友高。

現在看來,2012 年我國內外形勢都要面臨很大的挑戰,香港也要面對政經特大困難,在這樣惡劣的環境底下,我們應該很清楚,正如王光亞的期望,香港絕對需要一個有能力、有抱負、有民望的特首,帶領七百萬市民,渡過難關。坦白的說,一個因循的、平庸的特首已經不行的了。試想想:一個開口便說錯話,前言不對後語的人,能勝任這挑高難度的位置嗎?市民對他能有信心嗎?對他背後的一大批「能人」,他能駕馭得了嗎?還是被駕馭?

寫到這裏,我肯定有些讀者會自作聰明的說:你這不是撐梁貶唐嗎?你可以這樣說,但我的考慮已經遠遠超越了對梁振英或者唐英年的個人愛惡了。

身為一個持續寫了近四十年政經評論的人,從這個專業角度,我已經觀察梁振英近三十年了,他的缺點,我敢說我知得比香港絕大部分人都多。不說別的,梁振英在這圈子裏混了這麼多年,人緣竟是那麼差,但卻說不上什麼具體的惡行;最近幾個月,對手翻箱倒櫃去找岔,最大的問題竟然是他疑似「土共」,以及他當區域主席的總公司生意出問題(以今天歐洲的經濟環境和地產市況,生意沒有問題才是怪事)。

說到底,梁振英其實是「雖無過犯,面目可憎」,於此可見,此君的人際關係技巧的確很差。其中一點是很明顯的,他很冷,從來沒有幫助過幾個人,正正因為如此,他的「愛將」才會被渲染為緋聞的角色。

但我們不妨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看:他的社會關係十分簡單,兩無拖欠。不然的話,香港富堪敵國的財閥隨便打一個眼色,他那間小公司的問題便可馬上消失。因此,人家才怕他「狠」,他才要提出妥協性的「穩中求變」口號作安撫。

「繼往」路線難以維持

而今天冒着給對手點名抹黑,梁振英一旦落選,有可能會遭人秋後算賬的風險,還願意站出來公開支持梁的人,他們決不是追名逐利之輩,也沒有拿了什麼好處,或者得到什麼許願承諾。他還公開宣布,今天的助選班子不是未來的管治班子。

換句話說,今天出力的人,別想他日會自動有一官半職。從這裏我們只可能得到一個結論:梁振英的支持者是一個理念的組合,而不是一個利益共同體。不管你認同這個團隊的理念與否,你得承認,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有承擔、有付出、有風險,而無個人所得的愛港團隊,甚至愛國團隊。

我們再看看支持梁振英的民意,這裏更加沒有個人利益的考慮,純粹是理念的認同。而從梁振英的民望從年初開始,如火箭般冒升,更自去年11 月至今,於多個媒體中天天遭借故圍毆,而對唐英年則天天只讚不彈,但梁振英的民望依然繼續大幅領先,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香港好一部分市民對這個理念的認同,有一個很堅實的基礎,是說上一百遍壞話也動搖不了的。

為什麼呢?人心真的思變。市民並非厚愛梁,或者討厭唐。不管你中央是否欽點,或者欽點了誰,我們就是要變,要開來;要是沒有梁振英,我們最終也要找一個代表求變和開來的王振英、李振英……。為什麼呢?「繼往」路線明顯不對頭,實在難以維持下去了。


[1]

備選前我和他在非公開場合打過幾次交道,覺得他不屑浪費時間、轉彎抹角討人好感,用他的說話他是實幹的人!我覺得他日前處理雙非的態度,正是真實的他!


[引用] | 作者 | 5th Jan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