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3th Dec 2011 | 信報 | (178 Reads)

年近歲晚,想跟大家做個總結和前瞻。簡單而言,當前我國內外交困,急求轉軌;香港苦撐待變,特首必然出處的建制派卻內戰內行。明年美國也好,大中華兩岸三地也好,都是換屆之年,亦必是政經大變之年。

中美關係迭有改變

首先讓我們回顧一下中美關係的發展。克林頓任內,1993年7至9月,美國炮製「銀河號事件」;1999年5月7日,北約美國轟炸我南聯使館;小布殊上任之初,2001年4月1日,中美南海撞機;直到2001年9月11日,美國受到恐怖分子連環襲擊之後,才劍指阿富汗和伊拉克,中美關係好轉;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提出本世紀頭二十年「是一個必須緊緊抓住並且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

從以上背景介紹可見,這戰略機遇期的出現,並非由於我們「韜光養晦」策略的成功,而是客觀環境逼使美國矛頭轉向。

這重要戰略機遇期只過了十年。奧巴馬上任後積極從中東抽身,今年10月,希拉莉於《外交政策》發表〈美國的太平洋世紀〉,正面宣告美國今後十年將於外交、經濟、戰略和其他方面大幅增加投入於亞太地區,並隨即高調介入南海爭端,成功疏離中緬關係、大幅增加澳洲駐軍,以及積極推動TPP取代中國組織已久的東盟10+1和東盟10+3。

對此變局,我國官方傻了眼,到現在仍未適應過來,還繼續高唱「共同開發」、「反對外部勢力介入」等老調。而我們的所謂「美國問題專家」,直到最近依然堅持「中美之間沒有基本性矛盾」、「中美關係沒有重大改變」,簡直是自欺,更還嚴重誤導了決策者和國人;對於突然之間冒出來的TPP,舉國上下至今更加不知所措。

事實是,中美之間絕對有基本性矛盾,中美關係近年來已經明顯有重大改變。但是我們毋須驚慌,因為毛主席一早看扁了美帝是「紙老虎」;當年強弱懸殊,已經是如此,今天中美兩國之間力量已經拉近,更加是如此。二戰以來,老美一向只找弱小而無核武的國家揍,以往不敢直接打中國,今天更決不會跟中國正面開戰;中國更從來都只想集中精力發展經濟,不想打。中美是打不起來的。

今天的希拉莉好比二千多年前的蘇秦,為了制衡秦國的壯大,力說她周邊的國家「合縱」制秦。當年「合縱」之策並未成功,張儀一招「連橫」,來個「遠交近攻」,六國便被一一兼併。

今天「C形包圍」中國的周邊小國,無論在利益、文化、發展水平、與中國關係等,都有極大的差異,要她們齊心聯合制中,難度更高。加上美國內部問題十分嚴重,未來許多時自顧不下,對亞太盟友不但難以給予支援,更重要的是美國過分急於自利,事實上還要向她們討便宜。

TPP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人家幾個國家本來小打小鬧的搞得不錯,美國高調加入之後,一切以我為主,連本來主催的日本都開始有點猶豫了。對菲律賓在南海與中國爭奪的支持更是笑話,免費贈送的原來是一艘早已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於海岸警衞隊服役的小戰艦!

美國問題自顧不暇

美國想從中東脫身,只是一廂情願而已。今天的中東,從地中海的東岸到印度洋的西岸,只能以「亂」字形容:埃及和利比亞至今還未亂完,敍利亞和伊朗又上議程;阿富汗還未能退出,無人駕駛飛機已經頻頻進入巴基斯坦濫殺平民。現今最急不及待要打的似乎是以色列,她一但對伊朗動武,美國想不牽進去也有困難。

美國內部處境也很不妙,我不久之前已經討論過了,不贅。美國想以「茉莉花革命」來搞中國不遂,自己國土上卻爆發了眾所周知的「佔領華爾街」運動,蔓延全國超過一百個城市,至今方興未艾。根據以預測奇準謀生的Gerald Celente早於2008年10月的訪談,預測到了2012年,美國將會是第一個不發展國家,出現糧食革命、反抗納稅、暴動、示威,人們還將以食物作為聖誕禮物。最近他更愈來愈悲觀。現在看來,這些推斷雖不中,亦不遠矣。

這樣的美國紙老虎,還要對中國張牙舞爪,而一些連經濟都十分依靠中國的周邊國家,竟然想左右逢源,豈不荒謬!這倒好,國際上誰是朋友,誰不是,一下子都清晰了。看清楚形勢,看穿了紙老虎的裝腔作勢,以及那群以為假着虎威的狐狸們裝模作樣,我國也就毋須反應過度,只要忍着笑,板起面孔來偶而教訓一下,使其稍為收歛便可。

2002年十六大的判斷依然有效,戰略機遇期還未結束,我們大可沉住氣,繼續集中精力解決內部問題,力爭達到預訂的目標。

我國當前的內部問題也真不少,民怨也確實在積累中。而民怨累積是非線性發展的,今天大部分人還高高興興的,可能明天會突然莫名其妙地爆發。勝在直至最近,人民普遍對政府的支持度極高,長期高企於85%以上;即便存在着各種問題,我們也有頗大的迴旋空間,政府也有頗為充足的資源去解決。

黨政換屆正在進行中,人民都期望下屆黨政領導更加有所作為。中美之間各自內部存在這麼大的反差,未來十年的地區主導之爭誰勝誰負,結果基本上已經寫在牆上。上述的預測大師Gerald Celente於年初斷言,一旦中美打起來,美國必敗。

全球向左香港反共

最後不能不回到香港。當今全世界都向左轉,香港卻反潮流到快將成為反共之都:一個嶺大的內地學生參選學生會,竟因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而被迫出局,還因此引發各校園之內紛紛追查活躍於學生會的內地同學是否黨員,連共青團員也不放過。

而一個已經離開中聯辦近十年的前職員成功當選區議員之後,被指「共產黨滲透」,「種票」之外還「種人」。

原來曾經是共產黨或共青團成員的人,在香港是被永遠削奪政治權利的(民建聯舉報了一百四十八宗種票疑案,又不知是哪個黨種的了)。更有趣的是,同是建制派特首參選人,長期自命已被「欽點」(誰作「欽點」呢?)的一方,竟然主攻對方是「土共」,而且攻擊得遠比建制派其他敵人,如「漢奸」之類更加起勁和賣力。建制派原來是極端反共的!而特首最終還要中央任命。真是莫名其妙!

同樣難以理解的是連千方百計想打入內地市場的《信報》,竟然也加入這反共行列,而《信報》網上的反應,卻原來它的讀者是一面倒的不支持反共的一方。《信報》採取完全背逆今天的讀者和明天的市場這奇怪路線,真耐人尋味。

無論如何,2012將是一個全世界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一年,而且並非好壞參半,我們身處其間,有時會有氣喘不過來的感受。大家千萬要自求多福,善自珍攝!


[1]

我看中美兩國都是內在社會矛盾重重,看誰早先爆煲,港人即使說不滿意政府都好,大都不會走上街頭,但內地不滿意政府的話,隨時都會訴諸行動。


[引用] | 作者 | 14th Dec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種票事件上,難道劉先生不曉得賊喊捉賊的道理?

另外,王光亞曾提到'大家應該是一國兩制,井水不犯河水。'如今黃春平走出來選,又是否自打嘴巴?

請劉先生指點迷津。

立此存照
14/12/2011


[引用] | 作者 讀者 | 14th Dec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讀者
讀者 :
種票事件上,難道劉先生不曉得賊喊捉賊的道理?
另外,王光亞曾提到'大家應該是一國兩制,井水不犯河水。'如今黃春平走出來選,又是否自打嘴巴?
請劉先生指點迷津。
立此存照14/12/2011

就算黃春平是共產黨員,就要永遠剝奪他的政治權利嗎?這是什麼人權觀?

請查一下,什麼叫「普選」。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4th Dec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

外國人就可以做議員,中國共產黨員就不可以,金紫荊廣場掛的是五星旗還是米字旗?外傭做滿七年沒有居港權,但嫁個香港人又如何?你和共產黨不共戴天好,爭飯食好,是你們的事,我們小市民白貓黑貓,提到老鼠就是好貓,左右逢源就更好!


[引用] | 作者 | 15th Dec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 反共經濟學

香港反共,本來就是一門生意,多年來的營銷額,總和甚至超過一些小國的GNP。

但誰是共產黨,他們很多都不明所以,反正人云亦云,自己嚇一下自己,比到戲院看鬼戲更過癮。

既然連反對的目標是誰都不知道,這樣就給很多的所謂“知情人士”活動的空間,當然也是他們收入的來源。看或聽他們的分析,真如香港流行所說,得啖笑。但他們的讀者或聽眾,確煞有介事。大有共軍殺到之勢。

一位曾經服務過大陸機構的人,就不能在香港議政,還沒有說參政。那是那一條法律依據?香港說的甚麼法治精神,原來也是得啖笑。

一位在大陸是黨員的學生,就給剝削在香港讀大學的基本權利,這又是港人所謂的法治精神得啖笑的一面。

他們怕甚麼?

是否我們的大學,日後招生,都要大陸學生填寫政治團體這一欄,大凡填寫共產黨或共青團都拒絕?

港人那麼怕共反共,但紅籌股在外支持最力的是香港市場。為甚麼那麼怕共的港人,當那些大陸企業到港招商,或推銷股票的時候,不直接問那些負責人,他們是否共產黨?

如果怕共,反共,為甚麼又投資大陸企業?為甚麼我們的大學,又要向大陸學生開放?


[引用] | 作者 hargaw | 18th Dec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