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6th Dec 2011 | 信報 | (211 Reads)

梁振英的選舉工程跟唐英年的截然不同。唐英年的訊息是:我是不是蠢豬不重要,你們要看我後面的能人。所以我從一開始便集中考核「唐營」,結果使我十分失望;連搶先宣布參選都搞到成為落荒而逃的非法集會,正式宣布無限期延遲,這班子的能力可見一斑了。

梁振英則剛好相反,他強烈顯示:我的競選團隊雖然個個都是獨當一面的人物,但最後你們要選的,是我。因此從一開始,很多人都認為他沒有支持者,只是孤家寡人。現在「梁營」已經陸續現身,但他們都很低調,不會惡形惡相、胡說亂道,遇到問題,很清楚要請示梁生。所以本文聚焦梁振英。

蘋果鬥爛揀無可揀

因為梁振英的選舉訊息突出他的個人,所以連對手都以此為目標,多方設法證明他不是那麼有能力。而梁振英至今仍然未能有效地說服市民他「好打得」,有足夠能力帶領香港「穩中求變」。這便不能不陷入對手設定的「爛蘋果」選擇範式——梁振英不大好,所以唐英年也不大壞。你要保險,就選擇唐英年,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是什麼貨色;但如果冒險選了梁振英,哼哼……。

跟一個公認的「爛蘋果」對壘,梁振英除了給市民一個思路清晰、能言善道的感覺,因而得分之外,至今還未能成功建立「我絕對比他好」的形象,不能不說是失敗。無可諱言,今天梁的支持度遠遠拋離唐(於梁振英宣布參選當天搶新聞那個「唐反超梁」的所謂「網上調查」,也實在太粗劣了)。但我在不同場合聽到不少態度上是支持梁振英的人說,這只是沒有選擇之下的選擇而已;可見「爛蘋果範式」的陰影無處不在。可以想像,在較保守怕失的選舉委員會中, 「保險論」是有頗大市場的。

政治一天都太久,現在距離明年3 月25 日的選舉日還有接近四個月,如果梁振英不能成功突破唐營設下的「爛蘋果範式」,在對方不斷作滋擾性的攻擊之下,「三人成虎」;加上如本報余錦賢觀察,何俊仁投身「唐營」,一旦構建了「梁振英唔打得」的標籤,不但民望的優勢難以維持,到最後更難獲得選委的選票勝出。

三個選擇何去何從

從目前的發展趨向看,一個很大的可能是在未來的競選過程中,在唐營的「能人」主導底下,唐英年的競選工程頻頻失誤,唐英年不斷出錯,梁振英在民望上節節領先,但最後卻在選委會中輸了選票。

這一結果一旦出現,對梁振英一無好處,只會令他為難,甚至斷了他的政治前途。更重要的是,這將會是一場重大政治危機,對香港和中央都是很大的打擊,讓這個情況的出現,將是他一輩子最大的政治失誤。無論如何,為自己,為大局,梁振英一定要盡力避免這一情況出現。事已至此,對他來說,已無退路,唯一的解決方案只有在選委和在社會中都要贏。

梁振英有三個選擇:

一、繼續做「家嫂」,天天在外做「路展」,現場和電視觀眾即時讚賞,但第二天便被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戴了有色眼鏡的評論員作有傾向性的找岔和解讀——愛將成了「緋聞」;公司賣盤成了生意失敗,甚至個人財政都出現問題;法官不接受他的證供,成了沒有誠信、作假證供和「施壓」。

梁振英如繼續低頭啞忍,觀眾開始時還替他不值,慢慢有些也會開始動搖,覺得這個「家嫂」並非那麼賢良淑德,最後成了被人披上「狼」皮的「羊」。梁振英如果還幻想這會贏得選舉,他自己才是「豬」。這是下策。

二、除了「路展」之外,還以各種方法,包括對唐營作全面進擊等,去證明梁振英的確有能力。這一做法會得到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歡迎,而一般市民也大都愛看泥漿戰。不過這樣互相攻擊,會進一步分裂建制派和破壞建制中人的形象。梁振英即便因此勝出,後遺症也會很大,代價不少。這是中策。

三、跳出「爛蘋果範式」,另闢蹊徑,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結果是新的範式證實勝對方一籌,全面贏得人心和選票。這是上策。

自從梁振英於宣傳參選當天按捺不住要說出「蠢」字時,下策已經破了局。「君子之爭」是需要雙方都有此默契,西式選舉是一場對抗性競爭, 「罵不還口」是永遠贏不了選舉的——連「小圈子選舉」都贏不了,更何況這一次還有小圈子之外的市民的支持度要照顧。但是轉為互相搏擊的中策,先不說後遺症和代價,能否有利得票勝出,也有問題。

與民「擬政」投入過程

剩下來,就只有上策一途了。一般來說,這一策略要求大器和激情。談到這裏,我又不得不提唐營所津津樂道的列根了。從閱讀有關資料,我得到的印象是列根之所以獲評為美國最受歡迎的總統,正正是他擁有大器和激情這稀有的領袖氣質。

他有一套堅強的信念,他的一言一行,無不散發着他的理念,這才造就他為「偉大的溝通者」。

世上魅力領袖(charismatic leader)本來就不多,而從梁振英專業的薰陶和他過去的經歷,他基本上是一個謹慎深沉的人,很難期望他放,表現大器和激情;他的競選口號: 「穩中求變」,正好表達他的保守和妥協性。但我們可以想像,唐英年同樣也可用「穩中求變」作他的競選口號,或者「變中求穩」,反正一般市民不會覺得有很大分別。

不過,根據上述的邏輯,梁振英起碼可以努力使整個選舉工程,如對攻擊的反應、以至一言一行,都能表現出穩中求變。他為「穩中求變」賦予內涵和細節,與「穩中求變」合而為一,事實上成了「穩中求變先生」,市民從他身上就能看到香港的方向和明天。

若他能做到這一點,未來幾個月的特首競選,就會完全跳出了從不大好和不大壞之間被迫作出選擇的「爛蘋果範式」;再加上他與七百萬市民一起擬政綱的承諾,整個選舉過程就會推高了一個層次,成了梁振英與香港全部市民一起構建一個穩中求變的香港的過程,並且以全新的範式帶領着對手唐英年和何俊仁。而梁振英這一獨特的定位,是他的對手無力模仿的。

這全新的「穩中求變範式」,亦必帶領着整個選舉委員會;而且因為這是一個對香港的未來、對「一國兩制」底下的發展,尤其是對中央再三叮囑的「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切實有效改善民生,循序漸進推進民主,包容共濟促進和諧」作積極回應的好範式,中央也一定會支持。這樣一來,梁振英不可能不遠遠拋離對手,不可能不成功地達致上文提出「在選委和在社會中都要贏」的目標。

更重要的是,全港市民,包括一千二百名選委和七百萬市民,都從過程中感覺到他們事實上參與了構建「穩中求變範式」,參與了選出代表這範式的候選人,都享受到比投票更高層次的民主:當家作主的滋味和成果。


[1] 民望民意與特首"選舉"何干

其實都是北京說了算, 懶得花心力去分析"選情".


[引用] | 作者 半屍人 | 13th Dec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