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2nd Nov 2011 | 信報 | (152 Reads)

過去兩周,大家都煞有介事地評區議會選舉。事實上,排在立法會選舉前一年的區議會選舉,從來都只不過是立法會選舉的前哨戰。我們要清楚,不管政客說得如何仁義道德、天花亂墜,香港各政黨都是立法會議員服務中心;更因為各位大佬大姐上了台便至死方休,所以基本上是為現任議員連任服務,所有活動,說到底都是為立法會議員的上台和連任服務。

區議員也者,已經公開被稱為「樁腳」,他們絕大部分只是抬轎的。因此,說穿了,區議會選舉是各黨派「樁腳」的地盤之爭,最後的着眼點,永遠都是次年的立法會選舉。

民意善變難以捉摸

要注意,在某區沒有區議員,並非等於沒有樁腳。區議員是納稅人替政黨和政客插的樁而已。簡單以每個區議員一年津貼一百萬的保守計算,四年下來,公帑就給政黨和立法會政客補貼了四百萬樁腳費。現在反對派共失二十席,那就是白白損失了八千萬;此消彼長,來回損失就接近兩億,需要多幾個像黎智英之類的銀主才能填補(他們連續兩屆失利,竟然還能撐得住,還能維持大量地區工作,能不時搞很花錢的大型活動,顯見反對派並非他們說得那麼窮和那麼少銀主)。

光是以上這一筆死數,你說反對派這回損失慘重不慘重?對明年立法會的選情有沒有影響?我們大不了只能說,地區樁腳是在立法會選舉勝出的必要條件,但並非足夠條件。試想想,要是兩者真的沒有關係,各黨派為什麼投入這麼多的人力物力去爭奪?

看透了這一關鍵點,什麼區議會選舉對立法會選舉無影響、什麼「鐘擺理論」等等,都是某些人有意拋出來忽悠大家的迷霧,結果是在大部分評論員「百犬吠聲」之後,大家都被忽悠了。從這裏,我們可以管窺香港政治評論的水平和一般市民被忽悠的程度。

一場選舉的勝敗,必要和足夠的因素是當時選民的情緒,亦即所謂「民意」。

民意是飄忽善變的,所以西式選舉政治愈來愈依靠頻密的民意調查來捕捉。以香港來說,市民一向最關注是經濟和民生議題。我說的民心思變也者,是市民的優先次序開始從經濟轉向民生、從效率轉向公平、從做餅轉向分餅、從發展轉向保育。

與既得利益財團相表裏的保守派,最近就突出經濟前景的憂慮。他們煞有介事地說了老半天,原來不好也者,是由高增長的百分之五點幾,跌到百分之四點幾,正常不過,毋須恐慌。

須要指出的是,西方經濟不好,未必等於香港經濟不好;今天已經陸續融入大珠三角經濟區當中的香港經濟,不再是美國說了算的,歸根到底是中國說了算的。

「有強大的祖國做靠山」,北京若真要香港經濟穩定和繁榮,誰想她衰退不景都是徒勞的。而且要經濟因素影響到選情,首先它要對就業情況作出衝擊,之外還是加上其他因素,我們今天實在很難準確預測。

各個政黨各尋路向

如無其他衝擊,人心思變就是明年立法會選舉的主流民意。不存在任何個人愛惡的客觀分析,這主流民意自然偏向梁振英,而不利唐英年,因為前者代表變,後者代表不變或少變。我提出這一點並非題外話,因為明年3月,我這「人心思變」理論便會通過特首選舉而得到進一步檢驗,供立法會選舉有關人士參考。

人心思變,要求建制派不要站在不變這一邊,成了「反動派」、「保皇黨」。

這一點,工聯會很早就感覺到了,所以正在努力跟民建聯切割,站穩基層的利益,努力成為「促進派」。工聯會一向吃虧在有兵無將,缺乏參選人才,短期之內很難解決這長期存在的缺陷,很可能要挖民建聯過剩的二線政客。

民建聯從去年政改吃虧之後,已經決定不作盲目「保皇黨」,但它似乎還未準確地找到它「促進派」的定位。但是憑民建聯超強的實力,在保住現有議席的基礎上,稍有進賬是不成問題的。

這方面,新民黨的政治觸覺比較敏感,在中產階級「促進派」的位置上,它已成功替代了公民黨。問題是,短期之內,它的人力物力資源都很有限,有機地擴張的空間不大,唯一的選擇是合併收購,快速整合市面不多的零散資源。

公民黨的問題在於它錯判中產階級的情緒,把人心思變看作為人心思亂,再加上背後銀主的壓力,跟本來格格不入的社民連結成「美女與野獸」的怪異組合,一起搞其「五區公投」。開始時民建聯被利誘得躍躍欲試,想在補選中乘機多拿一兩個議席,後來被我在這裏轟得清醒過來,反過來一起杯葛這違憲違法的鬧劇,壞了社公聯盟的好事。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之後公民黨想繼續扮演激進中產角色,經歷兩個犯眾怒的司法覆核之後,籌碼已經輸得七七八八。今天「再回頭是百年身」,它首先要從頭找回自己,重新定位,但對十個月後的重要選舉,已經時不我予了。

一黨獨大非民所願

民主黨的真正大腦司徒華去世之後,這個反對派的旗艦至今仍然迷失方向。主席何俊仁發表的「路由決定」論,嘗試為其功利式的妥協辯護,但狗屁不通,內外都被冷待,到今天只落得兩面都不是人。這次投入區議會選舉,只有何俊仁、涂謹申和甘乃威成功出線,有資格參加超級區議員選舉,但三個人都分別有重包袱,在全港大選區的選舉中,十分不利。但事已至此,明知會失利,也只能硬着頭皮報名。

這樣一來,他們騰出的空間,加上新增的議席,被長期壓抑的大批黨內少壯派必然蠢蠢欲動。按照「民主」慣例,他們一定要先來個黨內初選,結果又出走一批黨員,未上陣便先損兵折將。更尷尬的是,到選舉時,民主黨能拿出什麼可打動人心的政綱和口號呢?說到底,民主黨代表什麼?

反對派的其他小黨派,這裏就不一一評述了,總之各有各的難處便是。但是曾經炫目一時,我上周預言必將復合的社民連和人民力量,我不能不一提。黃毓民、陳偉業和梁國雄這三個議席是手到拈來的,但其他便有疑問了。尤其是黃毓民、陳偉業於選後答應「從良」,我們更有需要保存這些表演式「激進」作民主點綴,這有助促進香港旅遊的賣點。

從以上的早期初步分析,看來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將會處於兩大陣營相持不下的局面,很可能結果雙方都各自增加五席,表面上打個平手。即便建制派進一步再增加三幾個議席,無論如何,建制派依然遠控制不了通過包括政改等重要法案要求的三分之二的大多數。市民不想見到任何一股勢力獨大,這應該也是當前香港民意的一個重要部分。


[1]

對!區議會最大作用是提供資源,這當中還有很多無形的支援亦是人民力量狙擊民主党真正目的反建制為名打劫自己友為實另外個人認為對公民党最大威脅應是新民党作為中間政党很多人都想他可以擴大


[引用] | 作者 | 22nd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泛民將最後希望放在豬咁蠢身上!


[引用] | 作者 | 28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襄
:
泛民將最後希望放在豬咁蠢身上!


好欺負也。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28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

此其一,其二梁上台,很多人都會轉身。


[引用] | 作者 | 29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