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5th Nov 2011 | 信報 | (153 Reads)

區議會選舉過去了,過去一周天天都是這樣那樣分析,說得不好聽,這些分析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事實是,反對派只是小敗,建制派不過是小勝。香港政治形勢正在微妙的改變中,反對派這回想重複2003年的政治化選舉,這布局完全落空;建制派如果還認為基層工作大過天,樁腳多立法會便勝算大,明年今日便一定後悔。

變局已成看誰主導

我在這裏說了幾年了:香港人心思變,並非人心思亂。有一段時間,我們很多人被香港的哈哈鏡式媒體,和善於炮製事件以吸引媒體的憤青們聯合營造的假象迷惑了,以為八十後和九十後都要造反,弄到政府大為震驚,要大事討好他們,買怕。大概受了他管理的「關愛基金」影響,唐唐也打算向青年大派糖來提高民望。

現在大家應該開始看清楚,社會確實不公,而青年也如常憤怒,但他們並非像政客和媒體所共同構建的那麼激進。這次選舉結果顯示,在思想上稍為偏激一點的,老中青加起來,就是那10%左右。這一成投票人口,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大概也有十來萬,要是一起出來佔領政府山,我們怎樣也不能不正視。

但是事實證明,這些人其實大都很「惜身」,他們心底裏也是求變,並非求亂,除了少數既得利益集團之外,主流社會也充斥着這樣那樣怨憤,都想求變。在這點之上,他們會引起社會的共鳴。

正正因為市民求變,選舉才有其重要性,要是求亂的話,「革命不是請客吃飯」,誰還跟你搞什麼選舉,早就大舉佔領了中環,把特首趕下台了。

我早在選舉之前就已經在《南華早報》文章指出,這10%的票源,在比例代表制之下,就已經足夠產生立法會每區一席的票數已有餘。【註】人民力量這10%票不可能從民建聯等建制派手中挖過來的,那就只能往其他反對派那裏搶。黃毓民一點也不笨,他也坦白的透露,這次選舉是試票,只是媒體和評論員有意無意忽略了而已,他的「票債票償」策略是十分理性和有效的。這回以十分低的成本,就成功在全港六十多個區打好樁腳,那10%票基本已在口袋裏了。

主流社會求變也者,很簡單,就是希望香港再不能這樣下去了,我們要跳出慣性運行,改變軌迹,亦即是說,過去曾蔭權相信的:一個金融中心能養七百萬人,「小政府,大社會」,不能賤賣土地資源,沒有房屋問題,沒有貧窮懸殊問題等等,都已經完全破產。現在連自由黨都不敢持類似觀點,曾蔭權在最後一次《施政報告》中也要下詔罪己,下屆政府如果還想蕭規曹隨,那肯定會有百萬人上街。要注意,即便到那一天,也並不意味這上街的一百萬人要造反,起碼在開始時,他們也只是力爭求變而已。

橫看豎看,香港變局已成,這是誰也阻擋不了的,要是我們認定了這一點,下一個問題就是誰來主導轉變。要嗎,就繼續由媒體和政客作主導,大家都來罵政府、打官員,但又拖着她的後腿,不讓她幹事,讓香港一天一天的爛下去。從這次投票的表現,和之前反對派多次動員遊行失敗看來,這不是香港主流市民的選擇。

鐘擺理論本屬迷執

市民希望有實質性的改變,希望政府能更加積極有為;立法會要推動政府做事,政客可以罵政府,但是罵也只不過要她做事而已,不能處處設障,這是很微妙,但關鍵性的民意改變。

從這個角度看,市民渴望下屆能有一個較有魄力的特首,新人事、新作風,帶領香港轉軌,尋求新方向。立法會對政府,是一個推進的角色,和一個督促的關係,而不是制衡和掣肘。這裏跟主流對着幹的社民連和人民力量之間只有個人恩怨,並無路線之爭。於陶君行下台後,兩者將會復合,有些市民會投他們一票,讓他們繼續在立法會中罵政府、罵中央,做其「促進黨」。但公民黨此役已傷元氣,並且不作檢討,淪為「阻住地球轉」,不受歡迎的「反動黨」,只有兩條路走:被收編,或者泡沫化。

至於民主黨,她這次選舉基本上站穩腳步,但因為失去了老謀深算的司徒華,既不「促進」,又不「反動」,如繼續其無立場的「妥協黨」路線,加上青黃不接,結果是收縮。

正如傳統智慧認為,投票率高必對反對派有利,這回已被事實推翻。另一個迷執是「鐘擺理論」,相信區議會失敗的一方,會得到市民的平衡,對一年後的立法會選舉反而有利,這也很可能被否定。

雖然我對明年立法會建制派的表現並不看好,不過我也不相信「鐘擺理論」,這迷執所能援引的經驗,事實上只有2007年區議會選舉,民建聯從2003年的慘敗中反彈,但到了2008年的立法會選舉,卻又損兵折將,建制派退到只得37席。

這一回,情況有點不一樣:

1.過去一年,主流反對派多次動員,遊行人數都只得數百規模,說白了,就是議員加助理;可見主流反對派已失人心,或者反政府議題已經失去了號召力。

2.「維基解密」美駐港領事館電文公開後,多個反對派政治人物灰頭土臉,而美國於滅火之餘,暫時也不得不收斂。黎智英捐款於選舉開始時曝光,也有一定的殺傷力。

3.公民黨炮製兩次不得人心的司法覆核,加上其種種表現,包括選舉失敗埋怨中聯辦,其誠信和威信都接近破產邊緣,正在泡沫化中,短期難以反彈。

4.人民力量和社民連即便能復合,雖然手握10%票,但缺乏參選人才和全港性的競選機器,幾乎不可能全拿五席。

5.反對派明星競選區議員紛紛失利,結果將缺乏大將上陣競奪超級區議員議席;與之相比較,建制派反而星光熠熠,很可能拿下三個議席。

6.民主黨乏善足陳,老態龍鍾,能鞏固鐵票和現有議席已經不錯。

割蓆止蝕幫助不大

立法會選舉在十個月之後,形勢正在發展中,任何預測,都為期尚早,但是反對派要面對的問題多籮籮,同樣不樂觀就是。

經此一役,反對派肯定會加強了危機感,除了重新整合和部署之外,必然會大力補做選民登記,增加票源,尤其是他們視為囊中之物的年輕人,更是兵家必爭。

不過,我想指出,雖然全世界的經驗都顯示,25歲以下的初次投票者的投票率都普遍偏低,但是香港的反對派在教育系統中長期經營,加上特區政府刻意配合、媒體渲染誇大的結果,香港年輕人被裝扮得熱中政治、反共、反政府,這反過頭來誤導了反對派自己,以為這些新票源可用。

但從這次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得票數量和成分,足見基本情況沒有變化,大部分青年人都不願意出來投票。現在民主黨和公民黨要高調跟他們割蓆,大不了只能止蝕,短短十個月,難有進賬。

面對其實只不過是4%議席損失這不算大的失敗,反對派明顯表現得慌忙失措,這不會是無緣無故的,只是他們已經黔驢技窮,未來的十個月,雖然效果存疑,看來他們也只能多搞幾次政治炒作,多吸引些年輕選民而已。

【註】 Lau Nai-keung: Legco seats next year the real prize for radical partie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Oct. 14, 2011.


[1]

我看最大原因是中間派向泛民說不,原因可能是對泛政治化的厭倦泛民這幾年除了叫人抬轎做過甚麼狗咬狗骨也令人對空喊囗號的不能不反思另外政府雖然做得不好中央和建制派也開始懂得切割還有就是有中間政治力量出現令中間派有選擇


[引用] | 作者 | 16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對!還有,你的私人留言我打不開。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6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3]

剛才我有看過我不知你為何打不開其實社會上不少人有自己的想法訴求但缺乏組織代理人這些人往往被要求歸邊買一送二其實中央應該分清兩類矛盾那些才是自己的不要盲目替人跨刀

襄
[引用] | 作者 | 17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