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8th Nov 2011 | 信報 | (91 Reads)

由反對派大力炮製的所謂「港大事件」,因徐立之公開不下六次道歉之後,投降免死,反對派不再要求他辭職下台,本來已經沉寂兩個多月。最近因為徐立之突然宣布不連任而再起波瀾,最初要徐立之辭職的反對派調轉頭來,要追究誰給他壓力,使他不尋求連任。

一時之間,香港的媒體都跟着反對派設定的議題轉,再也記不起李克強副總理來港的主題,以及他送給港人的三十六件大禮。

更加可悲的是,特區政府似乎也是這集體失憶的一部分,對這一系列的優惠政策沒有主動跟進。

落實政策特區有責

以我的理解,李克強帶來的這些特殊優惠政策,是年初宣布的「十二五規劃」的後續跟進。對於「十二五規劃」,我曾於一次策發會上發言指出:特首政府好不容易爭取到在規劃中有港澳專章,我們須要萬分珍惜,並且有責任去積極落實。這不光是本屆政府的責任,同時也是下屆政府、即便是反對派人物當了特首,也要有責任盡力落實的重要項目。特區政府絕對不能不作為,敷衍了事。

然而,不論「十二五規劃」也好,三十六件大禮也好,我們整個社會上下都不當這是什麼一回事,認為這都只是一些抽象的承諾,沒有實質意義,政府的官方口徑是已經逐點分到各部門研究如何落實。這是完全不懂國情的反應。

我們的國家領導人從來都是微言大義,由下邊去學習和體會,並且根據其需要,派員去各部委跑,充分發揮中央和地方兩頭的積極性,這才把規劃中抽象的政策落到實處。這也就是為什麼全國各地都要在京設辦事處,多次禁而不止的原因之一。

這裏且舉一個例子。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到,京九鐵路東莞火車站的所在地並不是莞城最近的大站石龍,也不是港人熟知的另一個大站樟木頭,而是兩者之間,以前只是一個小站的長平。這正正就是這個鎮努力在京跑回來的結果。

據聞為此,長平鎮領導曾經有半年長駐北京跑鐵道、海關、邊檢、衞檢、外經貿等部委。此舉大大促進長平的繁榮與發展,成為全國星級酒店最多的鎮,去年初的統計,共有三家五星級酒店、十四家四星級酒店,三星級酒店則不計其數。

與之相比,我們的駐京辦主任自第一任的D8梁寶榮退休之後,反而降格至一個D4職位,即相近於內地處級官員的級別。

在京城這個有說隨便掉下一塊磚頭,都會砸中兩個司局級官員的地方,習慣了「竹門對竹門」的等級關係;大家可以想像一個來自另一種生活習慣和官場文化的處級小官的處境了,要不是有港澳辦處處照顧,代香港打點,香港在北京可謂寸步難行。

我們在回歸以來的過去十四年長期受照顧,慣壞了,只懂得坐在那裏,大叫大喊,根據過去「會哭的嬰孩有奶吃」的經驗,我們只須稍哭鬧一回,很快便又會有糖吃。吃完之後,繼續罵娘,以示有骨氣,不會輕易給中央收買。這樣鬧下去,直到2047。

香港理虧難獲同情

這回也是一樣,反對派大概欺他們的信眾年輕,未見過殖民地時代瑪嘉烈公主訪港時的氣派、克林頓來港時的保安;甚至忘了才不過是前幾年WTO在港開會時的保安多嚴密、示威區劃得多遠;也不知道在港英治下的香港大學一百年中,今天我們稱之為港大校長的,只不過是副校長,大剌剌地坐在所有校方儀式中間,包括頒授學位的正校長,是總督老爺,所以才能在坐位安排和保安問題上憑空大做文章,傳媒和政客一起跟他們起哄。

這三十六份中央副總理帶來的大禮我們盛惠了,然後就坐在那裏,等你中央一一兌現,端上來,逗大爺高興;來得稍慢,我們還要破口大罵。

不好的消息是,往下再不能這樣走的了。「十二五規劃」由香港首先提出要求,中央根據香港的要求,制訂了專章。

這如果用普通法的概念, 一方有建議(offer),對方接受(acceptance),雙方事實上便有了契約(contract),合約之中雙方都各有權利和義務。換句話說, 「十二五規劃」香港是有我們要盡的責任的,今後是不應該不作為的。

「十二五規劃」的跟進,現在中央已經率先有所行動,出台那三十六項優惠政策,而據我所知,中央進一步的有關措施,也已經陸逐開展。反觀香港這一邊,「十二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很快便要過去,但我們的特區政府卻依然一無作為,社會上則把關注點放在一些無關宏旨的地方,對「十二五規劃」基本上沒有任何討論,因而也沒有意見和建議。

明年第一季搞特首選舉,之後新舊政府交接,再後是立法會選舉,對什麼「十二五規劃」、三十六項優惠政策,在明年絕大部分時間,全港上下即便開始關注,也都會顧不上。

現在看來,下屆政府就算想認真就這方面做點事情,最快也得是明年年底的事情了。「十二五規劃」這五年便平白浪費了兩年!到時又怨天尤人嗎?香港明顯理虧,儘管你呼天搶地,十三億同胞當中也再難找到幾個同情者。

這次副總理訪港,「十二五規劃」才是主線,主持港大百周年慶典只是旁枝。

訪港期間發生了一些主要是由反對派挑起的不愉快事情,首先是香港有違待客之道,中央不介意,大家可以暫且放下不理。對警察的投訴,已經有調查委員會和法院處理,市民大可等候結果出來再說。

校長去留港大「家事」

徐立之的去留,說到底是港大的家事,若要尊重學術自由,社會更需要自覺少說三道四,騰出較大的空間由港大自己解決。不然的話,香港大學校園政治化如斯,合資格的學者大多不想自尋煩惱,今後不單是香港大學,其他院校要物色一個適當的校長人選,也大有難度。

因此,到了今天,我們須要跳出反對派設定的種種分散我們精力、損害特區與中央關係、增加香港社會內耗的假議題,從頭排列我們的輕重緩急。跟進和落實「十二五規劃」和三十六項中央優惠政策,是香港當前要務急務,社會上下要重新聚焦在這裡,認真的採取行動去落實、促進和繼續爭取。

正如文初所說,跟進和落實「十二五規劃」和三十六項中央優惠政策,是下屆政府不論誰當特首都要努力做的責任。特首在施政報告中特別提到要做好回歸以來第一次正常交接的工作,跟進和落實「十二五規劃」和三十六項中央優惠政策,是兩屆政府正常交接的一個重要項目,達到曾蔭權自訂「繼往開來」的目標。

因此在跟進和落實「十二五規劃」和三十六項中央優惠政策為上,本屆政府也不存在「跛腳鴨」問題,而且不管怎樣看,這畢竟也是曾蔭權政府的重要政績,他應鼓其餘勇,在未來幾個月中就這方面多幹點實事,做好起步的工作,他的成績表起碼也會好看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