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st Nov 2011 | 信報 | (150 Reads)

最近王卓祺兄向我大力推薦一本李光耀系列訪問編輯而成的新書【註】,還特別借給我看。雖然我不是李光耀的「粉絲」,但他的確是當代的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他在訪問中所表達的一套頗為系統性的實用主義觀點,起碼我認為他的政治經濟學看法根本連自圓其說的能力都沒有。

雖然新加坡直至今天經濟仍然很成功,但這樣走下去,他自己也憂心忡忡。

李光耀對於如何管治好新加坡,有他一套很獨特的看法,對香港尤具參考價值。當中最突出的是他貫徹於整系列訪問中間的集體危機感,這跟香港從領導到市民都有天淵的反差。香港市民普遍都有很大的危機感,大都努力去應對各自的個人危機,但對香港的整體,則從上到下都普遍缺乏危機感,沒有一種集體應對的意志,因而沒有計劃和行動。

人才濟濟成功之道

李光耀最大的危機感,是認定了新加坡只有三百五十萬人口,不管怎樣經營,人才庫都會很小。這一基本認定,決定了新加坡許多方面的基本局限性,和政策的選項。所以他很羡慕深圳,認為它三十年內從一個幾萬人口的小鎮,發展為今天近千萬人的全國性大都會,主要成功因素是它能從十三億人口的龐大精英庫中吸取人才。新加坡因而不惜代價大力向外吸引人才,今天新移民加外勞,共達一百五十萬,與本來的人口成接近一比二的高比例。

回頭看我們香港。香港過去的成功,是因為我們對外來人士採取十分開放的態度,吸收全球精英。今天雖云「一國兩制」,深圳吸收全國精英的優勢,只要我們政策對頭,香港其實多少也能做到。但是自上世紀八○年港英政府取消「抵壘政策」之後,香港人便開始劃地為牢,排斥內地同胞。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因為一方面於八、九十年代,港人大舉向外移民,我們知道飄浮在外的感受;而另一方面,自八十年代開始,香港工業北移,香港的經濟逐步全面融入珠三角,跟內地發展息息相關,而每年五萬的移民額,從改革開放至今,香港也有一百五十萬以上是內地新移民。這些新移民和他們的後人,今天都一起排外!

此刻香港正彌漫着一股排除母體的病態本土意識,被反對派長期蠱惑的年輕人,從小便被「洗腦」,貫輸他們比大陸人更加文明,更加入格高尚,香港比大陸優勝。因此香港需要拒絕做「中國另一個城市」,香港的現狀要防止被大陸污染,資源要拒絕被「蝗蟲」吃光,香港人要跟大陸人劃清界線,堅拒被同化。

一批反對派的學者近年正十分有意識、有系統地構建和推廣畸形的香港本土文化。當中最具標誌性的是「廣東話正音運動」。這些學者們不是不知道世界上任何口語,都是約定俗成,無所謂「正音」,但是他們卻從我們習慣了的所謂「懶音」作為突破口,「懶」就是不好,給了一個定性的標籤之後,就能明正言順的加以討伐,和理直氣壯的要予以糾正。

突破口成功建立之後,便成了一個新的道德和智慧高地,根據一千年前的《廣韻》為香港的廣東話大動手術,並且得到反對派媒體聖地「香港電台」的全力推動,一時之間,「花辦」、「時奸」、「明記」、「結夠」等所謂「正音」充滿大氣。文化批判這學科真管用,不出數年,一種明顯有異於兩廣白話區的香港口音,將會確立。再下去,「香港話」將破繭而出,成為完全有別於「大陸雞」的一種新方言。

低頭吃肉抬頭罵娘

面對着客觀形勢,香港不能不與珠三角全面融合、港深同城化,而與之同時,我們的反對派又出盡辦法建築堡壘與內地對抗,保持隔離。經濟上已經一國,政治上、文化上則堅持兩制,不但堅拒被同化,還蓄勢要北伐。

在這「低頭吃肉,抬頭罵娘」的畸形心態底下,香港已經出現了「廣東話人」與「普通話人」之間的楚河漢界。

「普通話人」明顯的感覺到香港人只喜歡他們的鈔票,心底裏其實是排斥他們的。前幾年,「普通話人」中還有一些人嘗試融入香港的主流,近年來他們不約而同的放棄了這方面的努力。

反正香港的「普通話人」已有了一定的數量,而且在經濟上普遍富裕,根本毋須買你們「廣東話人」的賬。在他們眼中,大江南北,普通話才是主流,大爺╱老娘有錢,你香港人就自然的結結巴巴的跟我說不流利的普通話。你不相信我這觀察,不妨中午到中環中上的食肆體驗一下。

與此同時,這些新加坡要大力吸收和留住的「普通話人」,也開始很坦然的不在香港有長遠打算。

就算是很辛苦地以豐厚獎學金搶過來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他們許多都以香港為跳板,不打算在香港謀發展,更不說在香港安身立命了。我們在這些人身上投資,客觀的效果是為國儲才,甚至為美國輸送人才,但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沒有很大的幫助。「海歸」來香港發展,更加是利之所在的短期行為,你看香港到今天依然沒有專為他們的小孩而設、以普通話教學、銜接內地學制的學校,而他們也從沒有爭取過,彼此的過客心態,於此可見一斑。

沒有錯,直到今天,中央依然十分愛惜香港,也絕對不會把這「東方之珠」邊緣化。但你只要到各地走走,聽聽一般老百姓怎麼說,再循我的建議,到中環看看,便知道在十三億「普通話人」眼中,香港人是如何不堪、如何討厭的。這樣的香港人,會有足夠發展的人才嗎?會有運行嗎?

本土意識不是排斥

我愈來愈感覺像住在廟街的居民,眼看平時二十四小時都那麼熱鬧繁華,但天一下雨,馬上便水盡鵝飛。而廟街永遠是廟街,它除了是許多人的集體回憶之外,是永遠不可能向上提升的。香港這條大廟街,過去數十年就是這樣發展,只是大家「搵食」的地方,一有風吹草動,便出現百萬大移民,甚至連本土的人才都留不住。

所以,即便為了香港未來的發展,留住人才,我們也要發展一種愛港的集體感情,這種感情你也可以叫它為「本土意識」。我們港人有了一定的集體本土意識,才會產生榮辱與共,同舟共濟的集體危機感,共同面對未來的挑戰。

我生於斯,長於斯,老於斯,將來肯定會死於斯。香港就是我的家鄉,我跟今天的八十後、九十後一樣,數十年來都努力爭取在香港扎根,也有我對香港的鄉土感情,所以我有資格嚴肅地指出:本土意識無可厚非,但絕對不能排外,更不能排斥母體。這樣做的最終結果只會被母體排斥,亦即是被邊緣化,加上人才缺乏,死路一條!

註:Han Fook Kwang et el. 2011. Lee Kuan Yew: Hard Truths to Keep Singapore Going. Strait Times Press.


[1]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襄
[引用] | 作者 | 1st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嘉言也!


[引用] | 作者 王猛 | 16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