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5th Oct 2011 | 信報 | (121 Reads)

日常與一位老外行山,我們討論得最多的問題是,美國和歐洲什麼時候出現動亂。歐洲我們猜對了,美國我們的估計是今年冬季,但「佔領華爾街」已經急不及待的上場,因此我於它剛開始時便給予關注。香港的媒體不以為意,但內地媒體卻很快有反應。

它沒有幸災樂禍,香港的淺薄思維會認為這是中國有兔死狐悲之感,害怕這浪潮會影響內地。但是「茉莉花革命」在中國始終搞不起來,連香港的響應者都退下了。

以我的看法,這對「佔領華爾街」的反應是中國有自信的成熟表現。因為「佔領華爾街」這狂飆實在看不透,誰也不知道它除了憤怒和不滿之外,還代表了什麼,更不知道發展下去會有什麼結果。

不過,有一點十分明顯,那就是我在這裏已經說了多次,大家已經十分熟悉的判斷:包括中國在內,整個世界都在向左拐(左與右這概念很混亂,這裏只是採取最通俗的提法:在效率和公平這光譜的兩個極端,靠公平那邊的是左,靠效率那邊的是右)。

過去四十年,鐘擺靠到了極右,社會內部張力逼着它不能不往左擺,怎樣擺?擺多少?誰敢說?而我們的社會主義祖國已經長期靠右,在這場全球左翼運動中發揮不了思想領導和行動示範的作用。

佔領後果或有三個

對於社會的嚴重不公,我也憤怒,要是今天我還年輕,我肯定會參加「佔領中環」。我是社運和學運出身的,我最知道在敵人門前安營下寨,睡幾天,是何等好玩和羅曼蒂克的一回事。但是之後呢?我也會迷茫。

一言以蔽之,「佔領華爾街」只是各國人民對過去四十年新自由主義過度泛濫的自發反彈;這裏既缺乏指導思想,因此也沒有清晰和具體的行動目標,只是一群人通過互聯網的影響,於美歐各國一起盲動。

但是群眾情緒一旦被挑起,便很難善罷。尤其是紐約和絕大部分歐洲城市的冬天,是很不適宜露營的;大部分人睡它幾天便會散去,剩下來少數凝聚了的核心分子或許也不會堅持「佔領」,即便想堅持也很容易給警察驅逐。但是之後呢?

基本上只有三個可能性:

第一個最常見的發展是核心分子內訌、分裂。結果有一少撮最後走上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流竄幾年,最後都不得善終。但溫和的一系也不見得有生命力,最後只剩下幾個網站;整個運動於幾年之內慢慢消失。

第二個可能性是「佔領華爾街」這運動在發展中成功構建論述,並且眾望所歸的產生一個共主,跟主流政治長期抗爭。如成功的話,通過革命或其他非傳統的方式奪權,開創新一頁。如失敗的話,主流政治勢力也必將通過暴力,才能把一場有意識形態、有領袖、有組織的龐大群眾運動瓦解。

另一個很大的可能性是與主流政治合流。奧巴馬已經高調表態支持「佔領華爾街」,如這策略成功,這裏很多人會成了他的助選團,打擊共和黨和它的候選人,幫助奧巴馬連任,回復原來的政治格局,而運動也因而消失。

現在看來,民主黨正努力收編「佔領華爾街」運動,希望藉此保持執政地位,並且和氣收場。這是主流社會的正常反應,有一定的可操作性和成功機率。即便是這樣,「佔領華爾街」運動也勢必徹底改造民主黨,使它更左。

無論如何,一場大規模和十分複雜的博弈,正在西方世界突然展開,不管它朝上述哪個方向發展,起碼非得經過十年八載,以及多次上下折騰,不可能結束,產生一個較為有規律的新局面。在這一個混沌期間,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下一階段的新局面,也未必是比今天更穩定、更美好的環境。日本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新規律是一年換一個政府,經濟不死不活的撐着。

我上周指出,這對於身處於這場博弈的邊緣地帶的我國來說,很可能是一個大機遇。

最起碼,人家停滯或後退,相對而言,就等於中國加速向前。前提是,我們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從這角度看,本屆政府成績差強人意。一個一個項目的看,從救災到撤僑,從奧運到大運,她都做得漂亮成功;但整體地看,從經濟到社會到外交,都乏善足陳,大不了只算不過不失。處理單獨問題和被動反應能力強,總體的駕馭魄力則一般。簡單的給予評價,是有佳句而無佳章。人民一方面感覺幸福,同時也不無失望和無奈。

執政黨的「十八大」估計將於明年下半年舉行,之後是政府、人大、政協換屆。下一屆政府將發覺我們的內外都處於十字路口的瓶頸中,須要突破。西方模式既已破產,我們須要趕快構建「中國模式」,這主要還不是要藉此向外示範,影響別人,我們首先就需要一份比較完整的發展藍圖。

作為開始,執政的共產黨須要重拾其明顯已經失去的靈魂。只有這樣,她對內對外才有一貫的原則;有了原則,才能定出事物的是非黑白,輕重緩急,而不再「上下交征利」。一到要問長遠目標而不是只顧短期的效果,要求體用兼顧,或者體重於用時,中國也不可能不向左轉。事實上,如她不能適時和適當地向左轉,在全球朝左的大氣候之下,她極有可能會再次被妖魔化,打為反動的過街老鼠。

在這樣的環境底下,像習近平這樣的「太子黨」回朝有其積極的意義。他跟劉源、薄熙來等這一代「太子黨」,都是經歷過一段被打擊的艱苦年代,比較了解基層人民疾苦,並有維持「紅色江山」的使命感,因而較為容易帶領中國順應內外潮流往左拐。

下屆政府更講原則

胡溫政府雖然魄力不足,開拓無力,但是跟西方政府相比,還是明顯更加有能。三農問題,基本上已經解決,剩下來的是所謂「農民工」問題。曾經提過的OECD民調,可見在提供良政善治,中國還有她突出的一套。中國向左的的轉型轉軌,成功的機率遠比西方高。

可以想像,下一屆中國政府對外肯定會較硬朗和講原則,對內則會多注重公平和人民普遍的生活質素。這不單是「十二五規劃」所要求的轉型,告別GDP主義,追求人民的幸福和快樂。

事實上,早在五年前的「十一五規劃」,就已經提出加強社會投資,只是未有認真落實,問題積累下來,更顯得迫切而已。

如今將臨屆滿,但是始終是同一個執政黨,所以已經定了的路線,以及開始了的政策措施,基本上還是會延續下去,不像西方政黨輪替,屆末的跛腳鴨政府難有作為,上屆的路線、政策和措施,下屆可以全不買賬,推倒再來。

曾經有這樣的說法:1949年,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1979年,只有資本主義才能救中國;1989年,只有中國才能救社會主義;2009年,只有中國才能救資本主義。2019年呢?大家可多用點想像力。


[1]

我認為資本主義在生死關頭自我改良可能性最高!


[引用] | 作者 | 26th Oct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