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8th Oct 2011 | 信報 | (144 Reads)

談了四個星期特首,太累了,今天讓我們跳出這個小煩惱,談談更加迫切的大問題:中國、世界。

很明顯,整個世界,包括我們的國家,現在都處於一個瓶頸狀態,堵在那裏。

我國於今年年中時,給西方經濟學家斷定陷於「人類史上最大的房地產泡沫」中,必定會硬着陸,不少民企股票在香港乘機給炒低;剛剛脫離險境,溫州又出現崩盤,要出動溫總親到現場解決,形勢正在發展中。

周邊形勢緊張,美國高調重回亞洲,以「合縱」之策調動越南、菲律賓等小國在南海興風作浪,最近連一向視中國為假想敵的印度都來淌混水。社會上,各種事件大有增加之勢,而胡溫已慢慢進入看守政府狀態,一切有待明年9月左右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後,才能大刀闊斧地進行突破。

美式錯誤歐洲跟隨

在我們內外苦撐之際,台灣和香港分別於明年1月和3月大選。台灣尤其是有了宋楚瑜的摻和,本來已經弱勢的馬英九更陷於劣勢,看來很可能又再來一次政黨輪替;香港的雙英較勁,表面好像小事一樁,但如果弄得不好,很快又是另一個台灣的局面。

美歐的情況更壞,金融危機已經從企業發展到國家的層面,比投行更加「大到不能倒」的國家一個一個出現債務危機,不救固難,救也不易。以前大家都傾向於害怕出現滯脹,此刻更要迫切面對的是,一場比2008 年更嚴重的金融危機和進一步的經濟衰退。全球股市大崩盤不在話下,而我在這裏預告早晚會出現的大規模示威,「佔領華爾街」不但美國全國蔓延,更在歐洲登陸、全球擴散。

對於當前的困境,除了海外極少數的「中國崩潰論」者又一次預測中國末日之外,國內幾乎一致認為這只是一個階段性的困局。自由主義者認為這是「中國模式」走到盡頭,新左派則認為這是偏離「中國模式」, 「誤把白宮當皇宮」的結果。更加有趣的是,兩派都認為出路在於進一步改革開放,但是彼此認為改革開放的方向南轅北轍。

對於美歐驅之不去的經濟危機,我則愈來愈認為,這是歐洲中心的希伯萊—希臘這兩希文化(Judeo-Hellenistic culture)出現系統性的失效(systemic failure),是一個數百年未有的變局。要作出如此判斷是很不容易的事,2008年出現金融海嘯之後,我在這裏作了較深入的反思,當時也不敢貿然看扁兩希文化的自我完善能力。要是當時美歐各國乘此重大危機,努力壓抑過分膨脹的虛擬經濟,整頓國民不可持續的生活方式,大不了經歷十年八載的痛苦調節,便會回復健康活力。

但是西方像我這樣深切反思的人,比我想像中少得多。整個美國社會,已經遭軍工綜合體和金融財閥全面騎劫,以「大到不能倒」為藉口,在這特大危機中實行劫貧濟富。歐洲緊跟美國的錯誤做法,獎勵一小撮(即1%)以貪婪為美德的壞人,懲罰一大片(即99%)老實幹活、只求養家的老百姓,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道德風險陷阱。但是歐洲社會習慣了三百年的福利和安逸,人民拒絕勒緊肚皮,為一小撮繼續殘民以肥的人作犧牲,為這錯誤的政策背書,首先出現了多起大規模抗議。

美國政府較為聰明,認定失業率高企,純粹是經濟問題,不主動要求人民從奢入儉,仗繼續打,股繼續炒,反而通過多次延長失業救濟金和大量發食物券,暫時穩住局面。但這種挖肉補瘡的行為,是不能持續的;首先是地方政府級級破產,最後連聯邦政府的舉債能力也因兩黨政爭而響警鐘,這場戲也唱不下去。

推行戰爭製造就業

面對一波又一波「美歐之秋」的憤怒群眾,美歐已經不能自拔,以兩希文化數千年來的習慣,唯一的解決辦法是戰爭,不然就是革命。硝煙一起,戰時經濟便會創造大量就業,政府便不愁被轟下台,大刀闊斧,該怎麼着便怎麼着。

美國是明顯相信這一套的,上次大蕭條實際上是靠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而復蘇; 「九一一」之後,以反恐為藉口,《愛國法》一立,美國已成為全世界最極權的戰時國家。在過去十年,美國唯一像個樣子,能維持活力和提供就業的第二產業,就是靠伊拉克、阿富汗兩場戰爭,以及海外八百多個基地維持着的軍事工業。現在高唱中國威脅,東亞各國和印度紛紛擴軍,軍工企業訂單滾滾來。所以在特大經濟危機面前,政府開支什麼都可以減,就是軍費不但不減,還要增加。

歐洲有些政府也開始「開竅」,並且在打利比亞當中初嘗甜頭。以現今科技發達,死別國人民,或者索性由別人或機器來打的仗,只會愈來愈吸引,這個世界只會愈來愈不和平。

對中國來說,美國「精人出口」,周邊國家「笨人出手」的「巧實力」已經發揮作用。

美國高調「重回亞洲」才一年多, 「C形包圍」已經形成,中國周邊似乎沒有一個友善鄰居,連以往只有中國照顧的緬甸都來找麻煩。

我們中國人大概在富起來之後,食肉多了,不但一天比一天鄙,更一天比一天笨。有網民說得好,要是當年勾踐天天都大喊「韜光養晦」,早就遭夫差殺了;而我們今天連航空母艦都下水,「天宮一號」也上天了,還樂此不疲,以此自欺。

「兩希」死路別要盲從歐洲中心的兩希文化已經去到盡頭,這個連小孩也看得見的赤裸皇帝,我們全國的專家學者,竟然都不敢把這真相告訴領導、告訴國人、告訴全世界。這個難言的真相,是有需要說出來的,因為它隱含着數百年未有的危,和數百年未有的機。

先說危,世上任何國家、任何文化、文明,都不會不作掙扎而自願滅亡和萎靡的;兩希文化是經歷了數千年侵略和擴張戰爭的產物,最具鬥爭意志。我國傳統和非傳統的國家安全,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威脅。不說別的,一場金融颱風正向我們逼近,處理不好的話,十年八載難以回頭(這裏且賣個廣告,請留意我將在《中國評論》發表的文章)。

事實上,全球的安全都進入緊急狀態中,弄得不好,死人以千萬計是等閒事,更壞的是全球毀滅。大家不妨客觀和冷靜的想一想,便知道我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再說機。此消則彼長,這也是最明顯不過的道理。「這邊風景獨好」,經濟重心東移已是不爭的事實,中國很自然便以世界五分一的人口,回復起碼全球GDP的20%比份。中國歷來都沒有稱霸的需要,沒有這文化基因,因此也沒有這衝動,但泱泱大國的位置就在那裏。

不過,我們首先要明白,歐洲中心的兩希文化很清楚是死路一條,就不要盲目跟它「接軌」了。叫它「中國模式」也好,什麼名堂其實不重要,總言之,努力開創自己的路吧。

中國文化基因中有《孟子》所說的「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的傳統,以及張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後世開太平」的志氣。讓我們好好努力,為後世開個天下太平!


[1]

我不看好中國我對現在的國家領導人沒信心看稀土和美債就知

襄
[引用] | 作者 | 19th Oct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襄
:

我不看好中國我對現在的國家領導人沒信心看稀土和美債就知



美債和稀土,到底還不是為了滿足這兩希文化而迫著玩的茶會遊戲。


[引用] | 作者 同是八十後 | 24th Oct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