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11th Oct 2011 | 信報 | (168 Reads)

針對下一屆特首的選舉,呂大樂兄提出了「假戲真做」(〈特首選舉必須「假戲真做」〉,刊9月20日《信報》)的說法,認為雖然是選委會的「小圈子選舉」,但候選人也要當它是一場普選般進行。對此我是百分之百支持。他這提法只針對候選人的選舉工程,對於我們一般市民來說,雖然這回只有一千二百人能直接參與投票,但是我們仍須「真戲真做」。

選委「有」三百萬選民基礎

首先說「真戲」。我經常說,根據定義,共和國的主人是人民,因此人民當家作主是應有之義,此外再沒有其他說法。只是西方慢慢向外推銷一種狹義的民主,就是民主等同於普選。人民於四到五年才享有幾秒鐘把選票投入票箱那比性交還要短的「主人翁」快感,還阿Q地認為「有得揀,是老闆」。王紹光兄說得好,這不能叫選舉,事實上只是「選主」而已。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日常主動參與,奉公守法,支持集體,服務社群,有事積極保家衞國,這才叫當家作主的主人翁,才叫民主。具體需要怎麼做,當中選舉應扮演一個什麼角色,該怎樣搞,這還有待繼續探索。世上是先有昏君,才會出現宦官專政,只有大批不願繼續探索的懶人,給人賣了還飄飄然的阿Q,才會出現普選原教旨主義。戲本來不假,只是我們樂於跑龍套,根本就真不起來而已。

戲之所以假,是我們敷衍塞責,欺場做假的結果,這怨不了天,尤不了人,只能怪我們自己。因此,真戲真做,才會真做真戲。只要我們認真的落力做好這場戲,它便會逼近真實;要做好當前這場特首選舉民主戲,要求我們三百多萬選民認真和落力演出。

選舉委員只有一千二百人,但如果把新增加的區議會議席也計算在內,它的選民基礎實際上就囊括了所有三百多萬選民。大家在投票選區議員的時候,大概難以把選舉委員這因素作很清楚和重要的考慮,但在區議員當選之後,我們仍有許多途徑去向他們表達我們對未來特首的要求。

至於其他選委議席,很大部分是由界別中直選產生的,我們不單要慎重考慮投票選誰當選委,在他們當選之後,我們仍須積極影響他們的投票傾向,並要求他們於選出特首之後,於任內繼續監察特首落實競選承諾。你不妨照照鏡,你這個主人翁夠認真和落力嗎?還是你把它當作事不關已的娛樂新聞般看待?你是明主還是昏君?

我們這一千二百名選委,也要認真的對待他們這位置,仔細的考察各候選人的人品、能力、履歷、政綱等,並且主動和有系統有組織地聆聽他們所代表的群眾聲音和訴求,並向候選人充分反映,之後作出客觀的綜合評估,才投出他們手中那神聖的一票。請問以往幾屆的選委,在這方面下了多少工夫?這回有志競選選委的,準備投入多少精力做好選好特首和選出之後監察他落實政綱這工作?

至於我們絕大部分沒有直接投票權的市民,只要我們不迷信這簡單的幾年一票的功用,我們事實上是有大量有意義和有效果的工作可以做,因而應該做的。

別「迷信」投票功用

首先說說我們這些按道理是社會意見領袖的評論員,我們除了整天嗡嗡嗡的空談民主,並對各疑似候選人作言不及義的評頭品足之外,還有沒有趁此發起一次政策大討論,或者突出一些尖銳的問題,或者提出我們對未來的願景?等而下者,更有一些更明顯吃了某人的茶禮,成了人家的公關公司的喉舌。

評論員首先嚴重缺位、失職、瀆職,我們自己首先要好好檢討和改進。

再說新聞從業員,你們是市民的耳目,你們為市民設定了以什麼角度看這場選舉和各疑似候選人?以我所見,時至今日,作娛樂新聞處理已經算是好的了,為個別人士放風造勢的還少嗎?什麼新聞自由?還不是有財有勢的作了主導?這算是民主?

我們每一個市民,只要日常都關心時事,能獨立分析思考,首先就能辨別事情的是非黑白,以及要處理的問題的輕重緩急,不受淺薄而偏頗的報道和評論所迷惑。整個社會如果能保持這樣平和理性的氣氛,我們很自然便能選出適當的人當特首。

這一要求說易不易,但說難其實也不難,尤其是在現今資訊社會中,不管主流的媒體和評論員如何努力誤導我們,我們都不會缺乏幫助我們分析和思考的資訊,理論上只要我們願意獨立思考的話,是完全有條件這樣做的。但實際上,人並非完全理性,一犬吠形,百犬吠聲,謊言只須重複多次,大多數人都會慢慢信以為真的。

為己為人,我們有需要努力維持平衡和多樣化的資訊來源和評論。在新聞和言論十分自由的香港,媒體卻嚴重缺乏公信力,這除了要怪媒體和評論員之外,更要怪市民自甘墮落,長期縱容這些劣質的媒體和評論。現在事到臨頭,我們才怪人家,已經太遲了。

無論如何,我們每一個市民,除了影響選委,間接影響選舉結果之外,我們還可以充分運用在資訊社會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記者和評論員、每一個人都是傳媒這前所未有的地位,影響輿論,影響選舉結果,並影響和監督選出來的特首。

市民「有」能力影響「小圈子選舉」

在選委會間接選舉中,民意並不會起決定性作用,那即是說,佔51%選民選擇的候選人,未必就一定會勝出。這一特點有它的好處和壞處,這裏暫不討論;但在社會中民望極低,甚至不少人公開表示過不會接受的參選者,不說很難會當選特首,甚至拿一百二十張提名票入場也會有很大的困難。

曾經有這樣的說法,如果在電視辯論中民意一面倒支持甲候選人,選委卻選出民意一面倒不支持的乙候選人,亦即是說選委會的選擇跟主流民意明顯對立的話,馬上會有數十萬人上街。這說法多少反映了政治現實。所以任何特首候選人可以毋須太介懷民意,但也絕對不能不看民意,或者背逆民意;他要勝出的話,就必會在某程度上隨着民意而調整他的政綱。

同樣道理,市民也可以各種方法影響選委。首先,選委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他多少也一定會受到市上各種資訊、評論、情緒等的影響,最後決定他的投票取向。要是他對任何一個候選人都沒有強烈的傾向性,大概還會考慮一下「阿爺」喜歡誰。在選委愛憎分明,取捨己定的情況下,「阿爺」會自然從他的腦袋中消失。

請記着,不管北京是否有欽點這回事,選委是投不記名的暗票的,他們在票站中投誰一票,只有天才知道。

所以,我們不要放棄以各種和平合法的方式發表我們的意見,影響選委,影響候選人,不管我們能否直接投票,每一個市民都是有能力影響這一次雖然還是「小圈子選舉」的特首選舉結果的。我們放棄,完全是自誤,不但怨不得人,更不能埋怨沒有普選,只好怪自己沒有主人翁的意志和素質,不配當家作主。

真戲真做,由這一場開始。


[1]

我每天上班,都主動參與公司的活動,嚴格遵守公司的規定,支持大家的決定,服務同事,有事積極維護公司形象利益,但我不是公司的主人,因為我不是有決議權的股東。


[引用] | 作者 半屍人 | 13th Dec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半屍人
半屍人 :
我每天上班,都主動參與公司的活動,嚴格遵守公司的規定,支持大家的決定,服務同事,有事積極維護公司形象利益,但我不是公司的主人,因為我不是有決議權的股東。

非主人翁尚且如此,更何況是?


[引用] | 作者 劉廼強 | 13th Dec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