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4th Oct 2011 | 信報 | (150 Reads)

《孟子》云:「孔子,聖之時者也。」意思說孔子是聖人之中識時務的人。俗語有云:「識時務者為俊傑」,孟子認為孔子正是這樣的識時務者,他能夠根據事物發展的規律,正確處理當時的矛盾。我們選擇特首,也應根據當前香港內外各種矛盾,和體現出的各種問題,挑一個最能識時務,最能解決這些問題的人。

政治上,香港由於長期獎不該獎,罰不該罰的人,已經處於禮崩樂壞,是非顛倒,黑白混淆的狀態,民粹泛濫,刁民當道,政府動輒得咎,寸步難行,難以對香港作有效管治。從政治任命官員到公務員,大都養成了怕字當頭的習慣,避免碰有爭議性的議題;多做多挨罵,少做少挨罵,不做不挨罵,因而不作為成了政府上下的共同綱領。

反正客觀形勢不斷在發展,議題發酵到臭氣沖天的時候,市面自然會形成共識,政府到時採取行動,水到渠成,即便挨罵也有大量市民出於本身利益和義憤去撐她。

政府弱化惡性循環

但是情況愈惡化,政府愈弱勢和不作為,市民愈焦躁,愈要為自己爭取。而對於一個弱勢而處處想息事寧人的政府,不管有沒有道理,大聲多得,積極爭取是有效的;因而更加鼓勵了刁民,助長了民粹主義,破壞了現存的道德法規。這樣下來,香港整體情況在惡化中,政府也在不斷弱化,成了惡性循環。

在這惡性循環中,香港出現了病態的本土主義,和從而滋生的無厘頭反共,並在「民主」的大旗之下,凝聚了其實各懷鬼胎的反對派。

反對派的共同策略很簡單:繼續妖魔化內地的政府和民眾,強化本土意識;同時不斷進一步弱化特區政府,並把所有問題歸結為特首並非普選產生,特區政府缺乏認受性。香港以這一狀態進入2017年普選,反對派名正言順的通過選舉奪權,於「一國兩制」虛的框架底下,實行完全自治,用內地的說法,把香港變為一個「獨立政治實體」。

不管你的政治理念如何,處於這複雜和惡劣形勢之下的來屆特首,最低限度要有能力維持某一程度的管治,不要出太大的亂子;中央交付他的任務,他如不能有效的完成,起碼也要讓中央過得去,以保持在位,不被轟下台。這是很困難的事情,因為中央要求的任務,包括為國家安全立法、為普選走好「五部曲」等,每一步都會被反對派狙擊,加上社會上的話語權已完全為反對派所壟斷,說你好,你壞不了,說你壞,你就一定倒霉。下屆特首能否坐得穩,很大部分操在反對派手上。

經濟上,香港短期形勢不錯,就業率不成問題。但是由於多年來政府不作為的結果,香港市面上的行業數目已經大大萎縮,並且愈來愈依靠內地市場和政策。另一方面,內地城市急速發展,都想取香港的地位而代之,但香港則受到壟斷和高成本的約束,難有活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被超越,被邊緣化。

工種的收窄則更加厲害。以我近年的觀察所得,大學剛畢業的,不管你讀什麼科,大概有七成都只能找到與推銷有關的工作,工資不比工作了四年的中學生,或者工作了兩年的副學士高很多。加上服務業的管理傾向於僵硬化,並且一味追求交數,一切按本辦事,個人無所發揮,有如工廠工人般作重複性的動作;既無精神上的滿足感,也難以隨年資而增值和增加收入。以他們的感覺,十年之後,收入也不會增加得太多。

收入分配持續惡化

社會方面,回歸十四年,收入分配持續惡化,居住環境,生活質素下降,許多方面今不如昔的人以百萬計;但少數人不但收入和財富大增,而且更到處炫耀,為媒體大事報道。

「祖國好,香港好,但我不好」,這種明顯的不公平、不公義,使覺得缺乏機會的年輕人更加憤怒。社會兩極分化,少量富者愈富、大量貧者愈貧的結果,是社會不安,矛頭直指與財閥勾結的特首政府,繼而遷怒於設計和維持這制度的中央政府,最後聚焦於普選問題之上。

由此觀之,日趨嚴重的政治、經濟、社會問題,其實都交織在一起,並且需要下一屆特首在2017年落實普選之前成功突破化解。這要求特首首先要明白形勢的嚴峻,和特區政府的種種局限,之後他還要有決心、魄力和全新的思維和策略,才能於此絕地反攻,扭轉局面。我希望今天已表態和未表態的有意問鼎下屆特首人士,他們要清楚這一點,廚房已經起火,局面一定不能混下去,光靠運氣也肯定解決不了問題,弄得不好不但不能光宗耀祖,更可能遺臭萬年。

所以下一屆的特首,應該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士,既然經過努力爭取才能進入着了火的廚房,就要豁了出去,「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爭取勝利」,拼着烈火焚身,也要把火撲滅,並且把火宅中的七百萬市民帶離險境。

正所謂順天應人,得道多助,下一屆特首也有不少有利的外力。首先會全力支持他救火的是香港廣大市民。這包括絕大部分投票給反對派的市民,他們心底裏其實都想香港好,因為香港差了他們也不會好過,只是為政者沒有適當回應這些人的訴求而已。只要他們清楚看見特首解決問題的誠意和決心,起碼不會故意阻撓;這即是說,政府開始時的蜜月期會長一些。

港人思變支持改革

而建制派中也不是沒有人才,只是以往沒有機會讓愛國者成為治港班子的主體,給機會他們發揮而已,特首一聲號召,建制派中的能人很快便會歸隊。

同樣會積極支持特首勵精圖治的是中央政府。她也明顯知道這樣下去會很麻煩,只是礙於一國兩制,她不好插手干預而已。特首如一心一意與中央攜手合作,很多問題便迎刃而解。最低限度,情況壞不到那裏去。

香港的公務員系統至今仍然能堅持其政治中立的良好傳統,並不如有些人放風那樣,會支持某人、杯葛某人。公務員系統只欠政治和專業人才,只要特首的決策過程科學化和有足夠政治敏感度,並對其決策有承擔,公務員的執行力是不容置疑的。

最後不能不特別指出的是,香港政府「窮得只剩錢」。世界上大部分政府面對的問題是國債和赤字佔GDP多少,特區政府卻幸運到只能說儲備佔GDP多少。她手頭充裕到可以接近兩年一分錢收入都沒有的情況之下,不愁支出。基本上我們可以想象得到的項目,特區政府都有財力去實現,只要她不要窩囊到只懂得派錢,凡是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特區政府的問題。

目前香港人心普遍思變,於不同程度上都會支持改革。所以總的來說,香港局面雖然糟透,但不是不可為,關鍵是要選好下屆特首。

 


[1]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襄
[引用] | 作者 | 9th Oct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