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劉廼強 | 21st Jun 2011 | 信報 | (96 Reads)

聽說立法會正就港珠澳大橋進行聽證,趁時間沒碰撞,就報了名參加。

在報名的過程中,總算讓我親身領略到今天香港的立法機關,已經淪為一個為政客服務的官僚架構,再也不是什麼民意機構了。按報名時所得資料,下周一我便要出席聽證,但到為文的時候,我這個熱心的選民還未收到任何確認通知:這就是民意代表對待市民的態度了!我諮詢了一下曾出席過聽證會的人,據云每人只許發言三分鐘。按每分鐘唸200 字的速度推算,本文是四次聽證的長度,這就是尊貴議員們對民意的尊重程度了!

我這市民可不能把半天的時間騰空,等候尊貴議員最後一分鐘的傳召的。幸好我還有我的地盤,可以公開發表我的意見,那我就充分利用我這一般市民沒有的特權,把我的意見發表在這裏,至於尊貴的議員們聽不聽得見,聽不聽得進,我已經不在乎了。你們不尊重我,還期望我尊重你們嗎?我這樣說,並非只代表我個人的反感,你們試看看民調,如還不長進的話,明年再看看投票率。

港珠澳大橋已經討論了多年,原來有一個連字都不識的老太婆也知道,並且強烈反感到要申請法律援助去尋求司法覆核的環保重大缺陷(如果我在立法會作證,只能說到這裏便要停止。荒謬了吧!),你們竟然忽略了。不管怎樣說,對於選你養你的選民,尊貴的議員們欠了大家一個集體和個別的解釋。

公民黨「誠信破產」

如果環保重大缺陷真的存在,你們把關不力,起碼應該向市民道歉。要是你們認為你們沒有做錯,也應對市民有一個說法,作起碼的交代。我現在正面要求你們這樣做。

你們當中,公民黨的問題最嚴重,我只能以「誠信破產」來形容。他們在議會中不發聲,卻在背後協助及教唆別人申請法律援助去尋求司法覆核,再把案件交給「自己友」處理。有不少人認為這是迹近「包攬訴訟」,這不對,因為公民黨及其黨員從來沒有對這官司作出財政資助。事實上,他們是包辦了編劇、製作、導演、表演、宣傳於一身,並明顯從中得益。法律上對此暫時還未有處理,無以名之,姑稱為「炮製訴訟」,這遠比「包攬訴訟」還惡劣得多。

我們不要選擇性深究公民黨, 「炮製訴訟」不是他們首創的,也不是他們專利,反對派不少議員以「法律諮詢」為名,長期都在「炮製訴訟」,名、利、票三收。我現在正面提出,要求政府有關部門盡快作出處理,禁止法援申請者指定律師和大律師,堵塞這漏洞。(這一段在立法會中,因為岔開了話題,大概會被禁止。)

公民黨更嚴重的「誠信破產」還在於案件宣判之後,開始時說謊否認與案件有任何關係,到捂不住事實之後,就高調「擁有」這議題,並且再次說謊,指早已於立法會中提醒政府有關問題。之後政府反駁,指遍查立法會中的有關發言,公民黨並無提過異議。其實我也做了功課,並於較早前在這裏的文章已經提出這指責。

最好笑的是在財務委員會中審批大橋撥款這關鍵時刻,公民黨只有陳淑莊一人出席,她發言的關注點是「視覺污染」,之後,她並沒有投票。公民黨,你們這幫大話精欠了對市民一個交代!

官員噤聲威信盡失

政府這回做得也同樣很不光采。第一個不光采的是環評委員會,環評研究報告是你們評審的,出了問題,除了葉建文老弟敢於出來在這裏為文辯護之外,你們竟然一致噤口,這算是什麼態度?這麼大的事情,影響這麼深遠,做錯了,要承認;沒有做錯,要出來撐。

要知道,跟議員一樣,你們撐的不是政府,是你們自己的誠信和能力,以及你們所代表的這個體制。你們如不相信這個體制,或者不尊重它,起初就不應該參加,參加了之後,就應盡力做好工作,並努力捍衞這個體制的威信。立法會議員不自重,結果是議員和立法會都沒有威信;環評委員會委員不自重,你們審批的環評報告便不會被尊重,要找法院覆核,結果是你們和環評委員會都失威信。

更甚的是,連政府自己也不大撐自己。如果政府自己也覺得理虧,那就無謂上訴,道歉辭職拉倒。既然決定上訴,在過百億因工程延誤增加成本的直接損失之外,控辯雙方都是以我們納稅人的錢來打官司,政府就有責任告訴市民他的立場和觀點。要是因為在上訴過程中,一切不好說,那麼還搞什麼聽證?本來是被告的環保局官員坐在那裏扮局外人,聽正反雙方陳詞,豈不荒謬。

我們這個社會的大問題之一,就是公眾人物都沒有努力做好本份,他們所屬的體制的威信一個一個被破壞,他們並不自覺要去維護修復。現在市民誰都信不過,愈來愈迷信法規,結果法規、指引等愈來愈多,事事頒布指引成了政治正確,管理層自我保護的指定動作。但法規的威信卻大貶值,市民愈來愈不尊重、不遵守,政府也不執行、不懲罰,像僭建物一樣,慢慢習非為是,成了法不治眾,法規本身也開始不管用了。

司法系統被神聖化

於是大家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司法部門之上。我打過多次官司,領教過這些法官老爺,知道他們也是人,也有喜怒哀樂、七情六慾,也會疏忽,也有錯判。只是自殖民地以來,司法系統一早被神聖化了,回歸之後更在假髮之上,套上了「司法獨立」的光環,市民期望法院作為糾紛最終的獨立客觀、不偏不倚的仲裁之地,司法界和社會廣大市民,無不努力維護這重要的體制。

對於西方一大堆美麗的名詞,包括人權、民主、自由、司法獨立等,我從小都很尊重。放諸現實、香港,以至整個中國,也真需要人權、民主、自由、司法獨立等體制,以達至良好管治。

只是我從來都相信「權力導致腐化,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化」這顛撲不易的真理,所以權力要在陽光之下運作,要受內外的監督和制衡。司法也絕對不是例外,它不是摸不得的老虎屁股,法官和他們的判案不是不能批評的。

我一直持的觀點是法官這一回是越了權,過分使用「法官立法」(judges make laws)這一在美國十分流行的「積極司法主義」(judicial activism)。人家要求他判案,他卻自作主張,使用其法律權力,硬要把外國某一派的觀點應用於香港,強以法律手段去解決政治問題。我想明確的指出,不論古今中外,任何權力的過分擴張,最終都只會對自己不利。對於這一關鍵,我的老同學李國能兄知之最深,並多次公開引以為戒的。愛護司法獨立,就要提醒它自我約束。

但是我們的行政部門和尊貴的議員們,自己應有的權力被人家僭越、篡奪了,不但懵然不知,還擺出一副沾沾自喜的樣子,「沐猴而冠」,此之謂也。這個體制,能不壞敗?官員們、尊貴的議員們,請對鏡看看,再捫心自問:你值得市民尊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