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劉廼強 | 3rd Jun 2015 | 中國評論 | (62 Reads)

習近平主席拋出“一帶一路”的歷史性大策略之後,一石掀起千層浪,世界的重心,又再回到歐亞大陸這幾千年的常態。老外看得牙癢癢的,他們自己看不透,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還以為這是毫無意義的人云亦云口號。沒有錯,對許多西方記者和評論員來說,“一帶一路”只不過是一個不民主國家的領導人於頭腦發脹時大力一拍的結果,殊不知道歷史將證明這是驚天地,泣鬼神的舉措,是經過我國專家學者多少論證,千錘百煉的產物。現代中國決策的嚴謹和科學性,遠非西方許多連中文都不大懂的記者和評論員所能想象。 

如果說“一帶一路”只是個空洞的構思,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今天已經是一個有五十多個來自世界五大洲國家參加,即將正式成立的經濟實體。 

2013年10月2日,正在印尼進行國事訪問的國家主席習近平,首位外國國家元首在印尼最高立法機構發表演講。他在演講中全面闡述中國對印尼和東盟的睦鄰友好政策,以及中國的和平發展理念,並倡議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提高中國與東盟的自由貿易水平。 

請注意,當時的目標比較狹隘,對象大概只是東盟國家。盤其實也不大,根據一年之後中國與20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共同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在北京舉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期間簽署的《籌建亞投行備忘錄》,亞投行的法定資本為1000億美元,初始認繳資本目標為500億美元左右,實繳資本為認繳資本的20%,即200億美元。其中,中國對外表示出資規模可至50%,即100億美元。(於2015年試運營的一期實繳資本金為初始認繳目標的10%,即50億美元,其中中國出資25億美元。)與之比較,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實繳資本超過500億美元,而我國獨資的絲路基金,也已經是400億美元,亞投行看來像個小兒科。 

因此,開始時大家對亞投行都未予重視,直至英國於2015年3月12日,即截止前的半個月多一點,突然宣佈正式申請加入亞投行為創辦國之一,成為首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國家,一下子局面完全扭轉,多個主要西方國家都爭着於3月31日載止申請之前跳上亞投行這輛便車,幾天之內,申請成為創辦國的數目增加過倍。根據新聞報導,美國於1月時曾綑綁G7國家杯葛亞投行,並起碼曾對英國、印尼、澳洲和韓國施壓,阻撓其加入亞投行,都沒有成功,最後沒有上車的西方國家,只剩下美國和緊跟的唯一附庸日本。從一開始,中國就通過不同渠道邀請美國參加亞投行,直到截止申請成為創始成員之後,中國還泱泱地表示亞投行門是開着的,但美國和日本加入既不是,不加入又不是,着實為難。美國自一戰崛起以來,百年來從來只有她孤立人家,自己從來沒有如此被孤立過,連盟友都拋棄她,成為孤家寡人。事態發展之速,之好,遠出於中國意料之外,將來史家必將把2015年4月1日訂為中國正式榮升世界大國的第一天。 

“一帶一路”整體思路已遠超越當年“馬歇爾計劃” 

中國以開放性的姿態吸納來自西方國家的治理經驗和高標準,實行互補共贏。朝鮮曾表示願意加入亞投行,但被中方拒絕,拒絕的主要原因是朝鮮無法提供其經濟和金融市場狀況的詳細信息,而這是加入亞投行的必要條件之一。中國並不偏私,純粹按規矩辦事,一個21世紀的“新天下觀”,於不知不覺之間已經開始形成,整體顛覆了美國以我為主,唯我獨尊,自私自利的國際金融格局,並嚴重沖擊國際政治權力分佈。 

運行後的亞投行將是一個亞洲區域為主的國際多邊政府開發機構,重點支持亞洲地區基礎設施建設,說白了,基本上就是“一帶一路”的金融配套。業務定位為準商業性質。初期將主要向主權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主權貸款。針對不能提供主權信用擔保的項目,引入公私合作夥伴關係模式。亞投行也會通過成立一些專門的基金進行投融資進而保證資金規模,並將考慮設立信託基金,通過亞投行和所在國政府出資,與私營部門合理分擔風險和回報,動員主權財富基金、養老金以及私營部門等更多社會資本投入亞洲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 

佈局至此,“一帶一路”的整體思路已經遠遠超越了當年美國的“馬歇爾計劃”,中國不會獨力作投資,而是牽頭帶動全球過剩的資本,傾注於“一帶一路”的基礎建設,促進當地的經濟發展;我國的相關企業,短期還從這裡吸收大量商機和利潤,長期培育周邊數億人口的市場,源源購買中國製造的產品,本小利大,一舉數得。美國喊“巧實力”喊了好幾年了,現在高手一出招,才知道什麼才是巧實力。 

但是眾所周知,美國霸權主義的重要支柱之一是金融霸權。誰挑戰這霸權,誰就命不久矣。利比亞加達非只公開的鼓吹一下非洲貨幣,就被美國以莫須有罪名滅國和滅門。強悍如俄羅斯,普京也不敢真的公開挑戰美元。連美國的盟友歐盟,美國也不惜長期打擊歐羅和它的國際地位。美國眼看人民幣通過各種方式迅速於國際流通,實際上已經成了主要結算貨幣之一,卻避免被市場炒作,已經不是味兒。如今竟然因亞投行而眾叛親離,連那小片遮羞布都丟了,花生米般的小小那話兒暴露於全世界,面子固然過不去,事實上,裡子更過不去。美國金融霸權一旦失守,眼看將兵敗如山倒,國內外危機短期之內一併爆發。 

美國的最後一招 

以西方的思路,美國很可能很快便動用她霸權的另外一個支柱,其無可比擬的軍事力量。如今看來,美國策動的烏克蘭政變,通過“顏色革命”,硬把一個由民主程序產生的總統拉下來,之後搬走了人家的所有儲備黃金,還要人家任命一個火線入藉的美國人當財長,並且把歐盟國家和歐羅鬧個天翻地覆,以促進美元回流,飲鴆止渴。對盟友尚且如此,如今狗急跳牆,對中國更不會客氣。加上其附庸日本在亞投行之上首當其沖,中日關係難以言好,東海一定多事,我國也以軍演示威作回應,劍拔弩張之勢已成。國人於對“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一片歡呼叫好聲中,也要冷靜評估局勢。形勢越是大好,危機也越大。去年美國想通過香港,在中國搞一場全國性的“顏色革命”,沒有成功。今天一方面喊“中國威脅”,同時又喊“中國崩潰”,簡直神經錯亂,可見已到了手足無措的地步。 

不過道在我們這一邊,如今得道多助,勢也明顯在我們這一邊。亞投行得到這麼多國家的支持和響應,顯示合作共贏這新“天下觀”正確,中國能否順利崛起不單取決於中美雙邊關系,更多取決於眾多夥伴的支持。鄧小平說得好:“社會主義就是共同富裕。”亞投行的創建說明只要中國能夠使得參與夥伴受益,就會得到大多數國家的支持。美國和日本已日暮西山,疲態畢現。《史記》云:“強弩之極,矢不能穿魯縞;衝風之末,力不能漂鴻毛。非初不勁,末力衰也。”處於上升軌中的中國,是不怕形格勢禁,處於下降軌中的美日的。 

最後必須要着重指出的是,香港和台灣雖然都順勢跳上了亞投行快車,兩地還有不少政客市民到今天還搞不清楚自己的屁股坐在哪裡,和如何對待自己國家的復興,因而成了綜合國家安全的最薄弱環節。這是港台兩地最愚蠢的聯合自殘態度,自己吃眼前虧,香港已經立竿見影的見到市鋪倒閉潮,而習近平在博鰲會見蕭萬長,應該是對台灣發人深省的啟示。台港如讓美日乘虛而入,打亂“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等部署,必將進一步沉淪,而且成為歷史罪人。 

(全文刊載於《中國評論》月刊2015年5月號,總第2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