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29th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214 Reads)

《中評網》的讀者絕大部份都愛國愛港,支持政改,所以毋須我在這裡浪費時間去宣傳政改方案,並呼籲支持。這事情其實很簡單,不外就是通過或不通過這兩個可能性,這裡我們就初步探討一下“政改後”這兩個情景(scenario)。 

我們要心里有數,不管通過與否,反對派都會有人即時抗議鬧事。通過的話,借口就是共產黨收買了他們的叛徒,給市民帶來“袋一世”的“假普選”。反對派必然就此分裂,但是區議會和立法會兩場選舉在即,激進反對派首要之務是趕盡殺絕溫和派,並且侵噬了他們的票。這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吸票手段,所以抗爭一定要升級,並且要更加“勇武”,這才能激起剛成年的“首投族”湧出來投票支持他們。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23rd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111 Reads)

政改方案還未出台,便已經“山雨欲來風滿樓”了。但焦點並非集中於方案的內客,而是特區政府應否“撬票”,反對派議員誰會“轉軑”。這是標準的香港式淺薄反應,不管大體,只看枝節花邊。更要命的是,都順著反對派的角度和觀點看問題。 

我上周已經在這裡指出:“捆綁否決之所以以要不時再四重申,可見他們之間的互信也很弱,這行動本身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了。”所謂“物必先腐,然後蟲生”,反對派小政客們首鼠兩端,之間缺乏互信,這才需要不時重申盟誓。特區政府看透了他們這矛盾,逐個擊破是最自然不過的對策。如不戴任何有色眼鏡,這不叫“撬票”,叫“游說”。特區政府如不游說反對派議員,會被罵沒有誠意,而未被游說的反對派議員也會覺得受冷落,沒面子。如今特區官員公然要給面子,要來游說了,又罵人家搞分化。當然要搞分化囉,難道還要幫你們搞捆綁嗎?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9th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151 Reads)

主要因為反對派綑綁杯葛討論政改,而建制派因為議會內外並無默契,不會互相配合,打不出組合拳,不能主能創設和發酵議題,所以近月來香港的政治氣氛異常平淡。在這樣的氛圍之下,一個民主黨二線前議員黃成智與民主黨內部之間就是否應該對普選“袋住先”有不同的意見竟然也成了不大不小的政治新聞。這也帶出了本月十五日或二十二日出台的普選具體方案,事實上仍是懸在香港每個市民心中的一件大事。大家都在問:究竟會通過?還是將被否決?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9th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181 Reads)

愛國愛港網民群組最近針對“警察捉人,法官放人”的不公平現象作抗議行動之後,被稱為公民黨“B黨”的“法政思匯”發表聲明,上綱上領地把這些義憤的表達標籤為“藐視法庭的刑事罪行”,並要求有關人士停止對司法機構作出“無理攻擊”,並促請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鏗鏘有力地發聲喝止”。我上周已經在這裡指出,律政司的檢控態度其實也是問題的一部份,袁國強受到壓力,很快便發表聲明作回應,各打五十大板。他一方面表示司法獨立對香港至為重要,法官只會按與案件有關的證據和適用的法律作出審判結果。同時又指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必須容許就法庭的判決進行恰當和真誠討論,然而,就法庭判決作恰當的討論甚或批評是一回事,但辱罵性的攻擊,或會削弱司法獨立和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的不當行為則完全是另一回事。結論是希望社會人士留意以上立場,並且不要作出任何可能構成藐視法庭、其他刑事罪行或損害司法獨立的行為。有需要時,律政司會毫不猶豫採取適當行動。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4th Apr 2015 | 中國評論 | (165 Reads)

香港公開大學一名男學生,去年十一月廿六日旺角佔領區清場時被捕,他被控以刑事藐視法庭及阻礙公職人員,惟律政司最終決定不起訴,該學生遂向律政司追討訟費,日前獲高院法官判處可得二千一百元訟費。知悉裁決以後,這名公大學生表示“裁決是給警方一個提醒,讓他們不要隨便濫捕”。律政司一退再退,從“一罪兩檢”變成“一罪零檢”,但息事卻不能寧人,最終被反咬一口,給出了非常壞的示範作用。市民示威抗議“警察拉人,法官放人”,但問題往往根本不在法院,而在律政司。現在被反咬了,著實活該,但到為文之際,我們尚未見律政司有上訴的行動。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