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28th Jan 2014 | 大公報 | (201 Reads)

印傭Erwiana涉虐案公開以後,引起全城關注。「高登仔」等病態本土主義者首先把矛頭指向大陸人,認為只有「蝗蟲」才會如此喪心病狂。後來發現疑犯女僱主是「土生土長」香港人,大家又紛紛稱她為香港之恥。這些自認為「主流港人」的人士的種種手段,無非是要把虐待行為定性為個別事件,再與其切割,好讓自己心安理得,延續過去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以及從此引申的優越感。

要香港人理解印傭涉虐案背後是係統性問題,並不容易。當我們受益於一個制度,我們自然有動機不去理解它背後黑暗的地方。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27th Jan 2014 | 中國評論 | (127 Reads)

回歸之後,出現了反對派所標籤的“建制派”,難得的是這批“新新愛國”的組合竟然以身居建制,或者依附建制為榮。慢慢下來,整個建制派核心基本上都是以各種資源推砌起來的,外圍則是外種趨炎赴勢之輩,並不怎樣好看。坐在轎上的少數,一方面不可一世,另一方面又不想放棄這風光。權力的確會使人腐化,更何況在香港這個極端商業社會中,人各為己是應該的,而貪婪更是光榮的,這才是“成功人士”。營商如是,從政亦如是。反對派罵建制派如此,反對派自己也一樣如此。自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政治倫理道德已經陸續在香港消失,我們只剩下商業的邏輯。 

=========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21st Jan 2014 | 中國評論 | (188 Reads)

我一早便在這裡分析過,政改這一役,桌面上是輿論上的吵鬧造勢,但幕後最關鍵的,只是民主黨在立法會中那六票的去向。這六票中的五票,就足以決定政改方案能否通過。為此,反對派就特別為民主黨度身訂造了“真普選聯盟”。“真普聯”成立的唯一目的和功能,就是把民主黨綁上激進反對派駕駛的賊船。對此,民主黨內部其實都心知肚明,但是因為缺乏領導和策略,只好半推半就的上了賊船,今天更不知不覺的處於茫茫大海當中,呼天不應,叫地不聞。最近激進反對派終於露出了猙獰的面目,說好拋出公民提名、政黨提名、提委會提名“三軌制”,到開記者招待會時,便突然變為三者“缺一不可”,在記者面前民主黨即時不知所措而被“屈機”,事後只有劉惠卿出來“解畫”,但卻始終不敢跟“真普聯”正式破裂。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21st Jan 2014 | 中國評論 | (184 Reads)
有一個概念,是香港和內地很多人都十分支持的,就是“小政府”。曾幾何時,什麼“小政府,大社會”、“小政府,大市場”等口號,充斥著公共空間。在香港,前特首曾蔭權雖云已經放棄了“積極不干預主義”,但他堅守“小政府”。 

事實上,腦筋只要清醒點,便應知道“小政府”是一個偽命題,因為政府之大小,古今中外從來都沒有一個準則。上世紀80年代港英時期的財政司夏鼎基自己定了一個財政標準,認為政府的支出不要超過GDP的20%,自此之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就成了香港政府於經濟上大小的不成文標準,和財政支出不能逾越的上限。回歸之後遇到長期通縮,政府財政持續出現了以前少有的赤字,當時的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便以政府支出已經超過了GDP的20%為理由,大事緊縮。這樣做的結果是通縮持續,民怨沸騰,不但他很快便下台,之後出現了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連帶他的老闆董建華也要因病告退。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5th Jan 2014 | 中國評論 | (229 Reads)

在政改問題之上,反對派的基本立論點是中央並非真的要在香港落實普選。因此,香港不會有普選,即便有,也只會是“假普選”。這一論點是十分深層次的,因為在香港的反共主流論述中,中共是不民主,甚至是反民主的。不民主、或者反民主的“一國”,首先就不可能容納當中有一個真正民主的“兩制”,同時更會害怕一個“民主”的香港,會反過頭來顛覆“不民主”的內地。這一論述在香港已經流行了很久,因為從來都沒有遭遇到任何駁斥,深入人心,慢慢已經逐漸成了自明之理。從而引伸的論述,從一開始便特別具說服力。

 (閱讀全文)